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与容卿一番激烈的欢爱后,付宁精疲力竭地靠在他怀里,而容卿也适时拥住她,大手轻柔地抚着她的后背风暴领主。两人**后,身上都冒着薄汗,就连肌肤也泛着兴奋的粉红。她伏在他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气着,而胸前不断起伏的柔软轻轻蹭着他,让他刚刚平复了心再一次,躁动了起来。

    目光扫过她依旧娇嫩的身躯,若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比从前更加可口。

    大手抚过她的脖子,她的锁骨,来到了她柔软处,来来回回地抚摸着。

    面对着他炙热的眼神,付宁稍稍扭动了身子,轻喃了句:“大哥,你怎么这般看我?”身子一动,两人皆是倒吸了口气,而她感觉到了体内那东西又起来了,不禁面色一红,嗔怪地刮了他一眼,“大哥,我可还累着,你别.....”

    “这里,是孩子咬的?”

    低头看了,付宁笑了:“是啊,那小家伙长了牙齿,见谁都喜欢咬。”尤其是给孩子喂奶时,那小家伙是咬住了不肯放,若不是打了她屁股,还不愿意松口呢。想了想,又说道,“虽说有乳母,可我总想着,亲自喂她才好。”

    “她有个好母亲。”容卿笑了,手指轻柔地捏住了顶端的红梅,探头,一口含住了,“阿宁。”

    “嗯?”浑身一个刺激,她连话都有些打颤了。

    “呵呵,阿宁生了孩子后,身子可是越发敏感了。”扶住了她的身子,按着她往下坐在他腿间,亲了下她红通通的脸蛋,笑得面色温柔,“阿宁,给我也生个孩子吧,一个流着我们血脉的孩子。”伸开手指,与她的交缠在一起,托着她,开始慢慢地动起来。

    缠着他的脖子,她埋入他怀中,软软地回道:“大哥不是在做吗,何必多此一问?生大哥的孩子,我自然是愿意的。而且大哥长得这般好看,没有孩子继承你的容貌,真是可惜呢。”

    容卿拍着她的双臀,笑骂道:“油嘴滑舌。”

    “嘿嘿,大哥不就喜欢.....啊啊啊,大哥我错了.....你慢点.......”

    “是吗?可是阿宁不是很喜欢吗?”

    “大哥你真色!啊啊......我不说了.....大哥你可别碰那里啊.......”

    此时两人忘情地缠绵着,那头君琰可是坐不住了。自从生了孩子后,付宁每天都要带着孩子,到哪儿都一样,即便是今晚宿在那里,孩子是寸步不离身的。所以,只要君琰寻到了孩子在哪,就能找到那个多情的女人在哪了。

    若是没猜错,那个女人今晚是去了容卿那里。

    君琰冷哼了声,这些天来那女人都是和他一起睡的,亏他还在这里等了大半夜,敢请那个女人就真的不回来了?一拍桌子,他顿时起身,这样的感觉他很是不喜,他堂堂太子殿下,居然在房里等一个女人,太不像话了!

    走到容卿房前,他冷眼扫了下女奴,让她快些去通报。

    那女奴哆嗦了下,谁人不知里头的主人在干些什么,她现在去不是受死吗?可瞥了下他冰冷的目光,她又犹豫了,不知该如何。好在里头的容卿听到了动静,唤她进去,这才免了她的为难。

    等女奴进来时,容卿还是维持着抱着付宁的动作,完全没有被君琰的打扰失了任何兴致,反倒是趁此机会,从床头小柜中拿出了小药瓶穿越我的南宋最新章节。女奴听到了付宁嬉笑的声音,她在想,现在怕是外头那位是想法要泡汤了。

    “主人。”

    “嗯,把孩子抱出去。”

    “大哥?”怀中的付宁有些不解,他可是难得和这孩子相处呢,“莫非大哥不喜欢她?”

    “你多心了,外面那位前太子殿下可是心心念念着孩子呢,怕是没这孩子夜不能寐。我何时都能见这孩子,又何必拘泥于现在?”他压低了声音,暧昧地在她耳旁低语着,“再说,阿宁,我现在只想和你一起。”

    女奴得令后,抱着孩子,小心翼翼地交到君琰手上。君琰低头看着笑呵呵的女儿,这气也消了大半,瞪了眼房内,他哼了声,想着若现在闯了进去,难保哪天他和那女人在**时,那些人也会如法炮制。抱着自家女儿,他重重地亲了口,故意让房内的两人都听得到,这才满意地离开了。

    这一晚,君琰本想学学怎样做个好爹爹,光帮着孩子换衣就折磨得他快疯了,干脆抱着孩子一道上床睡觉。

    小家伙极其喜欢这个姿势,肉嘟嘟的身子全部趴在他胸前,还有君琰是的大手时不时地摸着她的后背,小家伙舒服地哼唧哼唧叫了。

    “哎,没了那女人,有你也好。”他勾唇满意地笑着,“你这小家伙,其实细看,长得真像本宫,嗯,不错不错,日后定比那女人好看。”

    “吧唧吧唧。”

    一旁自言自语的君琰,也没有注意道自家女儿已经会爬了。她艰难地挪动着肉滚滚的身子,看着衣襟敞开处那颗红红的豆子,可不就是寻常饿了时候可以吸的嘛。小家伙眼睛一亮,哇哇叫了几声,小嘴动啊动啊的,总算是碰到了,啊呜一口,将那颗红豆全部吸了进去。

    “臭小子你!”

    “吧唧吧唧。”小家伙努力地吸着,小小的眉头紧皱着,一刻也不放松。

    “松口!”

    “吧唧吧唧。”她吸得更用力了,大有一副不吸出点什么就不罢休的样子。最后,什么都吸不出来,她哇哇大哭了。

    见自家女儿痛苦了,君琰也于心不忍,大手笨拙地安慰着她。他想着,偶尔安慰那女人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想来母女连心,女儿应该也吃这套才是。不想她哭得更凶了,小嘴一张,刚长了牙齿的嘴巴一口就咬住了那颗红豆。一边似乎还不够,咬了差不多后,就朝着另一边开始咬去。

    “松口!”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

    “哇哇........”

    “算了,你咬吧!”

    君琰咬牙切齿地丢下这句话,闭眼抱着孩子睡去了,他以为孩子咬得累了就会放手。不想第二天醒来时,她的小嘴还死死地咬住,留下了两排红红的牙印。他抚着发胀的额头,恨不得丢开身上这堆肉团,而此时回来给孩子喂奶的付宁见了这一幕,是狂笑不止。而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瞬时起身,将她轻轻松松抗在肩上大步出门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太子把女主带哪儿去了。。

    邪恶的笑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