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好像从九幽之地缓缓传来,公孙禅远的声音早就渐行渐远,继而消失不见,可是,那梦幻般的话语却是在众人心头不断的萦绕着。即便是张居正,也是紧锁着眉头,仔细的回味思考着公孙禅远的话中话。显然,众人很是清楚,此番公孙禅远不会无的放矢来到此地,什么也没做,只是告诉莫名奇众人他的推算,也不会就这么地将这个美女店老板介绍给自己这一伙这么简单。那么,自然,这最后一句话,就显得犹然重要了。

    “老大。你明白他说的啥意思不?”苦思半天不解,张居正挠了挠后脑壳,无奈的摊了摊手,问道。

    莫名奇摇摇头,轻声回答道:“贵人是谁?华九鼎又是什么东西?我想,知道这两个,谜底自然就会揭晓了。”

    众人颔首,那化七元在一旁接过话道:“贵人我们不用知道是谁,既然说好i贵人,那么想必到了我们需要的时候,自然就会出现了。至于这华九鼎嘛,”化七元沉吟了会,继续道:“我国倒是有着这么一个一言九鼎的故事,也有这么一个九鼎传说。只是不知道是与不是,和这个有关。”

    “师姐,你是说大禹治水后,传说中的神仙为了奖励和标榜他的正统身份,奖赏了他九个巨大的鼎,以此来表示他的权威和说话的威信?”何语龄虽然没有真正上过大学,但是这些知识比之众人还是犹过不及的。

    化七元看了一眼莫名奇,才道:“不错!这九鼎向来是关乎皇位中通,以及皇帝统治老百姓的信物谎言,难道,那公孙禅远的意思,是师弟你有建立王朝的可能Xing?!要是这样,嘿嘿,我们岂不是会是建朝元老?”

    虽然众人都听出了个中的玩笑和调楷,但是心里却是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看向莫名奇的眼神都有了一些不同。

    莫名奇坚定的摇头否定了,道:“我记得,我师傅曾经说过,现在的国家执政党还需要上百年的锤炼,正是兴盛之期,绝对不会存在这种情况,更重要的是,我完全就没有这种念头,所以,想必,华九鼎指的是另外一件东西或者,一件事,一个人。哎,也罢,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早点休息,明天继续出发。”

    撇过头,对着已经恢复正常的美女店老板尚可莹道:“嘿嘿,现在,没有什么陷阱了吧?美女,可以带我们去房间了嘛!”

    尚可莹讪讪的笑了笑,对着还在捏着摩托车油门哄哄的车手挥挥手,一个个摩托车就潇洒的一个原地跳车,转过头,消失在夜色中。绚丽的后车灯灯火,渐渐的在黑幕中,没了踪迹,莫名奇暗自点头肯定,这些人的战斗力应该不弱!

    尚可莹抿着嘴,轻轻掩饰了下,道:“现在,我应该叫你老大了,是吧?”

    莫名奇看着狡黠的尚可莹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的道:“随你便吧,我这人对于这个不是很在意的。既然你是公孙禅远推荐的,我是足够相信的,不过,”说到这里,莫名奇顿了顿,脸色一变,狠狠的道:“要是,你有任何不利于我戒子堂的事,休怪我无情,辣手摧花了!”

    尚可莹也是面色一变,肃穆的道:“你是我救命恩人的男人,我才会帮助你,协助你去广东的!至于我的归宿,希望到时候你能不加干涉。而我,既然不是你戒子堂的人,又何曾谈得起,不利于你戒子堂?!”

    莫名奇为之一顿,半晌没有说话,“既然这样,那你还是留下吧,我们不需要你这个帮手了,一个我并不知道会不会完全听命与我的人,一个我不知道是不是像他们一样,和我是真正的兄弟姐妹的人,我难以安心。”

    “刚愎自用!”尚可莹毫不客气的骂道:“你以为你真的古代的皇上不成,想要人人都听命于你?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人都和他年纪相仿,为何就要对他卑躬屈膝,唯命是从!”

    “哼!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从来就不是上与下的关系,而是,一个兄弟,一个姐妹,对于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姐妹的关怀和彼此的照顾!是对家人的呵护!对自己最值得信赖的人的亲睐!多说无益,我看你完全就是不服,既然此事你有些勉强,我也挤不强求了,虽然我现在是在用人之际,但是,我也不会放一个定时Zha弹在我边上的。告辞!”莫名奇一转身就要离去。

    “喂!这里,荒山野岭的,你现在要是离去,可就要露宿荒野了,我可告诉你,这后面一带就是野岭,里面可是有狼群出现过!”尚可莹一见莫名奇要离去,终于有些慌张了,开口道,想要莫名奇知难而退。

    “多谢提醒,不过这个就不用你*心的了。”莫名奇冷笑一声,回答了一句,大踏步的走出了旅店。张居正等人一耸肩,无奈的跟着莫名奇的后面,纷纷鱼跃而出。

    不多时,整个旅店就都安静了下来,好像从来就没有人出现过一样。就在尚可莹拿起扫帚的时候,一张大手抢先一步抓住了扫帚的把手,默默的打扫着因为摩托车撞击的满地的玻璃。“为什么,故意气走他们?要知道,公孙先生可是要你前去保护他,必要的时候,为他排忧解难。你这样一来,岂不是失去了和他和睦相处的机会和契机了。”

    似乎早就知道这么一个人存在似地,尚可莹没有多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断的将一块块碎玻璃扫进垃圾箱,刚毅的背影,充满了男人特殊的味道。

    “因为,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着琴姐。既然,公孙先生已经跟他说了,我将来会和能否找到琴姐有关,他还可以如此坚定的离去,哎,真不知道,琴姐的眼光是不是错的!这样的一个男人,只得她这样去做吗?”

    男子没哟起身,依旧侧身弯着腰,淡淡的道:“也许,是兄弟的叛变让他害怕了吧。你不懂,男人之间的那种感情,也许,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背叛了自己吧。”男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说到这里就再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你也经历过?”尚可莹来了兴趣,忽然开口问道,虽然知道这样的发问会令他不开心的回忆起过去的事,但是好奇心还是按捺不知。

    男子久久不语,直到所有的玻璃已经收拾完毕,直起了腰身,才转过身看向尚可莹,点点头道:“是的,我经历过,所以,我直到那种痛楚,我也直到,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宁愿没有,也不要有了在变无!所以,为了他的那帮兄弟姐妹,为了他的戒子堂,他不会让你这么一个,与他对着干的人存在的。”

    “哼!大男人主义!”尚可莹骂了一句。

    “可是,我感觉,他是一个柔情的男人。也许,他会回来的。”男子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了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