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付宁以为他当时说的是句玩笑话,不想过了几日后,他还真的同她一道去探望容卿,这不,坐上马车了还不依不饶地靠过来,美其名曰,马车颠簸,两人靠在一起才不会难受。无奈地戳了戳他的脑门,不过想想也是,这条路是集市买卖商人的毕竟之路,不少人一早就开始吆喝了,马车在中间穿梭在人群中的确颠簸。

    行驶了会儿,马车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无聊之际,她掀开了帘子,懒懒地扫着。看着集市上熙熙攘攘,不少扯着嗓子叫卖的人,一波又是一波的,听着不觉刺耳反倒觉着很是热闹。

    “阿姐在看什么?”付烨放下了竹简,也学着她的样子掀开帘子,“外面有什么可看的吗?”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平民,没什么特别,真不知阿姐在看着什么。她笑着回头,刚想开口,马车外传来的声音让她皱了眉头。

    “你们听说了没?现在朝上来了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

    “是啊,听说高将军帮的忙呢。”

    “阿烨......”放下了帘子,阻隔了外头的声音,赶紧想去安慰他,不想他不以为然地靠在垫上,认真地卷着手边的竹简,只说,“阿姐,且听听他们能说出什么话来吧。”

    外头人越发起劲地讨论了。

    “高将军为什么要帮付家那小子?”

    “你不知道?”付宁挑开了帘子的一角,冷眼望着那个满脸胡渣的胖子,“付家那小子能走到现在,多亏有个好姐姐,他的这个姐姐和高将军订过婚约,说不定这位好姐姐为了求将军,和将军大人春风一度呢。”那胖子□了起来,一旁的几人也跟着笑了,“走,时候不早了,该办事去了。”

    那些人一哄而散后,付烨用竹简跳开了帘子,哦了一声,冷冷勾唇:“原来是他们啊。”手一用力,将竹简捏地咯咯作响,“阿姐,无需理会,过不了几日,他们就不会再出现了。”回到了位上,敛眉,“阿姐,你不生气?”

    “自然生气,不过却是不能生气。若我生气了,你铁定会给我出气,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根基稳固了,那些人,又岂在话下?”再说了,今日这些人背地里说的还有那个位高权重的将军,想想就知道他们的日子不会好过了。捏捏他的脸,笑着吩咐车外的奴隶,“快些赶路吧。”

    君临贵族的府邸都较为偏远,穿过了整个集市后,兜兜转转了许久才到了容府。百年侯府,满门荣华,外人想象中总以为是金玉覆地,水银为池的,到了之后才道什么是真正的古朴大气,沉静幽雅天天有喜逍遥仙

    付烨轻瞥了眼,整理了衣物就准备下去了,见她发愣着失神,他不满地扯了她的手:“阿姐!”知道她又去想那个死去的未婚夫了,不由的,他心情很不好,所以吩咐奴隶去敲门时他是厉声吼着的,“该死的东西,还不去通报!”

    待奴隶进去通报后,躺在床上着的容卿睁开了眼帘,神色微动,放下了药碗,挥了挥手,让奴隶赶紧去接待,万万不可怠慢了。过了片刻,他慢慢蹙眉,府门离他的院子也不远,怎么这么久还没来,正想要身边的奴隶再去探探时,远处的脚步声传了进来,他忽然舒缓了口气,莞尔一笑。

    “大哥。”

    这声音,是她了,哦,还有那个小尾巴。目光略过她手上拿着的那件白貂后,他微微瞥头,唇边的笑意缓缓收敛,不过一件衣服,她当真这般见外,还要亲自还回来?恍神之间,她已经走到床边把衣服披在了他身上,动作轻柔得不可思议,好似他是个会碰了就坏的瓷娃娃。

    “大哥不必多想。”系带子时,她笑了笑,“阿宁可不是来还衣服的,而且借给大哥穿穿,听说大哥得了风寒,这不,拿这衣服来借花献佛了。”话虽如此,可那日收下后她是心情复杂,无功不受禄,想着还是还回来的好,这才有了这么一说。

    “其实我也不缺.......”

    “是啊,阿姐根本就是多心了,容大公子什么东西没有,还会稀罕这东西?”付烨后脚就跟了进来,傲气地抬起下巴,语带讥讽。

    容卿半低了头,黑发如行云流水倾泻在一片雪色中,慵懒地靠着,在病中的他清减了不少,那股风姿依旧还在,虽说面容苍白,却平添了一份病态无力的美感。付宁笑着赞了句‘大哥穿了好看’,让他平复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来,看着不服气的付烨,他说道:“是不缺,不过阿宁送的,我喜欢,你说是不是,付、参、将?”

    这下付烨更加恼火了,瞪了脚,只说这里头的空气不好,有股子病气,他到门外去等着她出来。付宁掩唇笑了,君临中参将多如牛毛,容卿这般说了,阿烨那小子面上当然挂不住了,笑了会儿,见他剧烈地咳嗽起来,俯身到了床前拍拍他的后背。

    “大哥精通医术,怎么也不给自己好好治治?”责怪了他一下,不想他只是抿嘴不语,看了看一边已经凉透了的药,转身让屋内的奴隶,“去重新煎药,怎么照顾主人的?”

    那奴隶瞪大了眼珠,觉着奇怪,自家主人这病已经好了差不多了,怎么还要服药?哆哆嗦嗦想开口,就看到床上的容卿眼眸一深,奴隶了然,乖乖下去了。容卿摸摸她的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即使是再高明的大夫,有些病也治不好啊。”笑笑,“阿宁,随我来。你这次来,多半还是为了阿羽吧。”

    她一愣,如被看穿心思的孩子,低头不语。

    “走吧,我带你去,自从阿羽走了后,你还没有来看过呢。”

    几个奴隶一起把容卿安到了轮椅上,推出门时,付烨巴巴跟了上来,就怕他的阿姐被拐卖了,还是付宁劝了他几句,才肯原地呆着,不过这家伙可看护阿姐了,半圈着她的腰:“阿姐,有人欺负你的话,就叫我哦。”拍拍他的脑袋,付宁跟着容卿一道去了。

    “他很在乎你。”

    “嗯,我们是姐弟。”

    容卿只瞥了眼,也不说话,指指前面的院子:“阿羽的东西,丝毫未动网游之亡灵召唤全文阅读。”推了推轮椅,打开了房门,这一系列动作下来,唯有车轮碾过的声音,咯吱咯吱。付宁犹豫了许久才踏入的,来时她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想象过她接下去会是怎样的心情,是大哭一场,还是默默无言?环了一圈,她淡淡抿嘴,看得出这里都有奴隶看守,每一样东西,都是纤尘不染,手指一一抚过,亲临这些时,脑海中一遍一遍浮现与容羽的记忆,然后,唯有苦涩一笑。

    转身,墙上都是挂着容羽喜欢的兵器,她记得,当时那家伙笑嘻嘻地说,他可是十八般武艺都会,这样就可以带着她这个媳妇到处游玩,也不怕贼人了。

    又扫了眼,她凝眉,墙角挂的那是什么?走近一看,她只觉双脚定住了,动弹不得。画中女子骑着一匹白马,面容娇红,那副想显摆自己骑术又不得的强装神情,真是活灵活现,那是..........不是她吗?第一天上马时,她就是这幅狼狈模样,可当时容羽明明没和她在一起,怎么能.......

    除非是.......

    身后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叹息,让她浑身一个激灵,倒退了几步后,连腿都软了下去。容卿眼眸一眯,赶紧推了轮椅,伸手接住了她,反手一转将她温柔又强势地固定在他的腿上,望着她,缓缓说来:“那是我画的,之后阿羽看到了,就向我要了过去。”修长的指腹摩挲着她的红唇,来来回回,轻柔又厮磨,不动声色地挑起了她心底死寂的湖水,“我对你的心,其实,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除了你。”

    半圈着她的脖子,把她拉向他。

    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拂面,澄澈的双眸柔柔地凝着红着脸的她,他扬起了头,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覆上她的唇了,他笑了,生生止住了,抱着她落地。此刻的付宁赶紧转身,再也不敢去看容卿半眼,不禁莫名地懊恼,轻轻地碰了碰双唇,那一刻,有那么一刻,她也是在期待那个吻的吧?

    “阿宁。”

    “嗯.....”她全无心思,只随口应了句。

    “方才有奴隶通报,说是付烨已经走了,是......被太子急忙招进宫的。”

    她回了神,脸色难看:“太子?”阿烨怎么还和太子有关系了?

    “别担心,我派人去打探打探就是了。”拍着她的手作安慰,只是付宁这时候的心思不在这里,赶忙想走,容卿苦笑了下,用力拉过了她,“阿宁,你就这么急着走?我都说过了,会帮你打探,那就必定会帮你。”揽住她的腰,温润的眼神此刻是清亮异常,“还是我该问,你要拒绝我......到什么时候?”

    “大哥我.......”

    额头相抵,然后,在付宁的诧异万分中,容卿低头吻了她。他的吻如羽毛般轻柔,慢慢地吻着,缠绵悱恻,唇齿相依间,她只觉浑身都要融化在编织的柔情中,就快要溺水而亡了,迷迷糊糊中,听得他带着笑意的低吟:“阿宁,我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我真觉得大哥是最爱泡妞的。。。。

    汗。。。

    吐槽下,日更好累阿阿阿阿阿阿

    话说什么来着,传说作者和读者是虐恋,这辈子我写文,你们看文,下辈子就轮到我看文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