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面和谐,请看长评

    这时,有女奴跑进院子,带着哭腔说道:“主人.....夫人好像不行了......”付烨一个激灵,那些话瞬间熄灭了他所有的感觉。

    屋内的人也停下了动作,付宁卷过衣物一披,立刻从冬城身上下来,他的炙热已经适应了她身体中的紧致与温热,瞬然离开时,他难受地叮咛出声,低头一看,他的那上面残留了两人身体的液体,浑浊一片,顺着他竖直的.........缓缓滑落,**无比。

    “呆在这里不准离开。”

    付宁扯过被子盖在他裸/露的身体,转身唤进女奴帮着更衣时,看到了呆站在门口的付烨,她挥退了女奴,只随意穿好了就走到他面前。忽然眉头一皱,他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瞥到了他红通通的脸上残留了一点点白色的东西,她粘了一点在手,问道:“这是什么?”

    “我.....这.......”他眼珠乱飘,那张原本精致的小脸霎时变得窘迫万分,“那个......”

    她定了定神:“先去母亲那里。”

    “嗯,阿姐我们一道去。”

    付宁迈开步子先走了,付烨停留了会儿,转头冷冷地盯着从床上缓缓起身的冬城,恨不得恶毒地把他大卸八块,轻哼一声,收敛了杀人的目光,跟着她走出了院子。未了,还擦了擦脸和手,就怕她看出什么端倪来,可暗暗想着她方才碰过的是他的精华,不禁面色一热,这比方才看到的那幕更加,勾人心魄,他忍不住大大地吞了口唾沫。

    到了付夫人的床前,他们两人都吓坏了。虽说这些日子身子不好,可也不至于说倒下就倒下的,眼看着床上的人面色苍白,颓然地躺着,气若游丝,付宁急了,厉声问了几个贴身伺候的女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女奴跪在床前,抽噎着,小声地说着。付宁这才知道原来容卿开的药方,母亲根本就没有服用过,且让母亲一下病倒的原因不是因为药,而是高家拒婚的消息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她怔了怔,的确,回府后她是心神不宁的,也就忘了吩咐,可那些奴隶居然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把消息传给了母亲,还让母亲病倒了?

    “阿烨,把那些多嘴的奴隶,给我活剥了他们的皮,然后一鞭一鞭抽死盗墓囧途!”

    这道命令下后,连付烨也有些意外,似乎印象中阿姐还未生过如此大的气。活剥奴隶这样的极刑在府里很是罕见,大多是处置犯了极大过错的奴隶,因为活剥了皮之后,人根本不能马上死去,浑身没了皮的保护,身上的肉极度脆弱,这时再由鞭子一抽,能生生把肉抽成肉泥,这样的痛,简直是生不如死。不过那些奴隶的确该死,他点头,唤来了侍卫,把那几个奴隶押解了下去。

    之后两人一道半跪在母亲床前,暖着她冰冷的手,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睁眼。付宁急忙接过女奴端来的药,想喂给她喝,至少也能缓过神来:“母亲,这是容卿当日开的方子,他精通医术,”见她摆摆手,付宁不解,亲自尝了口,“我尝过了,没事,这方子是无毒的........”

    “不用了.......”付夫人推开了她的手,喘着气说道,“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何必再喝这些没用的东西?”伸出了手,付宁会意,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扶着她半起来,“高家是不是.......悔婚了?”

    “高家不是个好东西,阿姐犯不着嫁给那样的人!”付烨在一旁赌气地说道。

    “阿宁,你先出去,我有话和阿烨说。”

    “母亲?”她拿着碗,诧异的眼神在两人之间徘徊,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无辜地回看着她,生怕她误会了什么。

    “出去!”付夫人也没力气再解释什么,只轻呵了声,付宁见状也不好违拗,只说她在门外候着,有什么事叫她就好了。付夫人点头应下,摆手让她把房门带上,这番动作下来,连付烨也不知何故,方想开口,就见母亲撑着身子坐起身来,目光迥然地盯着他,“我问你一事,你要如实回答。”

    “是。”

    “你,是不是喜欢阿宁?”

    那样的目光太过犀利,即便在黑暗中,付烨也觉着能轻而易举地看穿他的心,将他内心隐藏的那点想法,都逼地无路可退。他低垂了眼帘,睫毛覆盖下隐去了他所有的情绪,只扯了个笑,再次抬头时,他还是那个爱笑爱撒娇的付烨。

    他眨眨眼,笑得一派天真:“母亲说什么,阿烨不明白。”话语未尽,迎面就受了一个耳光,他不明所以地捂住了脸,不想,接下去又是重重的一下。他白皙的脸上多了几个鲜红的掌印,半响就肿了起来,有些麻辣得疼,他跪正了身子,面色如常,“不知阿烨犯了何错?”

    “还不承认,那天我都看到了!”

    付夫人说罢,大口大口喘着气,在门外的付宁也不禁紧张起来,刚才还有声音的,怎么一下就安静了下来,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恨不得推门而入,转念一想,说不准是母亲在交代阿烨付家日后的事情,她毕竟是个女子,是有些不方便的,也就收回了脚步,在门外好好等着。

    指着付烨的鼻子,付夫人看着他,好像要在他身上看出一个洞来:“那日我在屏风后面看到你的那些勾当了,还是你以为,我那声咳嗽是真的巧合?”她摸摸心口顺着气,懒懒地躺在了床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床帐的一角,轻声呢喃:“真是长大了啊你,居然对你的亲姐姐如此,你知不知道,那是不伦。”瞥了眼,见着付烨一脸平静,她神色一紧,“难道你明知是....还....”

    那天阿姐为母亲守夜,她累了就睡,他一时就忍不住了,不过对此他毫不逃避,大大方方承认了,原本的尴尬一扫而空执子之手,将妃...最新章节

    “是。”

    “你!”

    “我只是喜欢阿姐,有什么错?”

    抬眸,一瞬的惊讶早已掩饰过去,若无法遮掩,那就没有必要去遮掩。他笔直地跪在地上,幽暗的夜色将他的神情晕染得捉摸不透,微微扯了个笑,眯起了那双狭长的眼眸,整个人浸透着懒散而坚定的气息。

    不伦?这些字眼对他有何意义?

    阿姐这个大活人在他眼前,他怎么还会在乎这些东西,莫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抵不过那些狗屁道理?他知道母亲会怎样劝他,定然会说他们流着相同的血,注定无法在一起,或者,干脆说他不懂什么是爱,对阿姐的感秋不过是种依赖。

    可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想去分清那些感情到底是什么,他只知道他喜欢阿姐,仅此而已。

    “你没错?你认为你没错?她是谁,她是你的亲姐姐!”

    他笑笑:“正是因为她是我的姐姐,我才喜欢。”从小,他的世界里就只有这个阿姐,喜欢上阿姐也是情理之中,“何况,贵族之中亲姐弟在一起的,也不是先例了,等我长大了,就要娶了阿姐。”

    这话一出,付夫人吐出了一口血,他被吓得一跳,赶忙要去搀扶。

    “母亲,怎么样?要不要叫大夫?”付夫人用力抓着他,逼着他不得不看着她,不过几日不见,她就憔悴成了这般,脸上好像凹陷了一般,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她拽紧了他的袖子,“母亲,你怎么了?”

    “你认为,凭着你可以娶到你的阿姐?知道我为什么要你阿姐嫁给高将军吗?为的就是给你铺路,好让你日后在朝堂上站稳脚跟。”付夫人惨笑起来,忽然一咳,吐了满口的血,喷溅了付烨一脸,“若不是你太过无能,你的阿姐,根本不需嫁给他人。”

    付烨一怔,瞪大了双眸,满面的鲜血顺着他的脸缓缓下滑,猩红的液体粘附在的眼前,他已经顾不得去擦拭,浑身沉浸在这残忍的事实中无法自拔,是他无能,是他没用。第一次,他觉得很无力,所有他认为的一切都在瞬间被击溃了,原来不是阿姐喜欢别人才要嫁人,原来他嫉妒阿姐身边的奴隶根本就是用错了劲,真正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他、太、过、无、用!

    扑通,他瘫软了下来,呆滞地跪着了半天,他一动也不动,眼神空洞地望着远处,仿佛要比自己融入到这无尽的黑夜中。

    付宁听得这声,她再也忍不住冲进屋内,见到的是母亲的身子伏到在床上,而阿烨一人傻跪着。走近了些,她只觉脑中轰隆一声,心底不由地抽搐,疼得发麻,她的母亲,走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下,伏到在母亲还温暖的身体上,大声哭了出来:“母亲,你走了,付家该怎么办?”

    而那句‘付家该如何’生生刺激了他,他嘲讽地勾唇,溢出了个笑,原来至始至终,他就是一个被付家宠溺的公子,什么都不会,就连母亲去了,阿姐也只是在哭诉,从不问他。半响,一旁跪着低垂着脑袋的付烨,他双手扣着冰冷的地面,指甲摩擦出尖锐而难听的声音,这样的痛下,他恢复了神智,然后,在他死寂的眼底终于有了一丝光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