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望着眼前一段横桥,前方的船只渐渐的远离了视线,莫名奇眼神也飘忽起来。西湖丽山秀水,风花雪月,自古即是谈情说爱的胜场,与缠绵韵事相关联的桥可举出多处。譬如断桥,我国四大古典传奇之的《白蛇传》中,许仙与白蛇娘娘相识在此,同舟回城;后又在这里邂逅重逢,言归于好。又如西泠桥,相传南齐歌妓苏小小,富才华,颇自重,一次乘车出游,在白堤上遇到青年才子阮郁,两人一见倾心。但迫于时势身世,苏小小终难与阮郁谐秦晋之好,积忧成疾,病殁后葬于西泠桥畔,墓亭就叫“慕才亭".

穆琴,那是不是你!莫名奇在心底呼唤,这西湖美景哪里能比的了你,在我的眼里,只有你,才是最美的风景啊!可是,可是,为什么你就要离开呢?!即使你失去的双手,即使你失去了双腿,即使你失去了双眼,即使你失去了双Ru,我都还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你,保护你,支持你的啊!你,又为什么选择逃避呢?

是啊,也许,我在看到你失去了一只手臂的时候会诧异,也许我会在某一刻,心中有着小小的缺憾,可是,我对你的爱,却是自始自终不变的啊。莫名奇忽然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并没有对穆琴表露出过多的关爱,因为全心思投入了戒子堂之中,也在面对穆琴的时候,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她全部心思,并没有在意和想到补偿回报什么,等到现在失去,自己才真正意识到了,我不能没有你!

习惯了夜晚有你陪伴,习惯了在每一个受伤的时候被你拥抱,而现在,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得自己一个人承受。我累了,我倦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这么走又是为了什么!我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

莫名奇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游船的工作人员,道:“难道,你就不能快一点嘛?”

工作人员神情不悦的道:“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要是在快,就容易翻船了!我说这位小哥,你都已经说了十几遍加速的话了,到底湖中心有什么,让你这么疯狂啊!”

“不该问的就别问!”眼见莫名奇面色渐冷,张居正赶紧喝道,自己身子动了动,恰当好处的挡住了工作人员的身子,莫名奇目光深邃的看了眼张居正,没有多说什么。一直默默不做声的黄云龙,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睛不禁投向了莫名奇一直观望的船只。

看着不断靠近的船只,莫名奇忽然赶紧肺部一紧,整个人的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了。重重的不断捏紧拳头,又缓缓松开,如此往复了十几回合,才慢慢的让自己浑身紧张的肌肉松弛了下来。莫名奇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哈出来的白雾在游船所过之后,留下了长长的印记。

要是真是穆琴,我该怎么办?莫名奇心里暗想道,是不是我应该很欣喜的一把抱住她,诉说着我的思念?不行,莫名奇马上否定了,要是这样那穆琴下次还不辞而别怎么办!不能骄纵她了。恩,那我应该狠狠的呵斥她,质问她为什么离开!这,这也不行!莫名奇又否定道,要是这样一来,穆琴肯定心里很生气,和失望!那,我究竟该怎么说?

算了,我还是什么也不说了吧!我就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想必,她一定会知道吧。

就在莫名奇思考间,两个船只已经靠近了。显然,链各个工作人员已经很熟悉了,好ia没等靠近,那一只游船上的人员就喊道:“六娃,你赶什么!追着老子屁股干嘛!”

“哼!你个二愣子,哪个追你屁股!是这个游客要追你屁股!”六娃不客气的回敬道,用手一指莫名奇。

莫名奇哪里还顾得了这个六娃说的是什么,眼睛早就直勾勾的透过了那个游船店家二愣子,看向了船尾,那里果然有着一男一女,此时闻声纷纷回过头来!终于,莫名奇身子一震,嘴中喃喃的嘟囔着:“不!不!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我,我刚刚明明看到的就是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你!”

莫名奇使劲的抓了抓头发,一个箭步已经上了另外一只游船,由于巨大的冲击力,整个游船都开始晃荡了起来,在水面上,晃起了巨大的水浪。那二愣子先是一愣,倏然醒悟过来,大声骂道:“你个人怎么回事!给老字滚蛋!你要是翻了船,我这个月工资就没得了!你来我的船干什么的子,你是六娃的客人,我可得不到钱,你给我下去!”

“哎!二愣子哥,这是五百块,麻烦你通融下。”张居正手中一甩,五百块已经揉成一团,朝着二愣子飞去了,二愣子一把接住,喜形于色,咧嘴笑道:“没问题!没得问题!哈哈。”

就要打开钱团,仔细的数了数,莫名奇目无表情的经过了他的身旁,因为没有在意就岿然不动的站在了那里,#小说 莫名奇看不不看,一把推开了二愣子,二愣子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推下了船只!

二愣子在寒冬腊月,西湖里,冰冷的凉意涌上了全身,才猛然醒了过来,拼命的朝着船只游去,只是因为水实在是太冷了,加上措不及防,整个人的灵魂都感觉到了内心深处的寒意。二愣子在水里不断的划着水,口中也在振振有词,叫骂着什么,本来准备下水救人的黄云龙也停止了**服的动作,冷冷的看着他在水里的表演。本来准备游向自己船只的二愣子,似乎又害怕莫名奇的莫名其妙,想了想,还是掉转了方向,朝着六娃的船只游了过来。

六娃带着笑意,不断的改变方向,在西湖中央在东西南北的跑来跑去,起先二愣子还不在意,不一会终于明白了这是六娃故意戏弄自己,不禁怒骂一声道:“好你个六娃!你想干什么!你想把你二爷冻死不成!”

“嘿嘿,二爷?”六娃站在船头,笑意岸然的道:“好吧,二爷,将你刚刚拿到手的五百块拿来,我就让你上岸!”

二愣子面色一僵,想要拿出来,但是又肉疼,在水里喋喋不休的咒骂了半天,眼见气息开始不云长了,整个人的骂声也慢慢的弱了下来。直到最后,身体开始僵直,终于妥协的从怀中兜里掏出了已经湿漉漉的五百块纸币,气若线疏的道:“给你!你个白眼狼!”

六娃嘿嘿一笑,结下了五百块,才一把拉起了二愣子,到底还是心肠不坏,从传中拿出了一件棉袄,给二愣子盖上了。

就在这么一个小插曲打乱了众人的视线的时候,一声爆喝从对面的船只传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看见了,可是却不在这里了!老天,你这是戏弄我不成!”

眼睛通红的看向达仔和尚可莹,两人此时神色各异的也看向了莫名奇,一时间,周遭都安静了下来。忽然,莫名奇“唰”的一声,拿下了后背上的雪饮狂刀,狠狠的朝前一劈,“啊”!!六娃的船只整个的就从中间断裂了开来。那本来刚刚有所好转的二愣子,“扑通”一声,又掉进水里去了。众人也是早就树倒猢狲散,纷纷潜进水里避难去了。

二愣子在水里白眼直翻,心里骂道:我***招谁惹谁了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