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到了小亭后,容卿挥退了奴隶,与付宁一道赏着淅淅沥沥落下的雨滴。好半天了,这样的沉默他并不陌生,他本就不善言辞,双腿残缺后更是抑郁寡欢。从前有容羽在时,他好歹能笑上几声,可现在,面对着同样伤心的她,他竟不知如何开口了。叹气一声,转着轮椅,亲自泡了一壶茶,轻轻地把茶杯推到她面前。

    他心神微动,看着付宁接过茶杯时,腰间的那根鞭子。

    “还留着啊.......”那是容羽送给她的,不想她还一直留着。

    “嗯,习惯了。”

    他不语,握着那温热的杯子,怔怔发愣,就连思绪也回到了那段时光。

    原本他们各自骑马出去,回来时他们却是共骑一马,有说有笑的,付宁更是小鸟依人地靠着容羽的怀里,面色微红,眼含春光,一看便知是情窦初开的女子。到了营帐,容羽嬉笑着把怀里的人抱了下来,还贴着她的耳朵哎呀一声:“小媳妇儿,害羞了?”

    “大哥在呢。”刮了眼,这人就是没个正经。

    “怕什么。”容羽不以为然,捏捏她红扑扑的脸。

    这次踏春,容卿本是不愿来的,他双腿不便后便一直待在府里足不出户,连生人也不愿多见,整日整夜地关在房里练字。还是容羽非得逼着他来,说是总不见见外面,长此以往都要变成一个古人了,所幸这里没有外人,他这才肯来。

    容卿由奴隶推着出了营帐,淡淡笑了,这一笑,恍若春风,沁人心脾。窝在容羽怀里的付宁在想,上天当真是不公平,这般完美的人却要伴随着残缺,感慨之际,连他说了什么也没有听清,还是容羽提醒了她。

    “小媳妇儿,大哥在问,为何我的肩头湿了。”

    “这个.......”她尴尬地扯了笑,总不能说她咬的吧。

    “大哥,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估摸是哪只小猫一不、小、心、弄的。”他好笑着看着某人有苦不能言的样子,顿时心情大好。容卿微笑着劝他去换件衣裳,他点头,大为赞同,眼珠一转便把她抗在了肩上,也不顾她的嚷嚷,大步迈开就往营帐走去。本想豪气万丈地把媳妇儿丢到床上,他如恶狼般扑了过去,可不想,她轻松一躲让他结结实实扑了个空,弄了个灰头土脸。

    “小媳妇儿,你这样,我很没有面子。”

    “我是小猫?”

    “是啊,还是马上要被我吃掉的小猫。”容羽一下擒住了她乱动的双手,猛地亲了一口,而后手脚开始不老实地东摸摸西摸摸的,“别动,让我试试看,这儿软不软。”他好奇地盯着她的胸前,动手戳了戳,还好奇地惊呼,“ 真的好软啊。”

    付宁的脸色难看,这色狼也不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方才在马背上就想那什么了,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还不被他啃得骨头都不剩了?赶忙摸上他的背,想去扯他的头发,让他快些把那些想法给去了,一摸,她嘿嘿笑了危险啊孩子最新章节

    抽出他腰间挂着的鞭子,勾起了他的下巴:“我的好哥哥,你还要继续吗?”

    “嗯,我本就是要送你的,不想你却自己找到了,不愧是我媳妇儿,真是聪明。所以......”他唇角一勾,竟起身宽衣起来,继而重重地压得她动弹不得,“我决定奖励你,把我自己,赤条条地献给你!”

    “这算哪门子的礼物.....唔.......”

    这个粗暴的家伙,居然.....就这般脱了她的亵裤直接冲了进来?

    “哎呦,阿宁,你怎么了?”某人总算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嘶哑着嗓子说道,“哦是了,阿宁还未经人事,可是我也是第一次.......要不我就这样不动了?这样你会不会少痛点?”轻轻抱着她,这一次他是真的做了回君子说到做到,还真是不动了,只把那火热的东西放在她的身体内。

    付宁简直要气昏了,愤愤地咬住了他的肩:“你倒是动啊!”那东西在她身体里,谁人能忍得住?就他这个嘴上□的家伙,憋着一股子劲道,也不管难受不难受,就这样死死抱着她,要气死她了。

    “哦哦。那我动了。”

    “啊.....别这么快!”

    某人点头,额间冒汗:“那....这样可好?”

    “太慢了......”

    “哼哼,女人真是麻烦。”看着付宁瞪了他,他嘿嘿笑了,“好了好了,我专心耕田啦,小媳妇儿好好享受就好。”

    “你才是田.....啊啊.....嗯.....死人慢点.......”

    如此,营帐内不断传出这般羞人的低吟。

    容卿是看着他们进帐的,听着声音,自然也知道了里头的人是在做些什么。挥手,让奴隶推他回了自己的营帐,原本想要找容羽商量的事情也咽了回去,独自一人在灯前考着厚重的竹简。独居在府,这些东西早就被翻过无数了,只是太过无聊之时才翻阅一下而已。

    低头看了看他那双腿,愣愣失神,若是他还是正常之人,是不是也可以和他们一般策马奔驰?随手烦闷地丢开了竹简,他揉揉额间,刚想转动轮椅,就听得有人掀开了帐子。

    容羽弯腰捡起了竹简,拿到手心敲了几下:“大哥真是好雅兴,现在还在看这无聊的医书。”

    “不过是寂寞无事,打发时间罢了。”

    容羽一愣,知道是触及了大哥的伤心事,他仔细把竹简收好,上前,还是犹豫了好久才把手搭在大哥的肩上,重重拍了拍:“大哥,是我.....对不住你。若是你还好好的......我的爵位,甚至阿宁都是你的.......我觉得我占有你的东西。”

    他反手一拍:“都是兄弟,说这些又有何意,何况,容家是不需要一个瘸子的。”

    “大哥才不是!我大哥才华横溢,是.......”容羽微叹,“其实我最觉得对不住大哥的是.......大哥,你也喜欢阿宁对不对?”话音刚落,桌上那盏烛灯忽然被风吹灭了,寂静的帐内唯有他们两人,容羽方觉察到他手下的人好似轻微颤抖了下最强护卫最新章节。大哥与自己是亲兄弟,即便瞒得了别人,又怎么能逃过自己的眼睛?

    原本迎娶付家小姐的该是容卿这个长子,可他残了双腿后,容家人嫌难听,就把他的一切都隐没了,自然,这当家的身份也落到了容羽的头上。

    “别说了,好好待她。”

    容卿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转过轮椅,什么都不说了,深深把自己隐藏在这篇黑暗中。他是个残缺的人,且阿宁心中只有他的弟弟,他又何必点破这些,还不如做好这个好大哥的角色,免得让人都尴尬。容羽死前的交代,他不是没有暗自庆幸过,只是......

    阿宁那么好,他不配,他真的不配。

    轻放下茶杯,噔的一声,也让神游的付宁也抽回了心思。

    “阿宁,这些日子,你过得,可好?”

    “嗯,很好。”她点头,“那日我在集市上见到太子杀了容家的奴隶,不知.....”

    容卿轻轻用杯盖拨着茶叶,缓缓道来:“无碍,太子不敢如何。”语气轻柔,可言辞中的沉定与气势,却是不容抗拒。

    她嗯着点头,太子的确不敢怎样,现在容家在朝堂上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即便是大王,也只是由之任之。

    看着她眉心一紧,问道:“怎么,你可是遇到了困难?若是有,只管提来,我必定帮你办到。”为了避嫌,他手指不由自主地一动,又加了句,“算是为了羽弟。”

    摇摇头,这事,怕是无人能帮到她。

    “过几日宫中要为高将军接风,大哥可要前去?哦,我忘了,大哥不喜欢热闹。”咳嗽了声,似乎觉着此时的气氛太过尴尬,便扯了个笑,“我不在这些日子,大哥的医术都精进了不少,我的手被这么一治,竟然感觉不痛了,可真是神了。”

    他握着茶杯的手,一抖。

    这样的话在他的腿还完整无缺时,不绝于耳,可如今听来,怎么都带着顾沧桑的味道。他知阿宁的本意并不是这些,也难免添堵,缓缓泛着苦涩的笑,这个小丫头从认识他来就是这般崇拜的目光,就如现在。

    “阿宁.......我从来都不是神。”也不愿当冷冰冰的神。

    付宁蹙眉,心猛地一揪,有些闷闷的,想着可能是触到了他的心事,就再不答话了。瞥头之际,她的手上一阵清凉,低头一看,居然多了一瓶药膏,她诧异地转头:“这是.......”

    “每日都需换。”

    “嗯,我记住了。”

    此时雨已经停了,他笑着颔首,命奴隶进来推着他出去,付宁目送着他出了亭子。远远看着那一袭青衫在视线中渐渐消失,她心中是百感交集,好似他的存在就能轻而易举地触发她心中所有的柔软。转身又去了容羽的墓前,郑重地道了别,而后决绝地离开,是头也不回。

    付宁这头刚骑马回去,消息就传到了容卿的耳里,他沉寂了半天,只吩咐了一声:“去准备一下,高将军的接风宴,我去。”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太子已经出来过了。。。记得灭?第三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