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说的就是付烨,他可不再会相信付宁的话了,什么回去,若真回了去说不定连手指都不能碰了。紧紧圈着她就是不让她下马了,反正现在那瘸子也伤了,看谁还能来抢走她。如此想着,愤然地又在她屁股上拍了几下,打到她忍不住求饶了他才收了手,微微抬起下巴,重重哼了几下。

    “汪汪!汪汪汪!”

    这声音.....

    付宁环视了四周,皆是一望无际的雪地,摇摇头,莫不是她的幻听了,她怎么觉着听到了狗叫声?正在这时,从前方的一块雪地中跃起了一只浑身雪白的大犬,雪花飞溅,正好落到那只大犬身上,它啊呜了一声,精神抖擞地甩甩漂亮的毛发,殷勤地朝着付宁奔去。

    “是阿炎。”

    听到叫了它的名字,大犬狂奔着,很没良心地不管身后拖着的主人受着怎样颠簸。士兵们一见有人闯了过来,纷纷拔剑策马前行,它见了这个阵势,仰头长啸着,那些马儿听得以为是狼嚎,都不安地开始后退。付宁哈哈大笑,阿炎还是有两下子的,和士兵们说了都是旧识,让他们不必紧张。

    男孩从雪橇上下来,笑嘻嘻地说:“姐姐,总算找到你了。”付宁弯腰问着他有什么事,他摸摸脑袋,颇为不好意思,“是这样的,回去以后,阿炎一直不肯干活,每天都到,哦,就是姐姐和你夫君睡过的地方去躺着,我想着它很喜欢姐姐,就把它送给姐姐好了凤倾天下:满城尽是妖孽男最新章节。”

    “姐姐,和夫君睡过的地方?”付烨压低了声音,重复了一遍,此话一出,连冬城也睁着清澈的双眼凝神望着她。她很是尴尬,蹭地红了脸,心中不免埋怨,那男孩说的这么多的话,敢情阿烨就把这个给听进去了?

    故作咳嗽,又问了问男孩和他们族人后来怎样了,那男孩很感激地说着,因为那天她带去马肉,让他们度过了最后的寒冬。把缰绳交到她手里,还嘱咐了一番,说阿炎是狼的后代,有时也会野性难驯,所以请她一定不要手软,该教训时还要教训的。

    “我明白了。”弯腰摸摸阿炎热的脑袋。

    “那姐姐,我走了哦。”

    待人离开后,付烨贴着她的耳朵沉声说道:“阿姐,太子他动了你?”动,这个字眼让她愣住了,那个茫茫风雪之夜,他们抵死缠绵,她根本不敢扪心自问她是否也存了别的心思。他轻哼了声,咬住了她的耳垂,待她回神时在她耳边低语着,“阿姐,我们回去好好算账。”

    太子要找她算账,现在连阿烨也要和她算账,她嘿嘿笑了:“我看我还是坐雪橇吧。”付烨就知道她会逃,猛然圈住她的腰,喝着不准,在军营呆了许久的他算是彻彻底底明白了,那些粗犷的将士教会了他一个道理,从前他撒娇那些根本就不管用,有时对待女人根本不需要客气,直接下手就成!

    所以,现在的他,毫不客气地把手探入了她的袖子,顺着她的手臂一点点攀爬,直至碰触到了她的柔软。起先只是轻柔地探着,也不敢真用力,这时马儿一震,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团柔软,那一瞬的美好让他为之一顿,低头望着她红着的脸,忽然笑了。手越发邪恶地挑逗着,空出一指在尖头处重重地按了,逼着她忍住多时的喘气都一一溢出。

    “你快放手!”这小鬼,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色了!

    “阿姐,我们现在在队伍的最后,没人能看到我们。”说话之间,手指异常轻柔地围着红豆慢慢地画着圈圈,一圈又一圈的,眼神认真地看着她的神情,嗯,虽然有些喘气,可是怎么不叫呢?军营的那些男人说的,女人最喜欢被摸这里了,难道是他力道太轻了?如此想着,他自顾自地点头,又加重了几分力道,“阿姐,快叫。”

    一股异样的酥麻从那里传来,被惊得弓起身来,死小子粗糙的手抚过,生生地撩拨起她最内心深处的.......如今坐在马上,他的手滑上滑下的,更是刺激地不行,她不得不抓着马儿的鬃毛死撑着,这才不至于软了下去。转身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肩头:“臭小子,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看我回去怎么抽你!”

    “你才不舍得抽我。”她这个阿姐可是最护着他的,从他受伤回来哭得稀里糊涂就知道了,所以她的威胁他一丝都放在心上。手顺着她的柔软一路往下,也不管喝了多少次赶快停下,在快要碰到她的腿间时,他的手却停下了。她得以喘口气了,身子软软的,刚想骂他几句,不想他神情严肃说出的话,差点把她给噎死了,他说,“阿姐,你湿了吗?”

    因为听他们说,女人只有湿了才可以做,否则那滋味可就不那么好了。

    “你......”弄得她又气又是好笑,估摸着这个臭小子还不知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吧,转念一想,不如将计就计,“那你先放开我,我就告诉你。”只见他眉头紧皱,满脸深思的模样,她觉得好笑,果然他还是个孩子,不过下一刻她就暗叫不好,臭小子学精明了。

    “哼,我来摸摸就知道了嫡女为王最新章节。”

    “啊别啊!”

    “主人。”一个士兵从前面策马奔来,到了他们面前时说道,“主人,容公子腿疾复发,说是让您马上过去。”付宁立马点头,这个消息无异于天大的喜讯,她总算可以挣脱他的魔爪了,即便阿烨不愿也没有法子,毕竟容卿伤势的确严重。她命人牵了匹马,这时付烨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

    这头她才刚上了容卿的马车,阿炎也蹦跶蹦跶地跟了过来,追着马车跑,啊呜啊呜地叫声,就希望让它进去。见它也跟了许久了,她不忍心地微微开了门,阿炎一下就扑了进来,欢快地把爪子搭在她手上,伸着长长的舌头,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大哥,大哥。”她亲昵地唤着,算是感谢把她从阿烨那里救出来,也学着阿炎的样子,把手搭在容卿的双腿上,笑着,“就知道大哥最好了,知道我有难就来了,嘿嘿。”

    容卿笑着看了眼那只大犬,淡淡地说了句:“这就是跟着你来的狗?若是母的便算了,若是公的,那就拖下去阉了吧。”趴在的阿炎一听要阉了它,顿时竖起了耳朵,弓起了身子,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他连看都懒得看,挥手失意她走近些,盯着她的眼睛良久,久到连她都觉着气氛诡异时,他才风轻云淡地说道,“阿宁,方才我听说了,那个男孩把太子唤作你的夫君,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完蛋了,她怎么就忘了,大哥看似温柔,可骨子里可强势的很,现下被抓到了把柄,那要怎么办?求饶,说大哥最好最宽宏大量?不可,若是他越发误会了可怎么好?

    有了,不如像方才那样咬住他好了,正想着她就起身,不想容卿早就看穿了那点小心思,但也没有戳穿,等着她慢慢投怀送怀时,一下把她按在轮椅上。

    然后,啪地一声,重重打了她的屁股。

    “阿宁,到处拈花惹草可不好哦。”

    趴在轮椅上被打,这感觉就像小孩子做错了事受惩罚似的,她有点羞,也有点莫名的兴奋。转头还未开口,容卿的手又打了下来,啪啪啪连续几下,到后来是真的有些疼了,都开始呜咽着,扭着身子想躲开他落下的手。可她不知,这般扭动的样子,让他的呼吸一怔,再次落下的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轻柔的抚弄。

    “大哥,其实我也不疼。”以为他在心疼自己了,她笑着说。

    “嗯。”容卿随意应了,此刻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个上面,手继续在她的上面来来回回着,“阿宁,原谅你可以,但是你今晚要陪我。”知道她会想到别处,缓缓解释着,“放心,只是想抱着你睡觉而已,我现在腿脚,不会对你如何的。何况我也需要有人照顾,莫不是阿宁想把我推给那些粗、手、粗、脚、的奴隶?”

    “我答应。”动了几下,人还是不能起来,她尴尬地说着,“那大哥....可以让我起来了吧?”看了他神色淡然,假寐养神起来,她颓然地垂下了脑袋,算了,就这样趴在大哥怀里吧,至少,面前还有一只大犬陪着她,也不算寂寞了。

    整个军队缓慢地行进着,为首的几个徒步走着,不时地敲打着冰面。现在他们已经越过了鬼域,脚下的是最为危险的冰河,稍有不慎,他们就会全部掉入河中,所以这些排除危险的这些士兵多是身材较为矮小,常年熟悉冰面的人。

    过了半响,全军度过了冰河,就听到了一阵阵的敲钟声,悠长而沉重。

    听到了这个声音,意味着封地鼓楼上的士兵已经看到他们了,她激动地说着:“大哥,我们快到了战龙之王!”忙地移开了车窗,望着远处慢慢放下的吊桥,等到轰隆一声响起,那座吊桥被全然放下,不时就有家臣和将士们出来相应。她靠在轮椅上,望着他,目光明亮异常,“大哥,我们就要到家了。”

    与其说那是付家的封底,倒不如说是一个以付家为首的小城邦。冬城此地太过寒冷,若是单独居住是熬不过漫长的冬天的,所以付家第一代家主被封到了此地,就把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

    白色城墙高高地耸立着,四面围城,城邦分为三层,最外层为防御,住着些平民,再里面一层是家臣和将士们的宅子,到了最后才是付家正主的地方。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小小的鼓楼,每当有重大的事情是时都会敲响,正在他们大军回归一般。接受了家臣和将士们的欢迎,付烨骑到最前头,简单交代了几句,先带着付宁他们一道进去了。

    这时老管家出来了,说了一大通客套的话后,就问起了如何安排房间。

    “阿姐,我要和你睡。”某人意识到了什么,觉得还是先下手比较好。

    “主人,我要和你在一起。”冬城也憋不住了,巴巴地开口了。

    “阿宁。”容卿推着轮椅,淡然说道,“你可是答应的,我如今可是受了伤的。”付宁被他们连连逼问地哑口无言,一个劲地往后退着,不知该如何应对,惹上了这三个人,今后的日子,恐怕有的热闹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狗阿炎的番外:

    别看我是只狗,我也有名字的,还是正儿八经的,叫阿炎。

    咳咳,读者们都说我是只色狗,严肃的说,请叫我色狼,因为,狼比狗要厉害!话说春天快来了么,这不刚看到了一个母人,我能不激动吗?尤其是那天早上这个母人还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嗅嗅,还是发情的味道,啊呜,真得我心。

    我喜欢在母人的身上蹭阿蹭的,因为方圆十几里根本就没个像样的母人啊。我喜欢把爪子搭在母人的肩膀上,然后把我的那个什么在她腿间,随便蹭蹭,真的只是随便蹭蹭,我绝对不是故意想要蹭蹭的。当然,能让我舔一下这个母人的脸就最好了。

    虽然我也没有活多少岁,但是我总结了一个道理。

    做狗么,还是要为自己活的。

    所以那只母人消失后,我就打死也不拉车了,整天呆在母人睡过的地方。哼唧,那个男孩以为抽我几鞭就可以了,我一个吼叫就让我的兄弟们也罢工了,这些,他们只好把我送到母人那里。

    啊呜啊呜。

    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我日夜不离母人,所以差不多天天都能看到母人和别的男人光着身子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又那个的样子,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毛,哎,什么时候我也能光着身子就好了。

    不管了,先用毛发把口水擦擦,我继续趴在窗上看着好了。

    ==============

    有读者说,狗狗在人身上蹭啊蹭是想。。。。

    于是我就想到了这个恶搞番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