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轻手轻脚地挪开了他的手,他睡得极沉,就连她下了床都没有丝毫觉察,只扁了扁嘴,伸手抱了空后,抓着枕头嘟哝了下就沉沉睡了。

    付宁站在床边,神色复杂地打量着他,方才的一幕,让她认清了一个事实,她最为疼爱的弟弟,是长大了。不知是不是受了那番话的影响,总觉得他们之间太过亲密了,从前是觉得他还年幼,可是现在不同了.....

    走到了别间,半躺在了榻上,吩咐侍卫把平日里伺候阿烨的几个女奴给带过来天天有喜逍遥仙最新章节。除了几个守夜的奴隶外,其余的都被要锁在石屋内,还是等了一会儿侍卫才把三个女奴带到她面前来。

    三个女奴并排站着,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勾了勾手指让她们上前,付宁扫了一眼,都是些清纯可人的女子,她就淡淡道来:“你们入府也有些年数了吧?”

    “是。”她们怯生生地答道。

    “那你们可有伺候过公子?”她说的这个伺候,自然是指床笫之事,而看女奴慌乱的神情,想必也是听懂了。她点了下头,让其中一个侍卫走到女奴们面前,“去验验,看她们还是不是处子。”

    “是,主人。”侍卫面无表情地走到她们面前,解开了她们的衣物,捏起了浑圆挺翘的柔软,仔细观察着□的颜色和她们的反应是否生涩,再褪去了最后的一层遮蔽,来到紧闭的双腿间。轻轻皱眉后,手指猛然地刺入,看着女奴眼眸里闪过了真实的痛意,再抽出时,那根手指已被鲜血染红,如此一个个验了过去,“回主人,是处子无疑。”

    “都下去吧,记住,今日的事一字也不能透露。”

    付宁这才放了心,安安心心地在榻上睡了。

    待天亮时,付宁因手上的伤痛得根本就睡不着,也就想着去叫醒他了。

    正巧他在床上舒服地翻个身,笑嘻嘻地蹭蹭着那个枕头,估摸着是把枕头当作她了,他闭眼懒懒地说道,那声音一听就是没醒过神来的人,还带着浓浓的睡意:“阿姐.....”他把脑袋在凑了过去,等待着她在这个时候可以摸摸他的脑袋了,“阿姐快摸我的头,要不然我就不起来。”他哼哼了一声,双腿夹住了被子,一个翻滚,猛然睁眼。

    “阿....阿姐?”

    怎么阿姐是站着的,那他抱着又夹着的是.....枕头?

    他有些尴尬,瞬间从床上起来,付宁笑着坐在床上,轻声问道:“阿烨,你可记得昨夜的事情了?”他缓缓皱眉,似在回忆什么,半响后他摇摇头,之说什么都没印象,付宁揉揉他的脑袋,神色微敛,“你昨晚.....说梦话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不留你在这儿了。”

    “哦。”他无力地点头,想着阿姐受伤了,这些日子要好好休息的,“那阿姐,我就先回去了,等下再来看你。”

    刺溜一下从床下滑下,他顺手卷走了桌上所有的糕点。

    一路上他还在想着方才的那一问,忽然吃在嘴里的糕点险些噎住了他,眉心紧锁,继而是面色涨红,连连咳嗽,身后跟着的奴隶以为他是噎到了,赶忙上前帮着他顺气。他低着头,看着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心头顿然涌现出了昨晚那些梦境的片段,一点一点的拼凑在一起。

    那好像是一个香艳极致的梦.....

    他用力推开了身旁的奴隶,只觉心绪烦躁不已,又是难堪又是羞愧,很想把吃进的糕点都全然吐出!想起了阿姐的神情,她那么一问,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莫不是他昨晚做了什么不堪的事情?

    一旁的奴隶以为他有事,正打算上前,不想被他暴躁地踢开:“滚!”奴隶吓得不知所措,赶忙跪下,等待主人的惩罚总裁的重生妻

    而这时面前走过一排侍卫,他们押解着奴隶送至各个院子。

    付烨眯起眼来,唇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是了,他只顾着自己懊恼,怎么就忘记了那个贱奴了呢!甩手,让跪着的奴隶起来,吩咐奴隶去取来他最爱的那把匕首,等到奴隶折返后,他径自走想暴室。

    暴室是关押不听话的奴隶的,一旦进去了,不死也是残了。一听说付烨来了,管事的立马把那根满是血污的鞭子藏到了身后,打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点头哈腰地上前迎接。这样的污秽之地主人是不会进来,管事的也颇为担心,不知他来是所谓何事,只好陪着笑着问。

    “主人....”

    “那个新进来的贱奴呢?”

    管事的反应了会儿,点头答道:“昨天是有个奴隶进来,在地牢关着呢,不知主人....”一抬头,看着付烨低头面色冰冷把玩着匕首,他嘿嘿笑了,人家是主人,他只要办事就好,何必深究呢,半弯着腰,引着付烨进去,“主人,请往这里走。”

    进了铁栏之后,是一口巨大的枯井,付烨粗粗扫了眼,若是记得没错,把那些不乖的奴隶全部丢进里面,这井底有无数条蛇,因此这个刑罚有个动听的名字,是为美人缠,上千条美女蛇缠绕,可不就是美人缠嘛。

    走了几步,只见其中一条蛇正缠着一个将死的奴隶,缓缓从手臂攀爬至上,继而穿在那人的眼耳鼻口处来来回回地穿梭着。而那个奴隶浑身被缚,肩上被穿了两个大大的窟窿,虽和死人没什么两样,可那些蛇每蠕动了一寸,他就发出悲惨的呜咽声,颤抖着那副残躯,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痛,还是恐惧,只恨不能立刻死去。

    “井底的蛇居然游到了上头来,看来这里的奴隶是越来越会做事了。”

    那管事的唯有赔笑装傻,引着他绕过了井口,穿过了一间间的刑房,最后走到了地牢。打开了牢门,指了指最里面的一间,而后取下了墙上的火把,作势要带着他进去了。

    “不用,你就去外面守着。”

    “可是,主人,这里头.....里头的奴隶死相凄惨,都是些有手没脚的,寻常人看了都会做好些天的噩梦的,”不过看着他语气坚定,管事想着还是乖乖听话的为好,就把火把交到了他手上,“主人若是有事,只管使唤我们就好了。”

    付烨点头,拿着火把缓缓地走到最里间的牢房。

    期间的确如管事所说,里头阴森可怖,到处是死人腐烂的味道,浓烈的血腥味闻来都觉着恶心。他加快了脚步,不料这时从一间牢房里伸出了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脚踝,披头散发的奴隶发出嘿嘿的恐惧笑声。

    “是主人!是主人啊!你把我仍到这里,我好苦啊!”那个奴隶另一只也开始跟了上来,拼死抓住他,不让他动弹半分。

    被如此突如其来的一着,付烨的确也吓到了,拿着火把靠近了那人:“我道是谁,是你这个手脚不干净的人,怎么,你没了脚,连手也不想要了?”这奴隶偷了动被发配到了这里居然没死,付烨嗯了声,把火把按到奴隶的手上,滚烫的火焰烫得他直直喊叫,趁着他松手之际,付烨一脚踢开了那个奴隶。

    “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奴隶凶狠地瞪着付烨。

    “报应?”他岂会怕那种可笑的东西网游之亡灵召唤全文阅读

    地牢很潮湿,也很安静,除了方才的意外,这里是一片死寂。他踩着地上的稻草,诡异的静谧中这就是唯一的声音,和若有似无的水滴声一般,直落人心,让人发毛。

    牢房最后的一间,那些滴滴答答的声音越发响了。冬城进入地牢已有些时候了,每个进地牢的奴隶都被好好关照过,他现下被绑在柱子上,浑身上下全是伤口。若不是付宁吩咐了别让他的脸给毁了,怕他现在的模样一定和鬼没什么区别。

    他稍稍抬头,听着那步子越来越近。

    不用想就知道,那定是恨不得他快点死去的付公子了。

    “呦,怎么成了这样?”那声音,显然带着嘲讽,“我怎么记得,你是阿姐新得的美人呢,啧啧,若是让阿姐看到你这幅样子,哎,那可怎么好啊。”

    冬城什么都没说,抬眸,透过凌乱的发丝安定沉静得望着一脸得意的付烨。他很安静,和这地牢一样,即使他身受极刑狼狈不堪,他亦是不卑不亢,淡定如初,难以想象这样的人胆敢下手刺杀主人。

    “哦,不过放心,阿姐她不会要了你的命。”

    付烨拿出了匕首,晃了晃:“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终于,这一次,冬城毫无波澜的眼底有了一丝疑惑。

    “因为,你的脸长得像阿姐死去的未婚夫。”付烨把匕首拿在掌心敲了几下,笑得无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走进了牢房,解开了缚着冬城手脚的绳子,丝毫不担心这奴隶会再次来个刺杀,“你会成为阿姐的娈童,哦,顺道说下,娈童呢,就是用下半身伺候主人的东西。”

    由于一下解开绳索,冬城体力有些不支,腿半屈着。

    付烨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好似望着一条丧家之犬,随手把匕首扔到他面前:“阿姐既然不想杀你,我自然不会拂了她的意思,不过,你可以自己杀自己。”用脚轻轻踢了匕首,那是一把制作精美的匕首,刀身修长,上头镶满了几颗硕大的珠宝,一看便是贵族子弟把玩的物件,“你这把匕首了解你的贱命,也不算委屈了,我话已至此,你该好好想想。”

    等着人都离开了,冬城依旧半跪在地,眼睛直直地盯着那把匕首。

    未婚夫....相像....娈童.....这些刺目的字眼反复地他眼前出现,挥之不去,他拿起匕首,拔出剑鞘。此时该是日上三竿了,有些许光亮照到了锋利的刀身上,顿时这把看似小玩意的东西竟然泛着青幽的光芒,他轻轻碰了一下边缘,顿时刀的两边从上滑落了两条鲜艳的血迹,而倒影在中间的,便是他如鬼魅般苍白的面容。

    稍稍一抬,他看到了自己的额头,那个女人曾温柔吻过的地方。努力回忆起她当时的神情,那双眼里有疼惜,有柔情,而更多是,好似是浓烈的哀伤。

    不知不觉地抚上,原来,他被这般温和地对待,全、是、因、为、这、张、脸?

    他眉峰一聚,顿觉心口一堵,紧握住了匕首,他不会死,一次次拼死挣扎才活了下来,他又怎么可能因为那个付公子的话而去寻死!只是,娈童他也是绝不可能的去当的,如今唯一的办法便是,毁了这张脸!

    翻转刀身,他把心一横,就要往自己的脸扎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