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重新回到这里,莫名奇也不免一番幻如隔世隔世的感觉。广州,古称番禺或南海,现中国第三大城市,中国南大门,中国国家中心城市,是国务院定位的国际大都市。GZ作为中国南方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对外通商口岸,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之一,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最主要的对外开放城市之一,作为对外贸易的窗口,外国人士众多,被称为“第三世界之都”,是全国华侨最多的大城市。

人多就乱。

莫名奇还记得,一年前,自己这样独自来到此地,抛开了一切,期盼着一切。那一天,自己的身边有火车上相遇的张居正。如今,张居正音讯全无,但是自己的身边却多了很多人了,师姐,一号,达仔,沙袋,尚可莹。

莫名奇站在广州的机场,感受着熟悉的空气还有熟悉的人群吆喝声,再次来到这里,似乎什么都变了,然而那种刻骨铭心的熟悉感,却不曾改变。这一刻,他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相信,在这里,他就会遇到他们,张居正,黄云龙,还有何语龄。

心头多了些期盼,却是在更深处,多了些新的思念,穆琴,不知道你现在又在哪里。其实,我最想要找到的就是你。在爱情的世界里我们都输不起,也不敢拿离别的眼泪和在不在乎的心痛去做赌注。曾经以为放下一秒的思恋会让自己得到一秒的宁静,当心痛的时候才发现,眼泪早已没有了价值,思恋却仿佛加倍。

也静静地想过自己的一个转身能不能换回眼泪中最在乎的挽留,可是当自己试着把自己的背影转向那个最爱的人的时候才恐惧的发现原来看不到她的样子自己的世界就再也没有了快乐和微笑,也恐惧上一秒的转身会让自己再也没有了去擦拭下一秒她眼角的泪水的资格,更害怕自己孤独的背影带给她的会是一辈子的思恋和记忆,那时候转身再也没有了潇洒和淡定,有的只会是无穷的思恋和心碎般的怜惜,才知道永远也不要放下那个偷偷流泪傻傻的你。

莫名奇记得自己和张居正黄云龙两人在大排档喝着酒,因为中了陷阱狼狈的逃到了这里。穆琴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桌子上,装作若无其事的喝着酒。他清晰的记得,,穆琴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帅哥,是处不?”

莫名奇满嘴的酒水终于安奈不住,喷了张居正黄云龙两人一脸的,张居正摸了摸还迷糊的问道是不是下雨了。想到这里,莫名奇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宛如明月,天边悬挂。

认识穆琴,收服了穆琴,自己步入广州的第一步。也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自己满身的伤痕又破了多少道。等到自己有一天突然站在广东黑道顶尖的位置,莫名奇才知道,自己怎么也逃不出这个圈子了。而自己,也深深的埋在了地下。再也看不见阳#小说 光。

如今再次以这种弱小的角色出现在这里,莫名奇有了一种,世间万物,皆是轮回的挫败感。是不是,万事万物,辉煌了,到了人生的顶点,就再也不能继续行走了?注定的命运,回返原点,重新走过?莫名奇不想,当初,青莲屠夫说过,等到有一天你站在人类的顶峰,你想要找到穆琴就轻而易举了。穆琴,我在此立誓,不成功便成仁!就算穷尽一生,我也要追寻到你,踏尽芳华!

莫名奇的身体里,热血在燃烧,满腹的经纶都去做尘土吧,让我大杀四方,杀尽狂徒,负我者,死!叛我者,死!不与我为伍者,死!

满眼的通红,蔓延的血色,莫名奇浑身绷劲,肌肉在紧张之中颤抖不安的跳动起来,沙袋一号两人对视一眼,很是诧异的看出了彼此的疑惑。莫名奇此时的状态很是不好吗,好像,好像小说中的入魔一样!

这,这,怎么回事?

一号就要冲上去,化七元一把拉住了他,淡淡的道:“他这是心魔,我们帮不了他的。等他冷静下来了,应该就没事了。”语音刚落,莫名奇冲天的气势不升反降,本来一脸平静的脸蛋也变得鸿儒热铁。鼻子中厚重的鼻息声,在空气中发出哼哧哼哧的穹音。

“不好!”化七元放开了一号的手,焦急的道:“师弟怕是想到了什么特别痛苦的事情,亦或是冰火两重天的快乐和痛苦的折磨,导致心神不稳,现在已经迷失了自我了!一号,沙袋,你们开点上去制服他!要是让他现在跑出去,我怕,整个广州就会鸡犬不宁了!”

一号沙袋二话不说,立即冲了过去,只是还不等两人靠近,就感觉到了一股充斥里在排斥着自己靠近。一号,沙袋两人心头感觉道大力席卷过来,两人也不在犹豫,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分离朝着莫名奇的位置靠拢着。然而,就在两人一左一右抓住了莫名奇的手腕,想要将其控制住的时候,莫名奇猛的看向两人。喉咙里低低的吼叫了一声,双手往回一收,一号沙袋两人身子就一个不稳,朝着莫名奇的方向倒卷过去。莫名奇一左一右,卡住了两人的脖子。两人就被死死的制服住了,不得动荡了。

化七元身子一动,也不在估计是否会激怒莫名奇,大声道:“达仔,帮忙!”

说着,人呢已经距离莫名奇不足一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件东西,赫然是一个铃铛,右手轻轻一摇,莫名奇身子一震,双手的力道不自觉放松了些。

就在此时!达仔眼皮一跳,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莫名奇,将莫名奇的两个臂膀锁在了自己的怀抱里。本来莫名奇轻松下来的身体陡然绷紧了,眼中寒光一闪,双臂往外一撑,达仔双臂感觉怀抱的是一根巨大的钢棍一般,双手差不多就要脱手离开彼此了。

化七元赶紧重重的摇了摇铃铛,想要重新让莫名奇恢复冷静,奈何此时莫名奇似乎已经完全的丧失了自己,完全不顾,大吼一声,巨大的冲击力爆发出来,达仔被生生的弹远了好几米,单脚立地,猛的朝着化七元的方向一个侧踢,顺带着,沙袋和一号两人被掀翻在地。

一号沙袋两人乘势就地打滚,逃离了原地,彼此心有余悸的看了对方一眼,不自觉的和已经退回了原位的化七元聚集在了一起。尚可莹见三人很是狼狈,香了香了口水,问道:“师姐,现在怎么办?”

化七元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个情形,很少见。我也没哟听师傅说过,要是说入魔,师弟对于我们并没有下杀手,要是说只是心神不宁,那就太过于暴力了。哎,现在,凭借我们三人的力量是制止不了他的了。一切,就看天意吧!”

这时,达仔晃晃荡荡的从莫名奇后方走了出来,抖索着从裤兜里的、掏出了一部手机,快速的在屏幕里滑动了下。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