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阿姐,赶了这么久,休息下吧?”

    勒了勒缰绳,马儿开始止不住沉重地喘气,付宁拍怕马脖子,跟着付烨一道下了马,也让后头跟着的侍卫暂且休息片刻。一路赶来也有些时候了,从君临到冬城的路上,皆是荒无人烟,寸草不生,放眼望去是一片没有尽头的冰雪,也难怪人们把这里称为,鬼域。

    “只要穿过了这片鬼域,就是我们的封地了。”拿起鞭子指了指。

    付烨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轻声应了下。他从小就在君临不曾离开半步,从未踏足过自家的封地,众位贵族之中也就付家的封地在这样的鬼地方,所以他只是淡淡瞥了眼,并不作其他感想。

    “阿姐,你可知那药在什么地方,你有没有想过......”眨眨纯洁无害的双眼,他笑着问,“或许是那瘸子在骗你呢?”

    走上前了几步,鹿皮靴子踩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她那件厚厚的黑色披风卷起了地上的残雪,望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地,她微微仰着头,呵着热气:“我只想治好大哥。”所以容卿是什么意图,她一点也不在乎,只要能让他重新站起来。

    被风吹了许久,她素净的脸庞上有些通红了,高高束起的发丝拂过,她目光有神,是英气逼人。其实他们姐弟模样相像,两人站在一起时,就像两尊完美的雕像,可就在她转头微笑着,付烨觉得浑身一怔,大概在他眼里,他的阿姐才是最美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嘭,他迎面被一团雪球砸中了,还来不及说话,嘴上也被砸了一个:“你......”胡乱地抹去脸上的雪,他气得鼓起了小脸,红扑扑的,真像一只可口的苹果墨者计划最新章节。随手也抓起了一个雪团朝她仍去,不料她鞭子一挥就化解了,那个雪团像飘絮一般散开。

    “小子,当年你砸了我满脸身,今日只是来报仇的。”

    “那是多久前的事了!”那时他们都还是孩子呢!

    作势要往她仍去,付宁笑着跑开了,他好似铁了心,翻身骑马跑了些路后,他踢开马镫,直接从马背上跳下来,顺势扑倒了正在逃跑的她。抱住她的腰在地上滚了几圈,眼看着就要滚落山坡了,他一脚踢住了一根粗壮的树干,两人就以这般相拥暧昧的姿势停在了雪地中。

    “既然阿姐这么小气,那我也要把旧账算算了。”现在两人只靠着他在支撑着,付宁只好用力地攀附着他,这可让他像只骄傲的狐狸一样高高得翘着尾巴,微抬了下巴,“阿姐,当时在集市上,有些事情可是没做完呢。”

    付宁嘿嘿笑了,装起了傻来,圈着他的脖子,好声好气地说着:“阿烨,我很感谢你一路来陪着我,所以......有话好好说,我们先上去吧?”

    无奈这小子已经学精明了,根本不吃这套,反倒是利用了这话。他狡黠地转着眼珠,晾着她现在无法动弹,低头,干干脆脆地啄了口,嗯,味道不错,再来一个,就在她瞪眼时,他也学着她傻笑的样子说道:“阿姐,其实一个女人要感谢一个男人,最好的方式.....”压低了身子,贴着她的耳朵低吟着,“就是把她自己献给那个男人。”

    “你......”

    “不想?”他轻哼了声,脚稍稍一松,两人就顺着山坡快速地下滑。

    “啊!你快停下!”

    “哦,那可想通了?”及时地踩住树枝,望着她,“再别说什么姐弟之类的屁话了,阿姐要是不喜欢我,那日也不会让我为所欲为了。”

    她尴尬地红了脸,被戳穿的滋味的确不好受。故作咳嗽了几声,她想着这小子一路跟来是打定主意要这么做的,就算今日逃过了,他也会找其他的机会的。其实她对阿烨也不是没有感觉,已分不清是亲情还是其他的,何况贵族之间兄妹,姐弟通婚实属常事,只是打死她都不能在雪地里,还是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手摸着他的后背,唔,原来他是这般紧张的啊。他以为这是安抚的手段,哼哼地道:“哼,今天死都要做,阿姐你别想逃吧!”他圈着她腰的手又收紧了几分,差点让她呼吸不过来。

    “可是阿烨你可是第一次做,难道想囫囵吞枣地在这样的地方?”

    原来不止是女人有初夜情节,这男人若是讲究起来更甚。嗯,果真,这话一出他开始紧绷了小脸,原本另一只在她胸前吃着豆腐的手也戛然而止,神色复杂地凝视她,皱眉考虑着她的话。

    “再说,阿烨你的一条腿可是踩住树枝了。”捧住了他的脸,这次,换作她凑近他的耳边,略带调戏略带认真地说,“到时你可怎么用力呢?”从未体会过男欢女爱的付烨一下窘迫异常,忽然泄了气般,脑袋靠在她胸前,闷闷地不肯出来,好似吃了什么亏。付宁适时地提醒着,“阿烨,我们快点上去吧。”

    “晚上做。”他目光明亮。

    “这个......”这家伙怎么就这么执着呢?

    “晚上做红楼之情深如海最新章节。”他一步也不肯退让。

    叹了口气,想着先安抚了他再说,点头:“好。”他这才肯抱着她走出山坡,未了,还气呼呼地吻了下她的唇,自顾自地认为那是补偿了。她有些难堪,当着这么多侍卫的面,“他们......”

    “再过不久就是我们的封地了,就算那瘸子知道又如何,所谓鞭长莫及,就是这个道理。”他不以为然地笑了,又想亲一口时,忽然他的面色煞白了,放开了付宁,俯身在雪地上凝神听着。侍卫们见他如此,也纷纷从雪地上起身,拔出剑,做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

    若在寻常的地上,他的听力未必有这么敏锐,不过现在是在寂静无声冬城,任何的风吹草低都能听得见。趴在雪地上听了会儿,他的眉头紧锁,感觉有些不妙,来人数目不少啊。

    付宁的心也跟着紧了几分,她前些天才修书给封地的管事,就算再快,也不可能现在派人来接。冬城这个无异于死城的地方,寻常是绝不会有人愿意涉足的,除非是.........

    “可是有人追杀?”

    “嗯,阿姐也想到了。”拍拍手上的雪,让侍卫赶紧应对,然后把付宁抱上马,刚想嘱咐了几句,这时远处的人已经杀到了。

    白色的世界里,来人浑身包裹着黑色,只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睛,为首的人做了个包围的手势,那些人驾着马慢慢地把他们围了起来。付烨跟着翻身上马,点了下头,侍卫就开始和那些人开始厮杀了。

    为首的人稍稍在后,从腰间拔出了剑,雪光反射下,付宁下意识地去护住眼睛,在稀疏的指缝间,她看到了那把剑上刻着的图案,呼吸一紧,原来又是这帮人,是在东湖想要暗杀她的白家人。冷哼一声,他们居然追到了这里,真是够有毅力的,只是现在冬城还在容府,他们追杀而来是为了什么?

    只见那人挥剑一指,指着马上的付宁,从蒙面中透着一道命令来:“杀了那个女人!”

    付烨夹紧了马肚,用剑柄挡住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攻势,卡擦一声,剑柄被劈成了两瓣,他的唇边溢出了冷笑,干脆丢开了剑柄,双手握剑,三两下就将一人的人头连根砍落。因为砍得太快,鲜血好似喷泉一般喷溅了出来,在纯白的雪地上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鲜红。

    那人的眼珠还能动,挣扎了几下,面上的面罩掉落了,他瞥眼望去,极为鄙夷了下:“哦,是白家人啊。”把剑一横,瞬时直指,剑气顿现,“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目的,但是想要伤阿姐,也要问问我手上的剑再说。”那些白家人能追到这里,绝对不是光杀个人这么简单。此时侍卫和他们正在厮杀,雪地上到处是残肢断骸,不时就有被砍了手脚的人在地上打滚哀嚎着,眼看着黑衣人也快抵挡不住了,他转身用力拍了拍马,“阿姐就往另一条小道先走,等我解决了人后,再和阿姐来汇合!”

    “阿烨!”她神色动容,这样实在太过危险了!

    “快走!”

    叮,他一个走神,对方的剑险些要了他的命。他干脆拿剑刺了下马屁股,马儿吃痛一下子狂奔起来,然后他冷容冷峻地盯着眼前的人。一见付宁逃走了,为首的人立刻下令不用恋战,快些撤离,付烨见他们有逃走的迹象,抽出了腰间的匕首,向着为首的那人刺去。不想那人居然用剑一档,结结实实地拦截下了匕首。

    “主人,我们该怎么办?”侍卫问道首席的贴身下堂妻

    “他们是目的是阿姐,这样,派两人沿途找阿姐,其余的人跟我来。”调转了马头,他面容紧绷,“此人不除,终是祸害!”

    “是!”

    此时,头儿带着他的人狂奔着,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处高地。

    他扯下了面罩,露出了半张英俊无比的面容,而当真个面罩脱离时,另一半的脸却是极为恐怕,像是一条长长的刀疤像条蜈蚣般横穿了他的整张脸,极为恐怖。他下马望了望。这里的地势他颇为熟悉,当年少主流落至此时,他曾几次来到冬城。

    凝神思索间,有人问道:“头儿,接下去我们怎么办?”

    “分三路去找。”他蹲身在雪地上画出了三条路。

    “可是大哥,我们要是真的杀了付家的那女人.....”现在说话的是头儿这些年来一直跟着他的兄弟,元衡,所以只有那人唤他一声大哥,“要是贵族联合起来来....那可怎么好?”

    其实这个担忧,头儿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现在比起贵族的联合来,更重要的是让少主肯回来。只要少主回来了,他们就可以纠集奴隶,到时天下都可得,何况区区几家贵族?他转身对着那个兄弟说道:“阿衡,现在少主就知道跟着那个女人,只要女人死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顿了会儿,他又说,“趁着天还没黑,快去追,记住,若是杀了人,务必做成奴隶暴乱的样子。”

    “是,头儿!”

    头儿点头,负手而立,眺望着远处,想着方才逃走的女人,定是在这片白色中。

    付宁出逃后,解开了黑色披风,这东西实在太过显眼,若是远处被人看到那是必死无疑。拼命抽着马鞭,她俯低了身子,尽量贴着马背,让马儿能够奔得更快些。眼看着就要穿过树林了,可远处她居然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雪地上,气势纵横。

    往回一看,也有人追来了,暗叫一声,完了,莫非她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从怀中拿出了那片竹简,她紧紧得握住,不行,还没给大哥找到药,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抽出了鞭子,想在接近那人用鞭子圈住勒死他,不想那人好似料到了她会有所行动一般,从背后拿出了一副弓箭,这时付宁握着的鞭子的手都在颤抖。

    咻。

    利箭迎面射来!

    她越发攒紧了手,马儿在狂奔,这样的速度根本无法闪躲!

    “啊!”

    这声音,中箭的居然是在后面追杀她的人?

    就在她还在愣神之际,那人动作优雅地拿下了斗篷,那只精致诡异的蛇形耳环在雪中,异常耀眼。他朝着她伸手,借着她的力道,他一下翻身上马圈住了她的腰,夺过缰绳大声喝了声,受惊的马儿再次狂奔起来。转身看着他时,不期然地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眸,君琰邪魅霸气地勾唇笑了:“女人,没本宫来,你要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写这张写的瓦好激情啊。。。

    嘿嘿。。。接下去,就是太子的戏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