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于君临城中关于阿烨的传闻,付宁颇为担心。今日天色一晚,她就堵在了他的小院门口,铁了心要逮住这臭小子问个清楚,他们付家即便昔日荣光不再,可阿烨要去当太子的男宠也太不像话了。付宁等了会儿也没见半个身影,算算时辰,他也该回来了,命奴隶再去宫中通传,就说府中有事,需他赶紧回来。

    拿起酒慢慢饮了杯,算是驱驱寒气。几杯下肚后,奴隶就来回话,说是打听到了消息,公子早就从回宫了,至于为何还没回府,这就不得而知了。付宁挥手,让院子的奴隶都下去,她一人走近墙边,笑着垃了垃某个东西:“还不下来?学什么不好,学人爬墙?难道府里没有门了吗?”

    那头嘿嘿一笑,这才转过身来,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墙上,一手托腮,姿态惬意:“阿姐这几天老想逮住我,我这不没办法嘛。”付宁听得这话轻哼了声,这小子现在学得油嘴滑舌了,敢情这些都还是她的不是了?呵着让他快些下来,不想他双手一摊,无辜地看着她,“阿姐,这可就为难我了,我当时只想着怎么躲开阿姐,可没想到怎么爬下来啊。”

    “那我去叫人.....”

    “不用了,我直接跳下来。”付烨双手一张,纵身跳下,眯起了弯弯的眼睛,就知道阿姐一定会接住他的。眼眸一眯,心上一计,脚尖在墙上轻轻一点,原本可以站稳的两人直直往后倒下,反身一转,他护着她一起摔倒在地。

    “阿烨?”她明明是想接住他的,怎么竟然颠倒了?

    想起身,大约是按了他的痛处,眼睛扑闪扑闪的,他委屈地叫了:“阿姐别动,你一动就牵扯到我身上的伤口了久久毛。”

    “伤哪儿?”知道他从小底子不错,但想想方才是他托住了她,说不定真的是伤了,担心地问道,“好好,我不动,那你伤到哪里了?”他乖乖点头,思索了会儿,他干脆双手圈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往身前一带,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付宁不由地皱眉,“阿烨,你这是做什么?”

    一手轻按了她的脖子,轻声呵气:“我伤了好多地方,都是在背上,阿姐,我演示给你看啊。”另一手顺着她的脊椎一点点往下,轻柔无比地抚过,她只觉背上□,身子颤抖了下。付烨不紧不慢地挪动着双手,看着她胸前的柔软顺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真是景致迷人,他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

    显然,付宁也知道了,捏着他的脸,让他快点告诉她到底伤了哪里。

    “别急别急。”手来到了她的腰间徘徊,偶尔调皮地略过她的双臀,可就是不往下,只用指尖滑过,看着身上的人浑身紧绷,他笑得越发狡黠,“阿姐,我的这儿痛哦。嗯,还有别的地方........”

    “你让我起来。”

    一男一女这样的姿势,实在太过暧昧,而最为暧昧的是她不止的心跳。

    “可是我最痛的地方还没说呢。”那手就覆盖住了她的翘臀,吓得她一惊,不想他睁着无辜的大眼,根本不觉这动作有多么不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难道屁股不是最痛的吗?”说完,还拍了几下,“上次阿姐打我,哼,这次我算是报仇了,哦,另一边也要。”

    啪啪几下,付宁觉着那儿火辣辣的,骂了他几句臭小子,想着从小只有打他的份,如今倒是颠倒了过来。刚想起身,她身子一动,不想他的那手居然滑到了她的股间,只要在往前一些,就要.....就要......滑到她敏感的腿间了。她紧张地不能动弹,双手紧抓着他胸前的衣物,虎着脸瞪着他。

    见她面色赤红地怔着,他捏了捏两片圆润的臀瓣,在她耳边轻声低语:“真软。”不过下一刻,他的脸上就结实地吃了一拳,揉揉脸,扁下了嘴:“阿姐,你好凶,我不过就是摸了你一下,上次你也不是摸我的吗?”

    一把提起了他,付宁大口呼吸了几下,等平复了心情,冷冷问道:“这事暂且不提。”他哦了下,明亮的眼睛暗淡了下来,明显是对接下去的话题不敢兴趣,只懒懒地听着,玩着她的头发,“阿烨,近日来可是听闻了关于你的传闻?”

    “嗯。”继续玩着她的头发,“那又如何?不过说我是男宠而已,还是阿姐不相信我?”双手一顿,眼神冷彻,男宠这个说法还是源自于太子,他是有所不愿,可太子倒是用这个借口多次回绝太子妃,他作为太子身边的人,自然是不好拂了太子的意思。

    “那就好,阿烨,听我一句,太子为人狡诈,还是别和太子走地太近了。”

    瞧她作势要扯他耳朵了,他赶忙点头:“嗯嗯,我听阿姐的。”付宁重重地拍了他的脑门,算是报了方才的一箭之仇,这才心情舒爽地离开了。付烨饶有意味地看着她强撑着出了院子,而后扑哧一笑,想他用的手劲很大,阿姐那里应该是红通通的一片才是,如此想着就让他莫名的激动。

    忽然他似想到了什么,定住了双脚,立刻追了上去。

    从后面紧紧圈住了付宁的腰,本就某处疼痛的她被吓了一跳,用手肘顶着他:“阿烨,你发什么疯?”

    “阿姐,嘿嘿,刚才打你是我不对,所以为了赔罪,我帮阿姐上药好不好?”若是让阿姐回去了,定然让那个贱奴上药,哼,阿姐的那儿怎么可以让那人看到,那里让他看还差不多呢危险啊孩子。付宁一怔,面无表情地撤开他的手,付烨不解地看着她,嘴边呢喃,“阿姐,怎么了......”

    “我可是说过的,你我是姐弟。”她的声音也随之冷了下来。

    “可是我......”

    “在我还没生气前,你回去吧。”付烨听了后,耷拉着脑袋拖着脚步回去了,付宁对此是熟视无睹,他就爱装无辜来博取她的同情。她可不想付家出了个男宠的传闻,再传出一段不伦畸恋。以前念着他还小,可现在是不同了,母亲不在,她更是不能纵容他的胡闹了,所幸他还小,对她大多也只是依赖,引导了后自然会好的。

    之后的几天,付烨借口生病不去上朝,一步都没迈出院子。付宁知道小家伙在赌气了,那意思明摆着是让她去看他了,就装起了糊涂,带着冬城出府了。

    此刻在屋内不停踱步的付烨用力拍了拍桌子,震得茶壶落地。

    “阿姐居然走了,还带上了那个贱奴!”

    他都这么听话了,阿姐让他接受高将军的恩惠,他接受,阿姐让他振兴付家,他去做,甚至为此巴结上了太子,现在阿姐让他不要和太子过于亲密,他应了,所有她说的他多做到了,为什么阿姐这几天就是不来呢?

    还是他做的,不够好?

    “来人,去给我......”

    转身时,门边斜靠着一人,双手交叠在前,浅浅碰触了他心爱的蛇形耳环,唇边勾起着似笑非笑的弧度,一双黑眸如鹰隼般紧盯着暴躁的他。付烨微眯了眼,回以纯净一笑,心底却略过异样的滋味,尤其是看到太子那抹笑后,总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了盯着猎物的恶狼,那样的感觉,很不舒服。

    “不知殿下前来,还望恕罪。”奴隶居然没有通报,看来那些人是皮痒了!

    “无妨。”君琰寻了个位置坐下,付烨忙吩咐了女奴上茶,他只捏着杯盖,半响也没拿起的意思,瞥了眼付烨,“听说付参将近日是病了,本宫正好经过付府就特来看望一二,不知参将的病可有好转?”

    付烨现下气色红润,哪和他口中的生病二字相关?但太子这么问了,付烨只好装点门面,咳嗽了下:“多谢殿下,微臣已无大碍了,不日就能上朝。”

    不想君琰诡异地笑了:“哦?是吗?未得令姐允许,你的身子怎么就能好了?”下一刻,付烨拿着杯子的手一个颤抖,竟把杯子抖落了,哗啦一声,在这安静的屋内显得格外刺耳,好在女奴适时进来收拾才掩饰了他的尴尬万分。

    府里有太子的人!

    而自己到了现在才知道!

    “哎,付参将不在,本宫觉得在宫中甚是无趣。”君琰放下茶杯,长手一伸,勾起了他的下巴,看似君臣打趣,实则暗流涌动,“你要多多保重身子才是,本宫心头的那根刺,唯有你可除。”看付烨凝神深思,就知道他是听明白的,就说道,“好了,话该说的本宫都已经说完了,本宫也乏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微臣......”刚要行礼,就被君琰打断。

    “好好养病,不必相送了重生之女医修行散记。”

    等君琰离开了,付烨气得浑身发抖,大叫一声,拿起墙上的剑就往桌角劈去,直至那桌子全部化为一堆废材,他才罢手。口中一字一句地叫着君琰的名字,怒不可遏,那太子哪是来什么看望的,分分明明就是来要挟他的!太子的那句‘未得令姐允许’,不就是挑明了府中有太子的人,无非是要他尽快除去高家!

    “真是可笑,想我出生到现在,何时受过威胁了?”

    呼吸了下,心情气和地收起了剑,话虽如此,可他心中也藏了些不安。太子必除高家,而高家总有一日也势必会叛乱,付家的处境就如同处在夹缝中,要生存就不可中立,只得选其一。

    命奴隶收拾了下,他随口问道:“阿姐回来了没?”那奴隶摇摇头,他嗯了下,眉头紧皱,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好发生了。

    君琰出了付府后,别有意味地看了眼牌匾,翻身上马,身后的侍卫也跟了上来。照理说太子这样的身份该坐在精致华丽的马车里舒舒服服的才是,但他总觉那样和一个女人没什么区别。骑了会儿,迎面走来一主一奴,宫中见过了美貌的女奴,对于一般的女人君琰绝不放在心上,不过,这个女人不一样。

    因为,她是付宁。

    呵了声,夹紧马肚,马儿飞快地奔跑起来,吓得周围的人赶紧散开,以为又来是个什么恶霸。君琰邪肆地挑眉,弯腰,大手一捞,就把付宁垃了上来,横在他的腿间。

    “啊啊!你是什么人,放开我!”马蹄扬起了尘土遮蔽了她的眼,不过一瞬,她就被人抓到了马背上,“你可知我是谁?”还未听过在君临城中敢动贵族的,简直不要命了!

    “呦,女人,最好别动,否则把你丢下去摔成烂泥!”他厉声警告付宁,此时她翻身在马背上,胃里恶心地翻腾,也没了力气挣扎。他颇为满意地点头,随后回头吩咐侍卫,“去告诉付参将,他的宝贝姐姐本宫带走了,他知道该怎么才能要回去。“

    “是。”侍卫抱拳,立刻掉转马头。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她一揉眼睛,顿然大惊:“太子?”怎么会是他?

    “女人,又见面了,正是本宫。”君琰居高临下地望着,目光扫过了她身上的某处,忽而邪邪笑了,大手握住了她挺翘的双臀,他大喝一声,马儿撒开蹄子奔跑起来。

    付宁伏在马背上很是难受,而最难受的莫过于她的双臀被他紧紧地扣住,随着马儿的颠簸,那手的劲道也变得参差不一,好似时重时轻地在抚摸着,羞得她都要滴出血来。不过眼前重要的不是这些,她问道:“殿下,方才我听到了,殿下要拿我威胁阿烨,殿下,这样的事太.....”

    “闭嘴!”他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眼底闪着戏谑的眸光,“再说话,本宫可要试试和你在马上欢爱的滋味了。”吓得她面色一白,君琰意味深长地笑了下,“女人,这样才乖,本宫带你进宫去。”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这两天重温天龙八部去了。。。

    话说瓦以前看的话,都是跳着看的,然后剩下的剧情自己脑补。。。

    想象力就素这么锻炼的(我呸!

    于是乎,瓦发现了,段誉真的好像贾宝玉阿。。那个看到女人的脑残劲。。。。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