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莫名奇一招制敌,将那名为杰克的海盗船长直接制服了,这一边早就闻讯而出的游客们,都齐声欢呼起来,甚至有的炙热分子因为劫后余生的欣喜之情,对着莫名奇就是深深的一个鞠躬。人群后面,老爷子暗自点点头,心中似乎有了一个决定。少年在老爷子身后,看着莫名奇在享受着人群的欢呼,脸色严肃,半天,似乎是对自己说道,又仿佛是在对老爷子说:“哼,我也一样可以!”

老爷子回过头,慈祥的看了眼少年,没有说话。

“既然你可以一招制敌,为什么还要答应将我们一般的食物交给他们!”等到海盗船已经渐渐的消失在天际,再也看不到影子了,肖启爱对着莫名奇愤然骂道:“你可知道,我们这一行,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达TW。要是食物不够,尤其是饮用水不够,在这茫茫水域,尤其是在大海中,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你可知道!”

莫名奇面色一紧,冷冷道:“哼!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能一招制敌的基础上,所以请你不要对我指手画脚,我不受任何人威胁!”

肖启爱为之气急,手指一顶,就要直捣莫名奇,莫名奇眼光一聚集,肖启爱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扫描着,不断的回荡着,似乎随时准备把自己撕成碎片一样。这一股寒意,不像是空气中的冷,也不似冰的那种意,而是像一把刀,顶在自己的身上,划破着自己的肌肤一般。不自觉的收回了手指,半响没有说出话来。倒是莫名奇继续道:“不要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过了老挝就到了越南的海域了,再然后就是我们中国的海域了。我想,你不会舍近求远,故意将我们带到TW,再返回大陆地区吧?”

“有何不可!”肖启爱有些发飙,对于莫名奇的态度很是有意见,同时莫名奇的眼睛深沉的可怕,仿佛是一头野兽在盯着自己的猎物,她不喜欢那种感觉,也不喜欢自己面对他时那种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当下忍不住不满的回敬道。

“哼!食物我敢肯定,是铁定不够的了!至于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是你真的从大海上直接进入公海,在进入TW,那么,嘿嘿,不仅是我们,你们也一样会饿死的!渴死的!但是,只要我们到达了大陆,你们的补给我包了!这个,我可以保证。”莫名奇云气冲天的道。

肖启爱气的浑身发抖,要是到了陆地上了,还要你的什么补给!还要再说说什么,老爷子轰声震耳的道:“好了!不要吵了!他们的离开,是我允许的!一会我们转向,从西沙群岛穿过,到达三亚市之后,补充足够了,再回到台湾吧!这件事暂时先不要告诉要他们了,能瞒一时就瞒一时吧,。”

“去西沙群岛航线进发!”肖启爱站着对控制平台上的船员喊道。不满的瞪了一眼莫名奇,冷哼一声朝着自己的房间方向走去。坚持指挥了这么久,虽然是体力有些不支了,还是强行装作自己体力充沛的很,为的只是维护自己出色的形象。

老爷子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莫名奇的肩膀,道:“相信你,你会做的很好。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

这时,从遥远的天际,那些本来消失的海盗船又出现了!莫名奇神色有些恼火,显然对于海盗船长杰克的出尔反尔很是气恼,冷哼一声,凛然的站在了船头,迎着海盗船的航线。莫名奇倏然转身,对着老爷子喊道:“船速不减,给我朝着海盗船冲过去!”

老爷子并没有马上听从莫名奇的话,而是冷静的劝说道:“即使海盗没有讲信义,但是,我们不应该就这样冲动的和他们硬碰硬!先前,海盗们是没有在意和提防,现在他们有了戒备,你还想要故技重施,一招制敌,怕是不行的了!”

“就算他们防备,我还是可以在万人首级之中去他项上人头!”莫名奇全然不顾,对于海盗的行径似乎相当的憎恶,冷然道。

老爷子岿然不动#小说 ,微微摇头,年轻人还是血气方刚,和他当年一个样,想了想,老爷子还是劝说了一句:“小友,他们都是全部佩戴了Qiang支弹药的,这一次,可不仅仅只是面对人了,还有他们的武器了啊!你下来,你这样太过于暴露自己了!你放心吧,实在不行,我会有办法的。”

莫名奇听到这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应该是装有火箭筒的集装箱的位置,老人没有回避莫名奇的目光,微笑着点点头,算是认同了。莫名奇心里稍安,自己之所以会这样,应该只有自己知道。虽然,雪饮狂刀现在已经不在身边,但是暗中影响力却是早就深入人心了,再加上莫名奇本身就十分的讨厌欺骗和不讲信用,所以此安徽如此动怒。

但他并没有丧失理智。

莫名奇静静的站在船头,看着渐渐靠近的海盗船,不等靠近,莫名奇就大声斥责道:“杰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出尔反尔?!你还回来干什么!?”

“你误会了!”杰克站在鱼雷舰的二层,对着莫名奇摇摇一挥手,道:“先前,我忘记了一件事,走远才想了起来,大概在一个多礼拜之前,我们从大海中救起了两个人,看相貌,应该也是中国人。想必,也许是你的人吧,就算不是,也算是我与你结下的一个善缘吧,现在,我把他们交给你了。”

莫名奇心神一紧,隐隐的,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眼睛死死的盯着从船舱里走出来的一个人影,还有四个人抬着出来的一个担架。莫名奇心神一震,一个不稳,就要跌落到大海里。本来一脸平静,很是安逸的老爷子,忽然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双掌化爪,一把抓住了莫名奇的裤管,朝着甲板往里一抽。莫名奇本来可以保持住的身形,一下子失去了立足点,导致重心不稳,整个人就朝着大海跌落下去了。

出人意料,老爷子好像手心不稳,一下子没有抓住莫名奇的裤管,莫名奇的双脚也在甲板上消失不见了。

好几分钟之后,不见莫名奇上来,老爷子神色有些疑惑,探头往下一看,马上意识到不妙,莫名奇正一脸笑意的看向自己,就在自己一楞神之际,莫名奇已经倒挂金钩的夹住了老爷子的肩膀,双手一拍船身,借助反弹力回到了甲板上。

拍了拍手,莫名奇很是开心的道:“老爷子,想要试探试探,也要认准时机啊?嘿嘿,刚刚我的双脚只要稍稍偏离一点,夹住的是你的头,那么?嘿嘿。”

老爷子无奈的摇摇头,背靠着双手想要回到自己的密室里,只听一声长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老了,老了哦。”

那一个少年,小橙子,自始自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临走离开莫名奇视野的时候,回过头冷冷的看了看莫名奇,稍稍点点头,就转身离去了。莫名奇看着对面的一人一副担架,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

海南省三沙市。

一家充满了海滩气息的小旅馆,此时在太阳伞下的一张桌子上,围拢着几个人,有男有女,气氛很是活跃。不时传来的欢声笑语,在海滩传出老远。店老板开心的看着桌子上堆满的啤酒瓶,笑得也是合不拢嘴。

这些人正是莫名奇等人。

且说那一天,海盗叫出来的两人,却是一起跳海的沙袋和达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