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艘不亚于这艘游艇的海轮映入了眼帘,本来两者的航线并不相同,肖启爱甚至可以看到,那艘海轮正朝着自己的右后方行驶,想必是和自己一样,刚刚躲过海上的飓风,现在准备回复航道。然而不知为什么,竟然朝着自己这一边开过来了。

难道,是导航仪坏了,还是联系不到陆地,所以过来求救?

只是,肖启爱的神色阴晴不定很快就有了答案!这赫然是一艘海盗船!因为,上面写着大大的corsair,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一艘海盗船一样!到底是恶作剧,是一些富家子弟装作海盗船,还是真的海盗?肖启爱不敢断定,也并不敢托大,猛然醒悟过来,大声喊道:“都拿出武器来!有海盗来了!”

“什么?”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人,赫然是那老船长,瘦小的身子摇摆不定,颤颤巍巍,从飓风中刚刚恢复过来,听到肖启爱这么一说,又是一惊,顺着肖启爱的目光看去,果然如肖启爱所说,一艘轮船朝着自己的游轮气势汹汹的撞击了过来。虽然自己并不认识字,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船只,但是看那气势不像是什么善茬,那大大的一个骷髅头的黑白相间的旗子正在迎风飞舞,很是嚣张跋扈的样子。

老船长不再犹豫,对着二楼的船员喊道:“拉响警报!让游客们藏好!海盗来了!!”

“乌有,乌有”警报突兀的在整个游轮里响起,所有人都满脸诧异的看向对方,有的走出房间,想要询问别人打破地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广播响起:“游客们请注意,有疑似海盗船朝我们过来了!请大家把重要的东西以及钱物都藏起来,友情提醒大家,千万不要与海盗硬来,免得惹来横祸!另外,请大家没有特殊原因就藏在房间,防止与海盗发生冲突!”

这应该是那个壮硕的大副的声音,可是此时大副一反常态,不在是那么的严肃,相反,言语中还带着人情味,像是聊家常的样子,显然,此人对于海盗袭击后的后果,很是堪忧,对于大伙的人身安全都不敢保证!这下,听出各种意味的游客,慌张的想要逃离,但是有船员守候在门口,拿着一把AK,恐吓着众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生死时刻。没有谁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一个暗格小密室里,莫名奇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品着普洱茶,神情很是惬意,眼神瞟向站在老人身后的少年,微微点点头,自己也不率先开口说话,倒是往后身子一靠,闭目养神起来。老人身子在晃晃悠悠的船身上,没有因为这样而有所影响。稳如泰山,那少年大概只有十二三岁,但是双手背着,稳稳的站在老人身后,不苟言笑,甚至一点表情都没有。

老人手中的茶水没有洒出一点,但是莫名奇杯中的普洱茶却悄然无声的抖出了几滴,老人淡然道:“你很淡定啊,可是,你的心却并不安静啊。”

“哦?你怎么知道?”莫名奇好奇的道。

“你的茶洒了。”老人看向莫名奇,忽然道。

莫名奇微微摇摇头,迎向老人的目光,道:“这是它们的自由,我为什么要去限制它们的自由呢?就像鸟儿,有它们的天空,我们用笼子关起它,就一定是爱它吗?人,又何尝不是这样,总是宠着腻着,未必就是好事。”

老人半响没有话语,久久才道:“也许,你是对的。我带他出来,历经十六个国家,就是想要他看清人间冷暖,和与人相处的方法。小橙子,你的确是应该自己出去闯荡闯荡了,羽翼再丰满,不经历风雨还是禁不住打击的。”

“那个,你不会跟着这一艘游轮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培养你的后代吧?#小说 ”莫名奇挑了挑眉毛,很是诧异的问道。

老人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笑道:“我们一家五代单传,已经为了党国效忠了五代了,这是第六代了,每一代,我们从来没有一个人活过五十岁,但是我们家族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信仰,为了党国的事业,我们至死方休!”

莫名奇无奈的摇摇头,叹气道:“哎,有时候,我真的不懂你们这些军人,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信仰?!现在,台湾当政的可是虽然是国民党,但是国民党早就不是当初那种一家独大了,而且,台湾人民现在安居乐业,你们为了什么去奋斗?”

“你不懂的。”老人默然道:“不过说来,还要谢谢陈、水、扁,要不是陈、水、扁,我们胜利赢得民、进党还要费一些周折。即使如此,我们的心还是没有变。因为,你不知道,其实在TW,我们国、民党才是正统。就算执、政党是其他的政党,也不会持续太久,要知道,我们军队里,没有几个是支持他们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莫名奇饶有所悟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下去了。所谓志不同不相为谋,多说也就无益。老爷子的话很清楚,他们并没有想要回归大路,甚至,有着独立的意思。莫名奇知道老人家人那敢这么说,那么就没有什么顾忌了。现在,莫名奇想要留下一条后路,他不想再卷入这一场政治博弈里去了。

“恩?”三人都是一震,一声声的警鸣声传来,老爷子豁然站了起来,紧接着就传来了馆博士传来的语音,“游客们请注意,有海盗船朝我们过来了!请大家把重要的东西以及钱物都藏起来,另外,请大家没有特殊原因就藏在房间,防止与海盗发生冲突!”

“海盗!?”少年看向老人,脸上却是很兴奋的样子,一副迫不及待想要与之交锋的样子。老人笑骂一口,恢复成严肃的样子,自言自语的道:“这里已经是老挝的海域了,怎么会有海盗呢?”

“我们还是出去看看吧!只有看到了,才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名奇站了起来,对着老人说道,言语中却透露出一股不由自主的领导者的姿态。老人眉头微微有些打结,到底还是什么也没哟说,缓缓点点头,紧随莫名奇的身形朝外走去。

甲板上已经是一片闹哄哄的场景了,这时候,大家都没有在隐藏什么,所有的伪装成船员的人都拿出了武器,其中,竟然不乏一把AK和一把冲锋P5,莫名奇从船尾走了出来,肖启爱先是愣了愣,然后大声呵斥道:“你出来干什么!”

话音刚落,老爷子带着一个少年从莫名奇的身后走了出来,肖启爱张了张嘴,像是知道了什么,将目光瞥向了海盗船开过来的方向。

老爷子走到肖启爱身边,轻声问道,但是不自觉带着一丝威严:“什么情况?”

“不知道。本来我们刚刚度过了飓风的席卷了,准备恢复航线,但是我看到一艘船只朝着我们告诉冲击了过来,你看,就是那个方向,他们的船上写着corsai,而且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到一样,飘扬在最高点最明显的地方。”肖启爱慢慢解释道。说话间,海盗船距离游轮的的距离又近了许多。此时,大概不足百米了。

莫名奇眼神有些怪异的看向老爷子,问了句:“老爷子,你说,我们的船只是在老挝的海域?”

“恩,理论上是这样的,即使飓风使我们的航线偏离了下,但是我们已经及时抛锚了,应该不会相隔太多。”老爷子想也不想,马上回话道,“怎么了?”

“来的,是索马里海盗。你确定我们现在是在老挝的海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