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相比那三人的神情恹恹,容卿是容光焕发,笑得如沐春风。

    由着女奴推着轮椅至便厅,他举手示意,让女奴快些备下他们的早膳,说是别让贵客们久等了。

    付烨毫不客气地坐下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付家的,怎的面前这人竟然反客为主,好不要脸。随手拿过杯子,也不管什么礼仪风范,仰头喝尽,啪的一声,将杯子放到桌上,目光冷冷地盯着容卿。

    “嘘,阿宁还在安睡,你这样,会吵醒她的。”容卿笑笑,这一笑,真是让那三人恨不得上前就撕了他那张脸。君琰上前,正要说话,一个女奴弯腰请示,容卿温和地问着,“何事?”

    “容公子,我等今早发现后窗坏了几根窗棱,上头还有些抓痕,不知容公子......”

    含笑望着女奴,轻轻摆手对她说道:“无碍,春暖花开的,想来是有些发情的小猫,耐不住寂寞磨坏了窗棱。”说完,还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面色难看的众人,随后动作优雅地举杯,慢慢喝着,明明是再寻常不过的茶水,可现在喝来,却是另一番别有滋味。

    杯子还未放下,就被付烨凭空夺去,他也不在意,淡淡笑着静等着他们今日来的目的。君琰看了冬城一眼,冬城点头,从身后拿出昨夜他们抽签的盒子,放到了桌上后,君琰大手一指,那意思是说他们日后就得按照抽签的顺序前来,然后以此类推,任何人都不得反驳。

    “嗯,这是个好办法。”

    “那还废话什么,快些抽签!”付烨不耐烦地催促着。

    “可是.....你东西是你们拿来的,我怎知,其中会不会有.......”容卿一手支着脑袋,盯着那盒子,不咸不淡地说着,此话一出,更是让那三人恼火至极。

    抽签的确公平,可他又不愿真的遵守这些规则,凭着他的手段,要想独占阿宁一人,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里,他的目光略过了三人,他心中暗暗叹气,既然都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了,不做些妥协是不行的了。无奈地勾起唇角,他伸手就往盒子探去,紧接着,其余三人也探了进来,纷纷抽中了自己的签。

    “现在,把签都亮出来吧。”说这话的,是付烨,他笑嘻嘻地亮出了他的签,那上头赫然写着‘一’这个大字,“哎呀,我居然是第一个,看来还是我和阿姐有缘呢带着异能兴农家最新章节。”瞥了眼冬城的,哼,第三,那容瘸子和太子的,这两人就有一个是最后的,不过看太子的颜色,怕是......

    “不行,这不算,重来!”

    “好,那便重来。”

    “嗯。”除了那个占了第一的付烨外,连一向温和的冬城也同意了。

    付烨极不情愿地把签丢回了回去,兴致缺缺地再次抽签。

    也不知是怎的回事,这次抽签后,所有人的顺序都没有改变,太子依旧是最后一个。他看着那跟签,恨得牙痒痒的,刚想发怒,一个将士打扮的人朝着厅内的人抱拳行礼后,悄悄在他耳边说了通话后,众人只见他面色一改。

    “本宫还有事,那个女人就交给你们暂时照料了!”甩下这话后,他挥挥衣袖,随着那将士立刻出去了。

    准备婚礼的这段日子,君琰就从君临调回了些人过来,明着说来是要些人手,可谁都知道,他还在惦记着君临的那档子事。这次那个将士前来,一定是君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付烨懒得理睬,他笑着晃晃手中的签,容卿颇为无奈地想答应了,可好巧不巧,管事的来报说流民太多,底下的人都快压制不住了。他不悦地皱眉,那些流民还真是会选时候啊,他都已经大度把流民迁往野人的领地了,居然还敢给他惹事!

    “告诉他们,若再敢闹,就杀上几个人试试。”

    “这......”管事的犹豫片刻,说道,“主人,若杀了他们,怕是.....”

    “怕甚!”他喝了声,制止了啰嗦的管事,并转头冷冷地盯着容卿,提醒道,“别忘了,我可是第一个。”在容卿的点头应允下,他才安了心,提步出门。

    容卿打发了冬城走后,轻叹了口气,他苦笑地摇头,径自推着轮椅回了房。经过回廊时,见着几个女奴从房里出来,看样子,阿宁是醒了。刚要推动轮椅,一个的女奴上前,迅速地将手中的东西交到他手里,并轻声说道:“主人,事情已经办妥。”

    “嗯,好,那便下去吧。”

    付宁踏出房门,看到的便是容卿对着手中的绵帛怔怔出神。其实近日来,他们各自招来各自家臣亲信,这些付宁都是不管的,现在君临大乱,他们要保护各自利益也属正常。不过,这里毕竟是付家的封地,于理,她还是要问一声的。

    “大哥,发生了何事?”原本她想委婉地问,可一想,若委婉地问了会被他认为是两人有了嫌隙,所以她就直直接接地问出了心中疑惑。

    而容卿,似乎也很喜欢她的姿态,轻轻伸手,将她抱个满怀。笑着亲了亲她的脸,不答反问:“阿宁,若是太子在君临借故挑起战事,你可会动用付家之力去帮他?”

    他神情轻松,凝视着他的目光也是温和随意的,可付宁感觉得出,他抚着自己后背的双手正不动声色地期待着那个答案。笑了笑,圈住他的脖子,说道:“大哥多心了,现在君临就很好。要是真发生了什么,付家我也是做不了主的,一切还得由阿烨说了算。”这般一想,她微微蹙眉,“大哥,难道君临......”

    “没有,一切安好。你怀孕了,不宜多心。”

    “阿姐有我,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地球卡在穿越中。”处理完流民之事的付烨,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眼巴巴地就赶来了,就怕阴险的容卿会被他的阿姐给吃了。

    付宁笑着望去,咦,他身后跟着的可不就是那只色狗阿炎吗?

    “怎么把它也给带来了?”她记得容卿说过,孕中可是不宜接近这些东西的。

    “呵呵,估摸着,他想带你去坐坐雪橇。”容卿一看,了然于心。被戳穿了的付烨立马垃下了脸,鼻子哼着气,毫不客气地从容卿身上把她拽下来。

    付宁有些诧异,不过好在阿炎这狗很是识趣,乖巧地把爪子搭在她身上,那个殷勤啊。

    付烨说道:“阿姐,我们可是规定好了的,今后我们就轮流陪伴阿姐。好在啊,老天保佑,我是第一个。”说完,还时不时地瞥着容卿,那意思好似在说,你得等在我后头。

    目光来回地在这两人之间徘徊着,满是错愕:“这是.....真的?你们就这样,没问过我,就做好了安排?”

    “当然不问你,谁人都知道,阿姐你最是偏心。”这一声糯糯软软,颇有股子哀怨的味道在里头。付宁碰了个软钉子,尴尬地扯着嘴角,正想着该怎么会话时,身子已被他腾空抱起,“走,带你出去透透风。”身后的阿炎顿时眼睛一亮,‘啊呜啊呜’地叫着。容卿笑了,柔声提醒着好注意些才是。他不耐烦地丢了个白眼,“知道知道,啰嗦!”

    现在,流民全被迁至野人之地,封地已算是安全了。

    这一路出城来,付宁想下来走走,都被他的眼神给制止了,说什么会累着孩子的。其实他这哪里是为了孩子,不过是好些日子没碰她了,现下,就连抱着也是好的。

    出了城后,他点头示意,立马有士兵恭敬地拿过雪橇板子,不过那东西显然被改造过了,变成了一辆马车的模样,无非是底下的轮子被换成板子而已。给阿炎套上后,他才轻手轻脚地把她放上去。

    阿炎力气很大,啊呜叫了声后,欢快地在雪地上撒开了爪子奔着。碍着付宁有孕,他一路上都控制好了速度,所以也还算是平稳。

    在冬城这个极寒之地,春天来得特别晚些,风阵阵吹来,虽带了些暖意,但更多是凉凉的舒爽。此时,她懒懒地缩在角落里,裹紧了披风,眯着眼欣赏着一派初春景象。

    看着一眼堵嘴的付烨,凭着对他的了解,他那样子,显然在等着她开口,偏生还做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哎。轻叹了一下,如他所愿,她过了会儿,还是问了出来:“怎么想出带我坐雪橇?”

    “听说上回太子就和你一道坐了这东西。”

    顿时,她哈哈大笑,闹了半天,这小子是在吃味啊。

    看着她这般大笑,他面色通红,急急喝令后头的士兵不准跟来。她咯噔一声,想着这小子最是爱面子了,还是安慰一番才好。捏捏他的脸,说了大好一通好话,他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下。

    回头已经看不到士兵了,她忽然想到了容卿的那话,转头,神色认真地问着他:“阿烨,若是君临真的有难,你可会动用付家的力量来......”仔细想想,各贵族从来都是只管家族之事,王室的事他们从不插手,她问这些,的确是多余了。可一想到君琰他.......

    言至于此,看着付烨凝眉,想来也明白了她说的是太子之事皇宠缠身:男色无疆。他笑笑,把球又踢了回来:“我听阿姐的就是。”

    “阿烨,你可不小了。”

    “哦?”他美目一转,笑得开怀,右手把缰绳拽紧了几分,在不知不觉中,雪橇已经慢了下来。挨近了身子,他硬是将两人之间的隔阂一点点消除殆尽,直至,他们四目相对,身躯相贴,他扑哧笑了,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面上,“原来阿姐也知道我‘不小’了啊,很好很好。”

    慢慢压下了身躯,将她完全笼罩在怀。

    嘴唇朝着她的唇上寻去,她以为会吻下来,脸红得连忙躲开,哪里知道,正好将她的玉颈送入他口中。雪地很冷,即便披着披风也能感受到身子瑟瑟抖着,可他的吻,带着浓弄的热意,灌入她的领口。

    见着她乖巧地不动了,他抬起下巴,很是满意。抱着她坐到他腿上,披风一裹,将两人密不透风地裹住。顿了会儿,学着君琰的样子,他伸出小舌,来来回回地舔着她的脖子,那副认真学习的样子,真是让她好气又好笑。

    “嗯......痒了.......”

    完了,这家伙好像掌握了诀窍,小舌滑得更顺溜了,还在她身上扑哧扑哧地吸吮着,留下了一朵朵梅红色的小花。

    “嗯,阿姐怀了孩子,身上的味道更好闻了。”半放倒了她的身子,极其□地在她身上东闻闻西嗅嗅的,还嘟囔着,“就是不知道那里味道怎样,好想闻闻,算了,现在这么冷,还是先.......”

    就在他的脑袋一路往她的腿间去时,她脸色赤红,一掌拍了他的脑袋:“你还记得我怀孕了,臭小子,还不放开。”

    回答他的,是他的一记白眼:“哦?那昨夜你怎么和那瘸子恩恩爱爱的?”同时他的手也没有停下,摸啊摸,捏啊捏,揉啊揉的,唇依旧流连在她的颈间,慢慢往下,朝着她小巧的耳朵探去,“阿姐不用提醒我,我知道你怀孕了。”

    “昨晚....我没有.....”

    忽然,他停下了动作,双眸明亮,很是意外她的这话。

    就在付宁以为他不会做什么时,只见他眨眼笑了,一下抓住了她的手,含住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舔着。含入,吐出,再含入,再吐出,这样反复的暗示,让她不禁红透了脸。别过了脸,不去看他灼热逼人的目光。

    怎么,她的手被一股力道给拽了过去?

    回头一看,只见某人脸不红心不跳地把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腿间,她的惊呼被他吞入腹中,紧接着,她就碰到了异样的东西。就在他微微粗重的喘息中,他凝视着她,笑了:“阿姐,我虽然不能碰你,但是,你可以碰我呀。”

    作者有话要说:可恨的专审!!!!!

    什么肉末都锁啊啊啊

    我擦。。。

    真正的肉章锁,我无话可说

    可是,能不能不要什么都锁啊。。亲个嘴也要锁啊啊啊啊啊啊,就欺负我是小真空!!!

    还是说,我写了个KISS,专审你看了就硬了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