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竟然就是坐在何语龄身边的那一个女子!

女人的温暖是一种气质,或许与生俱来,但更多的是岁月的磨砺,这种神秘的"暖气流"是女人获得爱情的催化剂.而女人本该是制造温暖的精灵,弥漫在她们身上的那些情愫,丝丝缕缕,都可以拿出来悦人悦己。

悲悯:在爱情中有悲悯气质的女子,对人Xing的弱点有着同情的理解与理解的同情,这样的女人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有一股拯救和温暖心灵的力量。

坚守:不懂坚守的女人,数年的感情敌不过一夜的诱/惑,“一起打拼”在“不劳而获”面前丢盔卸甲。情感热线也传来男人的声音,爱情不再是美好的信念,就像换个包包一样轻易遭遗弃。而女人还在要求男人是潜力股、绩优股或者成长股,这样的女人可悲就在不知自省是否会沦为无人问津的垃圾股。要知道,任何时候,懂得坚守爱情的女子必定有一颗爱的心,有藤蔓一样柔韧的Xing格。这样的女人才会令男人念念不忘、痴心不改。

只要一眼,莫名奇就从这个女人的眼里读出了很多东西。

莫名奇神情一紧,眼神稍稍转移看向何语龄的位置,早就不见了人影!眉梢一挑,看向其他地方,众人皆是浑然不觉,一个个安静的坐在了原位。难道?莫名奇不敢想象,自己的神情太过紧张了?可是,眼前的女子,那阴冷的目光啊,实在是让人心生难耐。

本来温暖的机舱瞬间仿佛冰冻了下来,冷意在自己的身上慢慢慢凝结,一股无形中的压力在莫名奇的中枢神经处开始有了进一步压缩的表现。就在这时,女子似乎看出了莫名奇的异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的解下了安全带,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伐,朝着莫名奇的方向走来,终于,黄云龙顺着她的步子望了过来,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眼睛在何语龄的位置一扫而过,也站了起来。

莫名奇不着痕迹的做了个捋刘海的动作,黄云龙本来向莫名奇走来的步子一乱,马上恢复了正常,但是却是换了一个角度。莫名奇轻轻的碰了碰一旁的张居正,张居正正瞌睡的起劲,莫名的被惊醒了过来,显得很是愤怒。待看清是莫名奇,脸色才好转了些,“老大,你让我看美女,也得看看是什么时候啊!我的梦里还有一个比这更漂亮的女子呢!”

“果真如此吗?”莫名奇没有接张居正的话,倒是那一个踱步走来的女子,带着浅浅的笑容走到了张居正的前面,离他不足一公分的距离处才生生停了下来,脸几乎都要触碰到张居正的脸才淡淡的道:“那,你觉得她有我妩媚嘛?”

对着张居正的脸轻轻的一吹气,吐气呵兰般,张居正就醉了一样,彻底的迷失了自己,整个人也变的迷迷糊糊的了,开始上下眼皮打战。女子很满意这种效果,呵呵直笑,花枝乱颤的胸脯在莫名奇的眼皮底下上下起伏,莫名奇很是欣赏的仔细盯了一会。

“好看吗?”

“好看!”莫名奇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等到自己说出口,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迎向女子的目光,尴尬的道:“那个,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长的太漂亮了!”

“咯咯咯,你这小孩说话好是奇怪,难道还是我的错了?”女子很有兴趣的道。

“当然,要怪,只能怪你爹妈把你生的太漂亮了啊!”莫名奇带着一脸的色相,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女子眼睛里闪过一道别人看不懂的光线,一刹那的犹豫之后,轻轻的开启朱唇,道:“哎,要是你和我没有冤仇,说不定我会忍不住收下你作我弟弟,可惜可惜了。”

“可惜什么?”莫名奇好像没有听懂她的话,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了句。

“可惜,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女子很是哀怨的看了眼莫名奇,“他们的死,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哎。”

一声又是一声的叹息,让莫名奇也不由的心里有了些哀伤,点头应允道:“是啊,要是他们都死了,那真的是我一手造成的啊!”

女子低垂着头,那满肩的秀发在机舱里,好像是瀑布,一泻千里,有着不一样的韵味,那丹凤眼朝阳,自始自终都有着一种很深邃的东西在里面夹杂着,伤心,失望,无奈,悲愤,还有悲天怜人的度人之心。

莫名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透她的,可是自己就是通过这一双明亮的眼睛,看透了所有。他真的想要问问她,你为什么伤心,为了谁失望,又为何无奈,带着哪一种悲愤,那悲天怜人的心是为了自己吗?可是,他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既然是两条路上的人,总是会用绝望的方式选择自己的人生,然后,以一个人的谢幕来完场另一个人的救赎。

就像现在,自己只有解决了这个女子,这个飞机上的人,才能活下来。而这个女子,只有杀了他,才能完成对她承诺的人的承诺。

即使,他并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为了完成对谁的承诺。

“你不要浪费心机了,我在这个飞机上,装了自动启动系统,在飞机飞上天的那一刻起,整整一个小时之后,自爆装置就会自动启动,到时候,这一个飞机上的人,都要死去。你,我,还有他们。”女子见莫名奇眼神在一个短暂的失神之后就安定了下来,就明白了莫名奇的心思变化,平静的说道。

莫名奇摇摇头,很是难过的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个飞机上,我的人只有九个,而其他人,都是无辜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们的死,都是你的错!”女子还是一脸的平静,对着莫名奇,好像是一个老朋友在聊天唠嗑一般。

“你这样做,太过疯狂了!!”莫名奇缓缓的站了起来,环顾四周,想要通知机长这件事情,好早做准备。女子并没有阻止,而是很安静的看着莫名奇,“你不用找他们了,就算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东西装在了哪里,#小说 又怎么拆下来。”

莫名奇身子转了过来,听出了点异样,问道:“你是说,这件事还有别人参与?”

“你以为单单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将一个自导Zha弹放进飞机内部吗?”女子反问道。

莫名奇点点头,想了想,才道:“看来,我还是没有猜错。你是邵元涛派来的,啊,不对,准确来说,你应该是和他合作的关系。而在我看来,你只是他的一个棋子罢了。”

“棋子?!也许吧。”女子叹了口气,“邵元涛,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总部派来监督我家当家的走狗罢了,现在,他夺了实权,又用计掌控了整个广州。哼,要不是他背后的家族,给他撑腰,要不是……”

像是不愿多说,女子的话音戛然而止,莫名奇的眼睛却是睁开老大,瞳孔放大了数倍,家族?家族!究竟是什么家族,竟然可以左右这些,竟然可以让邵元涛背叛自己,竟然可以让整个广东都沦为他们的阶下囚?!

莫名奇低头看了下手表,艰难的挤出几个字道:“还有五分钟!你,按照你的说法,你原来是行龙会会长史进的老婆了?”

“不错!我是他的未亡人!”女子眼睛里寒光一闪,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莫名奇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怒火,似乎就要喷薄而出,咬着牙,狠狠的回答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