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上了马车,容卿神色温柔地握住她的手,刚巧碰到了她红肿的手腕,她疼得倒吸了口气,还未来得及抽回就他扣了个正着,这下是怎么都躲不过了。只好干笑了几下,说了些不疼不痒的话,作势要抽回手,可看着他轻柔地拂开了她的袖子满是疼惜的目光,她渐渐放弃了挣扎,伏在了他的膝上。

    叹了气,拿出了药膏帮着她上着药,看着她白皙的手腕上一条红色的印记,很是突兀,不由地拧眉:“阿宁,太子可有.......”她一怔,扯了个笑,下意识地就摇头否认了,一想到宫里的那一幕,她努力逼迫自己不去想起,只对他说太子不敢对她如何的。容卿紧紧地凝着她,所幸马车里光线昏暗,这才让她逃过了一劫。

    “大哥。”

    “嗯?”他仔细地涂着药膏,轻应了声。

    “阿烨现在如何了?”那日之后,也不知那小子怎么样了。

    “他.......”手一愣,握紧了她的手又紧了几分,目光紧锁着她,语调温和地缓缓道来,“付烨他和太子做了笔交易,由他亲自去镇压白家的余党。现在太子在对付高家,实在是不敢用高将军,他的提议也正好合了太子的心。”

    镇压?那不就带兵了?

    用力抓着他的衣袖,仰头神色紧张地看着他:“阿烨才几岁,他如何能带兵?这不是去送死吗?”从小到大,阿烨何曾吃过什么苦,父亲还在时虽带过他去军营,可那也不过是小孩子去图个新鲜罢了,太子此番答应了下来,不是要他付家绝后吗!

    伸手抚上了她的额头,忽然的冰冷让她冷静了不少,他轻轻地来了句:“阿宁,关于他的事,你总是很激动。”拖住她的脸庞,指尖一寸寸地抚下,笑了,“可别小看了他,他既然做出了那个决定,就必定是有把握的,何况付家还有一直忠心耿耿追随的家臣。阿宁,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你从来都觉得他是你的弟弟,该受到滴水不漏的保护罢了。”

    “我为长,自当......要保护好他.......”她无力地再反驳,容卿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可最重要的是,阿烨是付宁唯一的男子,若他有个闪失,付家便是没有了男性继承人,到那是付家在君临便再无立足之地了。又问道,“那他可留下了什么书信没有?”

    容卿摇头,就算是有,也会被他毁了,所以付烨所幸不留,正好让她担心一番。不得不说那小子的这点心思正中了阿宁的下怀,所以在他看来,颇为不悦,不过面色他依旧是温柔的好大哥。看着她双眼都快合上了,轻轻地抱她入怀。

    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她攀着他的肩头,这些天来终于能安心地入睡了,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迷糊地嘟哝了句:“大哥,我好担心阿烨,也不知他......”容卿抱着她,轻哼了声,重重在她娇嫩的臀上打了下,她半睁开了眼,不满地叫了,“啊,好疼的。”

    他下手的力道知道轻重,才不会舍得她疼呢,他的阿宁这是在撒娇了。刮了刮她的鼻子:“在我的怀里,你可不许想着别的男人。”拍着她的背,哄着她快些睡觉。待她娇嗔地说了句‘大哥好生霸道’后,就睡了过去,容卿满眼都是笑意,细细描摹着她的唇形,感慨着这个丫头总算又回来了,只是,如今大王驾崩,他们的婚事怕要拖延了。

    到了府中,看着他的神色,奴隶也懒得问小姐今日睡在哪里,直接把轮椅推向了他的院子。他亲自抱着她到了床上,轻轻地盖好了被子,就怕惊动了她都市上忍。从前这个时候,他都是靠着看书打发漫漫长夜,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坐在床头,他凝视着她,低低地笑了,忽然觉得刚才的想法甚是可笑,阿宁现在就在他身边,成不成亲又如何?

    再说了,要想留住一个女人,可不是靠成亲两字的。

    所以第二天付宁还在睡着懒觉,就觉得被人抱了起来,当她睁开眼时,容卿已经帮她梳好了头发,连衣服鞋袜都已经穿好了,她缩回了脚,就怕他看到脚踝上的红印。不料他没说什么,只拿过了一盘可口的点心,那是她最喜欢的,她连连吃了几口,被噎住了时,他挥退了奴隶亲自拿过水来,喂着她喝。

    “大哥你.....”她红了脸,被他这样伺候当真不习惯,就笑着说,“大哥你别这样,当心纵坏了我。”

    “嗯,就是要宠坏你。”俯身吻住了她,还伸出小舌一一舔去了她脸上沾着的末儿,温柔地笑了,“把你宠上天了,日后,能受得了你的只有我,你不就是我一人的了?”

    “我从前可不知道,沉默寡言的大哥原来是个**的高手。”付宁挑眉,拿起糕点塞住了他的嘴,从他腿上滑了下来,挤着眉峰,啧啧叹气,言辞之间满是可惜,“大哥都变得不像大哥了哦。”作势走了几步,就被他圈回了怀里,低头一看,赶忙去掰开他的手,无果。

    “嗯,是变了,可是阿宁喜欢,不是吗?”

    她软了下来,顿时有种被戳穿的尴尬,的确,比起那个神仙一般的容卿,她更喜现在的他,依旧是温润如玉,只是多了一份坏坏的感觉,偏生还拿捏得当,让她是沉醉其中。尤其是窝在他怀里,那份安心,是从未有过的,点头应了,“是喜欢。”眼看着他的手要探了上来,她赶紧阻止,“大哥,你可别乱来,现在是白天。”

    掰过她的身子,故作不解地问:“我想做什么,阿宁来说说看?”而后一笑,捏捏她的脸蛋,“好了好了,我知你因为付烨的事放心不下,我会派人去保护的。我府上新来了个厨子,最会做可口的糕点了,等晚上我带你去亭子,边赏月边吃,如何?”

    “我现在就想吃!”她眼睛亮了,容府上的厨子可是一流的,那东西,哎,想想就让她垂涎三尺啊。

    “不可,到晚上才行。”重重地咬着‘晚上’二字,其中意义不言而喻了,容卿笑看着红了满脸的她,放开了手,拍拍她的臀,“阿宁自己去休息吧,我要联系几位将军保护付烨了。”

    付宁点头,走了几步,总觉得那‘休息’二字是意味深远,心中是憋着一股气,都要踏入门外了,她还不忘说着:“大哥,你真色。”然后一溜烟就消失了。见状,容卿摇头苦笑,这时管事的上前来了,轻声问了他是否真的要派家臣中的几位将军去保护付烨,他支着脑袋,眼眸中的柔情渐渐冷却了下来。

    “如今你是越来越会做事了?”声音低柔,可其中的威严依旧。

    “这......”

    “保护,自然是要的,当然也只是保护他不死罢了。嗯,镇压奴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若是尽早回到君临,那岂不是太不像话了?”提笔,快速地绵帛写着,然后递给管事的,“你做事知道轻重,知道该怎么通知他们。”

    “是,主人。”管事的瞄了一眼,心想主人这是要让付参将永远回不了君临了,走出门后又想着,不对啊,主人对付小姐那么好,对其弟弟......拍拍脑袋,觉着头疼,主人的心思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可以揣测的,就快步走了转世魔刀

    管事的走后,容卿靠了会儿,想到了什么,唤来了奴隶,让人去把好酒找出来,阿宁贪杯,用美酒勾着她定然没错。这个设想很是完美,美人美酒美景,接着便是笑拥佳人,缠绵缱绻。可到了晚上,一看到满桌的东西,付宁眼睛都直了,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拿起糕点就吃了。

    “慢慢吃,都是你的。”

    “大哥你不知道,我呆在冬城的那几年吃的都是.......”她顿了顿,当初受不了容羽死的打击,一人执意奔赴那个苦寒之地,一呆就是几年,吃穿用度自然是比起上奢华的君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僵住了身子,看着容卿的眼眸微微低垂,她心中难受,转过身子狂灌了几口酒,蹲在他面前笑着说,“大哥我是说胡话的,你可别......”

    “我知道,阿羽在你心中,永远是特别的。我不求你忘记他,但是....”

    “大哥,我喜欢你。”圈住了他的腰,又说了遍,“阿羽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人,我无法欺骗大哥说我可以忘记他,可是大哥,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话说到一半,她忽然面色煞白,痛苦地蜷缩起身子,吓得容卿也是不知所错,以为东西被哪个奴隶动了手脚,刚想唤侍卫前来,她摆手制止了。

    抱着她从地上起来,担忧地问:“阿宁,到底怎么了?”

    她扭着身子,想从他腿上下来:“大哥我没事,没事的。”这般一挣扎,她直觉身下有股热流,然后在容卿纯洁的白衣上晕染开了一朵朵红色的花朵,她立马转过身去,怪道,“我都说没事了,只是方才喝了点酒,有些疼......”之后的话是越来越轻了。

    一看腿间的血,他才松了口气,原来是月事来了,还以为是中毒了呢。

    “快放我下来。”颠簸着双脚,女子来月事却被他撞见了,还真是....羞呢。

    “已经湿了,就这样吧,我抱你回去。”捂着她疼着的小腹说着。这下她涨红了脸,刮了眼,什么湿了,这话真是让人想入非非。他摇头叹气,“阿宁可别再动了,否则我也是会耐不住要了你。”

    “我可是来了月事呢!”

    “嗯,可是,让你不疼又舒服的法子,我有的是。”见着瞪着眼,他无奈地笑了,“好了,我今晚定不会动你的,你放心便是。”她这乖乖地坐着,但是眼珠总是在乱转,大哥可是只蛰伏的狼呢,不知自己今晚会不会被咬上一口,瞥了眼笑意融融的他,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蛋疼,为毛写腻歪的感情这么顺手

    写剧情就卡得死去活来的。。。。

    对了,最近瓦尊的尊的要防盗了

    所以下一章别买阿!!!

    千万别买!!

    后面一章的假的!!!

    但素买了也没关系,因为明天我就换了。。啊呜

    PS:

    感谢美丽蘑菇扔了一个地雷

    感谢雨后婷院扔了一个地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