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奴隶刺杀太子的事在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即便君琰想掩盖也是于事无补。尤其是高岚在大王面前一通惊心动魄的描述后,爱子心切的大王是下了狠令,定要将付烨和冬城两人关入大牢,刑罚伺候。

    被押走的时候,付烨只讥讽一笑,能让他落得现在这个下场的,不是那个高傲的太子妃又能是何人。瞥了眼沉默不语的冬城,他呵了声,要是这个奴隶争气些,他现在又岂会受制于人?

    君临城中,贵族有贵族的法律,即便犯罪也不会和奴隶同日而语,所以冬城被关入了最底层的牢房时,而付烨只是不痛不痒地被看守了起来,依旧是吃喝不愁。他进了牢房后,吸吸鼻子,这里常年潮湿有股子霉味,他厌恶地皱眉,连坐都不肯坐,只直挺挺地站着,就怕周围的东西弄脏了他。朝着稍稍干净的地方走去,想起太子那句未完的话,看来这条命是保住无疑了,只是若是牵连到了阿姐,那可怎么办?

    咯吱。

    一阵刺耳的铁锈摩擦声后,君琰已双手负背站在牢房门前。

    他赶忙跑到门边,本想抓住木栏的,可又觉着脏,就紧绷着脸,直勾勾地望着来人:“殿下总算是来了。”

    “哦?何以见得本宫会来?”从背后动作优雅地伸出那只受伤的手,无奈看着神色难看的付烨,“要知道,你的奴隶可是伤了本宫,现下连父王都要办你了,本宫只是太子,可是无能为力啊。”走上前了几步,邪魅地勾唇,阴森发霉的地牢中,他的这一笑,诡异而魅惑,“这牢里常年不见天日,听说到了晚上还时常是蛇鼠出没,付参将,你说说,该如何是好呢?自然了,要是你能帮到了本宫,也不是不能出去的。”

    他记得太子说过,要把冬城刺杀的事推到高家头上,紧皱着眉,犹豫了片刻,他应了声好。自进宫以来他,太子妃就想要自己做她的男宠,而他一拒绝,她就反咬一口,到大王面前告了一状,这让弄得他现在身处地牢。现在,他不过是以彼之道还制彼身罢了。

    微微沉思了下,他转着狡黠的眼珠,探了探君琰的口风:“微臣会让殿下如愿以偿,只是....不知殿下要如何处理那个奴隶?”

    “哦?你想灭口?”

    “杀了才一干二净!”他漂亮的眼眸闪过一丝阴狠。

    要说杀一个奴隶这样的小事,君琰根本就不在乎,不过印象之中也听到过这样的传闻,说是付宁很是喜欢那个奴隶,为此付烨还闹了几回。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看来付烨对他阿姐的心思,可不止姐弟这般单纯了,笑着问道“本宫可听说那奴隶是你阿姐的心头宝,你这般杀了他,不怕你阿姐伤心?”

    似是被戳到了痛处,他顾不得脏,双手紧紧抓住木栏,大叫着:“阿姐才不喜欢那贱奴!”

    君琰懒得去计较,只冷冷地嘱咐了下:“那就最好,待会儿会有人带你去面见大王,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你最明白。”转身交待了下牢里的管事,寻个时间就可以杀了那奴隶,又看了眼原地不动的付烨,接过了管事手里的火把,步履沉重地走出地牢。到了门口,霎时刺目的光线让他眼睛生疼,他脸色一变,不过进了地牢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他的眼睛就已经适应了黑暗,那若是,一个家族习惯了身处高位数十年,又该如何?

    他紧抿着双唇不语,径自到了大王的寝殿。

    自大王病重以来,还从未有过这么多人一齐聚到了殿内,若不是为了查明太子被刺一事,他们也不敢前来扰了大王养病穿越我的南宋。一听阉奴在外喊着太子驾到,他们齐齐行礼,就连躺着无法动弹的大王都睁开眼了,清了清浑浊的嗓子,伸出了皮包骨头的手,颤颤巍巍地挪动着,好半天,才从那张干瘪的嘴中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啊.....是太子妃.....派人刺杀你的?”

    他没有任何犹豫,坚定地答道:“是。”

    “那人呢?”大王拼命敲了敲床。众人紧张之际,高岚和付烨都被带上殿来,一听到高岚二字,大王气得把床边的东西砸了过去,由于在病中,力气虽不大,可还是砸红了她的额头,“你来说,为何要刺杀太子?”

    她磕了个头,满腹委屈:“父王,臣妾并没有这么做。”这时君琰点头,命人把付烨带上,高岚一见是他,诧异地瞪眼,而后连连抹泪,“父王,其实派奴隶刺杀太子的是付烨,臣妾那日就撞见了。而且,那个奴隶根本就是付家的,臣妾又如何能使唤?还请父王明鉴!”

    “太子妃不觉得,来得太巧合了吗?那日太子妃前来可是未经通报的,若是不知情,怎么会如何凑巧?”付烨跪了下来,瞥了眼,目光锐利地盯着她,“那的确是微臣的奴隶不假,可当时殿下被刺时微臣也在,试问若是微臣指使的,何必留在那里,白白被人怀疑了去。”

    “说下去。”大王咳了几声,命令道。

    “是。”付烨低垂了眼眸,涨红了脸,憋了许久才说,“倒是太子妃,凭着她身份高贵,一直想要微臣做她的男宠,这些,宫里可都是知道的。微臣拒绝了,太子妃定然怀恨在心,所以.....”

    众人一惊,其实太子妃的事情都有所耳闻,可如此堂而皇之地提出来,就算太子妃没有刺杀太子的嫌疑,也难逃大王的怒火。果真,大王一听就怒不可遏地指着高岚,那瞪着双眼的样子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了,吓得高岚浑身呆滞,他挥了挥手,让人把她带下去软禁起来,还厉声警告了众人,不准多嘴。

    “是是!”

    大王疲倦地摆手,众人就识趣地退了寝殿,只留下君琰一人。

    “太子....过来.....”

    “父王,儿臣在。”

    “你想除掉高家,现在还太早....”大王叹气,昨日他还以为是付家的小子伤了阿琰,不想今日一看,这些都不过是太子的计划。这些年高家势力逐渐壮大,太子生性高傲,决不能容忍高家撒野的,但是拿太子妃开刀,坏了王室的名声,这点聪明如他是不会没有想到的。

    忽然大王身子一顿,激动地咿呀着就是说不出话来,难道太子他....

    帮着盖上了被子,君琰微沉了眼眸,声音沉定有力:“除去高家势在必行,她不过是个开端而已,儿臣知道父王在想什么,但即便有损王室声誉又如何,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儿、臣、一、点、也、不、在、乎!”随后嘱咐了奴隶好生伺候着就退了出去。

    刚踏出殿外,外头等候多时的付烨就走上前来,不依不饶地追问:“殿下,何时能让微臣见到阿姐?”

    他略略皱眉,这个家伙真是难缠,刚想开口,这时有个奴隶弯腰走来,看这衣物的打扮是看守地牢的。那奴隶轻声在君琰耳边说了几句,他的面色便越来越难看,目光深沉地盯着付烨,好似要穿透他的身躯风暴领主最新章节

    半响,他回了神,下令:“来人,把本宫被刺的消息传出去,越快越好!”见付烨满脸疑惑,他笑得不寒而栗,“你不是想见到你的阿姐?好,马上就可以了。”

    一道命令下,整个君临城都传得沸沸扬扬。

    而远在容府的付宁浑然不知,此时还安逸地坐在容卿的怀里,笑眯眯地吃着可口的糕点。这两日他们几乎都粘在一起,不过好在容卿答应了不动她,她这才能生龙活虎地吃着东西。

    咬了口糕点,满嘴都是末儿,容卿神色温柔地一一抚去,亲昵地点了她的鼻子:“还吃?肚子都要吃撑了。”摸摸她的肚子,他扑哧一笑,“都圆滚滚了,别人还可以阿宁你有了呢。”

    手肘顶了他下,娇嗔地哼了声:“哼,大哥吃我,那我只好吃大哥府上的东西了。”说完又拿了几块,她咬了几口,转头忽然严肃地看着他,弄得他都有些不自在了,“难道大哥嫌我重?”

    “自然不是。”

    “那便是了,我多吃些,大哥也不会穷死。”

    “好好,都依你。”

    圈住了她的腰,微微笑了:“阿宁,我们过几日就出了君临,不再回来,可好?然后我们到一处小城,我就日日陪着你,再不理会那些俗事,只和你一起生儿育女。”容卿的手按在了她的小腹上,“阿宁,我一想到这里会有我们的孩子,你可知我有多开心?”

    正吃着糕点的付宁一下被呛得满脸通红,刮了眼,从他腿上滑下了:“大哥你说是什么啊,什么孩子不孩子的,才........”他们两处也才几天,怎么大哥就想到了孩子,真是不害臊。

    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拉,笑看着她跌入他的怀中:“阿宁若不给我生,那我可就日日欺负你。”低头亲了亲她小巧的耳垂,一亲,她好似浑身没了骨头般,乖乖窝在了他的怀中,“阿宁,我......”

    那些甜言蜜语还未来得及说,这时管事的跌跌撞撞进来了,容府上下奴隶管教严格,断然不会出现这样莽撞的情况,除非是情况实在紧急。容卿皱了皱眉,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果不其然,那管事的开口说的就验证了他的所想:“主人,宫里传来的消息,小姐的奴隶刺杀了太子,现在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奴隶?是那个像阿羽的奴隶?

    他眸光微动,望着付宁慌张的模样,神色复杂。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话说清明扫墓发生了蛋疼的事情

    瓦们把东西放在了最底下的一个墓碑前,然后按照顺序去别的墓前扫啊扫的

    我擦,等瓦们回来,发现有人居然在偷东西!!!

    超级无语啊

    话说我们这里这事情很常见的。。。

    但是还是第一次真正经历。。。蛋都要碎了

    PS:感谢酸倒了牙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美丽蘑菇仍了一个地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