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睁开眼来,这一月来难得没有被孩子的哭声闹醒,付宁长长地吐了口气。摸摸如今已经平坦的小腹,回忆起生产的一幕,当真是虚惊一场,好在一切都没事。轻轻出声,寻常这个时候,都会有女奴上前伺候,今日她唤了几遍都没人。

    正打算再闭眼睡会儿时,她顿觉身子一轻,面上拂来一股清新的气息,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就笑着圈住那人的脖子,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不过一会儿,她的脚尖碰到了温水,手越加用尽地圈住他,柔声说道:“你也进来,一起洗。”头顶上传来一声低笑,抱着她的腰慢慢将两人都没入桶中,温水瞬时包围住了他们,舒服地浑身都舒展开来,还带起了溢出的水花。

    这些天来她都坐着月子,是不准她碰这碰那,她硬生生忍住了,要知道她现在是脏不到行了,所以乖乖地半趴在桶边,闭眼享受着冬城的伺候。抚过她的肌肤时,他的手很轻柔,好似她是一碰即碎的瓷器,她笑了,低头看着他横在她腰间的手,问道:“是不是粗了?冬城,我生产完后,是不是变胖,也变得不好看了?”

    冬城温柔地摇头:“没有,主人很好墨者计划。”

    只是,这个答案没有令她满意。

    她转过身,哼了声:“是吗?”眼珠一转,忽然很想调戏一番这个美丽少年,双手张开,一手靠在桶边,一手不怀好意地挑起了他的下巴,“嗯,那你来说说,我自生产后,有哪些变化?”手指慢悠悠地在他修长的脖颈间流连,“说对了,有奖励哦。”

    冬城笑笑,拿起皂角,认真地帮她洗着。可付宁一心想玩闹着,就是东躲西躲的,不让他的皂角碰到,他无奈地摇头,想固定住了她的腰身,不料她一扭避开后,他的手就这样阴错阳差地抓到了她的臀。

    他微微红了脸,对上了她浅笑盈盈的眸子,忽地,他也就不想放开了,反而重重捏了一把。在不知不觉中,两人不断地靠近,直至身躯交贴,呼吸缠绵,四目相对。

    自怀孕到生产以来,除了君琰那次无耻地碰了她后,他们为了孩子着想,都约好了不碰她分毫。现在孩子也生了,她见了面前主动送上门的可口少年,不占点便宜,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

    身子柔弱无骨轻轻摩挲着他,薄薄的红唇勾着一个弧度,东一口西一口地在他的锁骨上留下她的印记。笑着感觉着他喉结上下滚动,她再次哄骗着:“你说啊,我生产后,是不是变丑了,所以你都不想碰了?

    轰地,冬城只觉面色大红,双手不听使唤地抚摸着她的细腰,然后慢慢往下。目光明亮地盯着她越发丰满的酥胸,手指轻碰着那颗红梅,轻颤着声音说道:“没有.....这里.....反而大了......”

    就是这样诚实的回答让她哈哈笑了,奖励似地啄了他一口,还有意无意地蹭了蹭他某个地方。望着他,媚眼如丝:“那......有个地方,你想不想试试,有没有变化呢?”

    他老实地点头:“想。”然后在她的邀请下,他一举攻入。

    许是许久没有尝到欢爱的滋味了,这个澡,他们足足‘洗’了一个时辰,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那是雨露均沾。最后,付宁累到只能大口大口喘气,反观冬城,虽也雷,但仍是神采奕奕,她在想,若现在她松口说可以再来一次,她绝对相信冬城会毫不犹豫地再抱着她。

    “抱我出去吧。”

    “好。”

    沐浴完后,果真是神清气爽。

    穿好了衣物后,她问道:“孩子呢,还在他们那里?”

    “是啊,抱着都不愿松手了。”冬城笑着说道。

    想到这里,付宁不觉好笑,平常那几人都是争锋相对的,可这孩子一出世,他们就争着抢着要抱。导致了她休息的这一月里,她见过自家女儿的次数是寥寥无几。和冬城说了一会儿话后,他们就一同到了庭院。

    现在已是盛夏了,庭院里最是舒服,而那几个男人每天都会抱着孩子到这里,一起逗乐,只是这小家伙很不给面子,不是哭就是闹的,哄骗什么的根本没用。不过今日小家伙很乖,因为,她此刻正作者美梦。

    粉嫩嫩肉嘟嘟的身子四脚展开地睡在摇篮里,模样可爱,即使是睡着了,她还在不听地吸着手指,哼唧哼唧的,好似遇到了什么美梦。见到这一幕,要说最开心的便是君琰了,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这孩子是他的。

    “阿姐,你怎么来了?”最先发现她的是付烨红楼之情深如海

    “来看看孩子。”和付烨说了会儿话,走到容卿身边,唤了他声,“大哥,孩子怎样?”

    “孩子很好,阿宁,孩子很像你。”容卿温柔地笑了。

    这一句像她,让君琰很是不悦,好似这孩子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转头,对上了付宁,他沉声质问:“女人,你怎么没叫本宫?”

    “哦,我以为你清楚的。”付宁回了记白眼,之所以不理会君琰,是因为这厮非但没有好好照顾孩子,还把责任推给了其他人。照着他的原话就是,他是太子,何须亲自动手?

    君琰扬起下巴:“哼,有本宫在,孩子定然好好的。”扬起了一个笑脸,学着方才容卿哄孩子的动作,拍拍手,尽量温柔温柔地抱起孩子。

    这下,让付宁也颇为吃惊,原先他怎么都学不会抱孩子,他就以自己是太子为借口懒得再抱了,不想他在暗地里还下了功夫啊。不过,看孩子的样子,好似.....不怎么开心啊。孩子睁开了一条缝隙,见了不是寻常抱着她的容卿,立刻哇哇大哭起来,还一刻不停地颠着肉肉短短的四肢。那哭声嘹亮,让君琰面色一黑,不知该怎么办了。

    “臭小子,本宫是你爹,你居然不要本宫抱?”

    “哇哇........”孩子哭得越发响了。

    容卿无奈地摇头,好心提醒着:“孩子可能是饿了。”说完,看向付宁,她点头,准备接过孩子时,却被君琰狠狠地瞪了眼。她刚想说什么时,只见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扑哧一下,她没有忍住,大声笑了出来。

    小女娃才不管什么爹爹不爹爹的,她饿了就想吃,自然,想尿了也就尿了。

    殊不知,她这般随心的作为,让君琰满头淋着一身尿,嗯,怎么形容呢,应该说是......臭气熏天!

    “哈哈哈哈!”付烨憋不住大声笑了,还上前揉揉小家伙稀疏的毛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好样的,孩子,日后你可是前途无量啊!”

    容卿眉目温和地接过孩子,亲了口,奇怪的是,孩子见到容卿,不哭也不闹了,乖乖地躺好,还朝着他笑嘻嘻的。个把月大的孩子,还没有牙齿,那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可爱死了。又亲了一口,饶有意味地瞥着君琰:“这孩子,和我真有缘。”

    “嗯,确实。”连甚少说话的冬城也插了进来。

    见状,君琰再也顶不住这股味道,骂了自家女儿一句:“这个臭小子,是叛徒!”愤愤地甩袖离开了,众人见此,纷纷笑得前仰后翻的,心中暗暗赞着这孩子,敢尿前太子一身,真是替他们出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瓦查了下,小孩6月出牙齿,然后7月好像会爬了。。。

    9月好像会站起来了了,也会叫人了。。。

    啊呜。。。

    这货是太子的闺女。。可是就是不喜欢太子。。哈哈

    对鸟,还有一只狗。。瓦小时候就YY着坐着大狗去上学。。。到时候写太子闺女骑狗威风凛凛的样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