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溜进地牢时,付宁赶紧拍了拍心口,从未想过自己会亲身经历这样刺激的一幕,既要躲过巡查的侍卫,又要避开牢里看守的管事,当真是惊险万分。所幸阿烨对此很是熟悉,望了眼四周,一想到他也曾在这样阴森幽暗的地方呆过,轻微叹了下,颇为感慨,那个耳光到底是不该的,他当时应该是很伤心的。摇头挥去了这些想法,现在阿烨在外守着,接下去的路就要她一人走了。

    关押冬城的地牢,付烨也没来过,只说大约就在最里头,付宁循着一间间牢房走去。这些牢房里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半身不遂,被砍了四肢的,一路走来,都散发着浓浓的恶臭,令人作呕。她捂着嘴,不由加快了脚步,终于在最里头的一间里,找到了冬城。

    本以为太子下了令后冬城会被严加看守起来,不料底下的人做事不精,只觉得没人会来这里,把人随处丢在地牢不闻不问,等着那日上头来了命令了,再把人提出来就好。

    悄悄走了过去,确定了其他牢房无人后,再轻声唤了下,牢里盘腿坐下的人丝毫没有反应,她有些无奈,只好提高了声音:“冬城。”用手敲了敲门上的铁链,这时远处的人浑身一颤,“冬城,是我。”

    半响,他才缓缓地转过身来,霎时,他幽暗的眼眸中闪过明亮,激动地立刻站起拖着沉重的脚链,快要走到门前了,他顿时停住了脚步,连连后退,边走边摇头。

    “怎么了?”

    “我.....我是白家人,你怎么......”他瞥过了脸,咬紧了双唇,再不言其他。不料她一手拉住了他的铁链,大力一扯,他整个人就来到了牢房门前。

    伸过牢门,揉揉他的脑袋,轻笑了:“难怪你当初要刺杀我,原来是这个原因。”看他诧异地瞪眼,她环住他的腰,一个用力,两人的身躯就紧紧相贴起来,“你是白家人又如何,你白家反的是大王他们,和我付宁有和干系?冬城,我会救你出去的,你放心便是。”

    “我....骗了你......”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歉意。

    拍拍他的脸:“都过去了。”她的确气过,可比起他的生死来,这些都是无阻挂齿,不管他是什么人,也都是她的奴隶。手慢慢地攀爬着他的背,笑着感受到了他身上传递过来的不安,抬头一看,他就越发死命地低垂着脑袋,就连眼神也是闪闪躲躲的,不敢看她。

    垃低了他的项圈,就在她要吻住他的唇时,冬城一个激灵,竟躲开了,弄得她都手足无措。他也觉察到了这似乎太激动了,就支支吾吾地说着:“我......我......”然后就是‘我’了半天也没继续说下去,付宁拍了拍他的臀,吓得挺直了身子,把憋着的半句话也给吐了出来,“我脏........”说完后,立马红了脸Kiss萝莉三公主最新章节

    是了。

    在地牢里的奴隶都是不换衣服,且这里常年潮湿,几天下来自然是有股子味道,扫了几眼冬城,他更加难堪地退后几步,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过来。”勾了勾手,命令道。

    他犹豫了下,还是挪了几步。

    “你觉得脏?”这话一出,他都红到了脖子根了,她板起了脸,“那好,你先舔舔嘴唇。”他未明白,乖乖照做了,神态异常认真,仔仔细细地舔了几遍,付宁险些笑出来,这个冬城可真够笨的,不过就是笨才好。捧住他的脸,重重地吻了上去,“这样就不脏了。”

    “唔唔。”

    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眼珠乱飘,紧张地双手不自觉地扬起,待唇上传来了异样的酥/麻感,那双手自自然然地就垂落了,他彻底放弃了抵抗。甚至,在她的哄骗中,他居然微微张开了唇,迎入了她灵活的小舌。

    那条小舌折磨得他很是难受,尤其那软软的舌尖滑过了他的上颚,从未有过的刺激让他绷直了身体,松开的双拳再次握紧了起来。

    拍拍他的背,含糊地说道:“放松。”这个少年实在太紧张了。

    冬城听了这话,越发紧张了,想要闭上嘴可又怕咬住了她的舌头,只能难受地僵直着,眼珠乱转,无奈地感受着身子一点点燥/热起来。知道上颚是他的敏/感之处,付宁小舌一卷,很是满意地带出了他呜咽似的呻/吟。

    就在他懂得回应时,她戛然而止:“乖,我得走了。”

    “嗯。”小声地应了,一想起方才那个诱/惑的低吟,他羞得不知如何自处。看着她走了几步,他别扭地站在原地,想叫又不敢开口,只用双手抓着牢门。

    他是白家唯一逃出的主人,活着这些年来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让君家人尝尝血债血偿的滋味。这些年来,他一路颠沛流离,吃过了许多苦,他认识的主人从不把奴隶当作人看,一个不喜欢就肆意践踏。那日见到付宁时他正被转手给另一个主人,可以想象,若是没有她的出现,或许他会被那个女主人压在身下蹂÷躏至死。

    当时付宁虽救了他,他也感激过,可她是主人,救下了他不过是要把他当作娈÷童,所以才会做出了刺杀她这样的举动,心想着只要这样的主人少了一个是一个。那次刺杀失败后,他就一直安静地呆在她身边,一心念着只要她厌倦了这张脸就会放走他的。期间更听到了她要嫁给高将军的事,他很是鄙视,认定了她是个贪慕虚弱的女人,而真正让他有所触动的,是那一晚。

    所有压抑的感情都在那一刻宣泄而出,她的痛苦,她的无奈,通过狂风暴雨般的欢÷爱,完完全全让他感受到了。甚至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就是她心中的那个未婚夫,跟着她,一起沉沦,想温柔地抹去她落下的眼泪。

    但是他不敢,正如他现下明明已经情÷动,却还要万分压抑一般。

    望去她就要消失在了眼前,他再也忍耐不住,抓着牢门的手都在咯咯作响,动了动双唇,发出的却是一股空气,他急得不知该如何,若是叫得响了,岂不是要惊动牢房里的管事,可若是不响,那岂不是就要......

    “主人,我......”冬城从来不知道,他的声音可以嘶哑成这般,难听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宠妻成瘾,总裁好霸道最新章节。只是此刻他已然不去关心这些,因为胸膛间跳动的那颗心已让他自顾不暇了,涨红了脸,目色如水清澈,凝视着付宁,“我.....好像.....喜欢主人.....”说完立马转过了身去,再不回头。

    付宁点头,也不多做停留,马上出了牢房。外头的付烨早就等候地不耐烦了,在她出来时,上上下下打量了回,还凑过了身来闻闻,确定没有沾染到那个奴隶的味道时放心。拉过她的手,指着条路,说是让她先走,他会殿后。

    “阿姐快走。”

    皱了皱眉,本想推脱的,可又想若是两人你推我就,岂不是两人都没有出去的机会了?应下了,快速从小道穿过去。现在这个时辰,宫内的侍卫巡防变得严谨起来,他们走的也颇为小心,只要再穿过一个宫殿,他的人就会来接应了。

    忽然远处响起了一阵声音,付宁心生警惕,这声音刀剑相碰,难道在宫里有人交手?瞥头看了眼付烨,显然,不止她一个人疑惑了。

    刚要迈出步子,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传来,付烨赶紧垃着她走进了一处宫室,想暂时躲避一下,可听得这声音好像越来越多了。眼瞧着就要出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横生旁支!付烨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匕首递给了她,说是可做防身,她拉住了他,不准他去干傻事。

    嘭。

    举着火把的侍卫已经闯进殿内,付宁赶紧推了他一把,压低了声说道:“快走,去找容卿!”在他还未醒悟过来,身子就被推了出去,正巧那些侍卫看到了付宁,就一下抓住了她。

    带头的侍卫甩了下手,其余人上前就架住了付宁:“把人带走,看你怎么交代私下放走了重犯的罪名!”

    起初她很是不解,重犯被放走了?忽然眼前一亮,这般说来,冬城是被大哥救走了?转头朝着角落的里的人做了个口型,想着冬城已经没事了,那只要大哥再来向太子要人,一切就都会好了,然后安心地跟着侍卫走出了宫室。

    此时,跌坐在角落里的付烨是面色苍白,待人都走了好半天了,才顺着原路出了宫。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许久,抬头,望见了远处有辆马车,他眯眼,这马车他认得,于是就朝着马车狂奔而去。

    径自跳上了马车,连车夫都没他吓着了,因为他直接掀开帘子,劈头盖脸地问车内的人:“你这瘸子,我已经修书给你,为何你没有向太子要人!为何你要救出那个贱奴?你知不知道,就因为这样,阿姐被太子抓了回去!”

    车夫要来阻止付烨,容卿只摇头示意:“阿宁心系那人,若不救那奴隶,阿宁绝不肯回来。其实我已经安排了人手,只等那奴隶被救出时,就去救她。”,他身形一顿,神色复杂地看着怒火攻心的付烨,“可是,我派去的人却来告诉我,说是她居然被你带到了地牢。”

    “阿姐当时......”她当时根本不肯走,带去地牢也不过是想她安心地和他出宫,可怎么会料到,他们竟将这一切都搞砸了。付烨颓然地坐在马车上,目光呆滞了下来,口中呢喃,“阿姐现在,应该是.......”应该是,凶多吉少了,此时,这也是容卿的心声了。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现在扫黄很厉害

    瓦只能谈情了。。汗。。。

    但是,不是瓦不写肉了

    该写的时候还是会写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