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行了半天路,人困马乏的,在付宁的劝说下,这位太子殿下才不情不愿地下了马,黑着脸,亲自去敲门了。这是边城的一户人家,现下已是天黑了,他们若在赶下去,也不知何时是个头,今晚是无论如何也要休息一宿的。

    付宁身上的衣物都被他撕得差不多了,好在有披风挡着,也看不出什么来。她轻咳了一声,催促着他快些去敲门,还轻声提醒到,现在周围也只有这么一家了,若错过了,他们两人就要在外度过一夜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看着他这个太子脸色铁青地去敲门,唇边露出一笑。

    开门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见到了衣着华贵的君琰,她顿了顿,空张大了嘴,还是她的夫君上前,才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贵人是.......”

    看他浑身上下穿的都不是凡品,定是君临而来的贵族了,不过这大晚上的,一个贵族怎么会来这偏远小地?还有他身后马上的那个女子,那人有些疑惑了,不过还是恭敬地问了,因为君临律法写的清清楚楚,贵族是有权处置平民的:“不知贵人来临,有何贵干?”

    君琰懒得说话,直接掏出了银子,往那人手上一放,面无表情地说着:“入住一晚。”那人身后的妇人见了,惊呼出声,抬头看着君琰,暗自想着,这出手真的大方,都可以供他们吃喝一年了。妇人笑着接下了,在他夫君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弯腰迎着他们进去了。

    “儿子这几天出去了,正好有房间空着,贵人请进!请进!”

    他嗯了下,转身把马上的付宁温柔地抱在怀里,也吩咐了他们去喂下马。

    那妇人一愣,他们寻常哪见到过马儿这样名贵的东西,更不知要如何喂养,赶紧使了个眼色给自家夫君,自己则带着他们进了房间。笑眯眯地介绍着,还不时地用袖子擦擦桌上的灰尘,帮忙铺好了被子后,她说道:“贵人一定累了也饿了,我这就是准备些吃的。”

    “好,多谢。”付宁轻笑了下。

    “不谢不谢,嘿嘿。”妇人不好意思地饶头,赶紧就出去了。

    不过片刻,她已经被君琰安置在了床上,懒懒地靠在被子上,她打量了这个房间,很小很暗,不过倒还干净。伸伸手,就是这没有床帐,很是难受,她晚上睡姿极差,真不知会不会从床上滚落了下去。

    就在她打量的时候,君琰已经在解她的披风了。

    她狠狠拍了他的手,披风里头可什么都没有穿,若真的解开了,难保他会再来一次。现在她还累着,还不想做这些事情,就又瞪了他一眼,不想他倒是邪魅地笑了,手继续地动着。

    披风底下,她衣物凌乱,大片大片的肌肤露着,随时披风的解开,风从四周灌入,惹得她不由地一颤重生魔女的条件。她手肘顶着他的胸膛:“别乱来啊。”

    不过见着他幽暗无比的眼神,想来这话是无用的了。

    低头看着怀中的她,衣衫半褪,娇躯半露,风情毕现,尤其是那堪比美玉的小白腿,他伸手就要抚上了。付宁不想理会,盖过被子就往里头钻了进去,闭眼,就准备睡去了。

    安静了半响后,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宽衣声,然后他就这般紧紧地抱着她。

    可她总觉得这人不老实,被他抱着有股随时被吃掉的紧迫感,她翻身就往君琰的肩膀咬去。君琰倒吸了口气,挑眉,他大手隔着被子在她臀上重重一打:“女人,你发什么疯?”一手撑在床头,半卧着,一手隔着被子来回轻柔地抚着她的背,“本宫不过是想拥你入睡,你倒好,反咬本宫一口。”

    “我才不信!”还是亲自去探探虚实吧。

    伸手就要往他的腿间探去,手还没碰到,只见他眼眸幽暗,扣住了她的下巴,紧紧锁着她:“你想让本宫精尽人亡?”这话,付宁没有听懂,他脸色一黑,说道,“本宫在路上要了你这么回,你还嫌不够?嗯?”

    是吗?还有这么一说?

    吱呀一声后,君琰浓眉皱起,立刻把她裹在怀中,冷冷地看着那那妇人轻轻敲了下后,推门而入,若放在王宫中,这样的人是要被拖出去砍断手脚的。

    那妇人本就是边城小民,哪里知道贵族的那些规矩,一见到里头的贵人面色不悦,她就尴尬地把端着的盘子放到了桌上,就退了出去,还惊出了身冷汗。

    “这里不是宫里,何必摆着臭脸?”顶了顶他,笑道,“尊贵的太子殿下,去倒杯水来吧。”他眼眉一挑,轻哼出声,最后还是无奈地去拿了,不过这脸还是拉着的。

    拿来后,他递到了她面前。

    她笑着摇头:“喂我喝。”原本以为他会发脾气的,不想他竟坐了下来,拿着水杯一点点地喂着她喝下,未了,还擦去了唇边的水渍,这样的温柔付宁一下子都难以适应。呆呆地看着他,忽然扑哧一笑,原来使唤一个太子的感觉,真是好啊。

    正要说些什么时,他神色柔和地拨开了她面前的乱发,落下了温热的一吻。

    “你.......”他不是应该发发臭脾气的吗?怎么就......

    “女人。”他的声音带着鼻音,糯糯的,很是好听,“本宫很喜欢你,你,可喜欢本宫?”

    圈住了她,闭眼,使劲地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

    等到她点了点头,这才笑了出来,抱着她一道睡下。一手搭在她腰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离去的意思,只空出一手,玩着她的头发,反反复复地卷着。

    过了许久,他靠在她的肩窝处,不禁低声叹着。他以为,他的这一生都找不到喜欢的女人了,好在,还有她。看着她沉沉睡去的样子,他轻咬住了她的耳垂,惹得她不快地皱眉,他满意地笑了,他就是这般的人,若喜欢了,就势必要得到,自然了,这个多情女人的男人可是不少呢。

    这一夜,过得很快网游之亡灵召唤

    第二日起床时,付宁觉着浑身难受,由于被他圈着,起床时手都还在酸着。轻手轻脚地穿好了衣物,回头时,君琰还紧闭着双眼。原本想去叫醒他的,可走近一看发现他眼下泛着黑色,就连睡觉时都是半蹙着眉的,她不由叹了气。

    想来这些日子,君临城大乱让他也不好受吧。

    帮他盖好了被子后,静静坐在床上看着他,注意到了他那只受伤的耳朵。平日里没机会这般仔细看,现在有了机会,她俯下了身子,细细看着。能想象出当时孩童的他,被大火烧到耳朵时,这痛有多么剧烈。

    摇了摇,正要起身时,君琰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

    “一大清早就对着本宫发情,莫不是本宫真的那般可口,让你直直想吞入腹中?”

    她翻了个白眼,真是不知该怎样回答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君琰这般人狠心狠嘴巴还狠的男子。哎哎哎,她当初定是瞎眼了,否则怎会喜欢上他的?如容卿,如冬城,都是温温柔柔的,虽然大哥有时也强势,但对着她都是柔情似水的,再不济,阿烨对她也是狠不下嘴皮的,怎么到了君琰身上就这般了呢?

    哎哎哎,还是早早回去吧。

    沉思之际,那妇人敲了门,经过昨夜的事,她这次是等到了君琰应声后才敢进来的。他沉了脸,问着发生了何事。那妇人说是外头来了许多侍卫一样的人,整整齐齐地等着了,让他们去看看,他们是否认识。

    “定是阿烨派来了。”

    “也好。”君琰已经走上前来,笑眯眯地说着,“去会会你的那些男人们。”付宁回头,不由地睁大了双眼,总觉得这厮的话有股莫名的酸劲。揉揉脑袋,当初她是没想那么多去了君临,现在,带了一个太子回去,府上的那些人,怕是,不妙啊。

    所以这一路上她都在想着该怎样交代。

    反观君琰,他面色轻松地靠在垫子上,手撑着窗边,双□叠,拿起酒杯,望着眼前一片白雪,他微微勾着唇角,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他从未踏足过冬城,更是未见过连绵不断的冰雪,不由多看了几眼。

    马车在冰雪上前行,周围的侍卫跟在左右,不过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封地。

    在下车前,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本宫很是期待,你如何向你的男人们提起本宫,嗯,真是期待啊。”笑看着咬牙切齿的她,他心情很是愉悦,迈着大步就进去了。

    不出意外地,迎接他的正是那女人的几个男人,眯起了眼睛,一数,嗯,加上自已,居然有四个。回头,眼神危险地看着她,直接把躲在背后的人给拖了出来,自己则在一旁饶有意味地看戏。

    付宁的脸是红了又白,不知该如何是好。当初的确是冲动了,只留下了只言片语后就奔赴君临,实在是有些对不住他们。扫了眼,看着微微含笑的容卿,神色哀怨的冬城,还有那个不断哼起满脸委屈的付烨,她心猛地一抽,更加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何况也不知先叫了他们哪一个才好,支支吾吾了半天,只说了句。

    “我回来了。”还是面色羞涩地说着。

    “嗯,还知道回来,阿宁是长进了。”容卿一手撑着,淡淡笑了,虽是温润如常,可这声音听来,就是让人不寒而栗天天有喜逍遥仙

    就在容卿说话之际,冬城抬起了纯净的双眸,轻唤了她声‘主人’,声音软软,险些把她的魂都要勾走了。她刚想上前,就被付烨扑了个满怀,一个劲地叫着‘阿姐坏蛋’,还张嘴就咬住了她的肩膀。

    “臭阿姐,当时我都追上你了,你还走!”说完,就愤愤地盯着那个罪魁祸首,他抬起头,做起了他最为擅长的撒娇,“阿姐你坏,你不要我了!”圈着她的腰,红着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她。

    若在寻常,容卿定会亲自揭穿这小鬼的把戏,看向了桌边的太子,他略略勾唇,现在这个时候,就让这小鬼撒娇去吧,至少让阿宁知道,她这般出走,有多伤他们的心。所以,当她投来求助的目光时,他也只装作没看见。

    “阿烨我......”瞬时她的心软了,满是愧疚,揉揉他的头发,可几日不见,他居然长高了不少,都和她一样高了,“阿烨,你长高了不少啊。”

    “哼,少来,阿姐你就是个坏蛋!”傲气地扁嘴,他根本就不吃这套,“以为说几句好话就成了吗?哼,阿姐居然还带回了个男人!”不满地看向一旁的君琰,可惜他不为所动,依旧淡然坐着,让女奴一杯一杯地往杯中倒酒。

    她是真的承受不住了:“阿烨,我错了还不成吗?”眼神可怜地看着他们,软软地唤着,“冬城,大哥,我错了哪。”

    喝完了一杯后,君琰将酒杯一放,添油加醋地说道:“女人,你忘了,找到本宫时说了那番感天动地的话了?你说啊......”暧昧地勾唇,看着她脸色不断地变换,嗯,更有趣的是,她的那些男人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差,只有容家的那个不错,唇角带笑的。

    还未起身,就看着容卿朝着她伸手,他心中一哼,那女人好似得到了什么恩惠似的,温温顺顺地伏在那人膝头。紧握了杯子,他不管如何用强的,也没见这女人这般柔情似水过,尤其是看到她含情脉脉地望着容卿,一口一口地唤着什么大哥,不快,当真不快!

    乖巧地靠在他身上,眨着眼,觉得还是先得到大哥的原谅吧:“好大哥,不会生气吧?”抓着他的手,摇啊摇的,都差撒娇了,“大哥......”糯糯软软的声音,恐怕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被融化了,何况是爱她的容卿呢。

    无奈地叹气,指责了一番:“阿宁,你这般不声不响地离开,可知有多伤我们的心,还是为了个他人。”她想反驳的,可付烨和冬城连连帮衬着,她一顿,只好全盘接受,一个劲地‘是是是’。点了点她的鼻子,“就知道你这丫头最坏,令我不得安生。”虽然有责怪之意,可更多的是宠溺。

    堂而皇之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其他的几人是醋劲齐发,恨不得要淹死他们了。她有些不自在了,扭捏地唤了句:“大哥。”

    容卿笑了,抱着她坐到了凳上,慢慢地拉过她的手。

    她凝视着他,心中暗叹,她的大哥真是好看,一袭青衣下他是面如美玉,温文尔雅,微微笑时,整张脸是容光焕发,令人挪不开眼。呆滞了片刻,就见到他蹙起的眉,有些不解,看着其余人也是这幅凝重的神情,然后,她就听到了容卿低沉而缓慢的声音:“阿宁,你怀孕了。”

    作者有话要说:觉得不妥,就改了下。。。

    感觉玩蛇太早了,啊呜

    PS:感谢 step心微凉扔了一个地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