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某日,风和日丽,付宁带着一大家子准备郊游。

    白色的绸缎铺在草地上,赶着几个孩子们都在绸缎上等着。按照先前说好的,她带着冬城去采摘野果子,付烨去找些柴火来,因为他们要烤鱼,自然了,这捉鱼的事情就落到了一旁双手交叠的太子殿□上。

    “女人,你让本宫捉鱼?”君琰俊眉一挑,很是不满。

    “要不,你去采摘果子,或者,找柴火?”付宁笑笑,转身蹲在容卿面前,“大哥,孩子们就交给你了。”她知道容卿很有办法治理这帮调皮的娃儿们,交给他,她很放心。回头看着皱眉的君琰,她眯眼笑了,这位十指从未沾过阳春水的太子殿下去捕鱼,想想,就觉得有趣。

    等付宁和冬城走后,容卿和孩子们一道说说笑笑的。

    包子们赤足在绸缎啊蹦跶蹦跶,玩得起劲。

    许是玩腻了,君包子眼珠一转,伸手就把小付给压倒身下,容容见了,拍着小手,也兴奋都凑了过来,一并压了上去。三个孩子,玩起了叠罗汉,一个轮流压着一个,最小的冬冬才刚会走路,肉乎乎的小腿走几步就摔倒。容卿推着轮椅过去,把最小的孩子放到他膝上,给孩子把玩他随身带着的笛子。

    “爹爹....爹爹......”冬冬奶声奶气地叫着容卿,叫得他心情颇好。

    “那你可喜欢我?”

    “嗯嗯!”

    一旁玩着叠罗汉的小家伙们一下就找到了话题,君包子首先开口了,尽显小色女本色:“容爹爹好看,我喜欢。”

    “那是我爹爹,那是自然的。”容容笑笑,好似这样的赞赏是再自然不过了。

    “阿姐和哥哥喜欢,那我也喜欢老婆甜甜的最新章节!”小付最坏,见他们都说了,也表明了立场。

    而这时付宁和冬城已采了果子回来,放到了绸缎当中,她拿过一个果子交到容卿手中,两人相视一笑。冬城接过了孩子,孩子一见到圆滚滚的水果,努力地朝着那水果爬起,抱在怀中,咯咯笑着。其余孩子见了,纷纷抢夺水果,这一幕让刚回来的付烨嚷嚷大叫了起来。

    灰头土脸的付烨把柴火一仍,飞快地朝着绸缎奔来。

    “你们居然趁我还不在就开始吃了?”付烨重重哼了声,大手一卷,将大半的果子揽入怀中,得意地笑,“不给你们,就是不给你们!”几个孩子们也缠着付烨松松手,好让果子分给他们一些。

    付宁靠在容卿的膝上,享受着冬城送到嘴边的果子,笑道:“这帮孩子.....”

    “那个付烨,真是孩子心性,难道不知道,还有人也没有回来吗?”容卿手指梳理着,淡然而笑,“也不知那位太子殿下抓到鱼了没有?”

    “呦,本宫还不知道,原来你这般关心本宫,可惜可惜,本宫对男人没兴趣,你再怎么曲意逢迎,本宫也只喜欢那个女人。”从水里刚出来的君琰,浑身湿了透彻,他浑然不觉,勾唇而笑,邪魅异常。自家女儿见了,笑嘻嘻地拍手,大叫着爹爹好好看,他欣然接受,目光扫向付宁,那意思是好似在说,女儿都夸我了,那你呢?

    付宁知道他的小性子,一口一口认真地吃着冬城喂来的果子,就是不理睬某人。而某人也很识趣,只轻哼了声,从身后拿出了他抓来的鱼,大大小小,见到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神情,他微抬下巴,很是骄傲。

    “不过就是抓鱼,还能难倒本宫?”自然,他是绝对不会说他抓这几条鱼,费了多大的劲,他发誓,这被子都不要抓这些恶心的东西了,滑溜溜的,还不如他的小蛇可爱。手指指那些还跳着的鱼,“这些你们来弄,本宫累了。”

    “好,我来烤。”容卿点头。

    “我也来。”冬城加入。

    “哼,我不干。”付烨毫不客气地回绝了,舒舒服服地躺在绸缎上,丢着果子玩。年纪尚小的冬冬爬了过来,想从他手上拿个水果,而付烨也和冬冬玩闹了起来,把水果高高地举起,“拿得到就给你。”

    冬冬眨巴眨巴着眼睛,一阵乱颠后,干脆踩在了他身上。起初他也不在意,到了后来冬包子不小心把肉肉的脚踩到了付烨的腿间时,他再也忍耐不住,痛得叫了出来。

    众人见了,都哈哈大笑起来,冬包子不解,仰着小脸,想着现在付爹爹好像很痛。有了,他听娘亲说过,只要往痛的地方吹吹就好,所以冬包子咧嘴笑嘻嘻地说道:“付爹爹,冬冬给你吹吹,你就不痛了。”

    唔,这下,他们笑得更欢了。

    “不、用!”付烨咬牙说着。

    君琰无聊地哼哼,刚走了几步,顿时面色一变,转身往湖中走去。付宁嗤笑,这个太子就是毛病多,现在他浑身都是腥味,自然是难受至极,罢了,先不管了,吃了鱼再说。待他回来时,付宁给了他一条烤好了的鱼,他伸手接过,满意地点头。

    一时之间,大家吃着鱼,享受着和煦的风。

    打破这片宁静的,是君包子的一句:“爹爹,现在君临的大王是谁?何时能轮到我去当大王呢?”从前她老是听到自家爹爹和娘亲说的话,她一直就以为,等她长大后就可以当大王了,可现在她都六岁了,怎么爹爹就不提起这件事了呢?

    君琰咬了口鱼肉,将插着鱼的杆子一丢,说道:“要的话,自己去拿孕运而嫁!”

    “小心教坏了孩子!”付宁赶紧上来劝着。

    “抢?”容容歪了半个脑袋,“就像爹爹们抢娘亲一样?”

    容卿笑着点头:“是。”

    对于这个答案,君包子似懂非懂,摸摸下巴,忽而眼眸一闪,说得豪气冲天:“那我要当大王,然后像娘亲一样,不对,是比娘亲厉害,我要娶天下所有好看的男人!”付宁听了,嘴角抽搐,很是无奈,可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对。若不是当着这些夫君们在场,她真的很想告诉自家女儿,嫁给很多男人,可比想象得要累得多,唔,至少面对着四个男人的求欢时,付宁是头疼的。

    众人不语,都以为只是孩子的说笑,之后就问起了几个孩子的志向,容容和他爹一样,想研究医理,小付则想执剑走天下,而冬冬因为太小,还说不出什么来。这几个孩子,不管他们将来如何,都有强大的背景在身后支撑着,让付宁担心的是君包子,她性情和君琰一路,唯我独尊的,日后可要怎么办?

    第二天,付宁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君包子居然离家出走了,还歪歪扭扭地留下了字迹,说什么听从爹爹之言,要去君临拿回王位了。付宁一看,是又气又急,这孩子才多大,夺王位这样的事怎可乱说,现在还出走了!

    不对,这里层层都需要守卫把关,一个小小的孩子怎么可能出得去?

    刚转身之际,就看得君琰唇角带笑地靠在门边,双手交叠:“本宫的女儿,那些守卫怎么可能挡得住?再说了,她既喜欢那个王位,本宫就让她坐上一坐,本来这个位置也是属于本宫的儿子的,让她尝尝味道,也无妨。”

    “她才多大。”

    “放心,本宫派人保护着。”

    他上前几步,带来了一大片阴影,将她笼罩其中。笑了笑,眼眸微眯,挑起她的下巴,细细地摩挲。他的动作很慢,很慢,似乎今日的他特别有耐心,直至过了许久,他的手指才来到了她细长的脖间,挑开了一个口子,描绘着她纤细的锁骨。

    这样的神情,付宁太过熟悉,她轻手推开了他的爪子,现在还是白天,再说,她还在担心包子的时候,这厮就开始发情了。瞪了眼,绕过他走到门外,不过几步,腰间就多了一只手,紧接着她整个人被他轻轻松松挂在了背上。

    “你干什么!自家女儿出事了,你还有心情........”唔,这家伙居然把她粗鲁地丢在床上了。

    “本宫说了,那孩子没事。”他按住了她乱动的手脚,用牙齿极具挑逗地撕开她的衣物,“女人,其实你最该做的事情不是找到她,而是.......”他的唇贴着她的耳,火辣而直接的言语一丝不漏地传入,“你快点和本宫生下儿子,这样,她就不会再心心念念着那王位了。”话语刚尽,他一举攻入。

    “你.....露出尾巴了吧......额......慢点......我不说了......”

    付宁在想,她当初根本就不该惹了这些男人,造成了现在的局面看戏在霍格沃兹最新章节。君琰借口生儿子,那么想必那几位一定会借口生女儿,与她日日**。

    “唔.....好痛,你轻点!”

    “哼,和本宫做,居然想着别的男人,看来是本宫对你太过温柔了。”将她翻转过来,狠狠地进入,一番攻城略地,比寻常还凶悍许多。不过半响,付宁就支撑不住告饶了,可君琰却丢了记白眼,“生儿子呢。”

    生儿子也不用这么凶猛啊......

    这话到了嘴边,付宁又咽了回去,不管以后的日子她怎么头疼他们一同要求生女儿,眼下,还是先满足了这只狼再说吧。

    ------

    某日,风和日丽,付宁带着一大家子准备郊游。

    白色的绸缎铺在草地上,赶着几个孩子们都在绸缎上等着。按照先前说好的,她带着冬城去采摘野果子,付烨去找些柴火来,因为他们要烤鱼,自然了,这捉鱼的事情就落到了一旁双手交叠的太子殿□上。

    “女人,你让本宫捉鱼?”君琰俊眉一挑,很是不满。

    “要不,你去采摘果子,或者,找柴火?”付宁笑笑,转身蹲在容卿面前,“大哥,孩子们就交给你了。”她知道容卿很有办法治理这帮调皮的娃儿们,交给他,她很放心。回头看着皱眉的君琰,她眯眼笑了,这位十指从未沾过阳春水的太子殿下去捕鱼,想想,就觉得有趣。

    等付宁和冬城走后,容卿和孩子们一道说说笑笑的。

    包子们赤足在绸缎啊蹦跶蹦跶,玩得起劲。

    许是玩腻了,君包子眼珠一转,伸手就把小付给压倒身下,容容见了,拍着小手,也兴奋都凑了过来,一并压了上去。三个孩子,玩起了叠罗汉,一个轮流压着一个,最小的冬冬才刚会走路,肉乎乎的小腿走几步就摔倒。容卿推着轮椅过去,把最小的孩子放到他膝上,给孩子把玩他随身带着的笛子。

    “爹爹....爹爹......”冬冬奶声奶气地叫着容卿,叫得他心情颇好。

    “那你可喜欢我?”

    “嗯嗯!”

    一旁玩着叠罗汉的小家伙们一下就找到了话题,君包子首先开口了,尽显小色女本色:“容爹爹好看,我喜欢。”

    “那是我爹爹,那是自然的。”容容笑笑,好似这样的赞赏是再自然不过了。

    “阿姐和哥哥喜欢,那我也喜欢!”小付最坏,见他们都说了,也表明了立场。

    而这时付宁和冬城已采了果子回来,放到了绸缎当中,她拿过一个果子交到容卿手中,两人相视一笑。冬城接过了孩子,孩子一见到圆滚滚的水果,努力地朝着那水果爬起,抱在怀中,咯咯笑着。其余孩子见了,纷纷抢夺水果,这一幕让刚回来的付烨嚷嚷大叫了起来。

    灰头土脸的付烨把柴火一仍,飞快地朝着绸缎奔来。

    “你们居然趁我还不在就开始吃了?”付烨重重哼了声,大手一卷,将大半的果子揽入怀中,得意地笑,“不给你们,就是不给你们!”几个孩子们也缠着付烨松松手,好让果子分给他们一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