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其余两人哀怨的目光中,付宁还是选择了现下受了伤的容卿。回到房里后,早早等候着的大夫恭敬地上前行礼,询问着是否马上开始。容卿摆了摆手,让付宁先行回去,说是不想让她看到血腥的一幕,几番劝说之后,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夫刚想动手医治,容卿一下按住了药箱,正好夹住了大夫的手,这力道之大,让他痛得叫了出来,不解地问:“主人这......”

    “你不必紧张,我不过是想问一个问题而已重生魔女的条件最新章节。”他笑得如沐春风。

    “主人.....请问.......”手被夹着,大夫疼得咬牙。

    “一个人想要长命百岁,是知道得多的好呢,还是装聋作哑的好?”他霎时松开了手,看着惊慌失措又恍然明白的大夫,他微微抿唇,“今后若阿宁问起我的腿,你就对外人说伤势严重,可记住了?”见着点头如蒜捣的大夫,他的目光瞥向了大夫红肿的手腕,从怀中拿出一瓶膏药来,笑着递给大夫,“回去后好好用了这药,可别看人看出了什么才好。”

    大夫接过了药膏,应了声‘是’后,立马背起药箱后退了出去,到了门外时,看着手上握着的瓶子,连连摇头,觉着自己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吧。没走出多远,就看到了付宁和一个少年面对面站着,忽然他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回望了容卿的院子,难怪要自己管住嘴巴呢,原来是因为.......

    和冬城说了会儿话,已是深夜了,付宁回了自己的院子后,女奴伺候她更衣后,她直接就躺到了床上,再也懒得动弹。卷过被子,闭眼舒服地叮咛了声,手刚想伸入枕头底下时,不小心碰触到了什么热热的,光滑的........

    她猛然睁开眼,险些被吓个半死,赶紧掀开了被子,里面不着寸缕的付烨缓缓支起了身子,半嘴着小嘴,柔柔睡眼惺忪的双眼,满脸傲气。他抬起下巴,哼唧了一声,一下把被子全部踢开。

    被窝中被灌入了冷风,只穿着中衣的付宁不由颤抖了身子,但是下一刻,一具温热的身躯已经全然覆盖上了她的。手压着手,脚压着脚,让她没有了可以动弹的可能。轻轻啄了她一口,不满地埋怨着:“阿姐来得好晚,害得我都以为你去那个瘸子那儿了。阿姐,那日你说过的话我可是记住的,现在我要拿回我的东西了。”

    “阿烨你怎么.....”她尴尬地笑了笑,试图动动身子,反倒被他压得更重了。暗叹了口气,从前那个跟在她身后的小尾巴,不想竟然都造反了,当真是风水轮流转,且看他横眉微怒的架势,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了。干脆瘫软了身子,“你先起来,你好重。”

    “不对!”

    “嗯?”

    “应该说好大!”他可是听那些过来人说了,被女人称赞‘大’那才是一个男人值得骄傲的事,“难道我很小吗,阿姐都没有夸奖我呢!”他皱眉深思,漂亮的小脸几乎要扭成了一团了,为此他可是把衣物都脱了,阿姐眼力不错,怎么着也该看到才对。在他神游之际,付宁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笑,叫着‘傻阿烨’,不想这句话惹得他恼羞成怒了。“哼,我很会做的,到时让阿姐爽死!”

    那些人又说了,时不时要暗示自己强大的能力,这样会让女人顿时心花怒放。这不,他觉得这招还是不错的,至少她说:“嗯嗯,我相信。”虽然,阿姐的眼底还是掩饰不住的笑意。按住她的四肢,轻轻在她身上蹭着,嗯,暖暖软软的,很是舒服,尤其是他的.......在她的腿间.......

    付烨很是好学,他谨记一切要领,对待女人要有耐心,所以一番亲亲吻吻蹭蹭着他是慢了再慢,努力想给她美好的一次。但是身下的付宁可不是这般想的,她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子,自己的身子已经被打磨地很是敏感,他青涩的触碰,像是柔软的羽般抚过,很是,刺激,也很是,难受。

    “呃......嗯........”这般轻柔根本无法解渴,她开始低低地呜咽着网游之亡灵召唤全文阅读

    小家伙立刻停了下来,兴奋地张眼:“阿姐你叫了!”她面色一红,被戳穿的感觉很是尴尬,眼睛望向了别去,他却以为是她被自己高超的技巧给征服了,于是,又把刚才那慢慢的动作来了一遍。

    这下子,她却变成了只有难受,没有舒服了。

    不过想着他是第一次,不好戳穿,若是弄个不好,日后他可就是......付宁咬咬牙,只好装作是在享受。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肯停下,她舒缓了口气,觉着是他意识到了,为免他尴尬,她轻声说着:“阿烨,其实没事的,谁都有个第一......”

    但是他脱口而出的话,却让她觉得真是自己想多了,这小家伙根本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反而还神色严肃地问着:“阿姐,你湿了吗?”她的面色更红了,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就固执地又问了一遍,“到底湿了没?”

    笑着和他说:“阿烨,其实不需要问女人......”

    “算了,我自己来看。”哼唧了声,三两下就褪去了她的衣裤,在付宁的惊呼声中,他用力地掰开了她的双腿。他灼热的呼吸喷薄在腿间,酥酥的,看着他异常认真地盯着,她通红着脸,被自己的弟弟这样看着,浑身有种奇妙的感觉缓缓蔓延开来,更是觉着那里........好似......溢出了什么。

    “你快放开,这样很羞。”除了被容卿这样看过外,就是眼前的他了。

    “哼,才不要。”他皱了眉头,喃喃地评论着,“这里好奇怪,红红的。”手指试着戳了进去,唔,这感觉很是与众不同,低头看了躺着眼含春风的她,鼻子连连傲骄地打气。果然没错,征服了一个女人的这里就等着征服了整个女人,所以他一个劲地戳着,就连付宁喘着气求饶说再也忍受不住了,他也是不肯停下,“别骗我了,我可是很懂的,女人都说不要的,其实都想要。”

    又戳了很久,直至他的手上满是露珠,他才觉着可以了。

    “阿姐,大不大?”

    此时已经折磨得精疲力竭的付宁连眼皮都没抬下,她真是后悔当初答应了这家伙,从前和容卿和冬城,即便再不济和太子,他们都能让自己满足。哪像现在这样,不但没有吃饱,反而被掏空了身子,连喘气都觉着累了,哪还有力气应他的话,只随意地点了个头。

    某人却以为是自己本事了解,心里偷笑了老半天,还故意板着脸装着老成,在她的催促下,又装作勉为其难地进了她。他满脸憋红,浑身都在哆嗦,本还想着在这时说些什么话来刺激刺激她的,以此来显示他的强大,可是真正实践了才发现脑中一片空白,他的眼里,只剩下了身下娇喘着的她。

    张张嘴,不知怎的,就变成了粗重的喘气。

    被自己的异样吓得不敢动了,只撑在她身旁,也不敢凝视着她,把脸别向一旁,想着等自己不紧张了就好了。

    “你.......”该死的,竟然和容羽当初一般,阿烨这小子紧张地都不敢动了,“动啊。”

    “不要。”圈住了她的身子,舒舒服服地靠着,他闷闷地说着,“阿姐,你都不体谅这是我的第一次........”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埋怨着她这个做阿姐的不懂得体谅之类的,到了最后,他觉得适应了,准备开始动起来时,却发现身下的人已经睡了过去。这些天在冬城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早就已经累坏了,沉沉睡了过去,可理解归理解,他还是觉得憋屈,那些人说的对,下手要千万果断,不能瞻前顾后,所以下次.......

    “这次先放过你天天有喜逍遥仙最新章节。”吧唧亲了一口,他笑着,“至少阿姐也是喜欢我的,真好。”亲一下好像不怎么够,再来一下好了,嗯,也不够,再来,再来!等到他亲得嘴唇都红了,才不舍地放开,仰天睡着,满足地叹着,嘴角挂在一刻不停的笑意。

    窗外的阿炎啊呜啊呜地叫着,两只爪子搭在窗上,圆溜溜的眼睛贼贼地望着房内,伸着长长的舌头。显然阿炎是偷看惯了的,完了后还懂得把窗关上,然后蹦跶蹦跶地跑回了自己的小窝,顺道在路上寻觅着是否有迷人的母狗。

    为了不想让人知道昨夜发生了何时,第二天付宁起了个早,还特意吩咐了女奴快些收拾好。走出了房外,没想到那只一直跟着来的阿炎热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摇啊摇着尾巴,付宁笑着摸摸它的脑袋,叫了它的名字。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怎么总觉得这狗.....很色眯眯?

    “算了,跟我来吧。”

    “汪汪!”

    走了没几步,只见老管家匆匆赶来,迎面赶来,付宁觉着奇怪就随口唤他停下问了:“怎么了,发生了何事?”那老管家支支吾吾的,说是这是给少少爷的信,“哦,拿来我看看。”

    “这.....主人,不好吧?”

    老管家做事兢兢业业,但为人古板,就认定了付烨为付家的家主,只要是重大的事情都必须交给家主过目。付宁自然是知晓,若放在寻常定然不会计较,阿烨是付家的继承人,的确享有这个权利,但若是此时让管家进去了,岂不是会让他看出了她和阿烨的什么来?

    扫了眼蹲在一旁的阿炎,点点头,阿炎啊呜一声,迅速跃起叼走了老管家手中的信。摸摸它的脑袋,赞道:“做的好。”展开一看,忽然她面色黑了下来,把东西还给了管家,“这件事别告诉阿烨,听明白了吗?”

    “是。”老管家也不会提,否则就是自己做事不谨慎了。

    付宁皱起了眉来,信上寥寥数语,说是君临城现在的情况是一片混乱。南方白家的奴隶又开始骚动起来,一路上不断壮大势力,原本已经被镇压了的奴隶又开始集结成团,势要将君临翻个底朝天。太子重新任命高修将军前去,想来是朝中无人可用。容家不插手,付家远在冬城,救不了近火,其余苏兰两家也都是盛产美人,再之下的就是些靠着阿谀奉承爬上来的小贵族,不堪重用。

    一想到高家还有个太子妃被囚禁在宫中,期间种种复杂,这里头的文章有多大,恐怕还是个未知。不过好在金无命身受重伤,想来也不会对太子造成巨大的威胁才是,他既然能远赴千里砍断了金无命和野人的联盟,自然也有本事力挽狂澜。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唫銫姩蕐扔了一个地雷

    话说那是乱码么?我戳了进去发现这个奇葩的名字。。汗

    那啥,弟弟吃了,你懂的

    哼唧哼唧

    以前说不喜欢弟弟的,有没有因为这张喜欢这货阿?

    对鸟,下次每次的章节名都很会奇葩+**,大家顶住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