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被侍卫推进殿内的那刻,顿觉弥漫一股凝结的气氛,坐在台阶上的君琰神色阴冷,直勾勾地盯着慢慢走来的付宁。唇边冷冷地溢出一丝讥笑,他不过离开了这么些时间,这个女人居然把地牢里的人给折腾没了,当真是本事了啊。缓缓起身,猛地上前几步扣住她的下巴,他精湛的双眼锁住了付宁,在她看来,这眼神真是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稍稍后退了几步,不料他也跟了上来,铁了心要和她周旋了。只听嘭的一声,她的腰撞上了桌角,顾不得疼痛,因为下一刻君琰的已经贴了过来,现下两人的距离不过几寸,这样的感觉,很不舒服县主最新章节

    “唔。”

    下巴又被擒住,且他根本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说,那个奴隶去了哪里?”

    就知道他会问关于冬城的去向,付宁作势要拂开他的手,不料竟被他用力压倒了桌上,双手被他高高举起,连她想骂出口的话也被逼得吞了回去。她诧异地看着盛怒的君琰,冷冷地回了一眼:“殿下是想审问我?”还是用这样的姿势?

    “是又如何?”他眯起眼,漆黑的眸子毫无温度,“你最好老实回答,那个奴隶到底去了哪里?”身子退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横躺在桌上的她,宽松的白衣贴紧着她美好的身段,满头青丝倾泻而下,她虽怒目而视,但在君琰眼里,这便叫做媚态横生。大手抚过她纤细的脖子来到了她的胸前,轻轻一捏就她那团柔软掌握在手中,知道她定会反抗,他就早了一步将她凌空的双脚压制住。

    只是美人当前,他也没有忘记他要做的事情。

    “还嘴硬。”重重一捏,痛得她叫了出声,“说,白家的部下到底在哪里?若是不说......”他轻呵了声,深深地蹙眉后,大手一扬直接撕开了她的衣物,一片布料斜过她的肩就不翼而飞了,那软柔/软半遮半掩着,诱/惑极致,他毫不犹豫地把冰冷的手伸入其中,“那可就别怪本宫不怜香惜玉了。”

    付宁的身子被压制着,使不上劲道,尤其是胸前传来的异样,她不由地跟着颤抖了起来,咬了咬牙,用双手狠揪过他的衣领半坐起了身:“你说什么白家部下?”冬城不是被容卿安排走的?怎么和白家人有关联?顿时她面色煞白,想到了当时宫里传来的打斗声,难道说是白家余人前来救了他?

    “他是你的奴隶,一直以来你最想救他。你说,如今那奴隶被人救走了,本宫会怎么想?”手一扯,那根松散的腰带已然飘落在地,他凶狠地把她困在狭小的桌上,嘭的一声,她再次被压住了身子,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沉重的身躯也随之覆盖上来,弄得她连双腿都不得动弹。

    她拼命地挣扎,一个劲地说她根本不知道此事,目光凶悍,但这些落入了他的眼里耳里都成了狡辩之语,他只认定了这个女人一定知晓什么,即便不知,也能透露出他想要的东西来。

    “放开,我不知道!”她及时喝住了他的手,冷笑了几声,“我也是昨日才知冬城的身份,殿下这样苦苦相逼又有何用!倒不如派人去找找,说不定还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这个太子是疯了吗?

    他就固执地认定了她知晓此事,还牵制住了她的身体,难道还要强了她不成?真是笑话,冬城都已出去了,她付宁何需再受人这般胁迫了?扬起头,也不顾他的身份了,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臂,都能感觉到牙齿都要触及到他的骨头了,他也纹丝不动,仿佛她咬得越重,他就越开心。

    霎时,她就重重地被推到在桌面,柔软的身子碰到了硬木,疼得她连叫喊的力气都没了。因为下一刻,就是他手就开始不停地撩拨着她的柔÷软,时不时地用手指揉过它的顶端,这样又疼又刺激的感受遍布全身,付宁轻微喘气,连咬住他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见状,他邪肆地笑了:“本宫始终相信,让一个女人开口说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的身体先臣服。”哗啦一下撕开了她的外衣,看着衣衫凌乱,半÷露÷还÷遮的她,那一瞬,君琰眼眸闪过异样,沉声道,“若是不说,你知道会如何。”

    说什么?

    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盗墓囧途

    见她如此,君琰没了耐心,身下一挺,狠狠地进÷入了她!

    “呃.....”好疼,干涩的甬÷道一下被粗÷大的东西挤入,这样的疼痛让她弓起了身子,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在深色的桌上,肌肤显得越发白嫩娇柔,随着他的律÷动,她蜷缩着的身子轻轻颤抖,那些散落的发丝不断地在空中晃着,她试图反抗又无力可寻的模样,真是让他,沉醉。

    在宫中,他从不缺少女人伺候,可主动要了一个女人还是头一回。尤其是,这个女人在他身下还在反抗,这样新鲜而刺激的感觉,生生地挑拨了君琰内心压抑着的**,身下的动作越发深入。

    这远远已经不是要逼问出那个奴隶的下落这样简单了,好像,他也根本不想停下来。

    “呃......呃.....”

    起初的疼痛,到现在慢慢地舒服起来,她下意识地去抵抗,咬住双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是呻÷吟。

    拼命忍住身体最诚实的感受,到最后,她呜咽着:“你一个......太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话,君琰毫不在意,他俯身就吻住了她的胸,继而是轻轻的撕咬,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一片红印。他从来就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身子可以让他这样沉迷过,他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双手撑在她的两旁,完完全全笼罩住了她,形成了一片狭小的天地,身下,继续狠狠地动着。

    他想要,很想要!

    “你真恶心!”

    双手胡乱地空中抓着,用力一扯,竟把他的那只蛇形耳环扯了下来,叮咚的撞击声后,付宁抬头,不由地惊呼。一直以为太子其人特立独行,特意在耳旁装饰着诡异的耳环,不想方才的一抓,竟然让她看到了耳环背后,他那只丑陋的耳朵,真的如她刚才的那个字眼——‘恶心’。

    那张邪魅诱惑的脸上,偏生有一只难看极致的耳朵,不,该说是半只才对,剩下的半只不过是个耳廓。这样鲜明而又残忍的对比,只能让人,嗟叹。

    听到‘恶心’二字,他停下了身下的动作,用力地抽出,甬÷道从充实一下变成了虚空,她身上酥÷麻的感觉缓缓消失,说不清这是怎样的感受。

    下一刻,他的双眸已然恢复了清明一片,紧紧盯着她,忽然异常温柔地拂去了她额前的发丝,神色包含痛楚。他低下了头,灼热的呼吸喷薄着,惹得她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稍稍挪动了身子。照理说此时她该是浑身燥热才是,可现下偏生觉得发寒。

    “你到底想......”她也盯着他。

    便是在此时,殿外传来了奴隶通报的声音。

    “何事!”君琰的口气不善。

    “殿下,大王他.......很危险......”

    “知道了。”随手拿了件衣服盖住了她,对她说道,“呆在这里,不说出那奴隶的下落不准出去!”整理了衣物就大步跨出殿门,到了门口,还特意让人看紧她,之后说了别的什么,付宁也就没有听清楚了,她呆滞了会儿,从桌上下来,一件件地捡起了衣物。捡衣服时,她紧紧捏着双手,忽然心中想把太子千刀万剐,轻骂了几句后,这时有几个阉奴抬了个大大的浴桶进来执子之手,将妃...

    “这是殿下吩咐的。”

    “哦?”她冷哼,太子在装什么好人。不过她现在满身都是他的味道,洗去了也好,就让女奴进来,好好伺候了一番,“那便进来吧。”洗去了那人的味道,付宁才算觉得自己干净了些,不过从镜子看到脖肩留下了点点红印,她厌恶地撇头,直接倒在了床上就睡。

    这几日大王的病反反复复,君琰几乎一步都未踏入殿内过,偶尔听得看守的人小声提起过,好像大王的日子快差不多了。她百无聊赖地殿内呆着,这些天她也寻过机会想同外头的人联系,都是无果,大概是经历了上次出逃后,君琰加派了人手,现在的情况是,除非是他放她出去,否则......

    随意抓起了一样东西,泄愤似的朝着殿门丢去。

    正在此时,侍卫帮君琰开了门,而那个东西正巧要砸中了他的额头,他快速一闪这才避免了破相。望了眼被砸了一塌糊涂的内殿,朝着她莫名地笑了:“女人,你还挺冷静的嘛!”

    付宁讥讽一笑:“是啊,现在不冷静,也无事可做了,是不是啊,太子殿下?”把她囚禁在此,是个人都会疯的,更何况她现在不知外头的情况,素日里的冷静早就被她消磨殆尽,恨不得一鞭抽死这个恶心的太子。

    淡淡瞥了眼,他环视了一周,上前找到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后,吓得付宁一跳,原来她这些日子都和这条小蛇住在一起?

    “真乖,来,吃肉。”这话,是对小蛇说的。

    喂给了小蛇肉后,那蛇好像撒娇一般兴奋地缠绕着他的手指,时不时地仰起头来,嘶嘶地吐着芯子。摸摸蛇头,君琰笑了,这笑让身后的付宁觉着诧异,因为从他刚才的神情中,她居然看到了他眼眸中的温柔,就像.......那日他轻微地拂开她额前的发丝......忽然她觉得有股毛毛的感觉.......

    “你可以看看它,它很漂亮。”

    一听被夸奖了,小蛇扭转了身子,要朝着付宁爬去。她退后了几步,对蛇这样的东西她从来都是避讳三尺的,无奈小蛇打定了主意要和她玩闹,嗽的一下就游到了她的手上。她面色煞白,紧锁着眉,另一手作势要将蛇拿下来摔死,这时,君琰的手制止了她。

    “别动,这蛇陪着本宫长大,你不准伤它!”

    一个太子从小只有一条蛇陪伴?

    她浑身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君琰,在这一瞬,她竟不知眼前的这个太子殿下到底是可笑,还是可悲了。斜瞥了下手臂,那条蛇迅速爬走了,自己溜进了盒子委委屈屈地盘了起来。她动了动手要晃他的手,不料这一动,却将两人的距离愈加拉近,眼对眼,鼻对鼻,稍稍抬头,传来都是他灼÷热的呼吸,这样的感觉太过危险了,刚想转身离开,人就被他整个圈紧了怀里,再也,动弹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太子这货其实满可怜的

    是不是这样,每个变态背后都是个可怜的孩子

    不会告诉你们,我其实很想写囚禁的戏码,你懂的。。

    好邪恶啊

    最近扫黄厉害,瓦都不敢太肉了。。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