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少年奴隶低垂的头稍稍抬起,纤长的睫毛轻颤,漂亮无双的眼眸是一片望不到底的深渊,他很安静,隔着如此近的距离,几乎不能听闻他的呼吸。付宁扣住了他的下巴,慢慢收敛了笑意,当初若不是她伸出援手救下了这个奴隶,此刻他早就被那些强壮的男奴给侮辱了,轻轻甩开,她勾起薄唇,也不多说什么。

    付宁是个大美人,尤其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流转之间好似能把人的魂都勾了去,可她盯着那少年奴隶时,在付烨看来总觉着似看非看,那目光辽远,别有深意久久毛

    “阿姐,别管这个奴隶了。”他粘乎乎地贴了上去,“故事还没有讲完呢。”

    “你啊。”

    推开他沉重的脑袋,她宠溺地笑了,随后吩咐奴隶带着那人下去,顺道安排了他的住处。付烨一听老大不乐意了,区区一个奴隶,阿姐居然这般关心,还特意吩咐了府上的奴隶不准动那人分毫,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付烨使起了小性子,轻蔑地哼着,走到那奴隶身前,狠狠地扯着他的项圈,脖间的一块好地是连皮带肉的没了,看着鲜血顺着他白皙的脖颈慢慢流下,付烨眨眨眼,笑得纯洁而美好。

    “阿烨,够了。”她赶紧呵斥。

    “阿姐,你凶我。”他倒好,干脆眼泪汪汪地告状了。

    付宁只好命奴隶快些带他下去,这才阻止了宝贝弟弟折磨奴隶的游戏。

    君临城中,不少权贵以玩弄奴隶为乐,花样百出,手段残忍,甚至有钱的平民、商人,也开始加入其中,这股虐人的势头是越演越烈。不少平民实在不堪忍受饥饿便卖身为奴,自然更多的是来自囚犯或者战俘,对于权贵而言,这些奴隶的命还比不上他们饲养的一条狗,打骂和肆虐更是家常便饭了。

    揉揉他的发,从来奴隶在主人眼中就不是人,她今日居然拂了他的面子,也难怪他觉着委屈了。

    其实换作他人,付宁连眼都不会眨下,可这个奴隶不同。

    看着他受了莫大委屈似的站在床边一动也不动,付宁也只好温和地劝着:“好了好了,快来睡吧。”小家伙这才撅嘴慢慢爬上了床,还倔强地故意远远地睡在一旁,摆明是要她哄他,可是付宁赶了几天的路也着实累了,也就懒得理他,只说,“再不好好睡,别怪我踢你下去。”

    “阿姐....”他扭动了身子,讨好地蹭了过来,乖乖地圈着她的腰,巴眨着眼睛,“阿姐,你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拍拍他的脑袋,轻声应了下,就转身睡去了,等母亲的病好些了她自然是要回去的,君临这个伤心地,她是一刻都不想回来的。

    付烨到底是个半大的孩子,还是不改半夜踢被子的习惯,从前有奴隶为他守夜的,会帮着他盖好被子,可今日不同,他踢了后觉着浑身发冷,便一个劲地圈着她的腰,生生地把熟睡中的她给勒醒了。

    这一夜她都没睡。

    反倒是他,第二日醒来是神清气爽的,伸伸懒腰,满脸的笑容,直至看到男奴引着昨夜的那个少年奴隶进来时,他的脸色就垮了下去。

    那人今日穿着一身白衣,和寻常奴隶并无两样,可他身上,却觉得那一抹白色竟然鲜活了起来,纯净、清澈、安宁,每一分感觉都在他寂静的双眸中,不经意地演绎了出来。

    “走,去用膳吧。”

    “可是这人!”付烨拿下墙上的鞭子,唰唰唰在地上甩了几下,眼看着就要往那人的脸上挥去了,下一瞬,他便错愕地瞪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付宁,“阿姐你....”他知道这一记的力道有多重,她居然为了个奴隶,徒手接下了他挥来的鞭子。他赶紧松开了鞭子,可是她的手上还是受伤了墨迹未残闻弦歌·东风不还最新章节。轻轻地摊开她的手,呼呼地吹了几口气,吩咐了奴隶快去找个大夫来,“阿姐,你为什么.....”

    顺着她看向那个奴隶的目光,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重重按了她的手,他哼哼了几下:“阿姐,我再也不喜欢你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付宁抚着额,颇为头疼,这弟弟从小就被她宠坏了,养成了现在这样的脾气,其实他本性不坏,至少她在府里时从未见过他要虐待哪个奴隶。挥手,先让那个男奴先下去了,左右她要去看望母亲的,那小子定然也会在那里,就不多想了。

    然后,屋内就剩下她和这个少年。

    走近了些,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脖间结了层薄薄的痂,只要他稍稍动作,就能牵扯到,再次流血。付宁轻柔地抚过他的项圈,望着他的眼睛,依旧是毫无生气,正如那日他被几个男奴压倒在地,也是这幅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

    他睫毛微颤,好半天才吐出几字:“无名,无姓。”

    “我既是在冬城遇到了你,今后,你就叫冬城吧。”之后,他也再不说话了,付宁凝神盯着他那张似曾相似的脸,她的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即便想象又如何,他到底不是那人。可当时见到他的刹那,自己还是鬼使神差地被吸引了过去,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不会后悔,即便不是那人,放到眼前做个念想也是好的。

    随后在冬城的陪伴下用了早膳,他一如既往地沉默,这一顿下来倒也安安静静。这时,昨晚她叮嘱过的女奴今日来回了话,说是夫人已经起来了,她立刻起身,还特意带着冬城一块儿去了母亲的院子。

    今日天气不错,付夫人难得出了院子晒晒太阳。

    “母亲,让我来吧。”

    接过女奴手上的药碗,她刚舀了一勺,就被付夫人厌恶地推开。现下,她也是看出了端倪,其实母亲的病根本没有说的那般严重,不过是想让她回来的借口罢了。

    “哼,是不是我快入土了,这次你才会回来?”付夫人恨恨地说着,付宁没说什么,只让冬城把药碗拿下去倒了,看着母亲见到了冬城时的惊讶目光,她淡淡笑了。

    “他.....怎么会.....你.....”

    “他不是他。”她望着冬城的背影,“阿宁不过是想告诉母亲,阿宁没有忘了他,所以母亲信上说的给阿宁许人家的事,还是算了吧。”

    这些日子来,付宁远离君临本家,反倒跑去了荒无人烟的冬城,一去就是几月。这次若不是付夫人派人修书一封说她自己病重,恐怕心结难解的付宁还不肯回来呢。

    付夫人怒指着她,一个气急,就甩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你可知你在说什么!你以为让你嫁人就只是让你收了心吗?给我好好醒醒脑子,现在君临城中的贵族不断圈地,蓄养奴隶,你以为大王会坐视不理吗?付家在这些贵族中不算什么,你是知道的,指不定就拿付家开刀了!”

    付夫人出身苏家,而苏家曾是个小有名气的贵族,能走到今时今日的地位,全靠苏家出了位名动天下的美人,一朝被大王选中成了继后,而付夫人就是那位王后的亲姐姐。由于这层裙带关系,付家的地位也得到了提升,可好景不长,那苏后是个薄命的美人,陪伴大王没几年就病逝了,更不用说留个一子半女的了总裁小丫别逃气最新章节。苏后去后,大王对付家的照拂也就慢慢淡了,那时正值付丞相去世,付家宛若抽了主心骨,明眼人瞧着就觉着有股颓败之势。

    君临之中,以王族君家为首,接下去便是与君家共同打天下的容家,之后的,便是高、兰、付、苏这几家了。苏家是大王继后的家族,大王自然不会动手,所以付夫人那句先拿付家开刀,的确不假。

    付宁靠在位上,心思沉重,这些东西,她身在这样的家族不会不知道,只是不愿去细想。现在母亲这般郑重其事地提了出来,她倒是有些心神不宁了,因为母亲接下去的话,必定是关于她的婚事。

    “我已和高夫人书信一封,不日高将军便会回君临了,大王定会设宴款待,你这几天就去准备下吧。”

    “准备什么,难道阿姐要去什么地方?”付烨缓步走来,好奇地问着,说话之间还别别扭扭地靠了过去。阿姐的性子他最是了解了,若他不主动低下头来,她就会一直这么僵持着。

    “哦,没什么,过些天宫内有个宴会,你陪着你阿姐去。”付夫人说完,便盯着她看,那意思无非在说有人看守她,让她好自为之。

    付烨听了,很是兴奋,连连应下。

    付宁一笑,了然于心,借口说去看看药煎得如何了,便起身离开。

    高家世代将门,因平反奴隶有功,封为贵族,是继容家后在大王心中最为器重的家族。当今的太子妃就是高家大小姐,印象中付宁只远远见过一次,美艳傲气,目空一切。想那高将军是太子妃的亲哥哥,性子自然和太子妃是一路的。她讥讽地勾唇,母亲还真是给她做的好安排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贵族间的联姻本就不需要感情,不过是两个家族相互扶持求得生存罢了。

    想着快些回院子,就抄了进路,穿过了梅园。

    正值冬季,含苞待放的梅花开得正好,红红一片,看得人心里都舒坦了不少。

    在她赏梅之际,离着不远处,有一道恨意的目光在暗中盯着,那人步履轻柔缓慢地靠近,慢慢伸出手来,眼睛瞥到了那株梅花树旁边的假山,只要重重往前一推,她的头就正中那些石块,不死也是重伤。

    那人的手越来越靠近.....

    付宁低头看着花瓣,刚想去闻闻花香,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即刻转头,扣住了那人的手,等到看清楚来人时,她不由皱眉出声:“是你,冬城?”而后眼眸一眯,沉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她记得她可是吩咐了冬城去倒药的,寻常奴隶办好了事,就该得在原地等候着主人的差遣,断不会像他这样出现在梅园。

    他眼眉一低,轻柔地抚过她的发间,把一片花瓣交到她面前。

    “你的....”

    她取过那片花瓣,浅浅笑了,曾经有个人也这般温柔地做过这个动作,日光冉冉,岁月匆匆,那人早已不在,忽然她很庆幸自己救下了这个少年,至少他的存在,让她能记起心中的那个人。

    轻轻拉下了他沉重的项圈,在他的唇上落下温热的一吻,惹得他身子微颤,这一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的眼底的笑意越发浓厚了。只是这一幕落在远处付烨的眼中,却是无比碍眼。

    作者有话要说:捉了个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