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叫冬城。”

    “你是我的奴隶县主最新章节。”

    “以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伸手想拉住他的项圈,这才想到了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奴隶了。细细地抚摸着他脖子,没了那东西也好,至少圈着他时不会喀手。手略过他的脸庞,就带起一片红晕,看着他安静而羞涩地站着,水润的双眸里满是不安,付宁就认定了他就是冬城。

    只是,如今的他一点都记不得自己是谁了,纯净得一片空白,脑中唯一剩下的字眼便是‘主人’。他认主,所以现在他分外认真地聆听着她的每一句话,就连明明紧张得不行,可她一靠近时还是逼着自己硬撑着,真是可爱到不行。

    他眨眨眼,轻声应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红着脸的清秀少年,付宁笑着勾勾手指让他过来。他踌躇了下,点头呆呆地走了过来,在还没明白眼前这个主人想做什么时,身子已经不可遏止地往前倒去,嘭的一声,他结结实实地压在了付宁的身上。

    “主人......”他红了脸。

    圈住他跟着一起发红的脖子,她慢慢地吻上了他的唇,低低叹了:“你活着就好。”不管他是不是真正的冬城,从这刻起,他就是冬城。

    这时身上的少年可没有她这么多心思,他的双手撑在两边,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了汗,一心只想着要拽住些什么才好。付宁见他这般拘谨,不由想捉弄捉弄他,手抚摸着他的脊背,沿着他的脊椎一点点往下,他睁大了双眼,闷哼一声,终是忍不住把忍了再忍的呻/吟破喉而出了。

    然后他浑身红得有如煮熟的虾子,一动不动。

    付宁环住他,满足地笑了:“冬城......”他顿了顿,过了会儿才意识到了这个冬城指的是他,“幸好你还在........”瞥了眼他本想伸出来环住自己的双手,被她这么一看,他立马缩了回去,她笑着捏捏他的脸,“这么害羞,那我若是让你把衣服脱了呢?”

    “我......听主人的......”他说的很轻,像是一只听话又温柔的小兽。

    此刻付烨正好经过,将屋内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那日在集市上阿姐坚持那个少年是个冬城,因念着她伤心之际也就没计较了,想着过了几个就会好的,可现在多过去多久了!

    若不是这个该死的奴隶再次出现,他当日在马车上或许就.......

    气冲冲地到了容卿的院子,见他淡定自若地看着竹简,付烨坐在了他对面,略带讥讽地笑了:“真是好定力啊,眼看着阿姐抱着......”看着他的手指轻微一抖,果然,他也不是无动于衷的嘛。

    容卿无奈地叹气,随后眉头微敛:“至少,阿宁不伤心了。”半响后,他拿着竹简在手心微微敲着,蹙眉深思道,“当日你可是说那奴隶死了的,可是消息有误?”

    “前线来的战报,岂会有假?若不是真的死了,那太子怎么肯让我回来?他可是恨不得我死在了前线,然后借我的死挑起贵族和白家的不和。”付烨眯眼,淡淡说着,对面的容卿也不时地点头,觉得他说的没错。

    贵族们一致认为,太子和白家的不和也只是他们两个家族的恩怨,不会波及他们,所以这次举兵镇压,即便太子借着奴隶暴乱的由头,他们也是兴致缺缺。可若要是死了个付烨,那情况可就不同了盗墓囧途最新章节

    所以太子定是确认了冬城死了,才肯让付烨回来的,可现在居然在君临能见到和冬城一模一样的人,容卿唯一能想到的可能便是........

    “他根本没死,只是......”

    付烨低沉了声音,接下了后半句:“假装失忆来接近阿姐的?”他就知道那个奴隶没安好心,从前就知道欲拒还迎的,现在居然装傻来接近阿姐,伺机而动了,当真是越来越能耐了。冷哼了声,“我去告诉阿姐。”

    刚起身,一旁的女奴轻声提醒着他,说是付宁已经到了门口,正要和那个奴隶出门去了。付烨皱紧了眉头,还未和容卿说下就直接了出去。

    坐在轮椅上的容卿别过了脸,垂下了眼眸,盯着这双残缺的双腿,重新拾起了那卷竹简细细看来。忽然他把竹简丢在一旁,无力地笑了,纵然是精通医术又如何,纵然是他翻遍古籍又怎样,这双腿,是再没希望了。

    不过现在,至少还有付烨这小子在,也算是在帮他留住阿宁了。

    付烨赶至门口时,付宁已经要和冬城上了马车,他又急又气,深呼吸了几下后,像寻常那般朝着她招招手,在她耳边嘱咐了几句,而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脸色突变,又看可看一旁安静的冬城,他抿起了嘴角。

    阿姐最为痛恨欺骗,告诉她了冬城假装失忆的事,她必然会带了几分疑心,依他看,这次出门,可是有趣。等马车渐渐远去了,他派了侍卫跟着,让人隔些时候就来回报。

    靠在软垫上,付宁撑着下巴,她目光微暗,直直凝视着如坐针毡的冬城。回想着阿烨的话,她若有所思,他们两人之中一定有一个在撒谎。不是阿烨骗她,那么就是这个少年真的再装傻。不过也不急,慢慢的就知道是真是假了,勾勾手指让他过来,他温顺地挪了□子,问道:“冬城,我们去游湖,可好?”

    “嗯,我听主人的。”

    到了东湖,付宁让侍卫远远地跟着就好,这一带都是平民,这般带着侍卫的也太过瞩目了。渐渐的,她放下了戒心,两人在湖边走了许久,在亭边坐了下来享受着暖暖春风。君临之人要找乐子,定然都是去赌坊妓院,或者是地下斗兽场,看着人与兽相互厮杀,鲜血飞溅,,像东湖这般干干净净的地方已是不多了,可再清干净的地方,也挥不去心头的那个想法。

    闭眼摸着他的脸庞,唤道:“冬城?”

    “嗯。”

    “我很讨厌背叛。”

    他不解,摇头说道:“主人,我.....不会......”

    “那就好。”

    正在这时,人群之中有几个披着斗篷的男人慢慢朝着亭子走来,东湖之中不乏四处游荡的人,像这样穿着怪异的大有人在。侍卫们还是秉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悄悄接近着。那些人也感受到了这点,相互对视了眼后,纷纷从宽大的斗篷中拔出了剑,和侍卫交手起来。一时之间,人群中爆发出了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兵器碰撞出的摩擦声,尖锐而刺耳。

    付宁赶紧起身,由着侍卫们保护出了亭子,不过几步,有一个斗篷的男子慢慢地抬头,她的心跟着一紧,那人的眼神太过锐利,充满着杀气。那人有人殿后,越过了人群,直接朝着她刺来,几个侍卫都挡在了她前面,可那人实在太过厉害,一下就把侍卫的剑挑落了执子之手,将妃...最新章节

    眼看着那人一剑刺入了侍卫的胸膛,她脚步后退,面色一紧,下一个就是她了吧?从腰间抽出了鞭子,凶狠几下朝着那人挥去,那人轻而易举地避开了,她不由地皱眉,就在她以为要被刺伤时,冬城正快步上前把她护在怀里,那人一见如此,就生生收回了剑。

    回头的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冬城......”

    “主人,没事吧?”他担忧地皱着清俊的脸庞。

    斗篷男子瞥了眼,大喝了声,转头凝视了冬城,又瞥过了他怀里的付宁,接着就带着他的人离去了。侍卫们本想追击,可他们齐齐扯去了斗篷,立刻隐没在人群中,即便侍卫们想找,也无从下手了。

    那人带着几人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用眼神示意其余的几人分别去守住巷子。其中一个还能说上话的人开口了:“少主果真失忆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头儿,你刚才真的应该把那个女人杀掉的,没了那个女人,少主说不定就肯和我们走了!”

    被成为头儿慢慢转过身来,露出了那张凶狠无比的脸,他沉声说着:“要是杀了那女人,你就等着付家的兵马吧。”杀了付宁的想法他方才的确一闪而过,但其中的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找回白家少主。泄愤地一拳打在墙上,若不是那场战事太过混乱,少主也不会从马上跌下摔坏了脑子,还巴巴地跑到了君临来。

    想当初白家被灭,身为家臣的他也要跟着四处流浪,到了哪里都如过街老鼠不敢抬头见人。现在他终于找到了白家的后人,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可现在该死的,那白家的少主居然失忆了,如此想着,又朝着墙上打了一拳,手指咯咯作响,鲜血直流。

    “那头儿我们......”

    “留些兄弟在这里,你们跟我回去。”

    “是!”

    这边头儿安排好了一切,那边亭子里的侍卫驱散了人群,把付宁和冬城护送到了马车,车夫刚想驾着马车,就听得付宁厉声吩咐不准驾车,更是让侍卫把守着。在冬城不解的眼神中,她关下了一个开关,将马车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漆黑一片,唯有看得到两人明亮的双眸。

    “主人......”

    “我问你,你到底是谁?”伸手点了一根蜡烛,瞬间,车内有了光亮。看着他纯净的面容上涌现出的困惑,她有些不悦,尤其是想起了阿烨出门时说的那句话,她勾起了他的下巴,目光紧锁着他,“说,你是谁?”

    “冬城。”他抬眸,那排如小刷子般的睫毛扑闪扑闪的,“主人说过,我是冬城。”

    “说的是啊。”方才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过巧合,那人明明是想杀她的,可看到冬城的瞬间却收了手,就算她不想往那里想,如今也是起了疑心的,所以她一定亲自试验一番。拔出了头上的一根簪子,在他面前晃动,随后慢慢地,在他身上暧昧地游走,“冬城,你记得这东西吗?”

    作者有话要说:这货到底是不是装傻的,

    下章就知道了

    灭哈哈

    友情提示,下章有丢丢**。。。簪子啊。。蜡烛啊。。你懂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