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双手被捆住后,他仰起小脸,可怜巴巴地望着容卿,不停地扭着身子:“好大哥,我方才是和你开玩笑的,大哥,快放了我哪。”手试图挣扎了下,不料屁股上又被他重重一拍,这下她乖乖不动了,任由他把自己横放在他腿间,一抬头,这面前就是他的........

    如此之近,都能看清它上面每一条褶皱,她渐渐地红了脸,不敢想象方才把这样的庞然大物含在了嘴里。颠着双脚,想离它远些,容卿大手一下抓住了她的脚踝,笑着脱了她的鞋袜,她瞪眼刚想喊着不要时,他就开始慢慢地挠着痒。

    “呜呜呜呜,大哥我错了。”好痒......她脚底最怕痒了.....

    容卿温和地笑了:“真的知错了?”见她又笑又气的,身子如条小鱼般灵活地扭动着,她一个劲地点头,若她有根尾巴,估计会毫不犹豫地摇起来。轻轻笑了,他抿唇,挽好了挡在她额前的发,惋惜地摇头,“可是晚了,小丫头居然会玩欲拒还迎了,的确是该教训一番。”

    “不要哪,我都知道错了。”

    “嗯,脚不乖,那就从这里开始。”掀起了她的亵裤,露出了两条白嫩嫩的小腿,不停地颠着。抓住了其中的一只,手掌轻柔来回地抚摸着,缓慢的厮磨让她难受地东逃西躲,嘴里可怜兮兮地呜咽着,挤着双眼在连连告饶。他微笑着摇头,正在慢条斯理地褪去她的亵裤,手探向了她的腿间,“含住它,乖。”

    她犹豫了下,还是伸出了小舌,轻轻一碰,就听得头顶传来一阵舒服的叹息。慢慢地凑近身子,由于东西太大根本无法含住,她吃力地一点点张开嘴,先是用小舌挑逗着,再把它稍稍含了会儿。由于是第一次,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力,老是用牙齿磕到,疼得容卿只能轻轻闷哼,但是低头看着他最爱的女人伏在他腿间,用那张红润的小嘴含住了他的......

    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触传递全身,舒服地他想全然释放。

    猛然醒悟,立刻推开了她,将污秽之物不至到了她的嘴里。

    明晃晃的烛火中,付宁头一次将一个男人的释放看得清清楚楚,即便那人是和她有过最亲密举动的大哥,她也不可遏止地闹了个大红脸。舔舔干涩的唇,想说那东西怎么没有软下去,刚张口时就觉得喉间有些嘶哑,好像说不出话来,面对了这样的场景,她其实也是动情的吧.....

    动了动身子,唔,一根冰凉的手指居然.....

    “大哥你!”他居然把手指伸入了她的后边,一股发涨的感觉瞬时传来,疼得她皱起了眉头,拼命颠着双脚,“好疼的,大哥你快出来!”不想容卿只是淡淡笑了,手指越发用力地动着,她开始蜷缩起了身子,闭眼呜咽着,“呃.......好......难受.......大哥......你坏.......”即便是那次,他也点到即止,从不会勉强她半分的,哪像现在这般总裁小丫别逃气最新章节

    安抚着她不安的后背:“阿宁,仔细感受看看,是不是很舒服?”等到他那根手指不动了,她停下了剧烈的喘息,哼唧了几声,别过了脸,慢慢感受着。

    在贵族之中各式各样的欢爱都有,她也并非古板玩不起这些,只是那里很疼,根本就没有什么欢愉可言,等等,那里怎么热热的,还......还有股说不出的奇痒?扭动了几□子,将他的手指吞了点进去,奇怪,这痒怎么就好了,等到她不动了,那感觉又上来了。

    “大哥,我好奇怪。”她通红着脸,双眼迷蒙地望着他。

    抱着她起身,让她坐在他腿间,笑着解释:“那是让你舒服的药,小丫头,现在是不是很难受?”见她点头,亲了亲她不满的小嘴,紧紧盯着她,“是不是很想我进来?嗯?”拖着了她的小臀儿,轻轻地用它摩挲,可就是在门外徘徊。

    付宁的双手向后被捆,只能软软地靠在他肩头,任凭他摆弄着。

    “阿宁?”

    “嗯。”

    “想要我吗?”抚着她光洁的背,这一次他很有耐心。她通红了脸,缩在他肩窝处,乖得像只猫咪,微微点了点头。容卿掰过了她红到不能再红的脸,挑起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目光缱绻,好似要将她融化在他的温柔之中,笑着问道,“是想我进入你的哪里呢?阿宁来说说看?”摩挲着那条细缝,满意地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气,低声问道,“是这里吗?还是别的?”

    虽说那里很想,可是比起后面的药力作用,她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

    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大哥明明知道的!”

    “好好好,我坏,马上给你。”刮了下她的鼻子,宠溺地说着,“没耐心的丫头,这就给你。”按着她的身子,一点点地把它吞进去,这是个从未经人采撷之地,等埋入时,别样的紧致让他呼吸微沉,用力地抱着她。

    “真好。”

    “大哥在说什么?”

    “想必阿羽当时拥有了你的第一次时,也是这番感慨。”描绘着她的眼眉,他笑了。

    “大哥真是小气,我当初怎么会喜欢你?”都说男人喜好处子,可话还真是不假,连温温和和的容卿也一样,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她哪里知道,她不过脱口而出的话却让容卿有些不悦了,猛烈地动了几下,让她啊地叫出来,那地方本就敏感,如何经得起这般涌动。叫了几下,她浑身瘫软了,靠在他胸口,埋怨着,“大哥你做什么?都不知道温柔些吗?”

    “喜欢?”

    “嗯?”眨眨眼,眼哪里不对吗?

    “我怎么记得阿宁可是说过爱我的,怎么,现在变成只是喜欢了?”

    不好,他连声音都低沉了,难道是真的生气了?刚想讨好他,他抱着她又猛烈地动了几下,这下,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拼命地喘着气,到了最后,只好连连告饶:“大哥.....别动了......我爱的.....爱你的......呃......别了.........”

    “这才乖久久毛最新章节。”奖励似地亲了亲她,再想抱着她缠绵一番时,外头却扫兴地响起了钟声。付宁顿时一个激灵,从他身上起来,让他快些解开绳子。在冬城寻常是不会敲响那钟的,除非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现在君临正值大乱,怕这钟声响的就是这层意思。

    随意套上了衣服后,付宁先行一步走出了房间。

    敲钟声越来越响,惊醒了不少正在美梦的人,都纷纷出来探视一二。到了大厅时,已经站满了人,一眼望去都是付家家臣,坐在主位上的付烨面色严肃地听着底下人的汇报,等见到付宁时,他紧绷的脸才稍稍舒缓了一下。

    靠近时,他闻出了她身上有一股**之后的味道,不悦地皱眉,听说阿姐今日是陪着那瘸子出去的,定是与那瘸子干了什么!付宁以为是事态紧急,赶紧问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何事?”他朝着旁边一人看去,那是负责汇报的人,就让那人从头道来一遍。

    君临城的人听说奴隶大军快要打来了,都慌了神,携带家眷的,一路北上往冬城逃难而来。现在吊桥外就有数千人在叫喊着,其中还有不少小贵族,也都带上了值钱的东西弃城而走了。

    “所以.....”

    “主人决定将他们驱逐。”那人接话。

    “若不赶走,源源不断的人就会涌来,冬城本就不大,如何容得下这些人?”付烨一一分析,“再说,这些人都是世代居住在君临城的,我若将他们收留了,难保那日太子击退了奴隶大军,将此举视为我付家叛变,那可就是百口莫辩了。再说了,这些人匆忙而来,带的银钱才多少,根本不会向付家纳税,我又何必打开城门欢迎他们?”

    她微微皱眉,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但不收留逃亡人始终觉着有些不妥,就问了他会如何安排这些人:“若来人真的源源不断,光靠堵也不是个办法。”其他家臣也连连点头赞同,总不能哪天到了人太多的时候,让士兵们去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吧。

    他徘徊了几句,忽然一拍手,想出一计:“那就让士兵们把他们引到野人那里,顺道也教化教化那些野人,日后可别一个脑子不清和别人合谋了。”那份仇他可是记得清楚,也该是时候收拾野人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家臣们抱拳后一一退了出去。

    等到人都走了,看着他盯着地图一动不动的,付宁叹着气,劝着他也快些休息。刚想摸摸他的头,她伸出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他已经长大了,根本不是那个可以任他捏脸的孩子。不过付烨可不是这么想的,他以为阿姐有了瘸子就喜欢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哼唧了几下:“阿姐,你现在连碰都懒得碰我了?”

    一怔,哈哈笑了:“我只当你长大了。”

    扁了扁嘴:“有个地方的确是长大了。”抓着她的手就要往他的那里弹去,还是付宁拍了他的脑袋,才阻止了他的动作,“阿姐,你回去休息吧,我还要再看一会儿呢。别去那瘸子那里,阿姐今晚只准一个人睡。”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加了一句,“让那个奴隶陪着阿姐好了。”

    “阿烨?”他可是不喜欢冬城的,怎么今日这么大方了?

    “别管,哼。”傲气地扭头,再不说话。

    付宁只当他说笑罢了,不想回了房后,冬城还真的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此情此景,还真是让她想起了阿烨来的那晚,往被子瞄去,好在冬城穿着严实,什么没有露出重生之女医修行散记

    想来,自冬城来了后,见过他的字数也是聊聊可数,也不知他会不会埋怨自己。坐到床边,揉揉他软软的头发,望着他清澈无比的双眸,她笑了,看见了这样清润的美丽少年,好似所有的烦恼都抛在了脑后。尤其是他轻轻喊出‘主人’二字时,激起了她所有想要调戏他的想法。

    “冬城,我不在,你可有乖乖的?”

    他迟疑了下,点点头,微红了脸。

    摸摸了他发热的耳朵,故作好奇地问:“这里好烫啊,难道你在想什么事?”扣住了他想要闪躲的下巴,紧紧地凝视着他,好好地亲了他一下,叹着气问道,“那日为什么不走呢,若走了,你就是白家少主了,也就不必........”

    他跪在床边,伸手圈住了她,把脸埋在她的身上。

    “不后悔吗?”

    “嗯,我就想跟着主人。”

    从前的冬城可是倔强的,哪有这般乖巧,付宁不由起了坏心思,捧住他的脸,微微挑眉:“既然你叫我主人,那是不是就得听主人的?”等他点头,她坏坏地勾唇笑了,“上次的伤口可好了,让主人我看看。”他红着脸很是震惊,那伤口可是在身上的隐秘之地,如何能看?她探手耸肩,“看来你也不是真心把我当作主人了,竟然连主人的话也不听了?”

    冬城神色窘迫,脸红都可以滴出血来了,他咬牙僵持了许久,缓缓伸手准备解开他的白衣,转身就趴在床上任凭付宁检查。憋了半天,从他绯红色的双唇说着他从未让他如此羞涩的话语:“我.....让主人看......”话刚说完,身后的人忽然圈住了他的腰。咯吱咯吱地笑着,“主人?”

    一口咬在了他的背上,将他翻转过来,抱住了他:“好了,和你闹着玩呢,若我真看了,你的脸要红成什么样了。”他胡乱地点头,也伸手抱住了她,抱得很紧很紧,紧到连付宁都觉着呼吸困难了,连忙问道,“冬城,你松松手。”

    “不要。”这一次,难得他没有退让,“我若放手了,主人定然跑了。”

    “哦,你说说,我要跑去哪里?”趴在他胸前,好笑地问。

    “去君临。”他别过了脸,明亮的双眼盯着她,手上的劲道越发大了,“找太子。主人还说,只要我能把你留下,我可以□你。”她浑身一怔,这下,她是笑不出来了,难怪方才阿烨要冬城来陪她,原来他是早就想到这一层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

    唫銫姩蕐扔了一个手榴弹

    唫銫姩蕐扔了一个手榴弹

    step心微凉扔了一个地雷

    人生中第一次收到手榴弹,好激动阿。。。

    话说下一章别买阿。。

    有妹子说可以把章节名字变成‘防盗’

    啊呜,瓦们可是和防盗搞地下战阿

    怎么可以如此明目张胆地挂出来捏,要低调阿低调阿,是把是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