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诚如尚可莹所说,出了这条公路就是一个后山,夜色下,阴深的有些恐怖,月色却是极佳,那泛白的月韵,涂抹着在众人的心间。

漆黑的夜,总是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

莫名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闭目眼神。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心神愈加的容易动摇,经常心绪不受控制的,就被干扰了。每一次,明明没有什么,可是,在心间,那一刻就不免的出现了紊乱。

在**的肖扬和自己对话的时候,自己就心神不宁,那一刻,自己知道,肖扬只是来告诉自己,从明面上来说,是对自己有利的。然而,自己不喜欢他的那种运筹帷幄,似乎自己在他导演的话剧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男主角活在他编排的故事里。单纯的不喜欢罢了,可是,自己心神那一刻竟然动了杀念!要不是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可以在这个关键时期,在数以强敌,自己恐怕就真的会在下一刻出现在那一栋高楼上,将之斩杀!

尚可莹的话,其实说的完全没有错,自己有什么资格做这个所谓的老大呢?而自己走上这一条路,本身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是在得到之后,忽然失去了,所以心有不甘。此去是说平息叛乱,难道自己就真的是应该的真主吗?也许,在邵元涛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吧,凭什么让我来做一把手?

莫名奇这一刻,迷失了。

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要继续下去?回到家中,和父母一起过了一个Chun节,莫名奇的心房也动摇了,看着父母*劳着岁月,还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大学,好好深造,将来会有一番出息,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其实已经是一个违法犯罪的不良少年了,已经在广东创下了一番基业,会不会心律交瘁,失望之极?!要是他们知道,他们的儿子急匆匆的离去,不是去上大学,而是去平息自己兄弟的叛乱,会不会难过?

当初离开大学不得已,前往广州亦是不得已。在火车上偶遇张居正,由大隐隐于市的韩庚超老前辈推荐给自己的黄云龙,三个人在那一夜三结义!后来的后来,遇到了慌不择路的逃命的穆琴,出手相救,在酒吧见到了何语龄,出来打临时工的服务员达仔,天门老九的儿子。一切,都是这么巧合,可是就这么不可思议的发生了。

再然后,就是打击义蛇帮,行龙会,广东码头帮、、、、、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蛇爷之女,姑息养Jian让其离去,导致了后来的小刀会青帮东星洪兴围剿戒子堂的大动乱,行龙会的邵元涛投向自己,现在又传来了叛乱了的消息。难道,真的就不可调和的矛盾?自己真的不想杀那么多人。真的,不想不想。

莫名奇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车子已经驶进了野岭一段时间了,尚可莹口中的野岭果然不愧是野岭,此时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完全与世界隔离了一般,除了时不时传来的虫鸣声,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了。此时还是寒冬,莫名奇不知道这种虫子为何还能生存在外面,可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种情况也就没有什么好奇的。倒是对于这个野岭,莫名奇颇感好奇。

按道理说,这么一个野岭,环境优雅,这种地方会有不少文人墨客,或者装作很有情*的文艺2鄙来此地,但是除了这一条仿佛没有终点的道路,林子中,草丛中,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踪迹了。没有车胎痕迹,没有行走脚印。莫名奇皱了皱眉头吗,忽然想到了尚可莹在自己临行的时候,警告自己的话:狼群!

难道,这里真的还存在狼群?!

莫名奇难以断定,不过现在大自然的生态早就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一般的树林森林甚至是荒山野岭,都不在有这些天然生物了。像这种成群的狼部落,也只有蒙古等地,还有听闻了。

不过,莫名奇并没有掉以轻心,转过头问道:“一号,车子的存油量还有多少?”

一号不知道这个时候莫名奇为什么会这样发问,不过看了下油表,回答道:“恩,加上备用油和携带的一桶油箱,大概还可以保持这个速度行驶一整天的时间吧。”

莫名奇点点头,这个存油量差不多可以保证了。“小心一点,实在撑#小说 不了了,叫云龙换你一下。我先睡会。这里,我总感觉气氛有些压抑,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

一号环顾四周,自己作为训练营里的一把手,自然是有别人没有的出色的勘察能力还有感知力,只是,任凭自己怎么观察还是什么都美誉发现,心里不禁起了疑虑。像是看出了一号的疑问,莫名奇自己也自嘲的笑了笑,道:“其实,我也看不到任何人或者生物的踪迹,只是一种这样的感觉。也许,只是我多心了吧。”

“负一号,你太累了。这么多事情,都是针对你的,一个又一个的局,都布置好了口袋,等着你装进去,对你有利的,肯定也还有对你不利的,你活的太累了。”一号一脸平静的道。

“哦?”莫名奇很是诧异,看向一号,道:“你能看出,这一路上,是一个又一个的局?”

“嘿嘿,我自然是看不出来。不过,既然已经出现了两个局了,我想,我们的行踪应该是早就暴露了,当时你说,走火车,做飞机,都不可避免的会遭到邵元涛派来的伏击,我看,你也是害怕自己这一行,会对无辜的人造成伤害吧?所以,你选择了自己开车,这样即使遇到什么问题和伤害,也不会对别人产生任何影响。哎,你应该早就想到,这样的结局,是我们会经历更多的麻烦之中!”一号看着前方,小心翼翼的开着车。

莫名奇叹气一声:“哎,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想了想,莫名奇才继续道:“也许,我根本就不适合在这个世界吧。地下黑道世界,充满了残忍,残酷,和无数的杀戮,这违背了我的本意。我不想这样的。我只想有自己的一个领域和安身的家,当初的理想抱负都已经成空了,现在,只剩下这个信念了。你,懂吗?”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