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经历了漫长的冬天,君临终于迎来了一丝春意。在院子里闷了几天的付宁终于按捺不住了,拉着容卿到了庭中,懒懒地靠在他身上,她舒服地眯起眼。

    伸出手指勾勒着她的面容,阳光下的她肌肤几近透明,靠得如此之近都能感受到她面上细小的绒毛,风吹过时便会跟着起舞,他觉得很是可爱。温热的唇一一落下,大手来回地抚着她的后背,一个用力就握住了她的...........,把她抱到了腿上,好好地吻着。

    她依旧闭着眼,享受着他的温柔。当他的吻落到了脖颈时,她被痒得笑出了声,叮咛着:“大哥,好痒啊.......”糯糯软软的声音,像被小猫挠了似的,容卿的呼吸慢慢口口口口了起来,手从她宽大的袖子中缓缓口口口。突兀的冰冷让她颤了一下,好在外头甚暖,倒也不觉得了,只拂开了他的手,“大哥别闹,我还来着月事呢。”

    “好,今日就放过你。”额头抵着她的,学着她的样子,开始闭眼享受着暖暖的阳光。

    比起他们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此时王宫里的太子可就不那么好过了。照理说大王驾崩后太子该立刻登基以安民心,近日偏偏这时有些老臣上了折子,说是他们夜观星象,觉得近日恐有异变,登基之事须得缓缓。即便太子不信,也得顾及到君家的长老们,所以这事只能暂且搁置了。

    付宁轻声叹了下,不用说,这定是大哥的意思。对于君琰,她开始只觉着他残暴狠毒,听了容卿提起才了解了当年他经历过的事情,只得感慨,当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那,大哥可还想了其他的法子?”枕着他的肩膀,笑眯眯地问。照着容卿的性子,一旦做了,可就不会轻易放手。天象之说虽然不错,但未免有些无力,君琰不过几日就能摆平,她倒是好奇容卿到底想了什么好办法。

    摸着她的长发,他笑得温和:“阿宁猜猜看。”

    “嗯,要让太子无法登基,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个与他能争王位的人,不过大王膝下就他一人........”她想了会儿,猛地抬头,诧异地看着满是笑意的容卿,“难道是.......”

    “是了。”捏了下她的小鼻子,算是赞许她的,“大王有个不成器的弟弟。”说到弟弟二字时,他直直地盯着她,那意味不言而喻天天有喜逍遥仙。付宁尴尬地笑了下,催促着他快些说下去,这才把话锋转了过去,“大王驾崩,作为大王的弟弟,安国公也享有继承权,推举他为新王一点也不过分。再者,安国公是个庸人,断然不会威胁到太子的,如此,我容家也不至于和太子真正翻了脸。”

    “大哥你真......”憋了半天,她总算把那个字给吐了出来,“坏!”

    容卿只笑而不语,拥着她一道晒着太阳,一想到太子在头疼着安国公的事,他便觉着痛快,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

    安国公算是小人得志,好不容易有了容家的支持,便妄想着也能坐一坐那个王位,便在封地大肆宣扬着当今太子残暴,甚至开始招兵买马的,大有杀入君临之势。君琰岂会如他所愿,立马调遣兵力,连夜赶赴安国公的封地,将其圈为一座死城,如此,这场王位之争才算平息了大半。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君琰却忽然下令坑杀了安国公封地所有的奴隶,且这股势头是愈演越烈。期间也有大臣劝诫,说是过度镇压奴隶会适得其反,但君琰根本不听,只回了大臣,说是有自己的打算。

    大臣们都以为是当年宫中奴隶放火害死了君琰的母后,加之又出现了安国公这档事,所以他才铁了心要杀光那些奴隶的。而几日后从前线传来的消息,才让付宁觉察到了,君琰的那些手段,根本就是冲着容卿来的。

    “大哥,阿烨他......”

    前线的奴隶听说了太子的行径,越发奋力反抗,刚被镇压下去的局势瞬间就被扭转了过来。战事开始连连吃紧,好几次都听说了付烨杀出重围,死里逃生,付宁连着几天都是寝食难安,就怕哪日来了信报说是他出了事。

    “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容卿柔声安慰,他派去的人也说情势危急,但付烨有人保护,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轻掰过了她的身子,凝神望着她,细柔轻语中道出了一个事实,“阿宁,似乎只要牵扯到他的事情,你总是很紧张。”这话一出,惊得她一愣,知道她接下去会说什么,就按住了她的唇,刚想说什么,就听得奴隶通报说太子来了,就快到府门口了。

    “他的确该来了,否则他做的那些就白费了。”

    点头让奴隶去做安排,抱起了她安在自己的膝上,推着轮椅出去了。到了前厅时他的手还紧紧地圈着她的腰,一刻都不放松。

    此时,在前厅里等候多时的君琰已没了耐心,从位上拍案而起时,看到了缓缓而来的轮椅,他眼眸一眯,哦,难怪让他久候了,他怎么就忘了那人的腿可是废的。如此想着,便勾唇笑了,舒舒服服地坐了下去,再抬头时,他自己都颇为诧异,第一眼看到的居然不是此行来见的容卿,而是他怀里的付宁。

    再次见到她时,生生勾起了那口口口口的一幕,她白嫩的娇躯横躺,发丝舞动,娇喘不断。他狠狠地口口口口她,看着她从挣扎到无力,再是被迫承欢身下,真是一番享受。嗯,今日一见,他真是有些想念在她身体里的感觉了,摸摸下巴,邪肆地朝她笑了。

    而当两人的视线相撞时,她皱起了眉头,觉着好似浑身被他看穿一般,这个细小的动作让他很是不悦。

    “不知殿下前来,有何要事?”容卿下意识地圈紧了她,不动声色地宣布了对她的占有权。若寻常,她定会从他怀里挣脱,毕竟在人前这般很是失礼,但对方是君琰,她便越发亲昵地投入他的怀中。

    又唤了几声,君琰才回了神:“本宫无事,不过倒是付参将,很有事网游之亡灵召唤全文阅读。”

    “殿下请讲。”这时,怀中的人不由一颤。

    “本宫今早收到了消息,哎,可怜的付参将,杀出重围时不慎从马上摔下,听说手臂还被暴奴所伤,若再坚持个几日,怕是性命堪忧。”君琰笑看着镇定自若的容卿,又看了看神色紧张的付宁,他接着说道,“哎,真是可惜,本宫本想让付参将历练历练的,将来等本宫登基也好助本宫一臂之力的。”

    上至将军,下至士兵,一旦开战,若无太子的诏令是不得私自回来,否则要以叛国罪论处。这些付宁了熟于心,她听后浑身不由一怔,抬头看了看面色淡然的容卿,想必现在也和她一样,看穿了他的把戏。

    “该怎么做,微臣明白。”容卿笑容依旧。

    他从位上起来,边走边拍手笑了:“如此甚好,定远候是个聪明人,知道有些事情越快越好。”在经过容卿时,他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眼付宁,这才大步离开。

    等厅内只剩下他们二人,付宁再也忍耐不住,用力圈住容卿的脖子。为了压制太子,他才会扶持无能的安国公,不料太子反利用这点,拿阿烨的命来要挟容他撤去对安国公的支持。这期间牵扯到了太多的利益,他居然能为了她,说撤就撤,付宁很是感动,乖巧地窝在他肩头,几度哽咽。

    “阿宁不必这般,为了你,我都是愿意的。”

    此番虽说是让太子吃些教训,可其中也另有深意。自古新王登基都会削弱贵族日益膨胀的势力,大王还在时,太子就已经想方设法了,容家乃贵族之首,难免首当其冲。这次的安国公之事,也是给太子提个醒,有些人,他可别惹。但太子登基是必然之势,做的太过也得不偿失,所以今日即便是他不来,容卿也会收手了。

    只是这些,他不会告诉付宁。

    尤其是看到她动容的神色,小猫般温顺地念者‘大哥你真好’时,他更是坚定了那个想法,笑着说道:“前几日不知是谁,说我坏的。”

    她大窘,双手作拳轻捶着他:“反正不是我说的!”

    “好好,没人说过。”轻轻抓住她乱挥的拳头,他悠悠地叹了,神色认真,“阿宁,过几日他就会回来了,你也可放心了。”见她点头,他慢慢地溢出了笑,“那今晚总可以安心入睡了吧。”

    “是啊。”她点头,一想到阿烨就会回来了,那他的伤也可以今早得到治疗,心中是放下了块大石,根本未去细想他所谓的安心入睡竟是蕴藏了另外一层意思。甚至当两人到了床上时,容卿从小柜子里拿出了一个药瓶时,她还不知这是在做什么,笑着说道,“大哥可是制出了让我月事来时不痛的药了?”

    “阿宁。”

    她没接话,只打开瓶子,闻了闻,“嗯,好香啊。”

    容卿半环着她,拿过了瓶子,温柔的眸子满是浓浓的笑意:“阿宁可记得我那日说过什么?”他抿唇不语,手开始解开了她的衣物。自她出宫以来这些亲密的事情都是他来做的,所以付宁也不抗拒,倒是好奇他手中拿着的到底是什么。“那日我说过的,我会做好准备,不再让你痛了。”

    她面色羞红,难道是......

    赶紧翻身就要装睡,不料腰却被他紧紧地扣住,她哭丧着脸连连告饶:“大哥,不要哪。”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