下一章          上一章

 

 

“嗯....嗯....阿姐.....痛.....”

  付宁觉着很是头疼,刚才睡下,怎么耳边就传来了这般的叫声,听着着实有些,**。转身看到她身边躺着一个裸身的少年,面容精致,浑身肌肤如玉般光滑细腻,此刻,少年正撅嘴不满地抱怨着望着她。

  不过一段时间不见,阿烨倒长大了许多,眉宇之间的稚气退尽,渐渐展现出了少年人的气息,唇红齿白,肌肤如雪,俊俏可人,连她都觉得漂亮得有些过分了,若不是知道他是自个儿的亲弟,还真的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呢。

  她抚着发涨的额头,心思慢慢抽回,是了,她现在是已经回府了,早已不在冬城那个苦寒之地了。瞥了眼他眼泪汪汪的模样,无奈地问道:“怎么了?”

  “阿姐,你压到了我的小/鸡/鸡了。”

  掀开被子一看,可不正是,她的臀正压在了他的那根小萝卜上。他痛苦地捂着腿间的东西,脸红红的,跐溜一下坐在床上。薄薄的被子从他的肩上缓缓落下,无比诱人,他抬起朦胧的双眼,嘴巴吧唧吧唧的,好似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若是付宁第一天认识这家伙,倒是真的要被他的好皮相给骗了。

  挑眉,用力地按住了他捂着的双手:“怎么,还痛啊?”

  “痛,可痛死了,阿姐要给我上药。”他一个劲地点头,命守夜的女奴把药拿来,亲自取过交到付宁的手上,微微抬起下巴,那意思分明在说,阿姐是罪魁祸首,就应该自己处理才对。

  付宁叹气,想着他还小,就不作多想,就取过了药水,不想她还没掀开被子,这家伙已经笑嘻嘻地自己钻了出来,毫无廉耻地分开了双腿。他还好心地指了指那根稍稍有点肿了的小萝卜,生怕她这个作姐姐的不认识这东西。

  因他是自己亲弟,也就没有顾及这么多,她面色如常地帮着他上药。

  “额....好凉....”

  “呀,阿姐,轻点。”

  “额....重了重了,你弄/痛我了。”

  虽说他还小,可这些话也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付宁干脆坐起身来,唤来了奴隶帮他上药以及穿好衣物,自己则走下床去,看着屋内挖出的大池子,怔怔发愣。池子四周的几个蛇形出水口不停地吐着温水,正汩汩地冒着热气,周围摆满了雕刻精美的筑台,一排排的,她能想象出这些蜡烛全部点燃时,氤氲温泉,烛光微动,该是如何得旖旎万分。

  半响,他也下床跟着过来,软趴趴的身子就这般没骨头似的粘了过来:“阿姐,这次不要再走了,阿姐走了,都没人陪我了。”他可怜兮兮地说着。

  她轻叹了叹,拍拍他的手:“好,我依你就是了。”

  他兴奋地睁大眼睛,又蹭了蹭,好似乖巧的小兽:“阿姐可答应了?那就不能反悔了。”而后眸中的星点慢慢淡去,他越发加大了手中的劲道,紧紧地圈住她的腰,“那阿姐我们回去睡觉啊,今晚我讲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如今他也十三了,一用力来连付宁都有些吃不住了,赶忙应下了,想着这小祖宗正在兴头上,说不准过了会儿就忘了也不一定。虽说男女有别,可他从小就爱粘着她,是走到哪儿就跟着他这个尾巴,想甩都不行,付夫人念着家中再无子女,就让他们多多亲近些,所以直至她十岁了,两人还睡在同一张床上。

  “好,不过你可不能再闹小孩子脾气了。”

  以前,他总是像条小蛇似地缠着她,安静地躺在一边,瞪着好奇的眼睛听着故事,讲得稍有不对的地方,他是两条细腿可会用力撒泼地夹着她的脚,说什么阿姐根本不喜欢他之类的酸话,弄得她只好挖空心思地想着那些个民间故事。现下想来倒很是有趣,可那时这个毛病可头疼坏了付宁。

  他放开了双手,小脸不满地扬起:“哼,现在我长大了,才不会如此,阿姐你总是小看我。”

  两人回到了床上,见他作势又要脱衣了,付宁连忙阻止。

  “为何?阿姐知道我都是不穿衣物睡觉的。”他眨眨眼经,丝毫不觉得在阿姐面前□着身子睡觉有什么不妥的。

  “你若是脱了,我便不再听你讲故事了。”

  这个宝贝弟弟是被家中人宠坏了,寻常人说的话他是半句不听,不知怎的就是听她这个作姐姐的。

  “嗯,那好,我开始讲了哦。”付烨笑嘻嘻地蜷缩起身子,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付家子嗣单薄,唯有他们姐弟俩,从小便是粘在一起的,所以这小家伙很是依赖付宁这个姐姐,觉得比起母亲来,还是姐姐好,姐姐会温柔地对他说话,姐姐会一心一意地照顾他,总之,姐姐的一切都好。

  唔,姐姐很漂亮,和他一样漂亮,所以这也算是其中的原因了。

  “好啊。”

  虽然很累了,但想着这家伙在兴头上,若直接打断了,倒伤了他的一番好意。

  他刚讲了个寻常不过的开头,屋内有女奴轻声通报,说是她要的东西已经送来了,付宁嗯了声,命人抬进来。他好奇地从床上支起身子,看着几个身材强壮的男奴抬着一个大箱子进来,快速地从床上奔下,他咦了下,呵斥着男奴把东西打开,等箱子被打开之后,他只觉满眼得诧异和错愕。

  就连付宁也是略略皱眉不解,她不过吩咐了让人好好办,怎就变成了这样?听闻母亲病重,她风尘仆仆地赶回君临,经过驿站时,见到了一个年迈的风尘女子勾着长腿,笑意盈盈地看着被两个强壮男奴按住的少年奴隶。那老女人半托着下巴,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一笑,勾起了面上层层的皱纹,若是年轻些还是个清秀的,可现下只觉着她散发着腐朽而淫/靡的味道。

  老女人的手指轻划过她袒露着的高耸胸/部,那伺候的意思,也就昭然若揭了。那少年奴隶倔强地不吭声,面无表情地低垂着头,看着自己被镣铐扣住的脚踝。

  “好,既然不从,那你们就给我好好让他爽/爽!”一个男奴要是不能在床笫之间伺候好女主人,那留着还有何用?

  “是!”两个男奴淫/笑着对视一眼,显然不在意那少年的性别,男奴寻常都是用手解决欲/望,今日主人赐给了他们这般可人的少年,还不叫他们血脉贲张吗?两人商量了会儿,决定一人用口,一人用下边的玩意儿,强行把少年按到在地,粗鲁地撕裂了他的衣服。

  便是在此时,付宁救下了那个险些被男奴强/暴的少年奴隶,箱子里的不是什么名贵东西,正是那个少年奴隶,浑身□地躺在其中。

  她颇为无奈地笑了,怪她当时只随意吩咐了一句带走他,那些侍卫就认定了她是想把这少年当作自己的娈/童了。

  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光景,四肢被绑,口面被覆,唯有一双眼眸能泄露他此时的心情。他浑身如玉般白皙幼嫩,蜷缩在狭小的箱内显得柔弱无害,如一只迷路的羔羊,可走近些便能看到他颈间粗重的项圈,勒得他的肌肤都印出了几道鲜红的血迹。付烨冷哼一声,粗鲁地掀开了他的面罩,似是牵扯到了他的痛楚,他低头闷声了下,声音不大,却有股耐人寻味的感觉。

  “阿姐,这是谁?”

  付烨毫不客气地捏起他的下巴,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来。

  第一眼看时,只觉是个清秀可人的男奴,可再看时,便觉得挪不开眼,他很安静,眉宇之间竟无半点奴隶该有的卑微感,一双眼眸看着付烨来是毫不闪躲,仿佛眼前的根本就不是能主宰他生死的主人。这样的眼睛,黑白分明,太过澄澈,好似一道幽幽清泉,不张不扬,细细看着,倒觉得有股有着几分暖意。

  这个奴隶,的确是个美人,哼,不过比起自己来,他至多算是能看吧。

  “我路上救下的奴隶。”转头看着付烨用力掐着那奴隶的手势,她无奈地问了,“怎么了,他可是惹到你了?”

  “哼,这奴隶能把阿姐的注意都转移了过去,我可不是要生气了?”

  “真是孩子气,以后他是我的,可不准你伤他。”淡淡道来,虽是笑着的,可付烨能听得出这语气中的不容抗拒。

  “既然是奴隶,还不死出来?”

  付烨使了个眼色,一旁几个高大的男奴合力把人从箱子里提了出来。

  许是勒到了那人的脖子,少年奴隶的呼吸很是不顺,连面色都有些泛红了,可一路被提到付宁面前,他竟是半分也不发出声音来。他低垂着脑袋,缓缓走来,丝毫不因他赤/裸的身子而感到一分不适,直至他的眼睛看到了一双华贵的鞋子,他才抬起头来。

  轻勾起他的下巴,付宁莞尔勾唇,在他死寂一般的眼眸中倒影出了自己唇边绽放出的笑容:“你该叫我,主人,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