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连几天,付宁都呆在房里闭门不出,没日没夜地坐在床边发呆,到了晚上连蜡烛也不愿点一根,只一个人蜷缩地浸渍这一片漆黑之中。

    起初对于冬城,的确是因为他像容羽,那个宠着她爱着她的容羽,那个可以让她卸下家族包袱的容羽,那个可以让她完全做个小女人的容羽。她努力地想把冬城变成她心中的模样,可这期间,她多少对那个纯净的少年放进了几分心来。

    她揪着心口,从床上跳下来回地走着,从墙上取下了鞭子,她想骑马,疯狂地骑马,现在就想去!

    倏然,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下轻微的叹息,穿过了这沉重的夜色,紧接着,是容卿温热的手轻柔抚上,然后紧紧抓住。她猛地一动,那根鞭子正好抽到了他的手背,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尤其是看到了血时,她更是浑身发愣。

    “血......血.......”

    呆滞地看着容卿手背上缓缓而流的血,脚步连连后退。这一幕,让她再次陷入了当年容羽临死时的场景,胸口被刺,浑身淌血。她屏住了呼吸,冬城,是不是也是这样惨死了?抬头,她看到了自己竟然误伤了最为疼她的大哥,下意识地捧住了头,紧闭着双眼,难受地摇头。

    容卿想身后抱起她,可是一看到他手上的血迹,她就本能地避而远之,他只好擦去了血笑着对她说:“小伤而已,阿宁乖,地上很凉,我抱着你。”她顿了会儿,慢慢地伏在他膝头,容卿叹了,“你好有些天没怎么吃了,这样身子怎么吃得消?”

    “大哥......”

    “嗯。”

    “他,死了.......”抓着他衣物,她哽咽着,泣不成声。

    这个他,就连容卿都不知道,到底是容羽还是那个奴隶。

    从宫里回来后,他就一直想把她变成完完全全自己的,宠她疼她,让她的眼中只剩下他一人。而现在这个奴隶的死讯,让他心中的占有欲一点一点在崩塌,他宁可忍受嫉妒的煎熬,也不愿看到她这般的痛苦。

    手指轻柔地插入她的发中,慢慢地梳理着,苦涩地说着:“阿宁,不要把你自己封闭起来,当年你一走了时,我无力唤回你,现在,我不会让你再逃了。他死了,阿宁,他死了。”

    他死了,阿宁,他死了。

    同样的话,同样的人,正如数年前的如出一辙,付宁不可遏止地流着泪,容羽死了,现在冬城也死了.......

    “别哭了。”捧住她的脸,温柔地抹去眼泪,“阿宁,当年阿羽死时,你就是这样在我怀里哭,你知不知道,你又让我经历了一次心痛。”感受到了手下传来的微颤,他摸着她的背,心口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唯有长长地叹气才能稍作纾解。

    “大哥。”她轻声唤了。

    “嗯,我听着。”

    “大哥我对不住你。”从他怀里出来,她愧疚地不敢再多看他一眼,低低地说了,声音轻到不能再轻了,“我想.....回府。”

    容卿摇头,轻柔地抬起他的下巴,手指一寸一寸地摩挲着她的脸:“然后你再给你机会逃走吗?即便你回去了,他就能复生吗?”抱着她到了床上,他说道,“你累了,好好休息吧,过几天让付烨陪着你出去逛逛穿越之降夫记最新章节。”帮她盖好了被子,凝着她半响,这才离开。

    回到院子前,容卿还不忘嘱咐了付烨一番,让他找个时间陪着付宁去外面走走,瞥了眼他故作瘸着的腿,让他不用再演戏了,好好让付宁散心就是了。

    付烨哼了声,动了动早就恢复的腿,看了眼容卿坐在轮椅上的样子,他微微皱眉。第一次觉得这个瘸子不那么碍眼了,若是放在从前,这厮就算腿脚不便也会霸者阿姐的,这一次居然把这次难得的机会给了他。

    他咳嗽了下,别扭地说:“不要以为我会感谢你。”

    容卿点了点头,再不说话,径自回了院子。

    第二天付烨就起了个早,好说歹说地才让付宁出了门,由于他们今日是要去散心的,为此付烨特意把马车改头换面了一番。原本封闭的马车被镂空,只在外围设了一道薄薄的幔莎,随着马车动起来,这些飘渺的幔莎随风吹起,别有一番滋味。付宁见到时,也是为之一振,他捕捉到了这个难得的神情,越发骄傲了,扯着她上了马车:“阿姐快上来。”

    上了马车后,害怕她会想不开似的,一个劲地抓着她的手。低头一看,手都被抓红了,她扯了个笑:“放心,我不会寻短见的,你不必这般。”他神色狐疑,显然不信。

    见他这般固执,也不好多说什么,靠在软垫上,望着窗外,目光辽远。

    君临的集市在这个时候是最热闹的,平民们开始了一天的忙活,整理铺子,卖力吆喝,或者和邻里聊聊家常。付宁看着这些,淡淡地抿起了笑,算是一扫这些日子以来的阴霾,比起他们这些只知穷奢极欲的贵族来,这些人真是可爱的多了。

    尤其是看到了一对拌嘴的夫妻。

    付烨让车夫慢了下来,挑起了一处的幔莎,挨着她:“阿姐,他们像不像我们小时候?”当时付烨还小最喜欢跟在她身后,付宁觉得厌烦了就和他开始斗嘴,斗到后来他总是会笑嘻嘻地抱着她,说着阿姐别气这样的话。

    接下去,那对夫妻那般,男人厌倦了女人的啰嗦,直接用嘴封住了她。

    他放下了幔莎,也学着那个男人的动作,捧住她的脸,好好地吻着:“阿姐,难道你因为那个奴隶,就打算抛弃我们吗?”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决心才把容卿算了进来,此刻他只想她快点忘记冬城,别的,什么也不在乎。又亲了一口,巧好马车颠簸了一下,他的身子顺势压住了她,刚想起来时,脸却被她捧住,而后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的唇碰到了他的。

    “唔.......”怎么办,怎么办,要怎么回应?

    付宁圈住他的脖子,望着那对吵着架却恩爱的夫妻,她心头一纠,难受地呼吸一滞。她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也知道接下去的是什么,可是她就想好好放纵一下,在君临最为热闹的地方,肆意地放纵!

    重重地吻着他,就在他沉迷时,一个翻住压住了他,紧紧地盯着他。

    身下的付烨紧张地吞着口水,揪着手指不知该如何自处。一阵莫名的兴奋传递全身,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正在.........起来,和某个正在.....的......。

    虽没料到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可是他心心念念的事就要成真了,他想起身,扶着她的腰,然后缓缓地抽着她的腰带:“阿姐,我想在上面网游之零纪元最新章节。”听军营的男人说,这样的事男人必须主导,所以他要试试。

    她坐在了他身上,把他按了回去,双目通红地望着他。然后,瞬间她觉得没了力气,一动不动着坐着。

    被欲/火撩/拨的付烨哪里肯停下,起身拖着她的腰,手几乎是哆嗦着挑开她的外衣,慢慢地探入。从未做过这样事情的他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唇从她的脖子一路吻下,渐渐地变成了tian nong zhe,像是一只小兽抚平着伤口一般。她缓缓地回了神,知道他们此刻在干着什么,她不想去抗拒,只想一直沉沦沉沦,然后沉沦到把自己全部麻痹。

    以为她接受了他,小家伙双眼一亮,轻轻把她的外衣........至肩膀。

    她的肩头圆润细腻,他轻咬了上去,顺着她的锁住一路往下,都留下了他浅浅的红印。再挑开了些,露出了白嫩的.........,幔莎吹拂之下,好似给她的肌肤镀上了一层旖旎的味道,这一下,他呆滞了片刻,仿佛身上的血液都凝聚到了..........,涨得难受,伸出小舌就含住了那颗诱人的.........。

    付宁猛地一惊,看到了幔莎被吹起的瞬间有一个熟悉的人影带过,她推开了付烨。他被弄得不知所措,刚想开口,就看着她连衣衫都未整理,就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探头出了窗外,付烨大叫着:“阿姐!”转头吩咐了跟着的侍卫,“还不快去追!”也跟着她一道跳下了马车,只是集市人多,不过这么一下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疯狂在集市中穿梭着,那些平民见着她都以为是哪里来的疯子,衣衫不整的,若不是看着她穿着华贵的衣服,定有人把她拖走好好鞭打一番。远处的付烨扯着嗓子在叫,她也浑然未觉,只记得方才一闪而过的身影实在太像了。

    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她颓然地垂下手,叹了口气,这时匆匆赶来的侍卫也到了,围在了她周围把旁边的人都赶走了。

    “小姐,这里人多,快回去吧。”

    “嗯。”那个身影,或许是她眼花了。正打算回去时,前面的一拨人忽然骚动了起来,侍卫赶紧护着她要走,而那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浮现在她面前,她喝道,“快带我去!”

    那拨人围成一个圈,拳脚相加地对着地上的一人,奇怪的是那人也不反抗,神色安然地接受。当见到那人的面目时,付宁脚步一个虚浮,立刻冲进了人群中圈住了那人,众人不知所云,都叫嚷着她离开。此时付烨也赶到了,立刻吩咐侍卫把人都驱散,慢慢地走到她身边蹲下。

    “阿姐,他......”话语未尽,付烨看到了那人的面容时也是一惊,“怎么可能?他怎么还活着?”或者说世上还有这般相似的人?

    那人抬起了那张和冬城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他现在受了伤,嘴边残留着血迹,脖间虽没了项圈,可那个印记太过显然,所以那些人才会以为他是奴隶而拳脚相加。他双眸明亮,满是感激地看着付宁,而后慢慢地伸手圈住了她,面色酡红,轻声细语,又极为羞涩说着:“你救了我,就是我的主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神马叫忠犬,瓦自己觉得是。。能够带回家好好调教的

    ‘调教’啊‘调教’

    瞬间邪恶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