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都说孕中嗜睡,原先还没有感觉,这些天来付宁是动不动就想闭眼,所以这一觉睡到自然醒,她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重生魔女的条件最新章节

    刚唤了女奴进来着衣,门口就进来一个白衣少年,漫步而来,浅浅笑着。她微眯了眼,很是享受他带来的清爽之气,好似就这样看着他觉得浑身舒服。

    但是,目光落到他手上的托盘时,她就紧皱起了眉头,心想,不好,又是那苦涩的安胎药。

    冬城笑意融融地舀了一勺,举到她嘴边,轻声说着:“主人,该喝药了。”他一大早就起来了,亲自看着这药,念着她好睡不忍叫醒。听女奴说她醒了,他就立刻赶了过来,笑了,“这药,对身子好。”

    无奈地喝了一口,她整张脸就像拧着的麻花:“味道更苦了,怎么会这样?”这些天来她天天喝药,对药的味道已经烂熟于心,今日的味道,的确有些不一样了。

    “新配的药,加了几味东西进去。”

    这般一说,她也没法子,即便是她向冬城施压也是无用,这少年倔强的很,若不是亲眼看着她把药喝完,他就绝对不会走的。拿过了药碗仰头喝进,待冬城接过药碗时,他露出了一笑,这笑的味道太过温柔,让她都险些忘了他硬逼着自己喝药的事实。

    “他们怎样?”

    拿了颗酸梅,放进了嘴里。

    他见状,一颗一颗地把酸梅放到她手里,也不多给。这样重复而单调的动作他却做得很是享受,偶尔他的手指轻轻刮过她的掌心,就好像已经触及到她细腻的肌肤,低头时,他不自觉地脸红了。随以,在回答付宁的问题时,连声音都有些微颤:“容卿在处理容家的事物,至于太子,他很神秘,不知道在做什么。”

    她缓缓点头,现在君临大乱,他们也的确是忙了。

    又问:“那阿烨呢?”前些天听说他操办起了婚事,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冬城笑了,和她说起了付烨的事情。那家伙忙得不亦乐乎,还大张旗鼓地宣布要娶妻了,不过他使了点小心眼,根本没把其余人的名字说出去,后来还是在太子的喝令下,他才收敛了不少。

    也是了,还是低调点为好。尤其是她还是要嫁给四个男人,若不低调着些,可就真成了古今奇观了。

    “主人,外头天气好,去走走吧。”

    在冬城的劝说下,她克服了懒散的性子,从床上走了下来,几步后,她走到冬城面前,吧唧亲了一口。见着他一愣一愣的,她哈哈大笑,心情愉悦。在那三人面前她总是被动的一个,也只有在他面前,才掌有主动权,难怪他们这么喜欢‘欺负’她,原来这感觉,还真不赖。

    出门后,来到了小庭院。

    不过才抬脚,迎面就扑倒一团毛绒绒的白色,好在那力道不好,否则是真要把她给扑倒在地了。冬城赶紧快步上前,把她拥入怀中,轻声地问着如何,她摇摇头,笑着说无碍的。

    那团毛绒绒的东西就是许久不见的大狗阿炎,估计是见着她太激动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面而来。它静静地坐在地上,伸着长长的舌头,一个劲地摇着尾巴,丝毫不觉方才有什么错的地方。歪着脑袋,啊呜了几下,笑眯眯地把爪子搭在她的裙摆上,那模样,要多殷勤就有多殷勤。

    “主人有了身孕,断不能让它接近了。”冬城上前,冷冷地盯着阿炎,企图赶走它。

    可这阿炎是冰天雪地里混大的,哪有这么容易被赶走的,反倒把这赶走当做了好玩的游戏,蹦跶蹦跶的,不时地‘汪汪’地叫着都市上忍全文阅读。饶时付宁再想生这狗的气,也被它逗乐哈哈大笑。

    “阿宁。”

    这样轻柔低沉的声音,只有一人会如此。

    转过身来,看到了坐在轮椅上淡然而笑的容卿,同样是一身白衣的他,若说冬城是演绎出了白色的纯净,那么他就是将单调的白色生生多出了几分高华之气。他慢慢推着轮椅,这样的一幕,看在付宁眼里,是如画一般的好看。

    她在想,大哥素日里喜欢青色,不想穿起这白色来,也是这样的炫目逼人。

    他不语,望着她身后跳跃着的大狗,淡淡说道:“你怀了孩子,不宜让这东西再接近你了,依我看,不如把它阉了吧。”这话一出,阿炎就恹恹的,朝着容卿汪汪了几声,逃也似地跑开了。

    “哈哈,还是大哥有办法。”笑了后,又问,“大哥,几日不见,大哥去忙什么了?”

    回答她的,只是容卿的神秘一笑,然后这一笑过后,他说:“阿宁别多想,好好准备成亲就好。嗯,关于与谁洞房,也不知阿宁想好了没有?”咯噔一声,她尴尬地扯扯嘴角,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再次摊在她面前,她脚步后退,也不敢靠在冬城身上,怕撞见他同样探来的渴望的目光。

    所以,她唯有.......

    捂住小腹,装起了疼痛:“大哥,我肚子好痛。”为了装的像些,她直直奔入容卿的怀里,低头靠在他肩头,立马变成了由于疼痛难忍而止不住撒娇的小女人。嚷嚷了会儿,耳边听到了容卿低低的笑声,她一愣,莫不是装的太不像了?

    不管,继续装才是。

    拍拍她的后背,如同哄孩子似的:“好了好了,快回去休息吧。”看着她装的这般辛苦,真是于心不忍,干脆配合她演一场吧。他叹气,面上也浮现了一抹担忧,“阿宁,若真是疼痛难忍,我去开个方子吧。”感受到了怀中人一颤,他说得越发欢了,“阿宁莫要拒绝,若是.....”

    立刻从他怀中挣脱,她笑笑:“其实也没那么痛了。大哥我困了,先回去了。”还未等他回话,就拉着冬城,算是落荒而逃了。

    接下去的几日,她就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安胎。

    算算日子,这婚礼也快准备了有些日子了,也不知怎的,越临近那日子,她心里就越发忐忑,都不知该怎样面对那四个男人。

    摸摸如今还是平坦的小腹,不禁一笑,算了,是她惹出的情债,她慢慢还就是了,好在有肚里的小东西在,她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做些什么了。晒了会儿太阳后,回到屋内,见到了架上摆放着几件嫁衣,她顿时傻眼了。

    “这是.......”

    “这是公子送来的。”

    “这是容公子主人送来的。”

    “这是殿下送来的。”

    “这是.....”那个女奴顿了下,不知该怎样称呼冬城。

    四个女奴分开站着,分别引见了自家主人送来的嫁衣网游之零纪元最新章节。付宁粗粗看了,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些嫁衣做工精细,定然是价值不菲,且每件还各有特色。阿烨这小子送来的,做工繁复,华丽炫目。大哥送来的,低调而精致。嗯,再是君琰送来的,扑哧一笑,和他的为人一样,张扬,但不得不说,很是华贵。

    看向最后一件,说实话,她是有些惊讶的,冬城身无分文,怎么还有银子购置嫁衣?正沉思着,冬城就走了进来,她招招手,指了面前这件飘渺嫁衣,想像着她穿在身上的模样,便问着他从何而来。冬城抿嘴,轻轻地问:“主人是嫌它太朴素了吗?”

    “我很喜欢,只是好奇一问而已。”

    “我.....用白家的传家玉换的。”他知道她的反应,急忙解释,“那玉是白家家主用来号令家臣的,我现在已经放弃了这个身份,对我来说,那玉已经没用了,还不如.......”那玉是他与金无命一道时,金无命为了聊表忠心献上的,现在,他用这玉换得了一件嫁衣和几处田产。

    捧住他的脸,轻轻吻了上去。付宁颇为动容,这个少年,居然肯放弃他所有的一切。他这次送来的嫁衣,是想借此表明他会一辈子跟随在她身侧的决心。

    “冬城......”她低唤,声色软软,一听就是哽咽。

    这时,女奴们识趣地退下了,她们很是清楚地知道,主人已经做了决定了。

    “先别去回话。”

    冬城一怔,以为她要反悔了,眼眸一暗。付宁笑着圈住他的脖子两人唇齿缠绵时,她俏皮地说着:“不让他们知道,岂不是更有趣?”冬城释然,也轻柔地回着她的吻。

    一番深情拥吻后,两人对视着,忽然都笑了。

    念着明日就是成亲的日子,还有一大堆东西要忙呢,就让冬城早早回去了。让女奴伺候了更衣,躺在床上的时候,望着那件红色的嫁衣,她枕着双手,甜蜜地笑了。

    由于嗜睡,她经常都忘了时辰,只觉得迷迷糊糊之际,好像有人走了过来,然后头就被温柔地抬起。她嘟哝了声,想继续睡去时,忽然感觉到了身上一凉,猛然睁开眼时,只见身着喜服的君琰正在脱着她的衣服。

    不过眨眼间,她就被剥了个精光,而她正以暧昧的姿势靠在他的怀里。

    望了眼窗外,天还黑着,这家伙跑到她房里脱她衣服作甚?

    “你做什么!”

    白了眼,丢了个最为直接的回答:“自然是帮你穿嫁衣。”起身,把赤身的付宁抱起,走向了浴桶,“先沐浴,待会儿本宫亲自伺候你穿衣。”他咬着‘亲自’二字,好似她再拒绝,就太不像话了。

    “现在天都没亮,你这般猴急?”竟不知怎样说他了,真是好气又好笑。

    此刻的他,喜服着身,长发束冠,她一愣,即便是入宫进谏时,他也是长发披散,狂放不羁的。现在喜服一穿,当真是俊朗不凡,加之他原本邪魅的气质,这样的君琰,竟让人挪不开眼来。

    见她也在打量着他,他高傲地抬着下巴,轻哼着,那意思好似在说,本宫如此迷人,女人,你不会来了**吧?她扑哧一笑,的确,他有骄傲的资本,不说他数一数二的面容,就是他浑身散发的十足霸气,也足以让女人倾慕穿越之降夫记

    “本宫可是听说了,你不喜欢本宫送来的东西。”

    这缓缓而来的一句,听不出任何起伏,可付宁知道,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此时很不满了。果然,他的一下句就是:“女人,本宫可是第一次送女人东西,你居然敢拒绝?”

    “哦?那当时太子妃的嫁衣呢?”她泡在木桶内,笑嘻嘻地问,饶有意味地看着他皱眉的样子。

    “她?那是宫里赶制出来的,与本宫有何干系?”眼眸一扫,他双手交叠在胸前,勾唇笑了,“女人是在吃醋了?嗯,本宫允许你吃醋。多吃点,本宫喜欢。”上前,他笑了,显然心情愉悦,拿过了一旁的皂角交到她手里,直接命令道,“洗。”

    手一个打滑,那块皂角就顺势滑入了桶中。

    “你故意的,想让本宫帮你洗?”虎着脸。

    “不是......”

    刚想解释什么,就见他动作迅速地把手探入木桶中,这样顺溜的样子,让付宁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思。这不,说是拿那块皂角,他的手哪有一刻是真正去找那东西,反而是.......揉捏她的柔软,抬眼望着他眼睛,她被吓了一跳,扑通一声,她干脆躲到了水底,看他的手还怎么不规矩。

    “呦,想躲起来了?”

    “是啊。”露出了白牙,笑笑。

    他坐到了榻上,双脚不羁地架在案几上,朝着他莫名地笑了,这一笑,看在付宁眼里是别有意味。片刻后,他不紧不慢地拿出了盒子,嘶嘶了几下,一条翠绿的小蛇从小盒中跃起了身子,蛇头不停地动着,好似见到了外面很是兴奋。

    摸了摸蛇头,他笑得别样温柔:“女人,若是不乖乖出来,我这小蛇可就要游到你的木桶里了。”见她面色一白,他笑得越发欢了,“放心,你是本宫的女人,这蛇不会咬你,不过它喜欢钻来钻去的,若你喜欢,大可呆在木桶里不出来。”

    对蛇下了个命令后,小蛇欢乐地扭着身子,朝着木桶游去。

    “君琰.......”她软软地唤了,可怜兮兮的,“别哪......呜呜,君琰.....殿下......夫君......”

    她把能想到的都唤了出来,其实这声音很是动听,柔柔软软的,任何男人听了恐怕也会为之动容。无奈太子殿下闭眼靠在榻上,是一动不动的,微微勾唇。

    眼看着小蛇就要游到木桶了,心想着那蛇喜欢钻地方,顿时吓得面色惨败。朝他那里一望,咬咬牙,反正他现在闭着眼,应该看不到才是。就索性出了木桶,朝着他手边的嫁衣奔去。

    手刚要触及那嫁衣,只见君琰已经睁眼,晃着手里的嫁衣,看着浑身□,带着水珠的她,他眸色一深,紧紧地将她搂入怀中。

    然后,声色嘶哑地在她耳旁低语:“女人,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作者有话要说:完了,我花心了,原来最爱大哥的,现在居然喜欢太子了。。。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最专一的么。。。。。

    蛋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