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天晓子,公孙禅远,既然来了,为什么还不现身?!”莫名奇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对着空气中高声喊道。

“莫名奇,你怎么知道这个局是我布置的?”一个仿佛从天外传来的声音带着一丝高亮,一点沧桑,从无穷的苍穹处渐行渐近,等到众人耳朵边清晰的出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一个青年道士模样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了旅店里。

莫名奇微笑着看向天晓子公孙禅远道:“在中国,能够知道这些并且算计好一切的人,想必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吧?”

“过奖过奖。承让承让。”对着莫名奇摆摆手,但是那得意洋洋的神情却是显露无疑,却依旧装作一副哪里哪里的样子。

莫名奇叹了口气,道:“想必,你来也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最近,是不是我命犯太岁,怎么感觉什么事情都有我啊。”

“你还真说对了!”不料莫名奇话音刚落,那边公孙禅远还真是应了一句,看着莫名奇那一愣一愣的样子,公孙禅远也不打弯了,直接道:“想必你也知道了,广东发生的事情了。你的部下,邵元涛叛变,现在戒子堂可以说,完全听命于他了!因为,你地下所有的人一直还蒙在鼓里。”

“不要以为这样,你回去了,他们就一定会重新回到你身边,或者说,他们还会听你的!”看到莫名奇松了口气,公孙禅远马上重重的打击了莫名奇一下,这一句话果然,将那莫名奇本来压下去的一口气又重新提了上来,紧锁着眉毛,没有出声,静静的等待着公孙禅远下面的话。

“我不知道究竟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可是我知道,他们,啊,对了,也就是你原来手底下的兄弟姐妹们,除了原先红蝎子军团的人,都已经唯那邵元涛马首是瞻!具体原因,说来你也许不信,因为他们害怕!”

“什么?”听到这里,莫名奇终于按捺不住心情,出声问道。“你说什么?他们因为害怕才听命于他?这,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所有的人都害怕而听命于一个人呢!”

“你说的不错!即使我,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也许,他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呢?”公孙禅远有所指的自嘲的笑着道。

“恩?”莫名奇一顿,本来刚要反驳说是无稽之谈,可是因为那一个梦境,让自己到嘴边的话生生停了下来噎在了喉咙里。心里却是在不断的思量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畏惧?莫名奇从来不知道,单单凭借畏惧就能控制那么多人,那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呢?也许,就像是佛教、基督教一样,利用的是宗教的信仰吧。莫名奇如是安慰自己到,因为自己实在是难以相信,是一个具体实实在在的东西或者人,做到这一点的。

“我来,还要告诉你,邵元涛的叛变不是那么简单,也许,这并不是他的初衷。”公孙禅远想了想,忽然这么说道。

“哼!那个叛徒!我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当初叛变行龙会投降我们,现在自然也能这么做#小说 ,叛变我们!负一号,我想这一次你是真的做错了!当初,我就应该一刀杀了他!”一号从头道尾都没有说话,现在听到邵元涛,不禁站了出来,愤愤的道。

“一号,我想你应该理智一点。为何每次只要遇到邵元涛或者说到他,你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心神?!这样,不利于你继续学习武学!”莫名奇喝道,自己心里却是微微一黯然神伤,我在说别人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雪饮狂刀啊雪饮狂刀,难道你真的要与我决裂不成?非要扰乱我的心神,让我变成你的傀儡不成?哼,要是真是这样,不得已的时候,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

收回心绪,这时公孙禅远恰当好处的开口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透了莫名奇心里的变化已经结束了,“我感觉,一个比我功力还要高深的人,在布一个局,可是我掌握不了他的轨迹,一切,还是你自己小心为上吧。”

“比你还要厉害?”莫名奇讶然,不过短暂的惊讶之后就恢复了平静,道:“公孙禅远,你为什么要帮我?”

“嘿嘿,”公孙禅远怪笑两声,无厘头的回答了句:“将来,还请你赏罚分明啊。好了,话不多说,我还是要云游四海去了,这个女孩,名叫尚可莹,她就尾随你去广东一趟吧,将来会对你有帮助的。”说完,有转向尚可莹的方向,道:“尚可莹,你我缘分就到此结束了。现在,你就随他去吧。”

尚可莹答应一声,只是细弱蚊虫,几乎不可闻,许是害羞还是什么,深深的埋下了头,不敢看莫名奇、倒是莫名奇面色疑惑,低声对着公孙禅远耳语道:“我这带着一个女人,都麻烦啊!现在,两个女人在我旁侧,刚刚好,要是三个女人,那不唱出了一台戏啊!岂不是,太过吵闹!”

那公孙禅远忽然正色道:“莫名奇,将来,她会是你能否找到穆琴的关键!”

莫名奇终于面色一变,深深的看了眼依旧埋着头的尚可莹,无奈的点点头,猛的,莫名奇一把就要抓住公孙禅远,岂料那公孙禅远似乎早有预料,抢先莫名奇一步,不知道瞬移遁形到了何处去了,只是幽幽的声音从遥远天际传来:“莫名奇,言尽于此!要想知道的更多,还是自己去探求吧!至于,我为何会帮你,嘿嘿,因为当年,我答应了你,会帮你做事。有此说来,我叫你一声老大,也不为过。哈哈,只是我等卦象义士,不会长时久居一地,云游四海才是我们的归宿。好了,要不要,我来给你卜一卦?”

“好说!那卦象如何!?”

“此去路遥自艰辛,却有贵人助天明!预知后事当如何,一切还在华九鼎!”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