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回府的路上,付宁一直没有说话。

    驾车的奴隶们见状是小心伺候,到了府前,连门前站着个高将军,他们都不敢支声,还是冬城默不作声地掀开了帘子,让付宁只能面对着快步上前的高修。

    “高将军怎么还有空前来?”她斜靠在垫子上,如今两家的事情没影了,她也懒得装什么贤惠,“还没恭喜将军抱得美人归呢。”目光冷淡地盯着车前的高修,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若无事,高将军就请回吧,夜深露重的,冻坏了将军大人的玉体那可怎么好?”

    听了付宁的这番话,高修也是一愣,继而皱眉解释:“我醉酒误事,但是我既然动了她,就必须对她负责,所以我们的婚事......”揉着发涨的穴位,即便是吹了冷风,他的头还是疼得厉害。现下回想起来,他也不知是怎么了,只喝了杯酒而已,醒来后酒发现身边躺着一个赤身女子,而当时太子恰好听闻就顺道赐了婚。

    “是我对不住你。”

    高傲的将军难得说出了这样的话,可付宁却丝毫不领情。

    “好,既然将军觉得对不住我,那么到时帮我做件事就好了。”

    他点头,面色肃然:“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

    她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自然是将军力所能及的事情邪恶契约最新章节。”下了马车,也不管他如何,快步进府后命奴隶关门,她深深吸了口气,靠在门上,面色难看。和高家的婚事是早前定下的,她起先百般不愿,还是在母亲的劝说下才肯妥协,到了现在她准备安安心心嫁入高家时,却出现了这档子事,让、她、如、何、能、接、受?

    “扶我回去。”

    冬城一怔,伸手扶住了她。

    大门离院子就不少路,跟着的冬城很安静,虽低头着头,将她所有的神情都尽收眼底。只觉她这个高高在上的主人,也会痛苦,她的母亲病重,她的弟弟不成器,现在,连她要嫁的人都娶了别人。

    从前他跟在那些主人身后,恨不得他们当场惨死,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这人,是不一样的,至于到底有什么不同,他扪心自问下,也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瞥过她失神的模样,他心头一软,但他清楚地知道,这感觉,应该,不是喜欢才对。刚踏入院子,身上一重,他绷直了身子,低垂了眼眸,看到了她紧紧地贴着自己,忽然他的脖子一痛,那个项圈被她用力拉扯着,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

    凝神望着他,目光交汇的一瞬,她觉得心底对容羽的思念呼啸而来。拉着他的项圈,命令道:“对我说,媳妇儿,别难过了,一切有我。”近日发生了太多烦心的事,每一件都让她无力。母亲的重病,大哥的心意,阿烨的心思,她都无法面对,这些事情都夹杂在了一起,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而高将军拒婚,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天知道,她从来就不想做什么付家小姐,她只是想和容羽一起做对闲散夫妻,可为什么,偏偏这些事情要落到她的头上?

    见他有些迟疑,她狠狠地拽着他的项圈,逼得他开口。

    冬城拧眉,冷着脸,一字一句说来:“媳妇儿,别难过了,一切有我。”

    她噙着笑,双手改成圈着他的姿势,在他耳边轻唤:“抱我到床上去。”搭着的手明显觉察到了他的抗拒,她又说了一遍,言辞之间,不容抗拒。

    感受着身子一轻,而后缓缓地落入床中,她顺着他的后颈一路攀爬,十指柔柔地插入他的发中,除去了那根发带。瞬时,他满头青丝垂落而下,□地拂过她的脸,她微眯了双眸,轻轻吻上了他薄薄的红唇,满意地见到冬城诧异万分的模样,这个表情,就像她曾调戏容羽的那般。

    那日容羽把她压在身下后,她打趣说着也要尝试在上面的滋味,就是第二日,她来了个突袭,翻身把容羽压倒,就像现在他们的姿势一般。

    不同的是,现在在她身下的冬城。

    但是,她要他变成她心中的容羽,现、在、就、要!

    他挣扎要起身,付宁按住他的胸膛,再次吻了上去:“乖,把嘴张开。”见他双唇哆嗦,浑身紧绷,一看便知从未经历男女之事。一遍一遍地吻着,那柔软的触觉让她沉迷不已,顺势一滑,来到了他驾着沉重项圈的脖间,两人浓密的黑发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稍稍用力就咬了上去,冬城闷哼一声。她半坐起了身,眼神略略迷茫,摇头,“不该是这样的表情,你该说,媳妇儿,你属小狗的吗,咬的我这么痛,快说啊。”

    身下的人面色通红,紧闭双唇,就是不发言Kiss萝莉三公主

    “快说!”她敛起了眸子的柔情,扯着他的项圈,卡得他面上血气顿涌,红得可怕,“快说,现在就说!”

    “我,不当娈童。”半天,他憋出这么一句。

    她觉得可笑:“我后悔了!”伸手探入了他的衣内,为了方便主人,奴隶的衣物大多简单,只轻扯几下就露出了大片雪色肌肤,指尖有意无意地划过他胸前的红点,惹得他呼吸急促,“再说了,你的身体对我可是很有感觉呢。”手一路往下,那件白色衣服好似挥散一般,渐渐从他的身上脱落,“看,你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冬城挣扎地伸手,想要推开她,她迅速扣住他的手腕,往上一推,身下的人好似一只纯洁的羔羊展现在她面前。黑发,白肤,娇喘微微,眼神慌乱,不住地扭着身子,那张几乎和容羽一模一样的脸泛着诱人的红色,此情此景,让她,如何收手?

    他是容羽,他就是容羽,这个想法一直占据她。

    知道他定会挣脱,她便威胁:“若是你敢反抗,我立马命男奴拖你出去,把你丢进地牢,然后让十来个男奴来好好照顾你一番。”拔出簪子,散落了她的发,慢慢抽出腰带,绑住了他的双手,跨坐他腿上,用簪子挑开了他仅剩的衣物,“阿羽乖,让我好好伺候你。”

    “我不是.....”他赶忙说着,想着她现在有些混乱,若是知道了他不是她的未婚夫,说不准就会放过他,“我不是他!”

    一根手指按住了他的唇,此刻,她不想听到他说一个不字:“你是,你是!”

    忽然,冬城瞪大了双眼,感觉到了簪子慢慢滑过他的胸前,反复摩挲那颗红豆,在他呼吸粗重时又来到了他的腰间,那冰冷的触感让他浑身激灵,惊呼出声时,眼看着着那根簪子来来了他的腿间。

    顺势一勾,那条亵裤早就不翼而飞了,露出了他结实修长的双腿。

    “不要!”冬城惊得半起身来,那是从未被被碰过的地方,如今就看着她手上的东西轻柔慢捻地就要碰他正难受的地方,“放开!”

    她低头不语,用簪子摩擦着他炙热的顶端,顺着那东西的边缘时重时轻地碰着,接着在那个小孔处反复地流连,而那根粉色的专审就一颤一颤地跳动着,生生地刺激着她的眼睛。不多时他口口口就抬起了头,横在腿间,突兀异常。冬城羞得面红耳赤,异常的酥麻让他情难自禁,紧闭着嘴,一下就咬破了双唇,那些鲜血顺着嘴角一路往下,划过一条长长的红线,格外媚人。

    “呜......”

    他浑身痉挛,身子一抽,再也忍受不住,忽然觉得有什么从他的身体涌了出来。沾了点他的东西,她把那根簪子拿到他面前,看着他呆滞的面容,显然是没有见过自己射出来的东西。

    此时,碧绿色的簪子亮晶晶的,一端沾上了些浊白的液体,yin mi而诱惑,随着她的动作,那些液体渐渐被拉长了一条条细细的银丝,一滴一滴,滴落到他的胸前,就好似,一朵白色的浪花。

    “知道这是什么吗?你动情了。”

    明明是冰冷的话,可是从她口中说出,却变成了最厉害的mei yao。他想要挣脱绑住他双手的腰带,可是当看着她缓缓除去了所有的衣物,重新坐在他的腿间时,他渐渐放弃了挣扎,连自以为定力十足的目光也开始迷蒙起来宠妻成瘾,总裁好霸道最新章节

    她的身躯娇柔无力,雪色肌肤泛着yu wang的粉色,漂亮得让他呼吸一滞,当肌肤相触的瞬间,那种相贴的细腻感,美好得不可思议。

    不是没有女主人在他身上这般过,他以为他这次可以同样抵抗的,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居然轻而易举地臣服于了身体。他难堪地别过脸,被她强行扭了过来,被吻住的刹那,他紧握成拳的双手也松了开来,只觉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一处,越来越燥热,急着想找个地方舒缓舒缓。

    手坏坏地拨弄着他的ting qiao,那东西好像听得懂人话,跳动了几下。

    “我不是.....不是他。”即使到了现在,他还存了一丝理智,通红了脸,难受地扭动身子。

    “你、是!”

    把心一横,扶着那专审,她用力坐下,还未完全湿润的口口无法容纳他的粗大,一下间两人都痛得颤抖不已,可是她要让他切切实实感受她的怒意,她说他是容羽,他就是!

    等了会儿,待她不那么痛了,缓缓地在他身上律动起来,双手撑在他的胸前,凝神望着他想要更多又羞涩万分的神情,她动得越发快了。双腿微微收拢,将他的专审完全包裹在她的hua jing中,两口口口口紧紧吸住了他,冬城舒服地战栗着身子。明明厌恶被认为是那个未婚夫,可噬骨的味道偏生让他欲罢不能,随着她的摇摆,一点点把他的灵魂都要抽出来。

    “嗯.....嗯......呃......”破喉而出的喘息,随着他们忘情地缠绵,越发响亮。

    没由来地,她心上一揪,连动作也停了下来。

    这是容羽最喜欢的动作,说他们的身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的东西可以完完全全送入她的体内,那股**的滋味真是美妙,当时说的时候,她笑着骂他没个正经。

    俯身环着他的脖子,她把头埋在他胸前,长发覆面,遮蔽了她所有的情绪:“阿羽,我好难过,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冬城以为这一切结束时,没料到她动得越发快了,还是初尝□的他怎能抵挡这来势汹汹的情潮,不过几下,他就彻底沦陷了,他清楚地知道他被当作了一个替身,这样的感觉,夹杂着yu wang和无奈,着实,不好受。

    “阿羽.......”她泄愤地咬住他的脖子,“阿羽......”

    此时冬城手上的腰带已经挣脱,他原本可以把她推开的,可这时,他感觉到了胸前好像有什么湿答答的,脸色一红,他以为那根簪子上的液体,低头一看才知道那是她的眼泪。

    心神微动,她是在哭?

    刚撑起身子,就被她一下推到,她双手紧抓着他的发,凶悍地在他身上专审专审,她双目通红,似乎要把她身上所有的力气都掏空。

    “呃.......嗯嗯........啊........”

    屋内,不断传出如此暧昧的低吟,之后,两人又是一番无尽的欢爱,而忘情律动的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呆站在门外的付烨,正巧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作者有话要说:看长评吧,没办法解锁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