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说君家包子已经满五岁了,胖嘟嘟的样子很是惹人喜爱,但这府上的人都知道,惹了谁也不能惹了这位大小姐。

    今日她牵过了大狗阿炎,满意地拍拍它的背,笑嘻嘻地眯起了眼睛,这个眼神,让阿炎浑身一抖,赶忙跳开了一丈远。君包子立马闪着无辜的双眼,巴眨巴眨的,就在她要掉下眼泪的同时,阿炎啊呜了一声,无奈地用毛毛的爪子蹭着她肉嘟嘟的小腿。

    “啊呜.....啊呜......”

    “过来!”

    瞧瞧,小小年纪就开始颐指气使了。

    阿炎仰天嚎叫了下,围着她转了几圈,想让这位大小姐消消气,上次她一发脾气,害得它在春天最骚动的时节被关了起来,错过和老相好的聚会。哎哎哎,这就叫,狗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君包子嘿嘿一笑,揪着它的耳朵,小腿一蹬,圆滚滚的身子艰难地爬到了它背上。阿炎不同于普通的狗,它很高大,所以好半天了,她才坐习惯它毛绒绒的背。小腿动啊动啊的,学着骑马的样子吆喝着,是威风凛凛:“驾!驾!出发咯!”

    有好几次,她都喜欢叫‘阿炎,快跑’,自从被自家太子爹爹狠狠打了通屁股后,她就再也不敢了。她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问娘亲,娘亲都是抿嘴而笑。奇怪的是,自家爹爹不准她叫,但是其他爹爹每次都喜欢拿这个来笑话太子爹爹,只要他们想挖苦太子爹爹,就会朝着阿炎大叫一声,然后看到阿炎蹦跶蹦跶地过来,太子爹爹的脸就会黑了又黑。

    君包子在想,可能大人的世界,真的很复杂。

    哎,都怪娘亲,娶了四个爹爹。

    不对不对,她作为娘亲的女儿,要比娘亲更加厉害,以后她长大了,娶的人一定要比娘亲多!

    “算了,想多了脑袋疼,还是去找容容吧。”

    现在这个时候,容容都会沐浴,君包子对此已经摸了个透,所以在一路,她是贼笑着过来的。摸着阿炎两只竖起的耳朵,还不时地哼着不成曲调的歌,这府上的人已经见惯了这一人一狗的场景,也就见怪不怪了。

    到了容容房前,君包子特意让阿炎去敲门,顺道瞪了眼守在外头的女奴,不准她前去通报。要知道,容容也喜欢这狗,每次听到阿炎不请自来都会很开心。果然,不过半响,里头就传来了声音。

    吱呀。

    阿炎的两只在门上一搭,顺利就开了门。

    “阿姐?”

    “哼唧,怎么那副表情?难道你不喜欢我了?”

    提了下阿炎热的耳朵,示意它驼着她走近些,最好走到那冒着热气的木桶边上。阿炎真是聪明,一下就猜透了她的意思,撒开爪子就到了木桶边。君包子嬉笑着站在阿炎的背上,趴在桶边,歪着脑袋,笑得热情,完全是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这样的眼神,让还在沐浴的容容有些一颤,本能地朝着桶里缩了缩:“阿姐,你别这样看我......”

    “容容可真好看地球卡在穿越中。”说完,看着粉雕玉镯的男娃娃,眯起了眼睛,想着容爹爹的孩子果然像容爹爹,一样的好看,好看到她老是想欺负他。

    其实容容本名不叫这个,但是君包子嫌他的名字麻烦,就一口一个容容地叫着,弄得全府上下也跟着叫了。为此,冬城的孩子便叫冬冬,付烨的孩子便叫付付。

    捧住他的脑袋,吧唧一下,在他粉嫩的面上留下一吻:“容容,别洗啦,陪我玩哪。”

    “阿姐还有别的弟弟。”容容红了脸,把脑袋到往桶中又缩了缩。

    “嘿嘿,他们没有容容好看。”当然,她面对其他几个弟弟时,就换成了另一番话了。她眼珠一转,坏坏地笑了,“容容,你反正也在沐浴了,给我看看你的小萝卜。”她托着腮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要.......”小家伙几乎要将脑袋埋入水中了。

    君包子一个邪恶,伸手抓起了他:“娘亲说过,姐弟之间要相亲相爱的,容容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再说了,我只是好奇嘛,你们有那个,那跑步起来不会晃吗?嗯,还有还有,骑马的时候,小萝卜是放在左边呢,还是右边?”她把小脑袋往前一伸,认真地看着他,“好容容,你就乖乖的,否则......”说完,还学了奸人一样笑了。

    伸手拿出了一个小袋子,那是她的法宝,装了很多整人的东西。

    “啊,有了。”她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在容容面前晃了下,“乖,容容最好了,你就从木桶中走出来,跑几圈,好不好?”

    其实他们从小就睡到一起,后来说着男女有别就分开了,她为此还认真地问了乳母,乳母只是很正经地说了一大通,后来她偷偷看了后才知道,她和弟弟们分开睡,全是因为他们长了个小萝卜。

    唔,她一直对那个东西很好奇,身上多长了个东西,难道不累吗?

    有次,他们在一起吃饭时,她还好心地夹菜给容容和几个弟弟,付宁当时就笑了,以为她这个做阿姐的有觉悟了呢。不想,君包子放下了筷子,严肃地点头:“嗯,弟弟们可是比我多长了个东西,自然要多吃点。”

    显然,容容是没明白他家阿姐的良苦用心。

    “嘿嘿。”她阴险地笑了,打开了盒子,“这可是太子爹爹的宝贝,蛇蛇。”还未等她说完,她就极其坏心地把一条翠绿的小蛇丢进了木桶,吓得容容面色煞白,“叫啊,叫也没用,现在爹爹们正陪着娘亲呢,嘿嘿,你就出来吧。”

    “阿姐.....救我......”

    “给我看看啊,嘿嘿,不要害羞嘛。”整个身子都趴在木桶边,无耻地诱惑着。

    “它缠上我了.....阿姐......”

    哎哎哎,多么动听的声音,君包子捧着肉肉的小脸,笑得那个灿烂啊。

    “可是,阿姐,我现在已经不怕蛇了。”

    容容那张皱着的脸顿时破涕为笑,抓着那条翠绿的小蛇,晃啊晃的。这样的笑,让君包子气得鼻孔打起,这家伙才几岁,怎么可以不怕蛇呢!她到了他这个年纪的时候,看到蛇还会哭呢,果然是男女有别铁血少将盛宠女军王最新章节!对了,一定是他长了那个东西的缘故。如此想着,君包子越发伸出脑袋,想看看那个让他变得勇猛的东西。

    “我知道阿姐会来,所以,就在水里下了点东西。”容容笑着拿着那条软趴趴的蛇,说道,“阿姐,你看,其实蛇也不可怕。”

    哼唧,她从前就知道容爹爹最是阴险了,连太子爹爹也不是他的对手,果然,他的儿子也一样。

    揪着阿炎的耳朵,喝了声:“事情暴露了,快走!”

    唔,太子爹爹,至于你的宝贝小蛇,就饶恕女儿不孝吧,女儿没空管你了!

    就在君包子出门的时候,容容大叫一声,把小蛇甩开了。什么不怕蛇,那可都是骗人的。自家爹爹可是说过,千万不可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缺点,这话,真是对极了。不过他是躲过了,就是不知道那几个弟弟,能不能逃脱阿姐的魔爪了。

    所幸的是,君包子玩腻了,没有再向几个弟弟伸出了魔爪。

    她舒舒服服地趴在阿炎身上,让阿炎带着她到处转转。阿炎对这个任务已经很是熟悉了,无奈地驮着这位大小姐溜来溜去的。

    现在正值春天,外头阳光很好,但在君包子闭着眼根本看不到百花开放的样子,她只是听到了一声接着一声的猫叫。她一个警醒,坏坏地转着眼珠,对身下的阿炎吩咐着:“阿炎,给本小姐抓只猫来。”

    阿炎一顿,觉得听错了,它是只狗,怎么会去.......抓猫?而且,又怎么会抓猫!

    “哼唧,不抓的话,以后不给你吃肉了!”

    阿炎不为所动,继续走着。

    “我把母狗都送走!”

    阿炎稍作停顿,啊呜了一声,继续不为所动。

    “好啊,我和爹爹们说,你欺负我,我要阉了你!”

    这下阿炎不能淡定了,蹭地一下把君包子甩开,汪汪了几声后,一溜烟就钻入了草丛中。想阿炎是何等敏锐,不过一下就抓到了一只猫。看那猫拼命地挣扎,挥着锋利的爪子,显然很不耐烦被一只狗给抓了出来。

    君包子一扑,肉肉的身子压住了猫咪,把它一翻身,惊讶地看了阿炎:“是公的,阿炎你好厉害,今天给你多吃肉!”说完后,她阴险地笑了,没笑了几下,就听到付烨的声音。

    “君君喜欢玩猫?”

    “嗯。”君包子抱着猫咪,指着猫咪肚子上突出的东西,像是发生了什么新鲜的大事,忙问,“付爹爹,这是不是猫咪的小萝卜?”

    饶是付烨再强装镇定,也被童年无忌的话被震惊恶,轻咳嗽了声,掩唇笑了:“为何这么问?”

    君包子不理会付烨的提问,肉乎乎的小手掐了上去,猫咪惨叫了一声。

    这样的惨叫让一旁趴在看好戏的阿炎也好似感觉到了疼痛,赶忙起身逃走了。想它还想碰到一只母狗呢,可不想被这位大小姐掐没了命根子。

    “哎,好奇怪。”说完,小手又掐了几下,猫咪叫得更惨了天道剑影

    付烨有些看不过去了,蹲□,轻声问道:“君君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的时候,冬爹爹好像很开心呢。哎?付爹爹,你的脸色怎么了?”

    “哦,摸着冬爹爹?”付烨紧紧咬着牙齿,勾唇一笑。低头看着不解的君君,吩咐了女奴带着她回去,“君君乖,付爹爹有事找你娘亲!”

    而当晚,他就来到了付宁的房中,狠狠地,狠狠地,扑到了她一次!

    君包子不理会付烨的提问,肉乎乎的小手掐了上去,猫咪惨叫了一声。

    这样的惨叫让一旁趴在看好戏的阿炎也好似感觉到了疼痛,赶忙起身逃走了。想它还想碰到一只母狗呢,可不想被这位大小姐掐没了命根子。

    “哎,好奇怪。”说完,小手又掐了几下,猫咪叫得更惨了。

    付烨有些看不过去了,蹲□,轻声问道:“君君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的时候,冬爹爹好像很开心呢。哎?付爹爹,你的脸色怎么了?”

    “哦,摸着冬爹爹?”付烨紧紧咬着牙齿,勾唇一笑。低头看着不解的君君,吩咐了女奴带着她回去,“君君乖,付爹爹有事找你娘亲!”

    而当晚,他就来到了付宁的房中,狠狠地,狠狠地,扑到了她君包子不理会付烨的提问,肉乎乎的小手掐了上去,猫咪惨叫了一声。

    这样的惨叫让一旁趴在看好戏的阿炎也好似感觉到了疼痛,赶忙起身逃走了。想它还想碰到一只母狗呢,可不想被这位大小姐掐没了命根子。

    “哎,好奇怪。”说完,小手又掐了几下,猫咪叫得更惨了。

    付烨有些看不过去了,蹲□,轻声问道:“君君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

    一次! 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

    一次! 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

    一次! 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

    “为什么我摸猫咪的这里它不开心呢?”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它应该感到舒服啊。我看到娘亲摸着冬爹爹这里

    一次! 君包子仰着小脸,认真地问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