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当时由于太子封锁了消息,除了当事的几人,外人无人知晓发生了何事,付烨自然是其中之一。那日回府后他是加派人手打听也是无果,气得他一脚踢开了凳子,拿起管事的手中的鞭子就往奴隶身上抽去。其实付烨骨子里从不把奴隶当人看,还是付宁在了才有所收敛的,现下,他是把所有的愤怒都加诸到了奴隶的身上。

    “没用的东西!”

    “是是!”管事的带着奴隶们连声应道。

    打也打了,付烨的气消了大半,回到了位上,厉声问道:“那贱奴怎样了,可还活着?”管事的一听就知说的是冬城,立马点头。他靠在椅上沉思了半天,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忽然停下,嘴角抿起了冷笑,“很好,把人带来,我这就进宫。”

    那管事的立刻挥手,命奴隶把冬城从暴室提了出来,其实说起来,主人算是略施惩戒让冬城没吃几顿饭而已,但看着他走出来的样子,管事的心想,那暗地里的惩罚就不得而知了。在冬城的后膝处提了一脚,胁迫他跪下,不想这个奴隶居然死磕着,就是不肯跪下。

    付烨摆手,亲自走上前去,若是从前他是定然会要冬城向他跪地求饶的,不过今天嘛有些特殊。扯着冬城的项圈,付烨眼珠不停地转着,他记得这个奴隶可是傲骨铮铮的,嗯,正好,勾了勾唇,笑容纯净:“我要带你进宫天武乾坤最新章节。”

    “我只听主人的话。”他不为所动,神色淡定地看着付烨。

    “是吗?付家的主人就是我!”

    “我只听她的话。”而那个她显然就是付宁。

    “给我带走!”气结,懒得和他动嘴,付烨点头让侍卫强行把他押解到了马车上,管事的看到一脸迷蒙,他伸手说道,“把你手上的匕首给我。”一手夺过后,他晃了几下,还算是把不错的匕首,就收到了袖中直接迈开步子。

    上了马车后,付烨冷笑着看着被捆住了手脚的冬城,拿出了匕首挑落了他束缚的绳子,下一刻就把匕首插到板上。冬城蹙眉,很是不解,居然没杀了他?还帮他解开了绳子?这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了他身上,他心生疑惑,眼前这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就直接说了,我要你刺杀了太子,同样的,事成之后我给你自由。”

    他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刺杀太子这样的事,即便成功了也是不得全身而退,何况什么自由。再说若真是得了自由,那岂不是都不能见到........

    望着眼前横着的匕首,第一次,他对自由竟然产生了动摇。

    “你要是不去,那我现在就杀了你!”付烨拔起匕首一下就插入了他的指缝间,那张漂亮的脸上顿时阴沉了起来,“告诉你,别以为阿姐对你好上那么些你就得意忘形了,你不过就是长得像阿姐的未婚夫罢了。这些年,像你这样的奴隶可不在少数,给我好好想想吧。”拍拍他的脸,哼道,“等哪天阿姐不要你了,你以为,你还有什么活路?”

    他低垂了头,沉闷不响。

    伸手拿过了匕首,刀锋一转,倒影出了他此时紧绷的脸庞,的确如此,从一开始,付宁从旧主中抢过了他就是为了这张脸。紧抿着双唇不语,他心头涌起着莫名的感触,终究,他、只、是、个、男、宠。

    把匕首藏入袖中,他点头应下,神情严肃:“好,我答应。”

    付烨一拍案几:“很好,你杀了太子后,我会安排你出宫的。”掀开了帘子,吩咐奴隶快些驾车,“务必要在天黑前赶到,顺道派人告诉殿下,我此番进宫可是带了十足的诚意而来的。”随后躺在了垫子上,目光深远地望着面前沉默的冬城。太子既然想以囚禁阿姐来威胁,要借着他的手铲除高家,那么太子也该回报给他什么才对,只是这个代价,不知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承不承受得起了!

    马车到了宫门口,付烨特意吩咐了跟来的奴隶,让他们仔细去安排一下。他在太子身边也待了有些时候了,安插人手这样的事情还是得心应手的。

    唤来了冬城,让他跟在自己身后进殿。

    经过殿门时,有侍卫拦住了他们的去向,说是要检查是否携带利器。其中一个侍卫就要来搜冬城的身了,付烨一手握住了长矛,对着里头扯着嗓子喊道:“殿下,微臣此番可是带着诚意而来的,殿下就派人这般招呼微臣?”侍卫一听这话,也不好再强加干涉,行礼后退到了原位。

    里头传来了话:“让他进来。”

    付烨点头,带着冬城进入了殿内。

    在太子身边相处了些日子,付烨算是彻底明白了太子为人,表面浮华,可实则暗藏汹涌,正如这殿内的布置,早就没了那日宫宴的奢华糜烂,扑面而来的是古朴冷峻的气息大唐太子李承乾。君琰斜躺在白色绒毛上,懒懒地逗弄着他的小蛇,摸着蛇头,姿态闲适,听得有人的脚步声接近,他也只是稍稍瞥眼,笑着屈起一指,任凭那条绿色的小蛇顽皮地缠绕在他手上。

    “殿下。”

    斜睨了付烨一眼,注意到了他身边带来的奴隶,是个生面孔,微眯起了眼,那奴隶看见他时怎么是这幅模样,浑身定住,目含恨意的。不过他也不多问,君临贵族进宫谁不带几个奴隶,就直截了当地问付烨:“诚意何在?”

    “殿下何时能放我阿姐?”付烨死咬着这个不放。

    “你何时除了本宫的心头刺,何时就能带着你阿姐走了。”君琰勾唇而笑,缓步从阶梯上走下,双手交叠在胸前,怔怔地盯着他的眼睛,“其实你阿姐也是个美人,本宫近日身边也是空虚的很,不如本宫册她为侧妃,你以为如何?”

    “不可!”一想到太子要娶了阿姐,他乍然地大叫,这让君琰不悦地皱眉。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绷紧了脸,咬字说道,“微臣会让殿下如愿的!”转身经过冬城身边,他使了个微弱的眼色,快步迈出殿内。

    君琰笑了,趁现下消息还封锁着,付宁是这小家伙的死穴,为此他定然会全力以赴,那自己姑且就等着看他的好戏了,也不知他会使出什么法子,就派了个跟了去,自己则舒舒服服地躺了回去。

    摆摆手,让殿内的人都退下,拿起盒子往里间走去。闻到了肉的味道,盒子里的小蛇开始骚动了起来,不停地搅动着身体,发出嘶嘶的声音,君琰念了句‘贪吃的小东西’,就把一块肉塞进去。

    这条小蛇还是他孩童时捡来的,一直收养到现在,算起来,竟比和父王相处的时间都要长,嗤笑了下,又喂了块肉给它:“都说蛇是冷血的,正好合了本宫的性子。”小蛇好似也听得懂,吃完了肉欢快地绕着他的手指,“撒娇也没用,一天就只能给你一块肉,否则变得胖乎乎的,可就不那么好看了。”小蛇吐了吐芯子,见等不到肉了,就自顾自地钻到盒子里盘起了蛇身,再不睁眼。

    又逗弄了它一会儿,就有阉奴回报了付烨的情况。

    “哦,如何了?”他很是好奇付烨到底做了什么。

    “回殿下,付参将他....碰到了太子妃。”

    那阉奴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一听就知付烨和太子妃当时说了什么。不过反观君琰,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点头让那人下去了,他也知道高岚的那点心思,一个宫中寂寞又有权势的女人会做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他只淡淡讥笑了下,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借此若能扳倒高家也就罢了。

    指了指冬城:“把他也带走吧。”

    “是。”阉奴踢了冬城一脚,压低了声音,“还不滚?”阉奴就奇怪了,这个奴隶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哑巴了?瞪了他一眼,伸手就要去扯他的项圈,不想冬城忽然抬头,目光冷冷地扫过,黑眸中浓浓的是一片阴霾,这样的眼神好像要杀人般,阉奴一个胆寒,张口好半天才喊了出来,“殿下小......”

    那个‘心’字还未吐出,就看到冬城面无表情地从袖中掏出了匕首,直直刺入了太子的心口,阉奴双腿一软,竟生生被一幕吓晕了过去。

    君琰侧身一闪,冬城顺势再次攻来,他几乎无处可躲,匕首划破空气传来的撕裂声渐渐逼近,难以想象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居然有这样的力量万丈红尘湮没谁。他连连冷笑,若是他连这样的奴隶都制服不了,他也不配坐上这个太子之位了。当匕首迎面次来时,他定身不动,看得出这时冬城也有所疑惑了,趁此机会,他屈身,斜过了肩,左手顺着肩膀一向上,右手立刻扣住了冬城的手,两手配合之际,一下用力就听得卡擦一声,哦,脱臼了。

    诡异地笑了,甩手把冬城丢开,轰隆一声,将茶几上的茶杯打落。冬城疼得面色发白,正要起来,君琰就上前一步,狠狠踩住了他的胸口,目光冷如冰屑:“说,是不是付烨派你来刺杀本宫的?”

    等不到答案,君琰脚上的力道越发重了,没想到脚下的少年仍旧面不改色,只淡淡地扯了扯嘴角,一双眼眸沉澈分明地盯着自己。脚下的人试着动了动双唇,可能是觉着胸口有些无法呼吸:“没能杀你,真是可惜。”

    冬城握紧了手中未掉落的匕首,尽管手臂脱臼,他还是试图挣扎,仿佛只要有一丝力气,他就绝不会放弃。他低垂了眼帘,缓缓抿嘴自嘲了下,其实付烨已经做好了安排,如若不然,他根本就不能站在殿内,还有那个胆小如鼠的阉奴,只是可惜了,太子不死,他心头的执念便如法消停。

    如今除了死也没有别的结局了,冬城把心一横,正打算咬舌自尽时,君琰的耳廓一动,立刻夺下他手上的匕首,借着他的手狠狠地自己手上刺去!

    这一幕,不仅冬城看呆了,就连刚踏入殿门的付烨也是目瞪口呆,他先是略过狂喜,而接下去太子的话,却让他彻底明白了一切都不过是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因为太子晃晃手中的匕首,踢了一脚脚下的冬城,他说:“付参将,你派奴隶来刺杀本宫,这份罪名又该如何?”伸出舌头舔了舔匕首上的血迹,笑容鬼魅,好似在品味一道美餐,一步步逼近付烨,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黑影,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压迫气息。

    在那一刻,付烨真觉得,太子真是像蛇一般危险。

    敛了下心,他握紧了双拳,生平第一次他流露出了惧怕之意:“殿下想要如何?”方才他去见太子妃的事情,想必太子一定知晓了,若是因为他以勾引太子妃借此诬赖太子妃失德的话,太子定然不会做到自残这样的地步才是,那,又是如何?

    “你过来,本宫和你说,只要你把这次刺杀推到高家的.......”

    “太子妃到。”

    被打断了的君琰很是不快,还没吩咐奴隶就看到高岚风风火火地创了进来,若是从前他不过训斥两句,可现在,她在最不该的情况下进来了,也做了最不该的事情!她大声尖叫起来,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付烨和地上的冬城,外头的侍卫以为殿内发生了何时,几人一道拿着长矛想来护驾,一看里头的发生的情况,都傻了眼。

    把匕首狠狠往桌上一扎,“都给本宫滚出去!”看着闯入殿内的侍卫,他哼了声,“该受什么惩罚,自己知道!”伸手就甩了高岚一个耳光,“贱人,你也滚!”吃了个耳光高岚惊讶地捂住脸,在君琰冰冷的目光中,她有点哆嗦,赶紧起身,君琰泄愤地锤着桌子,好好的计划都被这个贱人给破坏了,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离去时,嘴角微微勾起的笑。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是不是信息多了?

    是这样D

    弟弟利用冬城去刺杀太子

    太子利用了这点要挟弟弟

    这时太子妃坏了太子的计划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