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殿外的付烨迟迟不肯离去,冷着一张脸,双眼盯着紧闭的殿门,方才那个贱奴已经被带了出来,可过了这么许久殿内还是没有动静,他心中的担忧越来越甚佣兵小子最新章节。便在此时,从里头传来了一声惊呼,他皱眉,这是阿姐的声音。他立刻快步上前,侍卫们方想去拦阻,就听得听后殿门开启的沉闷声,下一刻,太子君琰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呦,还没走啊。”

    他张开双手拦住了君琰的去路,眼神灼热,言辞坚定:“微臣要带着阿姐回去。”君琰狎昵地看着他,嗯,还挺固执的,点头吩咐了侍卫好生看守着付宁,一步都不准踏出。付烨拧眉,沉声问了,“殿下是要囚禁阿姐?”

    耸耸肩,君琰大方地承认了:“是又如何?别忘了,本宫要你做的事情你还没完成呢。”似是想起了什么,他邪邪地笑了,暧昧地舔了舔唇,“对了,你阿姐的味道不错,所以你的手脚最好快些,否则等本宫喜欢上你的阿姐了,那可就来不及了。”

    他身子一怔,难到太子把阿姐她.......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摇摇头,使劲挥去了这个想法,恢复了神色说道:“靠付家除去高家,殿下的算盘可打得真是精,可是微臣为何要这么做?”他的唇边不由溢出了冷笑,“且不说高家势力强大,即便真正倒台了,照着殿下的性子,难保不会对付家出手。”

    “哦?那你现在可有别的法子?”懒得再和他做口舌之争,君琰直接甩下了这话就离开了。眼下付家除了被当作棋子,别无他路,即使这小子知晓对付家而言那是个火坑,他也不得不跳。

    付烨呆滞地站在原地,抬头望着君琰远去的背影,目光微沉,忽然莫名地笑了起来。太子绝不敢囚禁阿姐的,他险些就忘了,太子最为忌惮容家,正巧有个人可是自称阿姐是其未婚妻,怎么着,那人也该出点力才是。

    不过这好处得由他来占。

    回去后就立刻修书一封给容卿,借着要办事的由头,现下宫内人都知道他在帮太子办事,也没多加阻拦。在添油加醋了一番付宁在宫里的情况,尤其是提到了冬城的真实身份,想利用容卿的担心,便如上次那般来逼迫太子交出人来,此时他在趁机救出阿姐,这样才好。

    当容卿收到信时并没有付烨想象的那般,而是颇为镇定,只淡淡蹙眉。凝神思考了半天,提笔就写了封密函,拿出了他的印章,亲自盖上,并嘱咐了人定要妥善地送到信上的人手上。

    那奴隶很是疑惑:“主人难道不救小姐了吗?”

    “救。”容卿安然地笑了,他知道付烨打的什么算盘,那小子也算聪明,知道挑起他和太子之间的纷争,不过他可不想搅进了这局,救出阿宁才是最为重要的,“快些送去吧,顺道去打听下宫里的事,务必一字不漏地来报。”

    这么些年来,白家人一直在暗地里联络他,期望通过两家之力推翻朝政,容卿都是不加理会的,而方才的那封信是通知白家余人,是到了他们可以动手的时候了。

    容卿靠在了轮椅上,他目色平静,提其笔,写了下付宁的名字,微微叹息,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要救不想救的人。阿宁进宫唯一的目的是要救出那个奴隶。所以只要救出奴隶,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她也没了非要留在宫里的理由了。

    此刻,他只盼着白家的人快些救出那人,那么,他派去的人也就能带着阿宁出宫了,否则,就是强行带她出宫,也是惘然偷心狂后全文阅读

    而彼时身在宫力的付宁好似感应到了一般,浑身一滞,环视了四周,待确定无人时才躺回了回去。忽然窗边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在寂静的一片的殿内显得尤为明显。刚躺下的她警惕地起身,循着声源慢慢走近,犹豫了许久才敢伸手,刚想要推开窗时,付烨比她快一步从窗口跳了进来。

    “啊......”

    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压低了声音:“阿姐,是我。”他环视了下殿内,好在太子喜静,里头没什么女奴在,他猫着腰关好了门窗,抱住了她,眨眼说道,“阿姐,我来救你了,我们现在就走吧。”

    “等等。”

    “阿姐?”他仰起头,很是不解,“难道阿姐不想走吗?”

    “冬城的事,是你做的?”付宁拂开了他的手,下一刻,腰又被他紧紧地缠着,她厌恶地皱眉,喝道,“放开,你私自带我的奴隶进宫,又让他刺杀太子,你还来见我做什么!”

    “我......”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他面上就结结实实吃了一个耳光,红了好一块,他捂着脸,诧异地瞪着双眼:“阿姐,你打我,从小到大你那么疼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奴隶打我?”

    付宁摇头:“阿烨,你做的太过分了!”如今冬城身在牢里,还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未知,若是阿烨不带着他进宫,他的身份又怎会被揭穿?

    他红了眼眶,把小脸埋入了她的怀里,迫不及待地把满腹的委屈都吐漏了出来:“阿姐,你只顾着那个奴隶,可曾想过我当日在牢里是什么感受?”感受着她身子轻愣,想来是阿姐还不知道这事了,又蹭了蹭,闷闷地说,“阿姐心里就只有那个奴隶,现在还多了个瘸子,可是我呢,你只当我当作弟弟,我又怎么会甘心?”抓住了她的衣袖,捏揉成一团,目光闪过了一丝凶狠:“只要是占据阿姐心头的人,我都要除掉!”自然了,那个奴隶也绝对不会是第一个。

    现下,太子该烦恼容家那瘸子了,既然太子能利用他除去高家,他也可以反利用太子来除了容卿,只要容卿和冬城都没了,阿姐就是他一个人的。

    “阿姐,我.....”湿漉漉的眼眸直直盯着她,双手捧住了她的脸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凝视着她微微蹙起的眉心,走近了她,彼此的呼吸顿时纠缠在一起。抚摸着她的面容,他动了动唇,轻柔的低语划破了这暧昧极致的气氛,然后,咬上了她的唇,“要我说多少次都可以,阿姐,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阿烨.......”

    “其实,阿姐你一直明白,不过不愿去相信罢了。”

    “你....我.....”她颓然地垂下手,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竟然对她生了这分心思,顿时茫然无措了。从他种种迹象上来看,她并非不知他的心思,只是不愿往那处想,觉得他长大了就会好的。可他居然如此直白地说了出来,让她,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贵族之中近亲**以保证血统纯正,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所以她若是以这个堵他的嘴,定是无用的。一时间,她连口都开不了了,原本对他的怒意全然之间变了样,也不知剩下的到底是什么。

    低头看着他期盼的眼神,她竟狠不下心推开。揉揉他被打红了的脸,柔声叹气:“阿烨,我说过的,我只当你是......”

    他别过了脸,委屈地吐出苦水:“那是因为阿姐还不够喜欢我超极品泡妞高手。”若真的喜欢,满心满眼都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顾及,说到底,就是阿姐不喜欢他。撒气地甩开手,闷闷地转过身说,“阿姐,我带你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付宁跟着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下了,既然他说过他被关入过牢,那么就一定知道地牢在哪里了。

    “又怎么了?”他皱着漂亮的小脸,好似觉着付宁再这般下去,他可就要哭出来了。

    “阿烨,带我去找他。”

    那个‘他’是谁,两人都心知肚明。

    这话一说出,付烨就不乐意了,拉长了脸:“我为什么要带阿姐去?让阿姐和他恩恩爱爱的,这样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做?”不过付宁可不吃这一套,他能进来,自然是有几分把握的了,再说这小子可不笨,能在太子身边这么久还好好活着,必定是有能耐的。掰过了他的脸,他迅速地闪开,“我不听。”

    “那好,那我也就不走了。”

    “你.....”他无奈地投降了,现在僵持下去怕都谁都不好,只好说,“好,我们都退一步,我带阿姐去,不过。”他仰头,点点他的唇,“阿姐先亲我下,不然我不知道阿姐还在不在生我的气。”立刻堵起了嘴,等待着她的吻落下,见她有些迟疑,他哦了下,“原来阿姐你不愿,那就算了。”

    “臭小子,你威胁我。”

    “就是!”反正他就是笃定了她吃这套。

    付宁迟疑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心里一直劝着自己,不过是个吻,就如同小时候那般就可以了,捧住他的脸,鼓足了勇气就要亲下了。

    他笑眯眯地堵起嘴,面上已然浮过了她温热的气息,下一瞬就要到了他的唇上。不料这时风吹了起一扇窗惊动了外头的侍卫,他气得暗暗骂人,赶紧拉着她的手从窗外跃出。走的时候,还不忘说:“阿姐,你可欠我一个吻呢。”她此时满脑子都是担心冬城,就随口应了声,不料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以至于后来一直把这句放在了嘴边,时不时可怜兮兮地来下。

    这宫里付烨很是熟悉,甚至能了解侍卫换班的时间,所以他们一路过来还没有遇到惊心动魄的事情。现下他们是躲在了假山后面,只等这批侍卫走了就可以继续了。假山不大,他们必须紧紧挨在一起才不被发现,这到便宜了付烨,一个劲地蹭了过来,恨不得他自己揉进她的身体。

    由于挨得太近,她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稍稍动了下,这块牛皮糖就又粘了上来,她都能感觉到他纤长的睫毛滑过脸庞,像被一只小猫挠着,酥□痒的。

    “阿.....”她该离开这该死的暧昧的。

    “阿姐,太子有没有..............黑暗中,他的眼眸异常明亮,“碰你?”见她有些疑惑,他低低地笑了,如此那就是没有了,他轻咬了她的耳垂,“阿姐,侍卫走了,我们也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本来雄心勃勃防盗的,后来,懒得防盗了

    我真的懒爆了

    那啥,今天**评论抽了,只能看到一朵菊花。。。。所以瓦明天回

    PS:感谢冬乃。扔了一个地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