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醉眼看花花也醉,冷眼观世世亦冷,你笑世界笑,快乐源于心乐,你的态度决定了你的境遇,万念皆心生,心浮则气躁,心静则气平。淡淡地对待一切,一切自然就风轻云淡了,看开了,谁的头顶都有一汪蓝天,看淡了,谁的心中都有一片花海。看淡了你就心宽了、坦然了、开朗了,你再也不会炫耀自己、眼红别人,你再也不会弄虚作假、抱怨生活,你再也不会用今天的酒杯还装着昨天的悲伤,你淡定的心里再也不会流出虚荣的血。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这水与火相容的一个“淡”字,注定了不温不火是人生的一种至善至美的最高境界。心不动则不妄动,无欲而刚,淡泊方以明志,宁静才可致远,得失随缘,心无增减,从容而不急趋,自如而不窘迫,审慎而不狂躁,恬淡而不平庸。为人低调,做事高调,遇事潇洒,看世糊涂,懂得尊重,学会放弃,珍惜人生,尽职尽责。

    总是这样,身在山中不知山,矮人族族长阿古力让阿里被带走,并没有意识到任何的不妥,但是身为一个局外人,莫名奇却是看的比谁都清楚。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一号尚可莹却是留下来。莫名奇才走到族长身边道:“族长,你不应该让阿里被带走。”

    “为什么?”阿古力族长诧异的问道。

    “你没有看到他离去的憎恨目光嘛?而且,我想,扎扎姆带走他,并不是真的为他死去的侄子报仇,而是要培养他,也许这样的人物才适合当他们的未来族长!要真是这样,这个岛屿,恐怕就真的是永无宁日了啊。”

    族长一愣,浑身开始发冷,他看了一眼阿虎,也许,注定,他们就是对手吧。阿虎,阿里,也罢,希望阿里到时候能够考虑自己的出身,不会对族人报复吧。

    莫名奇对着族长打了声招呼,就带着一号和尚可莹去了自己的现在住所,胖子却是被莫名奇找了个借口赶了出去。莫名奇进了屋子就开口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了这个小岛的?这里,还有没有发现其他人?”

    一号想了一会,回答道:“差不多来了有一个星期了吧。说来也是幸运,刚刚在外人面前,我是要了面子,其实我们在大海里漂泊了那么久,我又带着尚可莹,几乎支持不住了,最后,是一帮可爱的海豚救了我们,将我们送到了海滩边上,我们才活了下来!后来,我们遇到了高人族的一个打渔的,和他们回到了他的部落,因为帮他们打猎打了不少东西,所以族长对我们也算是客客气气。”

    莫名奇点头,看向尚可莹,乐呵呵的道:“可莹还在生气啊?要是在刮着脸,可就不漂亮了啊!”

    果然明尚可莹一听这话,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但是还是冷冷的看向莫名奇道:“哼,你怎么不问问人家,过的好不好啊?”

    “额……”莫名奇脸拉的老长,有些无语的道:“那么,请问,我们尚可莹大小姐,你过的怎么样啊?”

    “死不了!”尚可莹回答一声,就朝着床铺走去,忽然“呀”的一声,叫了起来。

    莫名奇和一号吓了一跳,待看到尚可莹的目光,才放心下来,莫名奇淡淡的道:“昨天,我才在海滩上发现她的。现在,情况已经好转了,想必应该没有事情了。哎,就是不知道,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一号也是忧心忡忡的,望了一眼化七元,道:“师姐,还没有醒过来吗?”

    莫名奇点点头道:“已经一天了,想要喂些食物也是不行,如今就看那祭祀的药效怎么样了,应该能维持住她的Xing命吧。现在,我也只等她一醒,我就离开。毕竟,还有许多事情要我们去做。想必,邵元涛他也等急了吧。都市生活,也该去了。”

    尚可莹在莫名奇感慨的时候吗,却是紧锁着眉毛,忽然问道:“那个,你师姐的衣服是谁换的?”

    ……

    中午的太阳开始有些毒辣起来,晒的人很舒服,却也有些难受。一个矮人族的少年,兴奋的从树林里跑了出来,正是阿虎。此时快速飞奔到了莫名奇的房屋前,却是没有冒冒失失的冲了进去,而是礼貌的站在门口喊道:“莫,莫大哥,有船来了!”

    莫名奇化七元一号还有尚可莹四人纷纷从屋内跑了出来,莫名奇领头走到阿虎身边,轻声问道:“阿虎,你说什么?”

    阿虎笑脸涨的通红,但是还是马上回答道:“莫,莫大哥,有船过来了!是,是,是台,台湾过来的。”

    莫名奇笑意一僵,摸了摸阿虎的脑袋,严肃的道:“阿虎,那是中国台湾。记住了吗?台湾,按是中国的!”

    阿虎点点头,似懂非懂的道:“我,我记住了!”

    莫名奇恢复了笑脸,拍了拍阿虎的肩膀道:“走,带我去看看,对了,不要惊动族长!这件事,我要你偷偷留意,就是不想你们族长知道。阿虎,不是我莫名奇小人,而是我是真的有要事在身,现在的我,等不及了。要事我离开了,你把这一封信交给他,相信你们族长能够明白吧。要是有可能,以后我会来看你的!”

    阿虎有些伤心的出资和头,不过还是马上坚定的点点头回答道:“我知道,知道了。”

    莫名奇等人跟随着阿虎,朝着一块海滩快速消失不见,在莫名奇屋子角落背后,族长慢慢的显露出身影,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祭祀的房屋,高大的令人仰视,自言自语的道:“希望您是对的!”

    海滩上,果然出现了一只船,大概只有十几米长,相对于那些巨大的舰艇很是瘦小,但是对于莫名奇等人来说,却是不亚于救命稻草一般伟大。这十几米的船只,上面插着一杆旗子,的确是中国台湾方面的区域旗子。莫名奇震了震腰板,朝着船只走去。

    船只在附近的水区停泊了,陆续的有两只小皮艇从后面放了下来,皮艇上总共大概有十来个人,此时基本上都是带着相机啥的游客,有一个手里拿着导游旗子的,是个女生,应该是带队导游了。

    等待皮艇上岸了,一个游客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莫名奇,有的还兴奋的上去摸了一把,莫名奇一看这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心里不禁破口大骂。不过,面上还是带着笑容,谁让自己一会嗨哟求他们带自己离开呢!

    “这岛上的人和我们不是一个样嘛!哼,我说导游小姐,你不是对我们说,这个岛上的人分为矮人族和高人族吗?哪里有啊!你看,这小伙子,不和我们大家一样嘛!”这位大妈一边对导游小姐抱怨着,一边在莫名奇的身上使劲的捏着,好像是在辨别肌肉组织一样。

    导游小姐也很是奇怪,看向莫名奇的眼神像是打猎的猎人看向猎物,半天才道嗷:“你不是岛上的居民吧?”不等莫名奇回答,导游小姐又用连续六国语言说了同样的话语,虽然莫名奇并不明白,但是莫名奇猜到应该都是一个意思。难道,现在大家都会这么多的语言?难道,现在外语这么好学?擦!

    莫名奇终于等到说话的机会,对着导游小姐点点头,很有绅士的道:“小姐,是这样的,我们四个是飞机失事落在了岛上的,我们也是中国人,如果可以,能不能带上我们,我们想要回到中国去了!”

    “我们是台湾人!”导游小姐冷冷的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