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珊妈和小玲面对莫名奇渗人的目光毫无畏惧,大着胆子迎上他的眼睛,小玲似乎有些过意不去,悄悄撇过了头,倒是珊妈一脸坦然,好像正义凛然的道:“帮主说了,你不会。因为现在的你,还是相信他的。”

“哦?”莫名奇嘴角抽搐了下,“他真的这么说?”

珊妈点点头,就一把拉住还在发呆的小玲,匆匆的离开了万紫千红。莫名奇只是看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就收回了目光,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邵元涛啊邵元涛,你是不是真的有难言之隐?可是,为什么你的话,透露着这么多的冷漠?”

说完,自顾自的走进了万紫千红,一号就要跟随进去,化七元制止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可是,这里要是有什么陷阱!?”一号焦急的道。

化七元想了想,道:“应该不会。本来师弟想要给邵元涛来个下马威,可是现在,倒是邵元涛给了师弟一个下马威了。师弟现在先输一程,已是不悦,加上他心里还有许多顾忌,让他一个人静静更好。至于,陷阱?我想,应该不会,邵元涛想必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愧疚的。不然,也就不会将万紫千红给师弟作为安身之地了,他要动手,就不会多此一举。”

众人颔首,一个个或是站着,或是坐在地上,默不作声了。倒是一号和沙袋两人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绕着万紫千红的高楼绕了一圈。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现,悻悻的走了回来。一号甚至连墙壁是否已经镂空,藏着暗格都仔细的查看了下。

莫名奇看着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茶几,熟悉的地毯,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时间,总是这么残酷。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什么都改变了。一切,还是得从头再来吧。莫名奇想到自己现在孑然一身,就是一个光杆司令了,不由得发笑。就在不久前,自己还是意气风发的,指点江山,现在呢?却已经沦落到受人恩惠,拾人牙慧的地步了。

邵元涛的举动很是明确,他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在广州没有一点根据地,没有一点可以利用的资源,于是乎,他恩泽了我这一栋万紫千红。他甚至知道,我对万紫千红的感情最深,对这里的记忆也是最刻骨。然而,他明明知道,还要这么做,就是因为要告诉自己,现在的他,可以要什么有什么,也可以不要什么就不要什么。

另一方面,他是在向自己炫耀,戒子堂已经完全沦为他的工具了,而我,不在是那个戒子堂的堂主了。对于,地盘,都得接受别人的恩惠。嘿嘿,莫名奇不怒反喜,轻笑起来,一副很轻松的样子,神情怡然自得,邵元涛向自己炫耀?不!他永远不可能在自己的面前炫耀什么,他没有资本。莫名奇知道,他自己也知道,那么邵元涛还要如此做,想必,是要告诉莫名奇什么东西。是什么呢?

望着大堂中央还历历在目的一截手臂。那是穆琴的。虽然莫名奇已经将徐叶青重伤,但是,莫名奇的心里并没有原谅他。李鬼的死,穆琴的断臂,都是他的一刀之罪。但是,在莫名奇全力一击下的徐叶青,是死是活,莫名奇并没有刻意的去打听,去询问,因为,在莫名奇挥舞着雪饮狂刀的时候,心里已经默念了,一刀免恩仇!

邵元涛没有拿走穆琴的手臂。

这是什么意思?希望,你是残留着敬意的,而不是不屑吧。哎。轻轻的抚摸着悬挂的手臂,莫名奇心里在滴血。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都是我。

回过头望了眼来时的方向,没有什么人跟过来。隔着大门和外墙,莫名奇好像可以看到他们一样,欣慰的一笑。我还有他们。这些兄弟姐妹。师姐,谢谢你,我知道,一定是你帮助我拦住了他们,现在,也只有你,读懂了我的心。达仔,一号,不是我太无情,也不是我太不仗义,而是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们了。穆琴走了,李鬼死了,邵元涛背叛了?是我的命格太硬,还是我注定了就是一个悲情的角色?

莫名奇忽然想到那一个似梦非梦的幻象里,金鹏对自己说了,星君下界受罚,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而要是所说是真的,那么自己是武曲星君和哪吒转世,也就注定了要经历八十一乘以八十一的劫难才能化解。是不是,这就注定了,我要经历比别人更多的苦因恶果?呵,这就是宿命?

我却是不信!

也罢,老天,既然你要玩,那我就陪你玩。嘿嘿,这个世界,不是怕疯子吗?

悄悄的从**溜了出去,现在,屋外,开始灯火晃晃悠悠的一一亮了起来。现在的天,黑的很早。仿佛随时都会落下一场大雪一样。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大街上的人及渐渐的#小说 少了,也不知道是知道了莫名奇要到来,还是因为这个黑夜太过寒冷,所以早早的回家了。

莫名奇来到了熟悉的地方。这里,就是行龙会以前的地盘了。不过,现在统统的叫戒子堂!!曾经,在得知行龙会是东星的附属帮派,义蛇帮是洪兴附属之后,莫名奇想过将这两个地方重新整合一下,交给底下的人打理一番。然而,那时候,穆琴对自己说了一句话之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她说过,要是现在你就整合地盘,不仅会伤了偷袭我们的兄弟们的心,也会不利于我们戒子堂的外扩!

莫名奇听从了,现在,看来,是错的了!斩草不除根,吹风吹又生!对于敌人太过于仁慈,对那些墙头草太过于关怀,并不一定就会收到他们的同样的对待。哎,这就是人心吧。充满了,充满了邪念。自然而然的,就充满了勾心斗角的斗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可是,江湖这么大,又哪里能找得到属于自己的归宿?那一片小小瓦房的家。

“干什么的!”门口两个汉子,凶神恶煞的瞪着莫名奇,要是一般的客人,早就被吓跑的老远了。但是对于莫名奇来说,两人多少看上去显得有些外强中干,淡淡的道:“来喝酒的。”

“喝酒?小子,我看你面生的很啊!”一个汉子拦住了还要往里走的莫名奇,猛然喝道。今天上面已经强行禁令了,除了每天的熟客,其他的人一律不给进,甚至,不少在外面收租的小弟都赶了回来,此时正在大厅听候。要说,现在这个时候,真的还有人来喝酒?两人不免心里疑虑。

“如果喝酒的都是熟人,那还有什么个意思!你说,是与不是?”莫名奇歪着脑袋,一副街上的小混混的样子。说话的汉子先是带着笑意,然后猛地大声骂道:“我曹你大爷!你是来捣乱的是吧?!”

“是又怎么样!洛里啰嗦的!老子要进去了找娘们了,有本事,就拦住老子。”莫名奇叫叫嚷嚷的就要往里走,这一会,两个汉子反而没有阻拦,而且还笑呵呵的拍了拍莫名奇的肩膀道:“小哥,抱歉啊!最近,帮派里有些事情,所以搜查的紧了。我一看你说话的气势,就知道你是一个风花雪月的高手了,嘿嘿,您现在可以进去了,得罪之处,海涵海涵啊。”

莫名奇得意的笑了笑,装作很大方道:“没事没事。我理解,怎么说,想当年,老子也是出来混的!”

就在此时,两人胸前的对讲机忽然响了起来:“拦住他,他就是莫名奇!”

下一章          上一章