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王宫,君琰横抱着付宁翻身下马,直接闯入殿内,呵斥了一声。原本在激烈讨论着的将军们一见太子满身戾气,就赶紧躬身退下。等阉奴把殿门缓缓地关上时,君琰推落了地图上摆着的棋子,翻转她的身子,死死地把她按在桌上,就在她还未醒悟过来,身后袭来了他热切而凶狠的吻。

    从耳边到脖子,唰地,他撕开了她肩头的衣物,一口咬了上来。闷哼了一下,她甚至感觉到了他的牙齿已经咬到了她的骨头:“嗯,好疼,你轻点.......”尤其是那些棋子喀在她胸前,有些难受,想动动身子。

    身后的人感觉到了她的挣扎,越发用力按在她,让她完完全全地趴在桌上转世魔刀最新章节。双手撑在她身侧,将她整个人完全地纳入他的臂膀之中。

    慢慢地转头,殿内很暗,那些蜡烛一根根地燃烧殆尽,微弱的火光中,她看不清他此时的神情,唯有那双眼眸异常得明亮,紧紧地盯着她。屏住了呼吸,看着他不断地压低着身躯,只感受他紊乱而炙热的呼吸喷薄着。忽然有根蜡烛的火苗窜起,那一瞬的亮光,让他的面容在眼前一闪而过,她不由地睁大了眼,有股莫名的惧意从心底传来。

    因为那一刻,他就像一只发狂的猛兽,朝着她扑来。

    “说,你为什么要来?”他通红的双眼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将衣物从她肩头剥落,他的唇也跟着一一覆上,然后一口一口咬着她光洁如玉的背,再次低吼着,“说,为什要来?所有人都要背叛本宫了,你为什么要来?”捏着她尖尖的下巴,他眼神痛苦而狂乱,可却异常温柔地拨弄着她的长发,这样的感觉让人发毛。

    “我是担心......”

    瞪大了双眼,只觉腿间一凉,他已经撕开了她的衣裤。

    “背叛本宫是想要权力,想要地位,那你呢?”摸着她的脸颊,他低低地笑了,“是不是因为本宫技术太好了,让你念念不忘,所以你才巴巴地赶来?什么担心,都是屁话!既然你不远千里赶来,本宫也该好好报答才是!”说完他就要解开自己的腰带,直接分开她的双腿,就要在这桌子上,以屈辱的姿势强行要了她。

    这太子就是个混蛋,她这般辛苦地赶来这不是为了这事的!

    弓着身子摸出了腰间的鞭子,就在他的东西快碰到她的腿间时,她也不管他是什么尊贵的太子,狠狠地抽了过去。

    手上吃了一鞭后,君琰慢慢恢复了神智,看着眼前这些,简直不敢相信是出自他手。付宁轻叹了口气,现在君临局势危急,高家如今又叛变了,他内心恐怕也不好受,穿好了衣物后走到他面前,捧住了他的脸,望了一会儿,柔声安慰:“我只是担心你才来的,我知道你现在难受,但是你别多想了。”见他还是不为所动,她笑了,“再说了,要是因为你技术好才来,我就太傻了,因为比你好的.....啊啊啊,你干嘛?”

    君琰淡淡一笑,面上有了一丝释然,不过一瞬后又恢复了那张臭脸,横抱着她放到了桌上,不过这一次可不是疯狂的撕咬了,而只是用力地抱着她。闭眼颓靡靠在她身上,神色舒缓,他使劲吸了几口气,只一遍又一遍地感慨着:“你来了,真好。”付宁刚想说些什么应景的话,这时这位尊贵的太子殿下的老毛病又犯了,“方才你说本宫的技术不好?”

    “这个......”

    手指灵活地剥落了她衣物,固定了她的身子后,舌头极其温柔地舔去了她身上的血迹,柔声问着:“还疼不疼?”后背被他温热的吻侵袭着,她哪里还觉得疼,只只觉浑身阵阵酥麻,难受地想要躲过,身子不由地弓了起来,这一动作后,她顿时红了脸,因为她正好蹭到他的腿间的某个东西。

    下意识地想要开溜,君琰按住了她的双手,轻哼了声:“女人,还敢逃?”

    “现在君临怎样了........喂,你快停下......”

    “哦?那你说,本宫技术如何?”

    黑色的地图上,她娇软的身躯覆在其上,尤其是在他的挑逗下她像一条白嫩嫩的小鱼儿,欢快地扭动着。唇边溢出了笑意,也不枉费他时时刻刻挂念着这个女人,好在她来了,否则定要把她生生吞了,所以他心情愉悦地在她身上吸吮着,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印记阴墓阳宅。不够,这里还不够,她身上所有的地方都要留下他的印记。

    “别.....不准往下了.....”他的唇都快要到她的腰股了,再下去就是.....

    流连她的身躯上,唇齿之间溢出了他的渴望:“本宫好想你,好想要你。”付宁心中一软,可一想到现在情势危急,就横了心,只说要是他的嘴再往下,可别就怪她的鞭子再抽来了。君琰顿了一下,嗯了声,还好死不死地加了一句,“也是,你赶了这么久的路,身上一定臭了,还是洗干净后本宫再来享用吧。”

    刮了眼,真是懒得理他,真是个死要面子的人,真不知那个在她身上恶狼扑食的人是谁呢。穿好了衣物后,看着地图上做着许多红色的标识,她粗粗看了眼,都是些君临附近的军队部署情况,其中有个地方还被圈了出来,标上了一个‘高’字。

    见到这个字眼,她不禁问了:“高家当真和......”

    “是。”他撑在桌上,将所有棋子摆回原位,当那颗象征着高家的那颗棋子被摆回后,他冷笑着,“高家在宗族里选了个女人嫁给了金无命,现在他们两家也算是姻亲了,自然是连成一气的。不过本宫倒是想知道,高家攻城之日看到了太子妃被吊起的尸体,是怎样的神情?”转头看着她有些失神,不悦地问,“你觉得本宫对太子妃太残忍了?”

    其实以他的手段,能给太子妃一个痛快就已经是万幸了。她摇头,轻叹了句:“只是觉得,身在这样的家族,很悲哀。”高家当初风光地把高岚嫁入王室,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高家权倾天下,可当高岚不能为家族带来利益时,竟然被无情地抛弃。

    扯了个笑,问着他如今可有对策,一提起这些,君琰就恢复了往日的神色。拿起了那颗高家棋子,捏在手心反复把玩,勾起唇角邪肆地笑了:“他们的联盟远没有外人看来的那样坚固,高家和那个金无命的各怀心思,他们走不了太远的。”何况高家能背叛他,自然也会背叛金无命,不过早晚而已。

    “高家把宗族女嫁给金无命,难不成高家还想用美人计不成?”她笑着问道,一想,连自己都觉得可笑,“金无命可不是那样会为美色所动的人。”他可是一心想唤回冬城,去继续他们推翻君家的目标,这样雄心勃勃的男人,岂会因为个女人而半途而废?

    趁着她发愣之际,君琰一下把她放到桌上,圈住了她的腰,双眸怔怔地凝视着,缓缓地靠近:“你错了,任何男人都会为美色所动。”他薄薄的双唇在她的脸上流连,轻轻滑过,然后分开了她的唇,吸吮着其中一瓣,“但是真正让他动心的,只有一个。”咬住她的唇,看着她吃痛皱眉了,他猛然将她推倒在桌上,压了上去,好好地吻着她,“而你就是让能让本宫动心动身,能让本宫热血沸腾的女人!甚至本宫每一次见到你,都恨不得像现在这样,压倒你,然后一直要你要你!”

    “你......”

    那一刻,她都忘记了抵抗,呆滞地看着他。

    眼前这人,他说的这些无耻下流的话,是在表达爱意?忽然鼻子一酸,心中暖意遍布,虽然他的话太过粗俗直接,不过那些话真是别有一番味道。想打趣他一番,笑呵呵地问着:“你是想说喜欢我?”嗯,他还在装,她就又说,“阿琰,你喜欢我?”

    眯起了眼,狠狠地压住她,咬牙切齿地说道:“不准说那个名字!”哦,她是想起来了,他是把自己的名字和那只狗联系到一起了,难怪这么抵抗这个名字。还想在说些什么,他已经封住了她嘴,“胡说,本宫怎么可能喜欢你,你这个多情的女人,本宫不过是想要你而已,听明白了没?”

    “是是是天武乾坤。”

    最后,她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此时,远在南方的金无命也是怀抱佳人,不过比起他们的温馨来,金无命就要无趣的多了。今日是高家女嫁给金无命的日子,因为两家联姻的目的只是想要快些达成目标,一齐攻入君临,所以这场婚礼也只是形式而已,简单地张罗后,洞房完就算是成亲了。

    和底下的人交代了后,金无命掀开帐子大步进入。

    谁人都知道这场婚礼的意义,但是现在既然和高家结盟了,若是不做完最后的步骤,高家的人必定怀疑他们的诚意。掀开了床上女人的头盖,冷瞥了眼,看着她见到自己这张脸后慌张的神色,他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地说着:“你可知道你嫁给我的原因?”

    那女人懵懂地点头,小声地应了,在还未反应过来时,金无命已经撕了她的喜服,不由分说地分开她的腿,粗暴地刺入。感受到了身下的紧致,嗯,高家还挺有诚意的,弄了个处子过来,可惜,想用一个女人套住他,也太可笑了。他只稍做停顿后,狠狠地抽动起来,别过脸,懒得看身下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发泄完后就穿好了衣物,临走还特意交代了声:“以后,安分点。”

    抹了抹眼泪,掀开被子看着触目惊心的血迹,她吓得哭了出来。唤来了女奴帮她穿戴好,她忍受着双腿间的疼痛,来到了高家主母的营帐。现在两家都在这里扎营,但是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分的,高家的人就很不屑那些奴隶大军,说是奴隶天生有股子贱味,所以高家主母的营帐最远。

    主母,也是就是高修的祖母,直接了当问了:“那人,碰了你几次?”一进帐子,原本以为只是主母一人,不想还有几位高夫人在,听了这话,她觉着脸有些发烫,羞地低下了头。祖母哼了声,颇为不屑,“阿芸,你可知道,要不是我这个做祖母的还可怜你,你现在连嫁人都无望了。”

    “是,祖母垂爱。”名义上虽是祖母,可血缘上早就淡了。高芸的父亲早亡,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女儿,又是到了适婚的年龄了,高家祖母就选中她,作为高家和金无命联盟的工具。她低垂着头,说不出话来,还是祖母逼问了,才老实答来,“一.....一次......”

    “才一次?”

    “是。”高芸颤颤巍巍地答着。

    “还以为你有几分姿色,那个人也能看上你,不想你却这般无用!”高家祖母连连摇头,厌恶地挥了挥手,“下去吧,好好伺候那人就行了,只是你要管住自己的嘴巴,可别透露了什么才好。”

    一提起这些,高夫人也颇为担忧地问了:“母亲,修儿的脾气您也不是不知道,日后若是知道.......知道了是我们和金无命联盟在先,太子才会杀了岚儿的,那他还会不会........”他们就是利用了高修的重情重义,认为自家妹妹被太子残忍地杀害了,所以他才肯背叛太子,和金无命联合,发誓要取了太子的首级,可高夫人就怕这纸包不住火啊。

    “怕什么,等我高家入主君临,修儿当了大王,就怕他不肯走下那个王位了。”祖母笑得意味深远,“一个男人要是尝到了权力的滋味,就根本不会放手了,我们就先利用那帮脏兮兮的奴隶大军吧。”其余人连连点头称是,殊不住,他们想要奴隶大军时,此时金无命也在利用着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傲骄太子。。。被降伏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