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轻轻抽了出来,夜色如水中,一截湿漉漉的手指格外令人遐想。付烨屏住了气,双眸忽亮,鬼使神差地俯身靠近了她的唇边,红艳的唇微微张开,好似一朵绽放的花朵,惹人采撷。他憋红着脸,感受着她均匀的呼吸,面上的温度也越发灼热,手指是握紧了又松,反反复复,就是不敢真的吻下去战龙之王最新章节

    懊恼地抬头,锤着他的脑袋,不过就是亲一下,他怎么就下了了手?

    眼珠乱飘,他定了定心神,想着现在无人,不过是亲一下阿姐嘛,小时候也老玩这类的游戏,就算被阿姐知道了,也没什么的。他如此劝着自己,重新躺了回去,这时付宁翻身了个身,一伸手,半个人压住了他。

    头,靠在他胸前。

    手,圈住他的腰。

    而最让他心潮澎湃的是,他的某个发涨的东西,正好在她的腿间。

    扑通,扑通,他心跳地厉害,一直问着自己,该怎么办,他清楚地知道她是自己的亲姐姐,他是不在乎这些的,可若是阿姐醒来了,看到了这番景象,他要如何自圆其说?

    瞥了眼胸前熟睡的人,舔了舔干涩的唇,反正现在阿姐没醒。缓缓地伸出手,轻捏住了她的后脑,然后无比温柔地覆盖上了她的。不过轻轻一碰,这样柔软的滋味让他心头血气上涌,张嘴慢慢啃咬着她的下唇。

    “唔......”付宁觉得呼吸不顺,难受地叮咛。

    他吓得不敢动了,停了好久,等她再次沉睡了,才放心地蹭了蹭身子,把他难受的东西塞进了她夹紧的双腿间。他满足地叹了口气,这样突如其来的紧致,他全身紧绷,浑身的血液在那瞬间燥热了起来。学着那对奴隶的动作,他伏在她身上,一下一下缓慢地□起来,明明很想加快些,可又怕惊扰了她,只好双手猛抓着榻上的绒毛,紧咬着双唇不让溢出半分□。

    “咳咳......”

    里头传来了咳嗽声,他吓得脸色一白,赶紧想从她身上下去。不想他还未动身,就尴尬地看着身下的人已经睁开了双眼,他手脚一乱,一下跌倒在地。

    “我.......”

    付宁起身,微眯起倦意的眼,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光睡在这里,他方才可是趴在她的怀里,若是她还是如从前一样纵容他,日后还不知会如何,也是时候该知道知道了,“我可是说过的,日后不准你和我同睡,怎么,这些话都忘了不成?”

    “我,我哪有!”他立马地扭头,掩去了尴尬万分的面色,“我只是.,只是,想和阿姐一起.....”

    “咳咳,阿宁.......”

    里头的咳嗽声越发剧烈,付宁也赶紧起来,懒得再追究他的那点子事情,就忙着照顾母亲了,只吩咐了他回去,不准他再来。他乖乖地点头,想着方才也算是赚了便宜,真的让她怀疑了也不太好,扁嘴,不情不愿地拖着步子走了。

    经过门口时,原本付烨连眼都懒得瞥下冬城,他哼了声,忽然注意到了冬城手上捧着的被子,心想着莫不是这奴隶早就来了?他面色阴冷了下来,用力拉过冬城的项圈,把所有恼羞成怒都加诸在了手上的力道上:“你方才可有看到什么?”

    “没有。”冬城慢条斯理地摇头。

    “哼!”使劲推开了他,离开还不忘警告了句,“最好没有,否则你的人头就不保了!”

    冬城低垂了眼帘,屋内的一幕,他的确看得清清楚楚,他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主人,只是没有料到亲姐弟之间也能如此,倒真是让他开了眼界洪荒之灵吉菩萨最新章节。身为奴隶,想要活命,自然会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巴,何况他现在别无所求,只想好好扮演她未婚夫的角色,然后,等待主人的厌倦。

    “这幅深沉的表情真不适合你。”原本打算守夜的,可母亲硬是让她回去就好,她虽不明白为什么但也听从了。忙完了母亲的事情,付宁走出了屋外,挑起他的下巴,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摇头叹道,“是不是在想着,我就要嫁给那个高将军了,你就可以自由了?”

    他诚然点头。

    “那好,那就好好扮演他。”她张开双臂,笑了,“我乏了,抱我回去,记得动作温柔......”她话音未落,冬城已经板着脸一下抱起了她,原本以为他瘦瘦弱弱的,这力气倒是不小,抱着她脸部红气不喘的。

    他别过脸,不去看她一丝一毫的神情,紧闭双唇,视怀中的女人为无物。她胸前的柔软没有蹭到他,让他心神微动,她淡淡的馨香他没有闻到,更没有被吸引片刻,手臂中温热的身躯只是他的幻觉,只是他的幻觉.........

    窝在他的怀里,她的身子随着他的步子摇晃,这样的感觉真的像是回到了从前,她伸手,理了理他额角凌乱的发,她面色柔和了下来,“真像。”听到那个像字,他身子一顿,无意识间加重了力道,捏得她的肩膀都有些痛了,“真是无趣。”她轻碎了句。

    冬城走得很快,好似把她当作了一件东西一样抱到了院子,快步进了屋内,把她放到床上一丢,面无表情地就要往外走去,就如寻常的奴隶守夜一般。

    “站住。”

    他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她。

    “若说,我要你留下呢?”拍了拍床边,意有所指。

    好半天,他红透的脸才恢复了,硬是挤出了这么一句:“我不做娈童。”本就想逗逗他,没想到他还以为是真的,那股憋着的神情当真是有趣,还真以为要吃了他一样。摆摆手就让他下去了。冬城一愣,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他都不知所措,也不似失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点头后就走出了屋外。

    之后的几天,府里都很平静。

    付夫人的病虽没什么好转的迹象,可也没有恶化,这点,付宁算是颇感安慰了。今日出门前,付夫人还好好嘱咐了她一番,那意思是让她好好把握住高将军,难得高家愿意和她们联姻,决不可错失良机。

    这些她都懂,何况她对那个高将军也没那么反感,即便没有他,也会有别人:“嗯,我明白。”

    赴约之前,她是千万答应了母亲会好好的,到了东湖后,她简直要怀疑高家联姻的诚意了。偌大的湖面上没有任何船只,高修就笔直地站在湖边,一袭修身黑衣,身形挺拔,见到付宁时紧绷着俊脸,半天才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

    “将军,我们找个地方先坐?”

    “不用坐了,母亲说了,我是要和你培养感情!”高修大手一挥,迈开步子,“走,培养感情去!”

    付宁揉揉发涨的脑袋,扯着笑问:“敢问将军,要如何培养呢?”她怎么觉得这东西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的,莫非高大将军有高招不成?

    他点头,伸手往前一指,那气势颇有挥军杀敌的意境:“逛湖三国混官录。”

    眨眨眼,以为他只是说笑而已,这东湖可是君临最大的一个湖了,若真的逛完了,那这双腿也不要了。没想到的是,大将军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刚发话完毕就一人负背气宇轩昂地走起来,也不管身后的她是怎么吃力地跟上。

    “将军!”这回,她也微怒了。

    “有事?”

    “我累了!”紧紧地盯着他。

    “嗯。”高修上下打量了她,“气喘,流汗,嗯,你的确累了。”停了会儿,眼瞧着差不多了,转身就说,“休息够了,继续培养感情。”

    付宁颇为无奈,靠在冬城的身上才算是站稳了脚跟,平复了下心情,觉得这大将军真的非同常人,吸了口气,缓缓说道:“将军是想培养感情?”料到他会点头,她牵强地扯了个笑,“那好,现在我累了,将军抱我前面的亭子。”见他凝神思考着这话是否属实,她又加了句,“还是将军今日来是敷......啊啊......”

    这人,怎么不说一声就抱起了她?

    身后跟着的冬城一怔,慢慢地跟上,抬头,正好与她的目光不期然地对视了,他赶紧别脸,装作一切都未看在眼里。付宁低垂了脸,同样是被人抱在怀里,其中滋味却是大不相同,冬城的怀抱冷冰冰却实则温柔,她会有恍神,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而高将军........高将军是好,适合做一个夫君,一个不爱但是可以相处一辈子的男人。

    愣神之际,她已经被他抱到了亭内。

    双脚落地时,她觉得无比踏实,被他一抱,只觉双臂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嗯,很好。”

    她很诧异,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高修自顾自点头说着:“虽然最后支撑不住了,还是身强体壮,适合当我的妻子,嗯,好生养。”拍拍她的肩,那感觉怎么都像交代下属的意思,“我很满意,我会尽快让母亲选个日子把亲事定下来,然后,我们生孩子去。”

    “呵呵,将军说笑了。”

    “不是说笑!”他一板一眼地答道,神色认真而严肃,忽然他耳廓一动,喝道,“什么人在此?”

    付宁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亭外缓缓出现了一袭熟悉的身影,坐在轮椅上的容卿手执笛子,眉目含笑。

    “大哥?”

    今日着件淡绿半臂鹤氅,轮椅后,是一池碧波,他暖暖一笑,微微荡起了她心间平静的湖水,似乎,印象中的他从来都是这般,温润如玉,让人.......不禁意地跌进他深邃的眼眸中.......

    “高将军真是耳里非凡,佩服至极。”

    “不敢,敢问侯爷为何会出现在此?”

    容卿拨弄着那根雪白的笛子,笑道:“闲来无事而已。倒是高将军,容某方才经过高府时看着高夫人似有急事找将军。”他指了指身后急冲冲赶来的奴隶,高修一看,眉头紧皱,和付宁告别了后就急忙回去了。等亭子再无一人,他慢慢转了转轮椅,眼神幽暗,轻叹了声:“阿宁,你是要,嫁给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