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到了半夜,付宁还是全无睡意。

    身边的少年沉沉地睡去了,双手依旧紧紧地圈着他,生怕她溜了似的。转身笑看着他,手指轻轻地描绘着他的眼眉,难怪当时他一再说着他不做娈童,这样秀色可餐的少年,怕是没有人不想染指一二。

    轻轻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下去,迷迷糊糊中他生涩地回应着,就在他叮咛出声时,她卷起了舌头将藏着的药丸推入了他的口中。不过片刻,他就放弃了挣扎,慢慢闭眼睡了过去。抵在他肩窝处,她叹气:“冬城对不起,我放心不下那人,我必须回君临一躺。”

    君临大乱,那人必定不好受,她虽不确定对他是什么感觉,可有一点她很确定,那就是要是他死了,她一定会难过,很难过很难过。当初她可以为救冬城铤而走险入宫,可以为了阿烨上战场伤心欲绝,可以为了容卿远赴千里寻药,自然也可以为了那人.......

    转身捏捏冬城的脸,没好气地说:“不过你居然能和阿烨联手,你也变坏了不少啊带着异能兴农家最新章节。”幸好跟在容卿身边多时,早就顺手捞了不少的药,给冬城吃下的就是其中一种能让嗜睡的,等他醒来,恐怕她已经出了冬城了。

    出了院子后,付宁才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全城戒备。

    每走了些路,都有士兵上门盘问,若不是碍着她的身份,怕现在她已经被关押了起来。不过好歹付宁在冬城待上了几年,这里的每个部署她多了若指掌,要避开巡逻的士兵是轻而易举的事,难就难在城墙外的吊桥上,现在从君临涌入了太多的平民,若为她放下了吊桥,怕这些人也会随之而来。

    “来者何人?”

    到了城墙之下,付宁勒住了马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付宁。”仰头对着守城的士兵喊道,“速速给我开门!”

    守城的士兵立刻恭敬地抱拳行礼,和身旁的几人支会了声,让人快些通知付烨,回头和她说道:“小姐,没有主人的命令,我等不能放行,何况外面都是逃亡而来的人,若我等放下吊桥,岂不是......”那人派了人下去想先把她的马儿拦下,只听啪的一声,她直接挥着鞭子往一个小兵的身上抽去。

    一时之间,众人屏住了呼吸。

    “混账!是不认识我了吗!”鞭子勒住了小兵的脖子,夹紧了马肚子,马儿立刻往前奔去,那个小兵顺势摔倒,双手紧扣着鞭子,面如土色,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怒看着守城的一干士兵,喝道,“还不开吗?是要我勒死了他,你们才肯开门,是吗?我可是记得,这人是你们的好兄弟,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好兄弟死了才甘心吗?”她虽不会随意虐待下人,可下人若是不听话了,该狠的时候还是得狠。用力一扯,那人的脸色开始慢慢憋红了,双脚也不听使唤地软了下来,守城的士兵一看,纷纷慌了,立刻打开城门,放下了吊桥。

    松松鞭子放开了小兵,冷瞥了那些人,轻呵了声‘驾’,骑马奔出了城墙,等待着吊桥慢慢放下。

    而这时,身后传来了马蹄声,不知谁喊了一声‘主人’,付宁回头看时,只见付烨带着数十个士兵,两边的人都高举着火把,他别过了脸吩咐了什么,就一人先行朝着她的方向策马而来。守城的士兵看到了其中一人的手势,立马喊道:“快,停止放下吊桥!”

    眼看着这吊桥就要放下了,现在居然要停下了了:“混账!”她忍不住骂了出口。看着怒气冲冲奔来的付烨,她勒着缰绳,□的马儿似也感受到了她的不安,不停地打着响鼻。拍拍马脖子,她咬牙做了个决定,“马儿乖,我们现在冲过去!”吊桥还有一半没有放下,也不是没有可能过去的。

    见她驾马奔上了只放下一半的吊桥,付烨急得大叫,那桥离还有些距离,就算冲着过去了,也不一定能安全落地,他揪着心头,紧盯着那一道白色的影子。她伏低了身子,抓着马鬃,在要起跳时狠狠抽了几下鞭子,马儿长长地嘶鸣后,前蹄跃起,一人一马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然后,有惊无险地落地了,还落地的瞬间,马儿的后蹄连连软了下去,过了许久才站了起来。

    他捂着心口,这才舒缓了口气。

    “主人,要追吗?”有人问。

    “不必!”他气呼呼地调转马头,“现在有人出去,外面的流民必定会涌进来,务必给我守好了,一个人都不准放进来!”心里一个劲地骂着冬城,奴隶果然就是奴隶,一件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若不是有人赶紧来通知他,恐怕阿姐都了君临他们还被蒙在鼓里呢邪恶契约

    其实以阿姐的身手,寻常人是不会如何她的,可他气的是又是不辞而别,从前是为了一个叫容羽的,上次是为了太子,他就知道,阿姐表面上说对太子无感,一听那人出事了就巴巴赶过去了。

    过了会儿,他的气也算消了大半,才吩咐道:“传信一封到君临,让府上的人到时接应一下。”不满地哼着,军营的那些人果然说得对,要降伏一个女人最终只能靠着床上的本事,要是他痴缠住住了她,现在她也不会有机会逃走了。他低声骂着,“阿姐,等你回来,看我不干死你!”

    此时的付宁一路狂奔,已经身在鬼域了。

    戴上了斗篷,抵挡着夜晚的寒风,环视了四周,由于雪地的反射,这漆黑一片的夜幕也没有那么幽暗恐怖了,反而有种诗人笔下的茫茫孤独,天地悠悠,唯有独自一人。不过至少她还有这位识途老马在,拍拍马脖子,只要度过了今晚就好,等天亮时就能到达君临的边城了。

    马蹄踩在雪里,咯吱咯吱的,很是好听。

    她忽然笑了,从前一人独自奔赴冬城,也是这样坐在马背上,望着远方,不同的是,当时她恨不得就这样死在了途中,再也听不到马蹄的声音了。如今再次经历了这些,人还是同样的人,可是心境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又行了些路,这时天色也渐渐亮了。

    由于已经快靠近君临边城了,往冬城逃命的人也开始收拾家当,路上付宁就碰到了不少人,问了他们君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时。他们都摇摇头,七嘴八舌的,无非就是说奴隶大军快要攻来了,他们为了保命只好北上逃命了。

    “这位小姐啊,还是别回去了,和我们一起逃吧。”有人好心劝着她。

    付宁正要回话,有一对侍卫正向她走来,为了不吓到这些人,她只笑了笑后就走开了。那些侍卫的付家的,他们来,定是阿烨的主意,恐怕他们还会汇报她在君临的一举一动。算了,阿烨也是好心,再说,都到了君临了,不回府也的确不像话了。

    “现在君临如何了?”

    为首的侍卫一一答来,大意是说现在很乱,朝廷根本无法镇压奴隶大军,那些奴隶随时有可能攻来,但是君临贵族的日子照旧,关起了大门还是过着奢侈□的生活。

    她点点头,轻哼了声,奴隶大军打的是白家的旗号,是寻着君家来的,自然和其余贵族无甚关系。即便攻来也是不管动了贵族的,因为要是一旦惹了哪个贵族,那白家可就把战火给烧大了,到时可就没了□之力了。

    进入了城中后,放眼望去全是一片凋敝,无法想象这曾是全天下最为热闹的地方。现在,集市上只剩下了些胆大的商人还开着铺子,家家户户不是逃了就是闭门不出,不时的有巡逻的士兵经过,一一盘问。她不由地皱眉,君临怎会落到了这步天敌,就算没有贵族支持太子,他也有自己的军队,何况还有高家人在前线帮忙,应该不至于变成这般才是。

    正在疑惑之际,她的马不停地嘶鸣起来。

    低头一看,原来是血低贱到了马背上,难怪它才不舒服地叫了。顺着这些血迹往上看时,她被吓了一条,惊呼出声。一个华服女子被高高吊起,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那些鲜血就是从她的胸口一滴一滴地流下的。女子的双手被缚,冰冷的身子在不停地转着,当转过身来时,虽然面容枯槁,付宁还是认了出来,那是曾经美艳务无比的......太子妃Kiss萝莉三公主最新章节

    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怎么会被悬街示众,还是以这样惨死的方式?

    “怎么回事?”她忙问侍卫。

    “其实,高家已经......叛变了......”

    “叛变?”她艰难地从嘴里吐出这些字眼,“怎么可能?高家是太子一手提□的贵族,即便他们之间有了嫌隙也不该如此,背叛太子和白家联合,高家又能得到什么?”

    侍卫慢慢说着,意思是奴隶君的头领金无命已经娶了高将军的堂妹,如今他们两家算是联姻了,所以君临城才会岌岌可危,原来是这个道理!而太子为了报复高家的所为,一怒之气杀了太子妃,把她的尸身悬挂在大街上,以儆效尤。

    看着被悬挂着的太子妃,心里很是压抑,想必高家为了自身利益将族里的女子嫁给了金无命的时候,恐怕也是料到了太子妃的下场吧。牺牲一个女儿,换来家族的前途,这样的事在贵族之家,太寻常不过了,她甚至有点同情太子妃了。

    叹了下气,吩咐着:“走吧,先回府吧。”

    “站住!”

    身后有人唤住了他们,付宁有些不悦,还没有人敢这样直接地命令她呢。慢慢调转马头时,她的心都跟着紧张起来,因为那个摆着臭脸的人正是她此番来找的人。由士兵开道后,君琰驾马而来,原本以为他该感动才是,不想他却是不言不发,粗鲁地把从马上掠过,交代了事情后就带着她策马狂奔起来。

    “喂,我.....”

    “闭嘴!”他满脸怒意,狠狠刮了她一眼。

    “你难道不感......”

    “闭嘴!再说话,仍你下马!”他脸色冰冷,眼神认真,这下付宁无奈了,她小声地嘀咕着后悔来这里了之类之类的话,被他一盯,她慢慢地听话闭上了嘴。悄悄看着他疲惫的神色,连眼下都泛起了黑色,想到他身处这样的境地,定是煎熬万分的,就叹了气,随他的性子来吧。

    等她真的闭嘴了,君琰的火气更大了:“蠢女人,还真的闭嘴了?”

    “你.....那你要我怎样?我可是千里迢迢赶来的,你不说什么......呜呜呜......”

    这人发什么疯,不说一声就吻了上来,刚才还是冰块,现在是一团烈火,吻得她天昏地暗的。慢慢地,她软下了身子,圈住他的脖子,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地回应着他。两人唇齿相依间,他闭了眼,轻声感叹着:“为什么要来?”被他难得的温柔弄得一怔,她刚回些什么时,下一刻,他双手紧紧地圈着她,而他的双眼已经晕染上了浓浓的**,和疯狂。

    作者有话要说:标题很奇葩吧?

    嘿嘿,一直在YY,专审看到肉肉的时候,是什么表情?那啥,邪恶的说,有个专审叫SY,于是,你懂的。。。各种邪恶啊

    PS:每次最后一章都是防盗章节啊

    大家不要买了

    尊的尊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