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周遭的士兵将他们护在中间,付烨下令士兵带着他们先撤。大王当年为了抑制各贵族势力的膨胀,锐减了贵族封地士兵的数量,更是对训练情况多番监视,所以这些人是徒有士兵之名,却虚有士兵之实。金无命的人虽不多,可个个都是顶尖高手,要应付起来,还真不是容易的事情。

    君琰翻身上马,拔剑砍断了一人的手臂,呵斥着士兵们快些把付宁和那个容家人快些送上马车,让付烨应付这里的局面,他则保护他们安全撤退。付宁进了马车后,一见到容卿染血的双腿,靠在他的轮椅边上,她再次哽咽起来:“大哥,你.....”

    看着怀里哭成不像样的付宁,容卿摸着她的头发,惨白的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意,毫无血丝的双唇轻缓地说着:“我没事。”并示意车上的奴隶把他随身携带的药拿出来,一饮而尽。

    药很苦,正如同心中的味道。

    寒食草不过是传闻中的东西,他当初想要阿宁去找,不过是想让她清清楚楚地知道,她对自己是有别于她容羽的感情,而不是让那东西会成为要挟她自尽的筹码。其实当时,他心中是愧疚不已,所以那一刀毫不犹豫地下去,是结结实实。不过看着她哭得脸都成了花猫的样子,忽然觉得他的阿宁根本就不需要知道这些,她只要知道,她的大哥为她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这就够了。

    捧起她脸,温柔地拿出帕子一点一点帮她擦去,还笑着安慰他不会有事的:“我不是好好地在你面前了?阿宁,这些日子,可有想我?”

    “嗯。”吸吸鼻子,她红着眼,“流了好多血......”手哆哆嗦嗦想碰一碰他的腿,扬起头,从怀中拿出了那根已经干瘪了的草药,交到他手里,“大哥别怕,我已经找到了寒食草,只要大哥好起来,总要一天能够站起来的。”

    接过草药,紧盯了半天,他一伸手,直接丢出了车外老婆甜甜的

    “大哥你做什么!”那可是她好不容易得来的。

    “阿宁,记住一句话。”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挑起她的下巴,“没有什么能比你的命,更重要,更何况是我的腿?你若是不在了,可让我到哪里再去找个傻丫头呢?”由于失血过多,他的面容呈现了一股病态的白皙,不染纤尘,微微低头,灵动的黑发轻轻滑落他的肩膀。明明是最为简单黑白二色,却在他淡淡的一笑中,演绎成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抬眼之时,他已倾身而下,在她的眼里只剩下了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眸,然后,她跟着沉沦,沉沦,沉沦。猛然清醒了一瞬,她圈过他的脖子,如饥似渴地吻住了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这是她的大哥,爱她的大哥,为她远赴冬城的大哥,为她舍命而陪的大哥.....这样的男人,怎能让她不动容,怎能又让她不爱?

    捧住他的脸,一一吻下,只是与其说那些是吻,不如说是轻轻的撕咬,那般疯狂的执念驱使了她变成了发狂的小兽,好似要把容卿整个都吞下腹中。

    “大哥......”她轻咬了他的鼻子,动情地唤着。

    “嗯。”他轻声回应,干脆放开了双手任她为所欲为。

    “大哥......”接着是他的脸颊。

    “嗯。”

    缓缓来了他的唇上,她颤抖地碰了一下,慢慢地贴了上去。容卿伸手半抱着她,眼里满是笑意,因为他的阿宁流着泪,吐出了这世上最为动人的话语,她紧紧望着他,她说:“大哥,我爱你。”不过他还来得及动容,下一刻唇就已经被她咬住了。付宁含住了他的唇,过了许久后,她一个用力,将他的双唇狠心咬破了,那些血顺着流入了两人的口中,再不分你我了。此时她双眼迷蒙,对他又吻又咬,一个劲地喃喃念着,“大哥......大哥......”容卿无奈,拍着她的脑袋,笑着回应着她的爱意。

    又哭了一阵,她异常温柔地用小舌扫去他唇上残留的血。

    唇上的伤口尤其敏感,被她的小舌一卷,顿时有股莫名的感觉,微微刺痛,但是........那附带而来的刺激也是别样鲜明,他眼眸深邃了起来,拍着她脑袋的手也忍不住下移了几分,从未想过,他的定力居然如此不堪一击,会被这个丫头吻到有了感觉......

    马车快速地飞奔着,忽然辗过了一堆高高的雪地,震得两人的唇双双分离,也让身陷其中的他们幡然醒悟。若是有人看到的神情,就会知道,这两人根本不想从中抽出,不过却是各怀心思。容卿抿着双唇,怀念着方才的味道,而付宁则是.......

    “大哥我.....你.....”她瞪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容卿好看的脸上满是牙印,和血迹,还混着着她落下的泪水,一时之间她窘迫异常,尴尬地维持着身子,不知该如何,“难道是........”

    真的很不想承认是她,居然是她把大哥变成的这样,但是他不紧不慢点头的动作已经证实了这一事实。

    真的是她,她居然变成了疯子一般,咬了大哥。她很想说些缓和一下气氛的,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残言片语:“我......这个......”好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声嘶鸣,听着声音,这该是鹰发出来的。

    推开了车窗,只见一只黑鹰展翅盘旋在大军之上,它的出现,好似给所有人蒙上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看戏在霍格沃兹。那只鹰不时低飞,啄瞎了黑衣人的眼,不时高飞,再瞬间坠落,尤其是它尖锐的嘶叫声,连正在厮杀着的士兵们不由地缓慢了他们的动作,都齐齐盯着那只黑鹰。

    付宁探出身子,看着到底发生了何事。这时所有人都停滞不前,只有君琰策马前行了些路,在经过马车边上时冷哼了一声,看着她发红的双唇,轻轻碎了句:“真是多情的女人。”她颇为尴尬,但立刻板起了脸,刚想说什么时,他轻蔑地环视一下众人,吹了起个哨子,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只黑鹰居然立刻调转了方向,朝着他飞去,最后还温顺地停落在他肩上。

    传闻这种动物凶狠异常,寻常人根本无法驯服,但是她今天却看到了君琰服服帖帖地把鹰收服了,很是诧异。他自是捕捉到了她的这个神情,不以为然地勾唇,抽出了鹰腿上绑着的一截绵帛,扫了眼后,他的脸色一变:“女人,本宫先回去了。”望了眼车内满脸牙印的容卿,他压下了心中的怒火,俯身在她耳边咬牙说道,“到时再来‘好好’找你。”

    若说从前对太子都是恨意,可就在他说出‘回去’二字时,一切竟变得复杂起来,毕竟这么些日子的.........她只点点头,其他的,她也不知该如何。转身就要关上门窗,她从未觉得这个动作让她有这么难以下手,窗一点点关上,她眼中的他也随之一点点被遮蔽.......

    “阿宁。”

    听得容卿这样唤,她手一个紧握,嘭地一声一下就关上了,将君琰的面容彻底地隔绝在外。至于最后他略带受伤的眼神,她更是不想去回忆,只安静地呆在车内,陪伴在容卿左右。

    马车又行进了一段路,就在她以为一切都要安定时,她忽然记起了一个人,冬城,冬城还在大军之中。他不会武,那在大军之中岂不是危险了?立马让马车停下来,让人牵匹马过来。

    容卿见她这般急忙,也知道是为了何事,感叹了一声,他的阿宁什么都好,就是心中装下了太多的人。点头让人快些准备,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变成了一句:“小心。”望着她策马奔去,他也不知是怎样的心情,摸摸心头,好似自从她口中说了爱他之后,自己已经没有从前那般嫉妒了。毕竟,因为她心中有太多的人,他才可以走进她的心,不过,不论怎样,她都必须是最爱他才行。微微抿嘴,望着双腿,不由计上心来。

    其实付宁的担心是多余的,冬城并不是不会武,他出身白家,受到了一整套完整的贵族教育,所有贵族必须学习的东西他都了若指掌。只是他用剑,动作行云流水,宛若舞剑,根本不像是杀人,好在没人要伤他。

    见付宁又返回来了,付烨皱眉,气急:“阿姐,你回来做什么!”

    “我担心他。”

    付烨哼着,看着几个黑衣人开始围住了冬城,他暗叫着好,这个奴隶都傻了还固执要跟着来,他不允,那奴隶就死命地跟着他们北上,一路上只念着说想见主人。若不是容卿开口说让冬城跟着,他恨不得路上就宰了那个奴隶。

    这边士兵还在和黑衣人打杀着,那边金无名已经挑落了冬城手中的剑,他使了个眼色,把冬城围住了。她急了,都想抽剑自己上阵了,对付烨说道:“快,去阻止他们!”

    “他本就是白家人,让那些人带走也属正常。”他耸耸肩,不以为然,“或者,那个奴隶巴不得走呢,当他的白家少主。”反正当成了少主后,冬城就会和那些人一道反抗太子,他也乐见其成,“剩下的交给他们,阿姐,我们走吧。”笑嘻嘻地拽过她的缰绳,就要扯过时,被金无命扣住的冬城顿时把剑斜放在自己的脖间。

    “呦,那人疯了孕运而嫁。”他笑了。

    她急不可耐,连身下的马也跟着躁动起来。

    远处的金无命一手按住腰间的伤口,一手举着,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一步步走近,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冬城:“少主,你说什么?”他花了这么多的心血,可不是要听到这样的话的,“什么叫做不要回去了?你身上担着的是什么你知道吗?白家所有死去的人,这笔仇,你要为他们报,难道就因为你一句话就弃之不顾了吗?”

    “可我是冬城。”少年清脆的声音,很是动听。他眨着眼,面容一派安静,很是不解眼前这人为何一个劲地说着他是什么白家少主,“我只是冬城,这个名字,是主人给我的。”而且,他很喜欢这个名字,主人说,那代表纯净。

    “什么主人,你现在是个奴隶!”想着他失忆了,金无命柔和了语气,“和我们走,从此你就不用带着枷锁,你就不用担心受罚,你就可以当回主人,你想要什么都有。甚至当我们攻下君临后,我们可以拥戴你为王,这些,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冬城笑着摇头。

    白色的雪中,一袭白衣的他安静地站着,寒风凛冽,不知何时要把这个单薄的少年给吹走了。但是付宁知道,他绝不是这般软弱的人,倔强如他,如松竹坚韧,一旦他认定了某事,必将坚持到底。所以,当他说出那句话时,她虽会料到,可还是不免为之感动:“我只知道主人,我,喜欢主人,就是这样。”

    “好!”金无命把剑横插入雪中,双手一握剑身,用尽力气,将剑生生折断,顿时他的手上全然是血,“既然如此,从此以后,你我再无瓜葛!”环视了一下周围所有的人,他阴森地笑了,“至于你们,我总有一天会回来报仇的!”

    付烨嗯了下,命士兵趁机铲除他们。

    这时,雪上一阵裂动,愕然出现了口子,金无命嘶吼了一声,带着他的人奋勇地跳了下去,当士兵们赶到时,雪地早已恢复如初,仿佛刚才那惊人的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夹紧了马肚,正要狂奔向冬城时,身后立刻就有人粘了上来,不满地哼唧着,一把将她从马上虏过,安在自己的马上。知道她会说什么,点头让把她的马给冬城,让那个奴隶自己赶上来,自己则驾马带着人走了。

    “阿烨你....快放我下来.....”在马上颠簸的感觉很是难受。

    “哼!”

    “阿烨?”这小子怎么了?

    “哼!阿姐,你还记得那天和我说过什么吗?”看她迷茫的样子,他又哼唧了下,“果然你忘了!”啪地在她屁股上一打,“快想!”

    “这个.....”她还真不知道了。

    “哼!那天我说过,晚上......”

    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赶紧打断了他,神色严肃地说:“那个阿烨,现在情况紧急,我们快些赶回去吧!回去再说,回去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啊呜。。。

    话说今天我要修文了。。

    可能造成各种伪更,见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