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睁开惺忪的双眼,付宁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挑开床帐,轻声嘟哝了下,翻身又要去。容卿温柔帮她盖好了被子,大手揽着她圆润的肩头,一下一下抚着她柔顺的长发,眼底满是笑意地看着怀中乖巧睡着了的女子。不过下一刻,她就本性暴露了,低头一看,她笑嘻嘻地吸住了他的胸前的红豆,不时地伸出小舌绕啊绕的。

    轻轻拍了拍她:“可是饿了?”

    “嗯嗯,所以我要吃了大哥。”张嘴就咬了住那颗红豆不放,“大哥可别动,让我好好吃一顿。”

    “好了好了,我知你爱干净,早就命人准备好了热水,你先去洗洗吧。”卷起被子裹住她的身子,俯身在她额前亲了下,随手伸手碰了碰床沿,不一会儿就有奴隶抬着硕大的浴桶进来。

    付宁裹着被子赤脚走下,绕过屏风后,轻轻地跨入桶内。这时有几个女奴拿着篮子过来,纷纷在水里洒上了些花瓣,她原以为不过是装点作用的,不想女奴却说这些花瓣都是有舒缓身子的好处。她趴在桶边暖暖地笑了,而此时身后溅起了一片水花,转头时,容卿已有奴隶搀扶着进了浴桶了,她惊呼:“大哥你怎么也来了?”

    “一起洗。”冷不丁地含住了她粉嫩的耳垂,容卿低沉而诱惑地说道。

    手肘顶了顶他,往浴桶边上靠了过去:“大哥昨晚痴缠了我许久,我到现在还疼呢。”这话倒是真的,容卿好似把这些年来的爱意全都倾注到了她的身上,若不是那药起了作用,说不定她就真的要晕了过去。

    低笑了,热气腾腾的桶内雾气弥漫,衬得他的面容越发脱俗绝世。

    “还笑!”瞪眼。

    “好,我帮你舒缓舒缓胫骨。”

    “那还差不多。”

    缓缓动了动身子,容卿从后抱住了她的腰肢,轻柔地帮她按摩起来,力道适中,舒服得她叮咛出声。在水中,她就像一条灵活的小鱼般扭动,漂浮在水上的花瓣粘住了她白嫩的脊背,容卿眼眸一深,双唇循着那花瓣的踪迹,把吻一一落下。这样温热又缠绵的吻,让她没由来地一颤,转过头去,红了脸,背上仿佛有千万只蚂蚁爬过,从未有过的酥/痒难耐一阵阵地浮现。

    “阿宁,趴在浴桶边。”

    不解地看着他,她虽有怀疑,但想着大哥从来都是疼她的,就乖乖照做了。闭眼享受着他双唇带来的舒适,忽然她的臀上一热,一双大手完全地覆盖了上来,接着,是他灵巧的小舌。还未来得及惊呼,她的双腿就被分开,看着自己趴着,而双腿正以极其羞涩的姿态完全暴露在他面前,这一次,她真正红了脸。

    动了动双腿,拍起了几多小浪花:“大哥,你快放我下来!”

    他只优雅地抿嘴,但笑不语。

    “大哥我要生气了!”

    “阿宁,嫁给我,可好?”

    她双腿停下了,怎么突然说起了这话?只是还未等她多想,容卿的唇已经吻到了侵袭了过来,她死命地抓着木桶,颠簸着身子,而她永远也不会知道,看着这般挣扎又不得的羞涩模样,会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疯狂,容卿自然也不例外首席的贴身下堂妻最新章节

    身后一热,付宁一个机灵,险些抓不住桶的边缘,大哥的舌头可不知略过了.....也到了......微微转头,她脸色红得滴血,他温柔地笑了,吓得她赶紧想爬出桶外,不料腰被紧紧固定住,而他的爱抚正肆无忌惮地入侵了她的......弄得她浑身都如水般无骨了,仿佛下一刻就要瘫倒在这浴桶中。

    “啊啊.......大哥快.......快停下.........嗯.......我受不了了......好难受啊.......”

    “阿宁,那你可答应了?”

    “答应什么了?”她眼前一片迷蒙,大口大口喘气,扭扭身子想摆脱他的双手。容卿笑眯眯地停了下,手掬了写热水帮她暖暖身子,她回头可怜兮兮地说道,“大哥,你快放我下来,这样好害羞。”

    “那你答应嫁我?”

    小舌一圈一圈不紧不慢地绕着,不时地想挤入她的身躯内,从未有过的刺激遍布全身,付宁方才平复的心情又被生生挑拨了起来,双腿不断地颠着,激起了一朵多白色的浪花。

    她趴在桶边的不停地喘气,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啊啊.....不要了,大哥我求你.......”不想那小舌越发灵活了,她的身子逐渐空虚,最后她再也忍受不住,“我.....我答应大哥.......”

    温柔地抱起她,方才的确折磨坏了她了,安慰了她一通,笑着刮刮她的鼻子:“可要记住你说的,如若不然,我定然想出比今天更厉害的法子来罚你的。”圈着她,舀了一瓢水,知道她受了委屈,就拍拍她亲自帮她沐浴了一番。付宁乖乖地趴在他怀里,可怜她曾也是个烈火性子的,到了他手上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当真是不痛快。他笑了,知道这丫头脑袋里想着什么,就说,“那好,我命人准备,快些娶你过门。”

    “嗯。”亲亲她委屈的小脸,像抱着孩子似地抱着她,付宁一下别过了脸,“别亲我,方才你可是亲了......”亲了她的那儿呢,她哼了声,蹭地,她脸又红了。

    “呵呵,好,不亲了。”这次才是真正地帮她按摩起来,轻柔地捏着她的腰,再然后是双腿,弄得她叮咛出声,若不是容卿定力非常,恐怕现在就会忍不住要了她。抱起了她,唤过了女奴,“先帮她擦干。”转头对她说道,“那儿很疼吧,等会儿我帮你上点药。”

    “当然疼了!”

    容卿笑了,由奴隶服侍着出了浴桶,一旁的付宁笑嘻嘻地看着,他不紧不慢地穿衣,捏捏她鼓起的脸蛋,问道:“怎么了,这般看着我?”

    付宁披上了衣物,好奇地歪着脑袋,贼兮兮地转着眼珠,大哥若是每次沐浴都由人伺候,那岂不是都被奴隶看光光了?正在沉思之际,脑门前被弹了下,接着她就被他抱到了大榻上,三两下就被了外衣,想着就是上药就舒舒服服地趴着了。

    纯白的大榻上横躺着一副纤细柔嫩的身躯,容卿眼眸低沉,无奈摇头后,拿出了膏药细心地为她擦着。腰上的伤不是很重,只要稍稍过了两天就可以了。又拿过了另外一瓶,手指沾了些,柔声说道:“阿宁,这药会有些凉红楼之情深如海。”待她点头后,分开了她的双腿,轻轻地帮她细细抹着。

    “大哥你......”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她难以适应,她挣扎要从榻下起来,“好凉,好难受啊。”她颠了颠脚,作势要下来了。

    “阿宁乖,女子那里会是娇嫩,若不好好上药,你接下去的几天会疼的。”

    “真的?可我怎么觉得大哥是想......”

    “我在想什么?”分开她的双腿,手指一寸寸地进入,那突如其来的冷意让她不由哆嗦了几下,就在她受不了时瞬时抽出手指,拉出长长的银丝,俯身问道,那声音,好似能把人融化了,“嗯?阿宁说说,我在想什么?”她翻身,立马拿起毛巾擦干净了他的手指,瞪了眼就去穿衣了。容卿其人温润如遇,昨夜才知他根本就是只恶狼,还是快些远离才是,否则被一口吞下可怎么好。

    她一走,他就伸手圈住了她,啄了下她的耳垂:“阿宁想走?”

    “大哥我饿了。”

    “那好,一起去。”

    “这个......”其实她也不饿。

    怔怔地凝着她,神色温柔地可以滴出水来:“还是说,阿宁你想食言?”按住了她欲开口的双唇,“阿宁,我不想听到你的拒绝,方才我是逼你就范的,可是我对你的心,你明白。嫁给我,日后你想做任何事,我都依你,可好?”

    “我....没想食言。”其实嫁给大哥也是不错的,她心中有他,他亦是把她捧在手心,轻叹了下,靠在他肩头,“大哥你想多了。”

    “我知你不喜欢君临,等我们成婚后,我亲自带你走,可好?”

    “好啊好啊!”

    “调皮的丫头。”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子,“走吧,也该用膳了。”这时付宁从轮椅上跳了下来,他诧异地望着她,“阿宁你......”

    “大哥我们可说清楚了,只、是、吃、饭、哦!”

    容卿哈哈大笑,圈着她,点头重复了遍:“好好好,只吃饭,等成亲了后在你吃你,好不好?”随后推着轮椅出了屋子,现下算起来,模仿阿宁的笔记也该完成了,等他和阿宁完婚了,就能把信送到付烨的手上了。想起付烨那个骄傲的孩子,他就不由笑了,若是那孩子知道自己要娶了他的阿姐,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呢。

    (抱歉,因为每次修改V章,字数都要增加,修改的次数太多了,实在不能在正文加废话了,就插播了这么一段)

    (抱歉,因为每次修改V章,字数都要增加,修改的次数太多了,实在不能在正文加废话了,就插播了这么一段)

    (你够了专审什么都不肉的你打个毛阿我擦,字数都要增加,修改的次数太多了,实在不能在)

    作者有话要说:纠结,被锁得无力了。。。。

    就这样吧,你懂的

    建了个群,和谐期必备用品,134669312

    敲门砖:任何书名,人物,你懂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