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听是冬城出了事,付宁急忙转身和容卿知会了一声,刚迈出步子,手就被轻轻扣住。他低头叹了气,慢慢地拉过她的身子,神色温柔地摇摇头:“阿宁,别去,你才从宫里出来,如今又要去,岂不是羊入虎口?”对于那个奴隶,容卿的印象颇深,也知她心中的心思,苦笑了下,拍拍她的手柔声安慰,“阿宁,给我些时间,我会处理好的。”

    她定住了身子,万般犹豫。

    刺杀太子这样的罪名足够让冬城死上百次了,倒不是不相信容卿的能力,只是细细一想便能猜到这其中另有深意,若太子真想杀了一个奴隶,冬城现在早就归天了,断然不会活到现在。真正的原因,恐怕还是想引她进宫,要挟阿烨了。

    容卿掰过了她的身子,直直凝视着她:“阿宁,只是等几天你也不愿吗?”推了推轮椅,背着对她,低垂的眸子盯着他残缺的双腿,眸中闪过一丝寂寥,忽然一笑,低低地叹道,“一个像他的人就能让你乱了分寸,是不是不论我如何待你,我都不会是你心头最重要的人?”

    “大哥我.....我没有那么想......”她咬着双唇,蹲到了他面前,目光满是歉意,“大哥,我对不住你,可是冬城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若是我不去救他,他就会死,到时我一定会内疚而死。”

    摸着她的脸庞,容卿只皱着眉:“你可知道.......”她反握住了他的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她会万事小心的,他无奈地摆摆手,派了人送她进宫,“去吧。”

    起身走了几步,她不时地回头,好几次她都想停住脚步,可一想到她多待一刻,冬城就多一份危险,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大哥我......”

    “嗯,早些回来。”

    踏出门外,头顶的阳光刺得她目眩神迷,回头望了眼容卿,他背对着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影在了阴暗处,比起外头的光明,他直挺的背影染上了几分寂寥的味道。付宁咬牙,狠了心快步离去,她不会知道,在她真正离开的刹那,屋里的人忽然转身望着她,怔怔出神。

    从容府出发到宫中,这段路并不长,可付宁恨不得能插翅而飞,想着几天前还厌恶着,现在倒心心念念着快些回去,当真是讽刺。到了宫门口,就有人来接应,她点头,随着那人就进去了,想来太子一早就安排好了,便越发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此时在殿内等候多时的付烨早就没了耐心,不停地踱步,不时地抬头瞥过半躺在榻上的太子,见他自顾自地玩着小蛇,陪在太子左右有些日子了,付烨清楚地知道这条小蛇可不仅仅是漂亮,所以想问出口的话也吞回了肚中凤倾天下:满城尽是妖孽男最新章节

    过了会儿,有阉奴通报说是人已带到。

    付烨一个激动,一见到门口的人影,他就快步跑了过去,重重地扑进了付宁的怀里,可怜兮兮地蹭了蹭小脑袋,呜咽了几声:“阿姐,我总算是见到你了,这些天我都想死你了。”双手用力地圈着她的腰,扬起了小脸,望了望榻上的太子,他心中不由地浮现了疑惑,“阿姐,你怎么从外殿进来?”

    望着他撒娇的模样,付宁第一次觉得讨厌他这张脸,面无表情地拂开了他的手,若不是他动的手脚,冬城怎会进到宫里来,又怎会有机会刺杀太子?绕过他上前,他诧异地睁眼,赶紧抓住了她的衣角,不可思议地问道:“阿姐你怎么了......”

    榻上的太子一身黑衣,嚣张异常,他半睁开眼,懒懒地说道:“付参将,你可以退下了。”见到付烨要开口,他抢先一步冷冷地说道,“本宫答应让你见到你的阿姐,如今也见到了,可不要得寸进尺。!”点头,命侍卫强行架走了付烨,付宁虽不满于阿烨的所作所为,可到底是自己的弟弟,上前就要去阻止,这时身后传来了他威严的命令,一如既往地让她反感,“女人,过来。”

    原本太子双□叠着架在凳上,见到付宁走来,他舒展了四肢缓缓起身,不过跨出了几步,他高大的身躯就来到她面前,目光森然地盯着面前的女子。嗯,再次见到她时,记忆零碎的印象也变得完整起来,之前他开过玩笑,要册立她为侧妃,不由嗤笑,得了这个美人倒是不错,只是今天他有更重要的事。

    伸出了手直接扣住了她的下巴。

    突兀的靠近让付宁不悦地后退,尤其是这个男人有股强势的压迫感,斜了眼,她脚步有些虚浮,他手上的那条绿油油的小蛇转着血红的眼睛,正朝着她突出长长的芯子,一圈一圈地绕着,就要爬在她的脸上了!

    “回去。”这话是对着小蛇说的。

    果真,那蛇好像听得懂人话,乖乖爬到了君琰的手上。

    她低眼,正巧瞄到了他那只受伤的手,包着厚厚的绷带,她心下一沉,这就是冬城刺的吧:“殿下让人散播消息,为的就是.....”唔,下巴被紧紧捏住,疼得她说不出话来,唯有怒视着他。

    君琰冷笑,目光灼热,好似要在她身上看出一个窟窿来:“本宫懒得和你废话,本宫问你,你的那个奴隶是什么人?”见她神色茫然,他手下的力道越发大了,“哦?还在装蒜?”

    “殿下在说什么?”冬城不过她顺路救下的奴隶,哪有什么来历?

    一怒之下,反手将付宁仍到踏上,下一刻就压到了她的身上,见她作势想反抗,眼眸一眯,单脚轻而易举地克制住了她乱动的双腿。他一点点压低了身子,付宁紧张地都忘了反抗,眼睁睁地看着他满是戾气的俊容慢慢逼近,可就是做不了什么。

    急忙之中她抓住了他受伤的手,用力按住了他的伤口,怒视着君琰:“殿下你发什么疯?散播冬城被杀的消息引我进宫,如今我也来了,殿下有话就直接,不必拐弯抹角!”

    甩开手,君琰不怒反笑,而下一刻,大手就用力捏住了她的胸:“还不说,看来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又用劲了些,他都能想象到那团柔软在他的捏揉下,变成了何等的形状,细细地观察着她吃痛娇媚的模样,有什么东西一下闪过了他的脑海,定了定心神后,朝着一旁站着的阉奴点头,他径自坐到了榻上你我相爱,未曾表白最新章节

    就在付宁还不明白这是做什么的时候,半响,就有侍卫押解了个人进入殿内,她一看,是冬城!她心中微微酸涩,当时一起到了集市上她被太子劫走后,他们就一直分开了,还能再见到完整的他,也算是欣慰了。

    奈何身子还被君琰的手压制着,只好仰头望着他,现下的冬城已不是那个纯净如初的少年,关在地牢的几日,他浑身肮脏,可身上那股淡定自若的味道却丝毫都未变。两人目光交汇的瞬间,冬城死寂的双眸中恢复了些光彩,但也只是一瞬,他又变得沉默不堪。

    “冬城。”她低低唤了声,不料君琰探寻的目光直直刺来,弄得她不知所措,也忘了被他握住的胸口的尴尬,“殿下有什么话可以说了。”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这是她才注意到了被带上了一个老者,戴着项圈,也是个奴隶,乍眼看去根本瞧不出什么来,君琰嗯了声,那老者一下就撕开了冬城的上衣。

    “这是做什么?”

    “好戏这就开始。”

    几个侍卫架住了毫不反抗的冬城,付宁心中的疑惑越发大了。上衣被除,露出了他淡薄纤细的身躯,那老者慢慢走上前去,许是冷了,冬城的身子轻微地抖了一下。君琰双手交叠在胸前,吩咐了老者快些确认,老者连连称是,俯身仔细地看了看冬城的肩膀。由于在远处,付宁看的不真切,只觉那老者好似在求证什么,果不其然,那老者看了后抖着双手,咿呀了半天,似乎下一刻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说。”

    扑通一声,老者跪下了,磕了几个头,竟朝着冬城嚎啕大哭起来:“主人,对不起了,我背叛了你!”一听这话,付宁呆滞了半天,主人?难道冬城的来历另有隐情?君琰见此,更是厉声要他一五一十地说出来,那老者点头,“殿下,他的确是......白家最后的主人!”

    轰。

    白家?是那个被灭了门的白家?

    当年君、容、白三家一同推翻了昏君,而当时白家气焰太盛,想一举夺得王位,君家纠集了各大家族以叛变的名义灭了白家,之后容家见此慢慢隐退,这才有了君家人为王的局面。

    听母亲说起过,白家上下几千口人,全部被屠杀一个不留,闹得满城风雨。所有被杀的人全部被丢到了河中,整条河都开始发臭了,平民都不敢去喝河水,就怕一个不小心打到的水中有残肢断骸,委实恶心。

    付宁只觉眼前一片空白:“怎么可能!白家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看着原地不动的冬城,她心中的所有的不可能,都在他安静的神色中化为了可能,忽然她浑身没了力气,瘫坐在榻上,瞥了眼面色紧绷的君琰,难怪他会如此盛怒,因为白家二字本就犯了大忌。

    “不要告诉本宫,你毫不知情。”君琰盯着愣着的她说道,“你私藏了这个白家余孽,论罪,该如何担当?”

    回神望着冬城,他更加低垂了头,看得她颇为心疼,经历了这样惨烈的事,难怪他当初为何固执着认为所有主人都该死,一而再再而三地来刺杀她。可是他这次进宫刺杀太子绝不是他的意思,又不好把责任推到阿烨身上,她顿了会儿,终于找到了替死鬼,指着老者说道:“殿下知道这个奴隶说的是真是假?”

    “你来说。”指着老者说。

    那老者连连磕头:“是没错,他身上的这个标记,还是我当时亲手刻上的遮天狂妃。”

    “哦,如果他真是白家人,那你就是背叛主人了?若他说的是假话,那就是欺瞒殿下了!”付宁厉声喝道,吓得那老者浑身瘫软在地,他原来也只是想活命而已,怎料到会变成现在这番局面,弄得他横竖都要死。他想求饶,她立刻打断了他,和君琰说道,“殿下,这样一个奴隶说的话,怎能相信?”

    沉思了会儿,君琰还是下令:“白家的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一个,给本宫带下去!”

    几个侍卫称是,一下就架走了冬城往殿外走去,付宁赶忙从榻上起来就要追过去。

    不知为何,见她这幅为了一人如此拼命的样子,他很是反感。因为,从来没有人为他如此,顿觉刺目万分,所以他也不允许别人这般。皱了皱眉,拉住了她的手,把目光挪向了老者:“把这个奴隶也带下去,本宫可不需要这样背叛旧主的东西,对了,把他们关在一起,过几日,听候发落吧。”

    努力想甩开他的手,她喊着冬城的名字,回头怒视着君琰:“殿下到底想要怎样?若是拿我要挟阿烨,听说太子妃已经被软禁了,若是要知道冬城的来历,大可不必引我进宫来,我是真真不懂殿下的心了。”她讥讽地笑了,“可别告诉我,殿下你是看上我了。”

    这时他松开了手,动作优雅地整理了衣物。不理会最后的那句,他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事情:“你想救他?”

    “是!”

    “为何?”那不过是个低贱的奴隶。

    “这能还为何,我喜欢他!”付宁觉得是遇到了这辈子最好笑的话了,可君琰却不这么认为,他凝神思索着,又扣住了她的手,逼得她不得不靠近他,“你....”

    “你想要救他,可你又凭什么来换?”

    “殿下想要什么,还是说,付家能为殿下如何效劳?”这位太子的野心可不少,阿烨已经趟了这浑水,付家想要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原本想着和容卿一到远离君临,去过悠闲的日子,没想到这又成了个泡影。

    不满于她的分神,君琰说了句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的话,他记得,当时他眼神锐利,沉声一字一句地顿道:“那好,本宫就要你!”

    作者有话要说:号外号外,明天开始防盗,一下收藏夹就被盗了,伤不起

    明天是这样防盗的,我会一下放出两章

    然后最后一章的假的,大家不用买啊!!!

    一般都是机器盗的,会把两张都盗去,所以。。嘿嘿。。他们从31开始盗的都是假的

    对了,还发生了一件奇葩的事情,

    瓦的文案上挂着和谐章的邮箱么

    然后今天看到了个评论,有个亲说邮箱不能进去

    瓦就去试了试,蛋疼地发现,邮箱密码居然被改了!!!!!

    就算删了邮箱的章节。。我已经把和谐的章节变成长评了啊。。。。

    很好奇那货是什么心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