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付宁坐在了桌边,看着一卷一卷的竹简,觉着有些头疼,母亲这一走,府中上下的琐碎之事就交到了她的手上,这些事说大不大,可真正要理清来,倒是颇费一番周折天武乾坤最新章节。打开了一卷竹简,粗粗扫了眼后,挑出了几个奴隶的名字,与其把这些人留在这里坐吃等死,还不如去封地干些重活。

    君临的奴隶都上了编册,姓甚名谁,家世过往,都是一清二楚地登记在内,不过有人是个例外。瞥头看了眼站在一旁沉默不言的冬城,她忽然托着腮帮,拿笔勾起了他的下巴,仔细打量着这个清冷少年。

    暗暗一笑,就这么逗弄了下,这个冬城居然又脸红了。感叹了下,自母亲去了后,她还是第一次笑了出来,不觉地又看了看他。面红齿白,长身玉立,不过这么看着,就觉得赏心悦目,就好似欣赏着一副意境深远的水墨,不张不扬,却是点点滴滴融入内心。

    黄昏渐近,几丝暖阳还残留在屋内,将两人的身影垃得老长,最终交叠在一起,正如他们现在贴近的姿势,暧昧异常,而付宁却将这一切都戛然而止了,她说:“再拿几卷过来。”

    冬城微怔,不知当时略过心头是怎样的感受,只点头,去拿过了竹简。看着她打开竹简慢慢地写着,他稍稍瞥了眼,看到了她在竹简后面加上了他的名字,不由地皱起眉头,而付宁恰好捕捉到了这个神情。

    “你识字?”能识字的奴隶可不多啊。

    他不答,依旧紧抿着双唇。

    写完了最后一笔,付宁接过茶杯,问道:“冬城,我还未问你,你为何为成为奴隶的?或者说,你到底是谁?”用茶盖拨弄了漂浮的茶叶,氤氲的热气扑面而来,她清澈的双目透过这雾气盯着缓缓下沉的叶子,若有所思。

    之前不问是觉得不在乎,现在她倒是多了几分好奇,能成为奴隶的无非是两者人,一种是生而为奴的,另一种是平民不堪忍受贫穷而卖身为奴的。瞧着冬城这性子,定然不会是那种因为贫穷而出卖自己的人,而若是前者,那么他身上所有的性格该全部被磨平了才是,可此刻却看不到任何的奴性。

    扯过他的项圈,逼着他不得不俯身,如此近得距离,都能看到他面上细小的绒毛,那慢慢爬上脸颊的红晕,和他不停闪躲的眼神。这样的少年,真是有趣得紧,让人有一探究竟的**。

    “若是不说,那我就......”她摘下了头上的簪子,作势要朝他身上撩拨,冬城一见这东西身子立马颤抖起来,尴尬地想往后退,不想被她垃住了项圈是动弹不得。看着他慌乱的模样,她心情大好,觉着冬城就是只她养的小兽,漂亮又别扭,“那我可就要像那天一样了哦。”

    “我不要......”他慌了,只憋出这么一句。

    拿出簪子装模作样地要动他,这时奴隶通报说是公子回来了,她松了手,让他先下去,否则阿烨看到又要闹出不少事情来了。

    那日修书一封给高修后,他应承地很快,不日就给阿烨推荐了个官职,说是推荐实则不过是把他手下的空职给了阿烨而已,不过他能这般付宁已经很满足了,至少阿烨一点点步入了君临的权力中心。

    刚抬头,就见到了小家伙崩着脸站在门边,她赶紧放下笔过去,好生安慰:“怎么了,可是有人欺负你了去?”忽然她面色难看,难不成是朝上有人说三道四,惹得他不痛快了?

    “阿姐,我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

    “没事吧?”摸摸他的额头,是有些发烫,难怪他整个人恹恹的,“那先坐下吧,我去叫大夫来大唐太子李承乾最新章节。”他笑着摇头,只说口渴了,“那好,我帮你重新倒杯。”

    “不用了,我就喝阿姐的。”

    伸手接过了杯子,毫不介意地一口就饮尽,看得她有些蹙眉,那杯子是她的,且他喝的位置正是他碰到的,那岂不是说.......尤其是看到了浸了水后的红润双唇,让她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短暂的吻.......

    还没来得及多想,腰就被他紧紧地圈住,再想推开时,他悠悠地来了这么一句:“阿姐,我好累,你抱我一会儿。”他糯糯软软的声音,让她彻底放下了心头的那根刺,现在母亲也走了,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她这个阿姐,也罢,让他撒娇一次了。待他睡去后,就命几个奴隶轻手轻脚地抬着他去床上,自己则出了屋外,准备着晚上他爱吃的菜了。

    这些天他去上朝,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其实君临贵族上朝也都是无所事事,玩弄女奴或者讨论一些无聊之事,真正在干事的少之又少,之所以逼着他去那地方,是因为只有到了那里,付家一切荣华富贵才能延续。这不仅仅是母亲的心愿,更是关系到了付家所有人的命运。

    安排好后,她坐在榻上看了会儿书,等差不多时辰了,女奴上前说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正说着,付烨就走了进来。他伸着懒腰,神色惬意而舒卷,略带着几分慵懒,顾盼之间,风采非凡。一身白衣松垮夸地披着,随着他的脚步,自有一股气流涌动,而他漂亮得过分的模样将翩翩衣寐的白色,平白增添了近乎妖艳的味道。

    “阿姐怎么不叫醒我?”

    “你睡得沉,我怎么忍心叫醒?”笑着点了点他额头。

    “嗯,阿姐最疼我了。”

    他软软地贴了过来,付宁不着痕迹地避开,扯过他的两只爪子,绕到身后:“好了,可别学孩子样了,我准备了你爱吃的,去看看吧。”这次他倒是学乖,没在做出耍赖的招式,点头后,一个端正地坐着开始动筷了。付宁颇感欣慰,也和一道坐下用膳,时不时地停下来看他,有时候她希望阿烨还是那个撒娇傲气的小家伙,比起这般沉静的他来,要好得多。

    “阿姐,我是不是很好看?”他放下了碗筷,严肃地问。

    “为何这样问?”

    “那阿姐怎么一直看着我,可不是我太好看了?”

    扑哧,她一下笑了出来,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小家伙,伸手就揉揉了他的脑袋,忽然那手停在了半空就是没有落下,让一旁的他也是不解。这样的动作好像只有对冬城做过,缩回了手,拍了拍他的肩:“好了,回去早些休息吧,明日还要上朝呢。”

    他一下站起来,坐到了方才的塌上,拿起了竹简仔细地看来。本以为他只是赖着不肯走而已,不想他拿笔不停地写着什么,快速完成了一卷竹简后交到她手里,轻声嘱咐了她还需注意些什么。

    “阿烨.......”他从前可是不喜这些的。

    “我说过,不想让阿姐再担心,再说这些也不难。”晃晃手中的笔,也只有这个骄傲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他,鼻子一酸,近来也不知怎的,总是控制不住情绪。走上前想圈住他,这时有女奴在门外通报,说是听说了容家大公子感染了风寒,听容家的人说,这病还不轻呢。

    风寒?

    是了,那晚容卿陪了她整整一晚,当时出门时她也没有多加在意,依稀记得他的确是咳嗽了几声,莫不是他这些天来他的病越发严重了?

    不由地蹙眉,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左右时辰还早,现在动身去探望还是来得及的,方想转身,就听得身后的付烨对着女奴喝道:“下去万丈红尘湮没谁最新章节!”她颇为诧异地回头看着他,下一刻被他翻身带到了塌上。他双手撑在两侧,身子轻柔地覆在她的上面,浅浅的呼吸柔柔地拂面,“阿姐,别去!”

    “你很重,先起来。”比起他的重量,这该死的气氛更为沉重。

    手指拨开了她额前的乱发,什么都不说,他只目光灼然地凝视着她:“那阿姐还去吗?”

    “容卿是因为照顾我才生病的,我去看看,也是情理之中。”推开他的胸膛就想起来,动了几下,发现他的身子不仅纹丝不动,反而更像自己靠来,她有些慌张,“阿烨?你这是做什么?”

    付烨神色凝结,目光清亮逼人,沉声顿来:“别去!”紧扣住了她乱动的双手,他微眯起了眼,似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越发重重地压了上去,看着她面色通红的模样,他终于抵不住心头的笑意,勾起唇角,“阿姐,别去,既然那瘸子染了风寒,阿姐要去岂不是也会生病。”与其让阿姐跑去瘸子那里,倒不如亲自看着她,料那瘸子也不会在他面前玩什么花样,又说道,“过几天,我陪着阿姐去好了,就算是感谢他那日来祭拜母亲,怎么样?”

    “你真这么想?”付宁狐疑地望着他认真的模样,她怎么觉得阿烨这小子可是很讨厌容卿的,现在他这演的是哪出?挑眉,动了动被他压着的双腿,“那你起来吧。”

    没想到他干脆双手一放,整个人都压了上来,双脚并用地缠住了她,就赖着不肯走了。付宁被他的动作弄得是好气又好笑,从前倒是喜欢他粘着自己,可现下他都长大了,人也重了不少,这么一压,还真让人有些吃不住了。

    “你起来。”

    “不要,阿姐身上比较软。”

    “再不起来,我打你屁股了!”

    他笑嘻嘻地,蹭了蹭她的脖子,舒服地眯眼:“打吧,轻点哦。”继而又无耻地贴了过来,付宁脸色一黑,照着这家伙在她身上的爬行速度来看,不一会儿就该趴到她胸前了吧。伸手啪地在他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他委屈地扁嘴,小小□了下:“好痛,阿姐好狠心,人家的那儿可是很嫩的,现在一定是红兮兮的,好难看的。”

    “知道痛了,那就下去。”作势又要打了。

    “阿姐,过了年我就十四了。”见她不解,他又说道,“阿姐可不能把我当作孩子了,我长大了。”握住了她要落下的手,轻轻一咬,又重复了一遍那句意味深长的话,“我、长、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般来说,‘我长大了’的意思是,我可以保护姐姐了,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了

    但是看过了H文,这句话的意思就变了

    女主:我的XX(指男主的名字)长大了。好像鸾的女主就说过,我的阿烨长大了

    男主邪恶一笑:哪里,大了?

    嘿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