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这股难耐的zao e中,付宁缓缓地睁开了眼。

    因药力所致,她此刻已软绵绵地瘫倒在冬城的怀中,轻启双唇,发出的声音变得柔软异常,还带着几分迷人的嘶哑.这一出声后,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北扯得凌乱的嫁衣,再看向那四人似笑非笑的目光,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女人,yu huo shen yinshen yin焚烧的滋味,如何啊?”首先开口的是面带笑意的君琰。他踱步而来,慢慢地在她面前蹲下,伸手极具挑/逗地撩/拨着她本就敏感的身子,一下一下地捏揉着。付宁狠狠瞪着他,他勾起唇角,全然不把这些放在眼里,手下的力道越发用劲。抱着她的冬城有些于心不忍,刚想伸手,就被他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哼,这个多情的女人,不给她些教训,只怕以后又要跑去勾搭男人了!”

    “你胡说什么.......”

    明明是这厮先强了她的,现在还说勾搭,岂有此理?凶悍地挥拳出去,不想竟变成了软绵绵的爱/抚,她又气又急。

    君琰也懒得再管,直接将她双手举起,示意冬城握住总裁小丫别逃气最新章节。她赶紧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冬城,正在此时,君琰大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就挑落了她的衣带,那件华丽精致的嫁衣如破茧成蝶般从她双肩褪落,她那光滑如镜的肌肤一寸寸落入了他们的眼中。

    突如其来的冷意,缓解了她身上的zao e ,甚至,还很舒服。

    轻声叮咛,寂静的厅内,这一声,无疑刺破了他们隐忍已久的伪装。见着他们眼眸中涌动着的暗潮,她伸出一脚踢向了君琰,轻骂道:“都是你!”

    此时她双眼迷蒙,含着嗔意,半遮半掩的娇柔身躯,尽显媚态。君琰低吼声,抓住了她的脚踝高高举起,一个用力,从脚开始,把她的嫁衣撕成了碎片。她微微蹙眉,刚想脱口而出的话被冬城柔软的双唇一一吞进。付烨见状,也忍不住了,快步上前,双手肆无忌惮地掠过她的min gan处。

    “嗯......呃.......”

    两人唇齿纠缠间,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稍稍动了动身子,蹭到了某个ying着的东西,她一下就僵住了,顿时也清醒了不少。现在她可是嫁给了四个男人,她可不想一起承受着他们的欲/火。颠着身子,试图挣扎,可在他们眼里,这样无力的挣扎,叫做邀请。

    唇上,胸上,脚上,全部被他们三人占据。

    这样一齐攻来的架势,她有些承受不住,呜呜的shen yin从喉间溢出。

    而这时,君琰已举起她白嫩修长的腿,大手正要探入腿根处,她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尽管现在燥热的身躯需要得到慰藉,可若是这样下去,恐怕.......

    扭过头,看到了笑得风轻云淡的容卿,她眼眸一亮,拼命地动着,开口柔柔地唤道:“大哥.....大哥救我.......”

    “阿姐,你说错话了哦。”付烨眯起眼眸,阴测测地说着,还在她腰间重重的咬上了一口,“哼,没人会来救你,阿姐,今天我们就要让你尝尝难受的味道。哼,一想到日后我们不能每天碰你,哼,我就来气!”说完,又在她身上留下了几个鲜红的牙印,恨不得在她全身都留下这痕迹。

    “够了,当心伤了孩子。”容卿淡淡地开口,付烨这才停了下来。

    一见到他回话了,付宁像看到了希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眸中泪光点点,娇声软语的,好不惹人恋爱:“大哥,好大哥......大哥,我和你.....我要和你洞房,大哥快来救我.........”虽然大哥也爱欺负她,但现在,也没得选择了。

    容卿依然不紧不慢地推着轮椅,唇边带笑,凝视了好一会儿,才把她抱在怀里,小心地安慰着。

    君琰冷哼一声,抓住她的脚踝,盯着容卿:“住手!这个女人可要好好惩罚,免得再移情他人,这可是你说的,怎么,现在反悔了?”纤长的手指一点点攀附在她的一截小腿上,来来回回地摩挲着,薄薄的茧子滑过她细腻的肌肤时带起了阵阵酥/麻。

    不可否认,这样悄无声息的撩/拨让她有些沉迷,甚至,她已感受到她的身体已经做出了羞涩的回应。可是她不能,若现在真的接受了,怕阿烨,还有冬城,都会源源不断地过来。她咬住双唇,用力一甩,然后乖巧地缩在容卿的怀里。

    “女人你!”

    不敢回头去看君琰,她把脑袋窝在容卿的肩上,轻轻说着:“我选择大哥.....大哥,我们快走吧总裁的重生妻最新章节。”容卿一听,温柔地笑了,揉揉她的脑袋,随手把地上的衣物披在她身上,准备抱着她回房。推了几下轮椅后,付烨上前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看着她时,他哼哼地打着气,对她那声‘阿烨’是充耳不闻。

    一手按住了轮椅的把手,另一手边摸着她的后背,那样强烈的占有欲让她很是无奈。刚想开口解释什么,就被他一个眼神给逼了回来,她想,得了,那是他们的事情,她还不如好好睡上一觉。

    闭眼后,头顶传来了容卿低低的笑声:“阿宁好自在啊。”她吸吸鼻子,哼了声,算是回答了,他笑了笑,看着付烨停留在她背上的手,轻轻地拂开了,“阿宁要睡了,别打扰她。”

    “哦?难道你不解释解释吗?”

    “好,那就解释一下。方才的确是想让阿宁吃些教训。可我也无奈,阿宁选择了我,我不好推辞。”好似为了配合他口中的无奈,他轻叹了几声。付烨一脸鄙夷地看着这厮,什么无奈,看他是巴不得,哪有无奈之人还笑得这般开怀的?虚伪,简直是虚伪,而最为虚伪的是,他随后低头,轻柔地问着她,“阿宁,你来说说,你是不是选了我?嗯?”

    咯噔一声,她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射来,好似要把她射成一个窟窿了。

    冬城站起身来,用他柔和的眼神望着她,她有些内疚,赶紧避开时,又对上了君琰那双黑色深邃的眼眸。暗叫不好,这位高傲的太子殿下定然吐不出好话的,果然,她缩了缩脖子,就听到这厮的威胁了:“女人,给、本、宫、好、好、想、清、楚!”

    还一字一句呢,她哼了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多大的仇恨呢。

    环视了所有人,她算是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她想,干脆谁都不选吧,转念一想,都嫁给了他们,若不选,说不定把他们都给惹了,那可就不好了。

    犹豫之际,容卿笑着低头在她耳边一咬,她红了脸,最后轻轻地下了决定:“我......选择大哥.......”她也不是胆小的人,可就是觉得说这话时,浑身都在哆嗦。容卿笑了,对他们做了个告辞的动作,就抱着她出了门。

    在他的臂弯中,她看到了那三人咬牙切齿的模样,顿时后悔了,也不知道大哥说的话还管不管用。所以一回了房,她就抓着他的袖子问,此计是否可成。

    忽地,她的身子就被腾空抱到了床上,女奴适时地放下帘子,朦朦胧胧的。容卿一手轻柔地掀起帘子,抓住了一角,拿在手中反复捏揉,笑着说着:“这薄莎真是深得我心。”随手放下后,在外人看来,只剩下两个交叠的身影,一人坐着轮椅,一人坐在床沿,都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然后,就该是你侬我侬了,抵死缠绵了。

    可事实上是,容卿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正舀了一勺,慢慢地喂着她。

    “大哥,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俏皮地眨眨眼。

    “放心,我不会动你,带你来,不过是想耍耍外头的几人罢了。”余光瞥向了后窗,他缓缓勾起唇角,那窗虽然远到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可却是能将这里的一切都看得透彻,所以他便想出了这计。

    又舀了一勺给她,显然她很不想喝药,这药一次比一次苦,实在是喝不下了。她开口想说不喝了,可看到他含着笑意的眼眸,她眼珠一转,露出了狡黠的目光墨迹未残闻弦歌·东风不还。这下,她是彻底领悟了他的意思,含住了那口苦药,轻喊着:“大哥.....不要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这药很苦,她不要了。

    停了半响,她朝着窗的方向望去,靠到他耳边问道:“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没跟来?”

    伸手抹去了她嘴边的药渍,笑着摇头:“是你唤得不够娇媚。”白了眼,她有些不甘心,他宠溺地笑了,把一勺药放到她嘴边,知道她会抗拒,就哄着她说,“这次,我保证让他们现出原形,所以阿宁乖,喝了它。”

    微微蹙眉,是半信半疑地将药含住了。

    这时她的脖子伸得老长,也没有注意到那勺子久久都没有离开。容卿眸光一闪,顺势抽出了勺子,带出了她的几分shen yin,又坏坏地在她唇上重重一按,这下,她不由自主地高呼了一声:“痛哪......”

    守在窗外的几人中,有人抖了□子。

    “哼,没用!”君琰极为鄙夷冬城的样子。

    “就是就是,阿姐他们应该没做什么的。”似是安慰自己,付烨如是说道。

    屋内的容卿又喂了她一口,低声说道:“听到了吗?”

    她兴奋地点点头,外头好像真有动静啊。

    又喂了她几口后,容卿温柔放到她的身子,半撑在她身上,不时地轻吻着她,还不时地咬着她,生生带出了她的shen yin。圈住她的腰肢,暖暖的呼吸喷薄在她耳侧,呵呵笑了:“仔细听,他们不出片刻就会有动静了。”

    果真应了容卿所说。

    后窗那里传来嘭一声,听起来,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付烨也忍不住了,他知道某个太子殿下一定会向鄙视冬城一样鄙视自己的,可是,现在里头的人已经相拥躺下了,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们不用猜也知道,这.....让他还怎么忍得住?

    瞬时,女奴熄灭了蜡烛,可不知为何,独独留下一盏,从他们这里可以透过昏暗的烛火,看着那道薄莎下,两个交叠的身影,在动,真的在动,还极其暧昧.......

    “他们该不会.......”付烨尽量压低了声音。

    卡擦一声,某位尊贵的殿下再也忍不住了,大手一拍,竟生生地将窗边的木条给拍了下来。这一声,显然也惊动屋内的两人。容卿捂住她的嘴,示意不要笑出声,否则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殊不知,付宁实在想笑,被捂着嘴,那些笑声透过大掌,听在那些人的耳里,不知不觉就认定了那是娇媚的shen yin了。他们暗暗都骂着容卿为人阴险狡诈,自然了,容卿也知道他们对他的拳拳恨意,所以他就起了个大早,特意恭候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男人们的宅斗。。。。

    话说我现在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顶着面膜码字

    传说这样面膜就会把辐射给吸走了

    就辐射不到瓦的脸了。。。

    然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脸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