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继续培养感情!”

    高修大笔一挥 ,在绵帛上写上了这一句后,就命奴隶快些送去。一想到下午又要和未来妻子谈感情了,他的面色开始凝重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腿,决定让奴隶帮他绑上沙袋,如此一来他走路就会慢上许多,未来妻子也可以跟上他的脚步了。

    他掂量着沙袋,嗯,就用最重的那个好了。刚想绑在腿上试试,院外的奴隶走进来通报,说是母亲请他一道去宫里看望太子妃久久毛。他把沙袋就给了奴隶,迈开步子就走出院子。

    自从他回君临,也只在宫宴上见过妹妹,的确是有些想念了,再说进宫一下也没多久,应该是来得及的。

    进宫后,由于高修是男子,不得步入寝殿,太子妃只好在偏殿设宴,一家人聊起了家常也算其乐融融。不过高修算是个扫兴的人,面对着满桌的美酒佳肴,他只挺直着腰板严肃待之,还是高岚笑着问了这是为何,他才敛神一一道来。

    “酒能坏事,对于军人而已更是要滴酒不沾。”

    “哥哥太过谨慎了,饮一杯无妨。”高岚坐在主位,美艳无比,她笑着做了个敬酒动作,这下他也不得不喝了,只是那表情好似喝了毒药般,她连连笑了,“哥哥,你这般木讷,若是娶了大嫂该如何?”忽然她起身,对着她那个绷着脸的哥哥说道,“我身子有些不爽,哥哥在这里,母亲陪我去去就来。”

    “嗯!”大将军重重点头,而后,依旧笔挺地腰板坐着,视眼前的美酒为无物。

    和高夫人一道进了寝殿,坐到了位上,高岚眯眼:“母亲,方才你给我使了个眼色,怎么,哥哥的婚事不如意?”母亲当时斜睨了眼,她可是久呆宫里之人,一看便知这其中有些不对劲,便借口身子爽进来问个究竟。

    “的确,和付家的婚事,怕要破了。”

    高岚有些不解,和付家联姻是一早定下的,付家现下虽不怎么起眼,可到底是个大贵族,除了容兰两家,君临还真的找不出与高家门当户对的家族了。且那日宫宴上见过那个付家小姐,也是个美人,看哥哥的性子是不对多加反对,应该是母亲有不满才是。

    “那日,容家大公子来找我,说了一通的话,我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高夫人叹气,娓娓道来,那意思说是若高付两家联姻,势力可要强国任何一家贵族了,太子对蓄养奴隶尚且不能容忍,何况是两大贵族联姻?“阿岚,我们高家可不能撞到枪口上。”

    容家大公子,便是那日坐在轮椅上的那人?

    传闻中他可是低调万分,不管世事的,怎么也介入其中了?

    她半撑着下巴,凝神思索,她可是记得付家小姐曾经许过容家的二公子,只是之后那公子死了,那件婚事也告吹了。前不久那付家小姐回了君临,母亲便做主和付夫人定下了这场婚事,她本也乐见其成,可眼下倒是觉得这场婚事牵连甚广。

    “那....依母亲的意思呢?”

    若真的如容家大公子所说,高家一旦和付家联合,岂不是自掘坟墓,倒是,就连她这个太子妃都要保不住了。不过母亲既然提了出来,想必也是想好了应对的法子的。

    “自然是拆散了他们。”

    “嗯,母亲若信我,这事交给我来办。”唤过了个女奴吩咐了几句,不多时,女奴带上了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子,见到高岚她们时怯生生地行礼,睁着小鹿般明亮的双眼。

    高夫人狐疑地望着她,眼前这个女子可不是什么女奴,而是她们高家的家臣之女。高岚风姿怡然地从位上起来,女奴了然,除去了那人的衣物,那女子此刻浑身□,奶白色的肌肤好似一头柔弱的羔羊,她面色羞红,颤颤巍巍地抖着,双手环胸,只一个劲地低着头。

    缓缓绕着那女子转了一圈,高岚勾起她的下巴,仔细地观察着她身上的每一处,捏了捏她的柔软:“不够丰满,不过在床笫之间诱惑一个男人算是够了危险啊孩子最新章节。”抬头看着那女子红得都要滴出血来的脸蛋,高岚讥讽地刮了眼,“怎么,这就羞了?本宫可是记得,你母亲可是心心念念想把你嫁入我高家的,既然想成为高家媳妇,那么伺候男人这样的事也该教你了才是。”

    “太子妃......”她柔柔地唤着。

    “去偏殿等着,到时等女奴带着将军过来,你只要伺候好人就可以了。”女奴带着那人下去后,高岚又命女奴拿壶酒来,在里头加了些东西,笑着回到了位上,“正好庞夫人前几日提起过她的女儿,本宫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母亲,哥哥是个倔脾气的,要让他答应解除这门婚事,只有让他们做了那事才成......不说了,反正闲来无事,母亲陪我下棋吧。”高夫人点点头,也是了,且那个女子是个小门小户的,即便占了那人的身子也没什么,也就释然了。

    这头宫里高将军被人算计着,那封信却已经送到付宁的手里。

    摊开一看,她忽然没了心情,靠在榻上,半响她没都动。满脑全都是容卿离去的背影,心口平白地堵住,难受异常,更是从未想过那个淡然若远的大哥会对她生了这份心思。他温柔无比地对她说,嫁给他,没由来地她心头一颤,说不清是怎样的感受。

    叹了气,寻个日子给大哥道歉就成了,现下重要的是高将军。

    起了身,她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还是一旁的冬城挽住了他,只是,他还是摆着那副面无表情的冷脸。目光瞥到了她紧握着的那信,他不动声色地撇开了手,这一松,让她一下没了支撑,直直地扑向了冬城。

    两人顺势一倒,顷刻之间,就变成了她压着他的暧昧姿势。

    无意间,按住了他胸前的红梅,他闷哼一声,别过了微红的脸。不知为何,见他如此,她就忍不住想要调戏他一番。轻轻勾起他紧绷的下巴,手指顺着他修长的脖子一路往下,抚过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她满意地笑了,一想着身下的这个少年微微喘气的诱人之态,方才的郁闷一扫而空。

    “真是敏感。”她捏了捏他的脸。就在冬城眼神迷茫时,她收敛了心情,立刻起身,“准备一下,我要出府。”这一冷一热间,冬城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他低头,应了声就出去办事了。

    刚出了院子,付烨这小子就撒开腿扑进她怀里,紧紧圈着她,硬是不让她动弹半分了。她无奈地揉额,只好先让冬城安排车马在外头等候。这些日子是有些忽略他了,难怪他今日堵在了她的院子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低头扯了扯他最怕痛的耳朵,以为他会松手的,不想扯了几下,这小子好似不怕了,扬起那张精致的小脸,哀怨地看着她。

    弹了弹他光洁的额头,不过轻轻一下,他细嫩的肌肤上就出现了一块红印。

    有许久没有这般仔细看着他了,付烨这孩子越长大越是好看,并不似一般少年的玉树临风,他面容阴柔而带着股子不可言尽的韵味,再过些个年数,不知还会出落得多少俊美了。

    “你若是能少撅嘴,一定比现在更好看。”

    “真的?阿姐也觉得很好看对不对?”他眼睛一亮,这才笑了出来,喜滋滋地放开了双手,“阿姐要去哪里?”他垃长了脸,又不开心了,“是不是要去见那个高将军?阿姐别去了,那人呆呆的有什么好的,阿姐就算要嫁人.......”他咬咬嘴唇,支支吾吾地,“也....也要嫁好的.....”比如说他嘛,他就比那个什么将军的好,他可是最懂阿姐的人了,只是这些他不好说出,憋着一股劲,鼓着一张包子脸重生之女医修行散记最新章节

    “去照顾母亲吧,这些事,你无需操心。”

    “我才不是小孩,阿姐你总小看我。”悄悄抬了眼,这些日子阿姐总是不开心,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点点头,不情不愿地说,“哦,那晚上我来看阿姐。”故作乖巧地转身,一步一步走开了,还不时地回头,那意思就好似在等着她这个阿姐去夸奖他一般。

    付宁好笑着摇头,不一会儿就收敛了笑意,坐上马车就出府了。

    一路颠簸得厉害,到东湖还有些路程,她就命冬城进了车内,想着与其看着这些精致倒不如看着这清冷的美貌少年。冬城站在车外,踟蹰了老半天,低垂着头,面色微红,就连付宁也都不解他脸红是为何,而后她笑了,他是怕自己吃了他才这般的。

    “放心,只是找你说说话而已。”

    听了这话,他才慢慢走上马车。

    她歪着身子,撑着下巴,目光紧紧地盯着他:“冬城,你是哪里人?”说话间还玩弄着他的一缕发丝,她当真是喜欢这个清冷又纯净的奴隶,不光是因为他像容羽。此刻,他紧抿着双唇不语,微微垂下的脸半影在暗处,暖色的夕阳将他的周身镀上一层柔软的金色,让人看着便觉心头一软。

    忽而她手上一顿,缓缓半起了身,他羞涩抬头的瞬间太过像容羽了,让她想起了容羽当时想亲吻她时的一幕了。

    “冬城,若我嫁给了高将军,你.......”

    “你会给我自由的。”那副认真的表情,他很肯定地说着。

    点头,扯了扯笑:“是啊。”要嫁人了,还带着像未婚夫的男奴,的确不像话,虽然不少贵族女子都有娈童,可她还想依靠着高家呢,所以这个想法算是不能成了。

    马车驶到了东湖,现下也有些晚了,湖面上亮起了小灯,星星点点的,很是好看。一想到那个木讷的将军竟然能想到晚上赏灯,她托腮笑了,觉得高将军也不是那么无趣,至少作为夫君而言,就足够好了。

    “不过他来得有些晚了。”他是军人,该很守时才是。

    在她思索之际,一旁的冬城稍稍皱眉,退了回去,刚下了马车,见到了远远赶来的人,他凝神一看,不是高将军,倒像是府里的奴隶。

    “主人可在?”那人问了冬城。

    “嗯。”指了指里面。

    “主人,不好了,宫里刚传来的消息......说是.....”那奴隶深吸了一口气,闭眼把话一通说完,“太子赐婚,把庞家的女儿嫁给高将军了!”

    冬城一怔,望着车内安静低眸的女子,她并不大哭大闹,只用力抓住了两边,平复了后,她抬头,目光明亮逼人,一字一句咬来:“立、刻、回、府!”第一次,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字字千斤。

    作者有话要说:回顾了下大纲,高某人的确只是个打酱油的。。。

    把他加入,剧情就蛋疼了。。。

    骚瑞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