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女奴轻声地提醒着,说是时辰快要到了,付宁这才想起来答应容卿陪着他出去的。拍了拍阿炎的脑袋,这厮蹦跶蹦跶地回去了,她连连摇头,估摸着是去哪儿吃豆腐去了吧。笑骂了句‘色狗’,刚想吩咐奴隶去准备一下,这时容卿已由着奴隶缓缓推着而l来,见她唇角还带着笑,便温柔地拉着她的手问着何事。

    “没事,只是觉得阿炎实在太色了。”她挥退了奴隶,亲自来推着他,“大哥,我们走吧,现在是冬城最热闹的时候。”等到他点头后,她忽然来了心思,学着阿炎的样子,吧唧一口亲在他脸上,贼贼地笑着,“大哥真听话,这是奖励你的。”

    趁着她还为逃走,半圈住她的脖子,容卿温和地笑了:“小丫头翅膀是长硬了?”慢慢地拉近,轻轻吻了她一下,鼻尖亲昵地蹭着她,“嗯?都开始学会挑逗男人了?”

    挑了下眉,笑嘻嘻地回道:“哪里哪里,都是大哥教导有方。”

    “哦,如此说来是我的错了?”他微微皱眉,沉思了片刻,“那好,今日为师就要好好教教你这个徒弟。”扣住了她的下巴,他笑了起来,“其实挑逗一个人应该这样......”轻柔覆在她粉色的双唇上,慢慢地厮磨着,伸出小舌描绘着她美好的唇形,看着她呼吸急促了起来,呜呜地低咽着,他弯起了眼角,阿宁开始耐不住了,“先给对方一点甜头,再一举,攻入。”狠狠地入侵了她的小嘴,肆意地卷着她的小舌,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地轻哼了,却猛然抽离。

    “大哥?”

    含笑着刮了她的鼻子:“要在对方最为沉溺时全然身退,这才是挑逗,小徒弟可得多学着点。”看她两个红润润的脸蛋快要鼓成包子了,赶紧摸了摸哄着,“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就当我不好了。”

    付宁轻哼了声,低低地在他耳朵说着,那声音,简直是咬牙切齿:“大哥,我会一字不漏地记住的!”随后深深呼吸了几下,推着容卿走出了府,权当是让他散散心。其实冬城很大,若要逛完没个几天是不行的,容卿没有特别交代,只说去些她寻常去的地方就好。

    “若是我说我寻常去平民的集市,大哥也要去吗?”

    “阿宁去过的,我都就去看看。”他笑着缓缓道来。

    “好啊,那我们就去。”她很清楚他不喜太热闹的地方,可方才的那一幕实在气人,不折腾一下他,心里着实憋着难受,“大哥若是受不了了,就说哦。”

    他满脸宠溺地看着她目光狡黠,得逞得像只小狐狸,微微摇头苦笑。

    付宁故意选了最为闹哄哄的集市,推着他慢慢地行着。在集市这样的地方乍然来了两位衣着华贵的主人,平民的眼神都不由望向了他们,窃窃私语地讨论着。付宁是不在意的,就怕他有些介怀,可看着他时,是神色平静,面目温和,丝毫未受到影响你我相爱,未曾表白最新章节

    轻轻地皱眉,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是被容卿的外表给欺骗了,以为他双腿残缺,无法站立,必定心生自卑,所以从认识他开始,她都是抱以同情之心,现下想来,这些根本都是多余的。他才不是寻常自轻自贱的那种人,脸皮那个厚,根本无人能己。

    转头,看着她不满地哼唧着,笑着拉过她的手:“阿宁是在说我坏话?”

    “怎么会,大哥待我最好了,我怎么可能说大哥的不是?”咳嗽了几下,话锋一转,随口问道,“大哥,这里是不是很安详?”

    “嗯。”点点头,半响后,莫名地提起了一句,“这可让我想起来了一件事了,太子此番回去怕是凶多吉少,君临大乱也是迟早的事。”说完,还别有深意地望着她,苦涩地笑了。原本以为那个想法不过是自己多心了,现下不过这样试探,阿宁就心神不宁了,她果然对那个太子.....存了别的.......

    “那......太子他........”她小心地问着,生怕暴露了什么,却不知在他眼里,这便叫做欲盖弥彰。

    “太子现在手上除了高将军,根本没有可用之人,不过这么些年他都在培植高家的势力,也是高家好好回报的时候了。”容卿一手撑着下巴,淡淡地抿唇,他本就是极其清雅的人,这般温润地笑来,真是应了那句君子如玉,“不过高家肯不肯回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毕竟太子妃还被囚禁着,若高家有反了心的,那.....”他越发勾起了唇角,高家和太子那点破事他根本懒得去想,从相互利用到成为姻亲,再到现在的貌合神离,真是有趣至极。

    她面色一僵,用力抓着手柄,眉头蹙成一团。

    太子和高家已是面和心不和了,难保有天高家真会叛变,即便握有太子妃这张底牌又如何,为了一个家族的荣耀,牺牲一个女人又有何难?

    “阿宁?”

    “大哥.......”方才,她竟然失神了。

    “不是说还要带我去吗,阿宁是想偷懒了?”理了理她鬓边的乱发,笑着说道,“不要担心,即便君临大乱,我们这里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的。”她扯了个笑,随意地点了下头,重新推着他。

    穿越了集市后,他们来到了冬城最为著名的神像前。

    那是冬城最早的遗迹,原本是一座恢宏的神庙,经历了战乱后只剩了一座女神雕像,其余全是一片废墟。残雪还覆盖在雕像上,白色一片,多少有些清冷寂寥的味道在里头。这尊女神像不乏有人供奉,男男女女为求得好姻缘赶来这里的可不在少数,付宁这般和容卿说了后,他笑着圈住了她的身子,与她十指交缠。

    “那今日,我也要许个愿。”

    “大哥,你可是不信这些的。”她有些惊讶。

    “可是你相信,不是吗?”

    学着那些来人的样子,他慢慢闭上了眼,未了,还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无关情爱,只为了那个心中的誓言。付宁靠在他怀里,柔柔地唤了声‘大哥’,刚想亲亲他的额头时,身后传来了咕隆一声,她回头时看见了一只插着小花的瓶子已经摔碎了。拾起了其中的一片,靠近了些,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她有些好奇,在平民居住的地方,很少能看到这样精致的小瓶子遮天狂妃最新章节

    这时从远处跑来了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摘来的花,一见付宁拿着碎片,以为她是打破了他瓶子的人,气呼呼地嚷嚷着:“你....这是我给姐姐祈福用的,你居然打坏了!”

    “这是你的?”

    “当然!”男孩为了证明所说非假,在碎片中找了会儿,拿出一块,“喏,这有记号的,你看,刻着个容字呢!”

    容字?怎么可能?从男孩手上取过,细细看了,的确是个容字,还刻着复杂的图腾,一看便知是指.......她回头看了眼容卿,很是不解,若这真是容家的东西,怎么会到了这个男孩的手上?

    他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着:“相似而已,不足为奇。”

    “什么相像?”男孩歪着脑袋,“我爹爹说了,那是爹爹为一个贵族治病时,那人用来收买爹爹的,说.....说是让我爹爹帮他隐瞒。”抬头看着付宁脸色难看,他他犹豫着开口,“那个......你穿着这么好,会不会陪我钱?”

    给了男孩些银子后,付宁伸手晃了晃那片碎片,等待着容卿给她一个解释。

    “嗯。”他淡淡地点头,毫不避讳。

    “难道是真的,大哥你居然......为什么?”她诧异地睁眼,怎么都想不明白,“难道大哥不知道我为你担心吗?你怎么能忍心呢?”

    摸着她的长发,他叹气,眼含歉意:“当初情况危及,我自然是想救你为先,欺骗之举也只是想你信以为真,并我真心想要你担心的。可是阿宁,在我看在你这般为我,甚至你还说出了爱我的话,我不想告诉你真相。付烨能向你撒娇,那个奴隶像着阿羽,你不论如何都不会弃他不顾,可是我呢?”勾着她的下巴,直直凝视着她,“阿宁,我爱你,只爱着你,可你却说最爱我,那就表示你心中还有他人。我若不使点心思,你可不是要弃我而去了?”

    一拳打在他胸前,她气得扭头:“明明是大哥在骗人,还说的是我不对一样。”也不知是气的,还是被看穿了心思有种尴尬,别过了脸,不再看他。虽说知道了他的腿无碍,她比谁都高兴,可这么骗人,也真是不爽,“大哥就知道推卸责任,是个小人,还处处算计我,更是小人中的小人。”

    他一怔,知道她这么说了,气也是消了一半了,立马抱起了她,连连告饶:“好好好,我坏,我是小人,好阿宁就原谅大哥,怎么样?”亲亲她生气的小嘴,“再说了,那日我的腿也的确受伤了,并非完全假装,阿宁若还是不肯原谅我,那就用匕首再扎我一下,算是解气?”

    又捶了他一拳,付宁可是结结实实用了力气的,都能听到他闷哼着声音。

    “不生气了?”

    “怎么可能,除非大哥答应,今天全都听我的。”

    “好好好。”

    若此刻容卿知道了她脑里的那些鬼主意,是宁愿再被扎上一刀也不愿意.......

    等回去了后,容卿无奈地任她摆布,被安置在床上,虽觉得有些不妙,但念着自己的确骗了这丫头,也就不多说什么。直至她拿出了绳子把他的双手绑了起来,他才觉着事情好像和他想象的,实在大不一样。动了动双手,嗯,这丫头绑得很结实嘛,夸了句,还被她一个白眼给顶了回去县主最新章节

    “大哥,现在一切都要听我的。”

    “阿宁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笑得暖意融融,且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轻哼了声,到了现在这个关头了,他还这般冷静,真是让人不快。放下了床帐后,她学足了恶霸的气势,一下扯开了他的腰带,慢慢地坐在他的腿间,勾住他的脖子。容卿呼吸一沉,低头看着她如猫儿般调皮地蹭着自己的那里,渐渐的,他有了感觉,连明亮的双眸也幽暗了几分,探头想去吻住她红润的双唇时,她灵巧地避开了。

    “不准动!”

    “好。”他点头应下。

    小嘴一路胡乱地吻着他的身体,等到他呼吸开始紊乱了,她就故意换向别处,再重新开始舔舔吻吻的。来到他的腰间时,她忽然想到了一点,从前大哥可是吻过她的腿间,若是她也.......

    掀开了亵裤,那东西立刻跳了出来,很大,很狰狞,比起他好看的脸来,这简直可以用丑陋来形容。不过这可是最重要的,付宁眼珠一转,用手握住了它,学着欢爱的姿势上下□着,好奇地问着:“大哥,这怎么就起来了呢,是不是大哥想要我了?”

    “坏丫头,明知故问。”他连声音都跟着沙哑了,显然已经情动。

    低头一看,唔,上头的青筋都凸显了,看来他忍得很是辛苦。

    “那,我来满足大哥好了。”说完,邪邪一笑,低头就亲住了它。那突如其来的温软让容卿再也抑制不住,低吟了起来。看着他如玉的脸庞染上了爱欲的红色,她颇为骄傲,从前都是他在主导的,不想这在上的感觉还真不错。伸出小舌顺着口口口慢慢温柔地绕着,上上下下,如此反复,可就是不碰触最为敏感的顶尖。

    他额间冒着薄汗,哑着嗓子哄道:“阿宁乖,解开绳子,我让你舒服。”

    “不要,我要让大哥开心。”整个身子干脆趴在他腿间,双手握住,小舌肆意地扫过,笑看着他。吸吮了半天,她似乎也学到了要领,开始卷着小舌弄着,这番折磨后,她整个含住,□了几下,眼看着东西就要溢出来了,立刻抽了出来,“哎呀,我累了,大哥,我先回去了。”

    “坏丫头你!”如今是离弦之箭,不得不发!

    付宁眨眼无辜的双眼,笑嘻嘻地说道:“我才不坏,我是聪明,看,我把今早大哥教我的都学会了。嗯,先给对方一点甜头,再一举,攻入,唔,还要在对方最为沉溺时全然身退。”她凑到他耳边,轻轻一咬,呵着热气,“大哥,你好好睡吧,我可走了哦。”看了眼某个竖立的东西,戳了几下,啧啧了几声,“不如大哥背背书,说不定,那东西就软了。”

    还没走几步,嘭地一声,容卿已经笑着挣脱开了绳子,晃了晃,别有深意地说着:“阿宁,玩火可不是聪明的事。”知道她会开跑,他把绳子一仍,轻而易举地把她卷了回来,拍拍她的小屁股,“怎么办,你说,接下去,我会怎么做?”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每次的最后一章都不要买。。。

    以后每次的最后一章都不要买。。

    以后每次的最后一章都不要买。。。

    以后每次的最后一章都不要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