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吹了一路的冷风,付宁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勒住了缰绳,回头望了眼,她皱眉下了决心,把鞭子往湖中一仍,亲眼看着它慢慢沉入湖底,忽然她整个人松懈了下来,长长地舒缓了口气。这一次,她是想真正地把容羽这人从心底抹去,干干净净,而当她回到府里见到了被男奴押解着过来的冬城时,方觉那个想法实在太过可笑了。

    身上沾满了泥渍的白衣已被女奴换下,冬城就远远地站着,异常安静。

    到底是人要衣装,他穿上了这身干净的衣物,和地牢的那人的简直是判若两人,此刻的他面容已经恢复了不少,除了额头那块结痂外,他是眉目娟秀,气质出尘,是一个翩翩少年。走近了些,他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付宁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就说道:“你放心,你只对你这张脸感兴趣,只要你不去毁了它,你自然不会亏待了你。”

    冬城戒备地看着她:“我不做娈童。”

    这下,倒让付宁着实不解了。男奴做主人的娈童再正常不过了,一旦成了主人的身下奴,地位比寻常奴隶高人一等不说,比起那些**不知如何疏解的男奴来说,跟着主人确实是好处多多的。

    “可以。”她随口应了,“只要你乖乖的,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

    他淡淡蹙眉,好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了几字:“我要自由。”

    正在挑选首饰的付宁不由一愣,而后失笑:“不要太贪心了,这样的东西我都要不起。”挥手,让押解着冬城的男奴都下去了,自顾自选着明日进宫的穿戴,他的面前全都是细长的簪子,付宁也不担心他再来这么一下。他虽不怕处罚,可却很是爱惜自己的命,所以断然不会再刺杀主人第二次了。

    冬城沉默地站在一旁,瞥到了她那只被绷带缠绕的手,眼眸微眯,稍稍失神,以至于她问了什么话都全然没有听进去。

    “哼,阿姐要问就问我,问这种贱奴做什么?”

    一听说她回来了,付烨就巴巴赶来了,进来时见到了冬城还在,他便满肚子的火气,这人真是阴魂不散,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准就把自己劝着他自杀的事情都给抖落了出来。盯着冬城面无表情的脸,付烨不由更气了,推开了他,赶紧跑去抱住她的腰,笑嘻嘻地蹭了蹭。

    “阿姐你去哪儿了,我怎么都找不到你。”

    “没什么,出去走走而已。”

    “哦。”他是半信半疑的,看阿姐的神色就觉得不太对劲,“咦,阿姐在选首饰,阿姐的手不方便,我来帮你好不好?”一看摊在在案几上的几排首饰珠宝,他粗粗地瞥了眼,那些东西太过华丽,戴在身上难免有些俗气,可若是选了太清新的,又嫌得故作矫情,犹豫了许久,选了一串长长的绿色项链。

    付烨今年也才十三,身高还不及她高,帮她戴上项链时还需踮起脚。她了然,自然而然地弯腰下来,他不满地哼唧了几下:“就算阿姐不弯腰,其实我也可以够得到的。”半撅起嘴,认认真真地帮她戴好,当抽出那条埋入她衣领内的项链时,他手一抖,面色不自然地红了。

    “怎么了?”

    “没什么。”赶忙摇头,想要挥去方才看到的......阿姐的柔软......很白很.....好看.......

    付宁蹙眉,也是想到了什么,不着痕迹地拂开了他的手,她这边觉得做得滴水不漏,付烨却敏感地觉察到了她的闪躲老婆甜甜的。他闷闷地低头,不再多话,不用多想也知道所谓何事,定是那晚上他做的那个香艳的梦,他旁敲侧击地问了她身边的几个女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又不敢开口当面询问,只好生生地憋着。

    刮了眼一旁的冬城,一股脑儿地把怨气都撒到了他身上,踢着冬城的双脚:“你滚开,这里轮不到你来!”

    “阿烨,别闹,他是我的奴隶。”

    “阿姐!”

    “先回去吧,过几日就是宫宴了,你去好好准备下。”

    “要准备什么,不过是穿件好看的衣服吃吃喝喝罢了。”他嘀咕了几声,含恨地瞪着冬城,这才别扭地离开。

    付宁无奈地摇头,这小子的脾气是越来越倔了,从前倒是能哄哄他,现在他也长大了,也该是避嫌的时候了,否则整日粘着她这个阿姐,还能有什么出息,毕竟付家日后可是要靠他的。

    转身照了照镜子,阿烨的眼光倒是不错,这条绿色的项链清雅别致,衬得她的肌肤都白皙了许多。命女奴取了下来,她吩咐了冬城让他今晚留下,看得他平静的面上略过一丝的不满,知道他是想歪了,笑着说道:“莫非你认为我是个欲求不满的人,整日整夜都想把你吃入腹中?放心,只是让你守夜。再说,若真的要想动你,那天你赤身躺在箱子里时,我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轻轻勾起他的下巴,本想调戏他一番,可不自觉地,从他的面上联想了容羽,她赶紧甩开手让他退下。冬城怔了下,知道自己是被当作了另一人的影子,沉默地低头,安静地退到屋外,略略有些不悦。

    如此平静地过了几天,终于等到了宫宴的日子。

    整个君临都知道高将军凯旋而归,大街小巷都在讨论着这位高将军到底是何许人也,关于他的传闻更是被添油加醋地几回,甚至被传成了战神。这些话付宁一路上都听多了,只懒懒地不去理会,继续在马车上假寐,近日因为高将军回来的消息,平民都涌上街头凑个热闹,原本从付府到宫里就有些路程,现下更是拥堵了,还不如睡个小觉。

    付烨哼地放下帘子,看着马车外跟着的冬城,本就心情不好,加之听着高将军的那些美谈,他心中更是不满。都说太子妃娇纵,本以为高将军也这般东西,可是现下传闻都是说着如何如何好,若是真的,那阿姐岂不是真的要嫁给那人了?

    “怎么了,气鼓鼓的,谁给你气受了?”

    “没什么!”

    他扭过头,鼻孔打着气,明明生气,可就是一句都不承认。

    穿过了人潮,他们的马车总算到了宫门口。

    付宁先下了马车,等到付烨时他死活不肯下来,他努努嘴,目光朝着对面的马车看去。那个蓝衣贵族是个十足的胖子,他缓慢地从马车上下来,跟随的奴隶便快速地趴在地上,那个贵族才满意地踩着奴隶的背优雅地走来。看着这一幕,付宁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他想借此羞辱冬城。

    “阿姐,我脚痛,不能自己走下来。”

    “哦,那我可就先进去了。”

    他扁扁嘴,不吭一声就从马车上跳下,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四脚并用地缠着她,一刻也不肯下来了看戏在霍格沃兹。她一动,他就眼泪汪汪地说着他脚痛,让她颇为无奈,当着这些人的面,也不好吼他,只好拍着他的背好生劝着。

    “快些下来。”

    “不要,阿姐都不喜欢我了。”他扬起小脸,“除非阿姐说喜欢我。”

    “好好,我喜欢。”

    他傲骄地仰着脸,鄙夷地看着冬城,还故意撞开他的肩,轻声飘过一句:“以为阿姐待你好些就上天了?奴隶就是奴隶!”

    见着冬城抿唇不语,付宁便说:“你在我这里,永远不会这样。”他抬起了眼,毫无波澜的眼底总算有了点不一样的东西,随后恢复如初,亦步亦趋地跟着付宁后头进了宫殿。

    在阉奴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正殿,一踏入殿内,顿时扑面而来一股奢靡旖旎的气息。大殿的四周挂着飘逸的幔莎,罩住了中间的一座小桥,桥下是一方池子,汩汩地喷着溪水。粉色的幔莎下,几个女奴在水中扭动着娇媚妖娆的身躯,宛若诱人的水蛇,朦朦胧胧之中,分外勾魂。乐师敲着缓慢舒畅的编钟,那些女奴都除去了衣物,嬉笑着在水中嬉戏,口中发着暧昧的呻/吟,让人浮想联翩。

    宫宴上的这些女奴全都是给人享用的,只要是贵族看中的,可以立刻带下去好好**一番,这也是今天所有贵族都能到齐的原因,实在是因为这些女奴的技巧太过高明,能把人活生生送上云端。

    自然,也有男奴。

    不过付烨一早就打发了,还拉着她说:“阿姐,别怕。”

    “呵呵,真是姐弟情深。”

    这时一阵风吹起了幔莎的一角,他们顺着那道声音寻去,看到了懒懒靠在王座的那个男人,和那个匍匐在他脚边赤着身子的女奴。纯白色绒毛覆盖的王座,他嚣张翘着双腿,他右手执着酒杯,左手抚着剑柄,目空一切稍稍眯起眼来,从王座上屈起半身,动作优雅流畅,缓缓一动,满头的黑发像一道黑泉,如影随形。

    素闻太子君琰气焰嚣张,却不知是这般景象。

    君琰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邪肆地勾起唇角,从王座上缓步走下,那袭黑衣的映衬下,他面容阴戾而邪魅,有种诡异的危险魅惑,这样的男人,就好似有毒一般。所以付宁只恭敬地行了个礼,转身走向了属于他们的位置,不想君琰拔起王座旁边的剑,挑开了幔莎的一角,居高临下地命令:“女人,站住,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太子才不是打酱油的,只是这家伙出场后面而已

    瓦知道大家为毛喜欢未婚夫了

    果然得不到的才是好的。。。。。

    啊呜啊呜,是吧是吧?

    于是乎,我也总结了一条,娶不娶得老婆,房子钱啊神马的是其次

    身体才最重要

    SHI了,神马都没了。。。。

    容羽桑,你么有保住命啊

    然后这么多男人强你老婆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