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别闹了,大哥,和你说正经的呢。”从容卿腿上下来,朝着床头走去,从小柜子中拿出了几个一模一样的瓶子,晃了晃,“大哥,到底是哪个?”容卿指了指最左边的那个,付宁笑着收了起来,在经过桌边时她看到了一卷摊开的竹简。好奇地瞄了眼,里头记载的都是些治疗双腿的法子,药方稀奇古怪,很是难寻,她看向了他,双眸明亮,“大哥,难道.......”

    拿起竹简,她蹲在他的轮椅前,仰视着他,目含期许:“这是真的,大哥的腿可以治好?”容卿目光温和,淡淡点头,更是印证了她所说非假。她兴奋地扑进他的怀里,不免埋怨,“那大哥怎么不早早救治呢,大哥快说,怎么才能治好你的腿?”

    见她这般急切,他心中一暖,笑了:“真是孩子脾气,我这腿已残缺了这么些年,岂会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好的?”她赶忙从他怀里起来,不解地看着他,想着若无希望他定然不会看这些医术徒惹自己伤心了,半蹙着眉,等着他的解释。他微微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不过若是有了一味药,倒真是可以一试。”

    “快说快说。”

    “缺一样,寒食草。”

    “那在何处?”

    容卿抬眼,轻轻吐出了两字:“冬城。”意料到了她的惊讶,安抚着她微愣的身子,神色复杂,“那里终年苦寒,是个蛮荒之地,鲜少有人踏足,即便是知道了这味药也........”

    “我去。”夺过了竹简,打断了他的话,“大哥,告诉我那药在.......冬城的何处?我亲自替你取来。”他刚想摇头说着不必,她就又说道,“大哥快告诉我,能治好你的腿也是我的心愿,我想亲眼看到大哥能够站起来。”更希望看着他策马奔驰,看着他将满身的才华施展,而不是只能日复一日地困死在这张冰冷的轮椅上。

    “那里很......”

    “大哥难道忘了,那里,还有谁比我熟悉?”冬城是她为容羽哀悼之地,一守就是三年,足足一千多个日夜,每天想到的都是容羽、容羽、容羽。她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再不多话,这一次,就算是为了容卿吧,“我意已决,大哥不必再劝,若真的担心我,就让阿烨陪我一道前去好了。”

    拉住她的手,轻轻一扯,把她带入了他的怀里,抱住了她。越圈越紧,好似要把她融自己的身体,再不分离。她窝在他胸前,学着他的样子闭了眼,好好感受着彼此的温暖,慢慢地伸手回抱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了双眼,凝视着她漂亮的烟眉,温柔地吻了上去。托住她的后脑袋,让她完完全全躺在他的臂膀之中,然后轻柔地吻着她的鼻,她的脸,一存一存都留下了他火热而缠绵的气息。

    手一遍一遍地指摩挲着她红润的双唇,他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付宁微红着脸,看着他目色是从未有过的柔情,氤氲迷蒙的双眸中,满满的都是她。动了动唇想开口说话,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淹没了。

    别看容卿面色温润,可这一个吻来得实在凶悍,肆意地在她口中翻江倒海,拼命地要想唤起她所有的激情,就在她被吻得快要窒息了,他才依依不舍地停了下来都市上忍。看着她又气又羞的模样,他低低叹了,贴着她的耳,缓缓地说着:“阿宁,我很爱你,你可知道?”

    自容羽死后,她原以为再无一人可以像容羽一般爱护她,付宁很是动容,心头是百转千回,就连眼眶都红了。她该说些什么的,可到了这个时刻,她也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坐在情郎的怀中,激动不已。

    趁着她呆滞的时候,他亲了亲她的小嘴:“吓傻了?”

    捶了下他的胸:“才没有!”眼珠一转,忽然她仰头咬住了他的唇,见他吃痛,她坏坏地笑了,“谁让大哥笑的?这就是惩罚。”

    “真是个坏丫头。”抱着她,吻着她的头顶,可言辞之中哪有半分埋怨,分明是十足的宠溺。片刻温存后,容卿才肯放开她,让她好好准备就是,“我会派人保护你的,阿宁放心就是。”

    待付宁走后不久,容卿就知道某个人定然会前来,果然,他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付烨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不过这小家伙也精明了些,不会大吵大闹了,而是单刀直入地问了,为何要设计让他的阿姐去冬城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他笑得一派温和,转过了轮椅,装作听不明白。

    付烨赶在他前头,冷哼道:“少来这套!”而后目光扫向了桌上的竹简,其中还残缺了一片,他粗粗看了下,是有关治疗双腿的。这时他忽然明白了过来,把竹简拿在手里掂量了下,“你是想阿姐帮你找草药?”

    这样的话说出来,连付烨自己都颇为吃惊,他容家有多少人力财力,即便是王室也不能与之相较,可这瘸子何苦要让阿姐亲自去那个地方,他到底安了什么心!但是能让瘸子下这番心思的,应该只有......

    “你想让阿姐......我问你,阿姐要去找的东西,可是真的?”

    “传说而已,岂能相信?”他说得风轻云淡,好似与他无关。

    “阿姐迟早会知道的。”

    容卿一笑,不以为然:“她知道,可即便她知道,也会去找。”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付烨有些生气了,现在到处都是奴隶□,阿姐出去了岂非危险万分,刚想怒斥着他,就看着他面色哀戚,声色沉闷,却异样地执着,“因为我,不愿当任何人的替身,即使那人是我的亲弟弟。”

    那一次,她逃亡冬城是为了阿羽,这一次他要让她为了自己再临故地,让她清清楚楚地明白,她爱着自己,是完全不同于阿羽的感情。更是要让她明白,若是爱他,就必须明白她爱的是容卿,而不是作为阿羽的哥哥。

    “你真是.....”付烨简直不知如何形容他了,只讥笑道,“不怕我告诉阿姐?”

    “你不会。”他淡淡抿唇笑了,“阿宁方才可是说了,让你陪着她去冬城,你说,你有了这份美差,怎么还可能点破呢?”若当时阿宁不提,他也会提出让付烨这小子陪着她去的,一来他有些本事勉强能保护她,二来嘛,冬城也算是付家的封地,让付家家主亲自前往,想来旁人也是不敢动手的,所以这一路上应该是没有大碍的。

    付烨一听,眼睛霎时亮了,别有深意地望着容卿,他勾起了唇角。那瘸子能这样大方地把阿姐交给他,想来是不知道那日在集市上发生的一幕了,如此,那便最好不过了。心里明明想着想把那日为做完的事情给做了,面上,还做出了一副勉勉强强的模样,略略不满地说:“就当可怜一下你。”

    转身就往付宁的院子走去转世魔刀最新章节

    此时的付宁正拿出了药瓶,看着趴在床上的冬城,万分犹豫着该如何才好。若是让女奴来,她自是不愿的,可若让大夫前来,怕是冬城也会拒绝,这不,大夫一来,冬城就红着脸不肯让大夫看他的伤处。

    所以,就应了那句话,她欠下的,就要她来还。

    掀开了被子,冬城好似受惊一般,把脸埋得更深了,低低地说着:“主人,把.....被子盖上......”不过瞥了一眼,她就看到了那里的伤势,血都结痂了,轻叹了下,那里的痛,自己也亲自尝过,当时怎么就下了这样的狠手?见她没有反应,冬城自己伸手就要盖好被子,却被她制止了。

    “不看清,怎么上药?”

    “可是......”他不知该怎样回了,趴在她怀里,揪着她的衣物。

    手指沾了点慢慢推入,他的.........很是敏感,尤其是手指进去时撕裂了刚结好的痂,鲜血再次流了出来,所幸有这药在,倒也不感觉疼了,到后来便是凉凉的舒适。他伏在她怀里,不时地抬头,羞涩地看着她,又赶紧低头,就怕像当时那样身上又起了反应。

    待上好了药,付宁捧住了他面色通红的脸,认真地对着他说:“冬城,我要离开几日,你就呆在这里好好养伤,这药我留着,到时你自己每天都要涂。”

    “我....跟着主人......”

    “不可,你伤了,是不能动的。”拍拍他的屁股,就听得他倒吸着气,她挑眉,“喏,你连这样都疼了,到时骑马可怎么办?乖乖呆在这里,我不过几日就回来了。”

    “那主人要去哪里?”他低垂了眼帘。

    “去冬城。”见他不解,她笑着和他额头想抵,“冬城,是我第一次见你的地方,所以我给你取了这个名字。”亲啄了一口,好像给他在讲故事一般,“那里很美,很神圣,漫天冰雪,就像你一样。”冬城眼前一亮,极其生涩地也开始回应了她的吻,小心到付宁都能感受到他的哆哆嗦嗦,异常轻柔地吻着,吻着她的嘴角,一遍又一遍,可就是不敢深入。

    就在冬城鼓足了勇气要开启她的双唇时,这时门外传来了付烨的声音。

    一脚刚踏入,就看见冬城伏在了她身上,付烨皱着眉头。若是换作从前的他,必定要胡闹一番,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只会视而不见,笑着问道:“阿姐,事不宜迟,我们快些启程吧。”

    她点头,觉得也好:“嗯,可让人准备好了?”

    “那是。”他颇为自信。

    付宁又和冬城说了些话,亲了亲冬城的额头这才离开。付烨在身后跟着,刮了眼那个奴隶,心想着,暂时不和那个奴隶计较了,他如今满心满肺可想着把那日未做完的事情做完呢。

    作者有话要说:千万不要问我寒食草是什么

    也不要问我这货到底有没有用

    瓦尊的不知道,就是突然YY的,嘿嘿

    瓦昨天就说么,把冬城虐成这样是有原因的,这样一来,这货就不能陪着女主了嘛,是吧是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